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第2章 捡来的凸透镜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远离了人群的时候,他停了下来,驻足望向了天空。

     “这个世界的天空……总隐约有一缕鲜艳而妖异的红色,我依然不习惯……”少年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颗蓝色的海洋星球,那里,是另一种物理定则的世界,那里没有修行,只有平凡的生活。

     这是他的秘密,他的身体里,有两个魂,而这两个魂,奇迹地完全融合到了一起,变成了唯一的完整意识。

     他是从异世界穿越过来的人,以前,他的名字亦叫林小铁,他是一名学生,专业是攻读古现代冶金学,那天晚上,正是情人节,有一颗慧星靠近地球,是天文奇象,有女朋友的同学都出去约会了,单身的他依然苦逼地在实验室里做课题,结果实验室发生了毒气泄露,他的魂体穿越到了这里,成了一名婴儿。

     他看过一部叫《相干效应》的电影,里面说慧星接近地球的时候,可能会有些地区出现时空的叠加和错乱,这个时候离体的魂会被吸进时空的缝隙中,穿梭异界。

     这么多年下来,他重新长成了一名少年,已经真正地属于这里,在这里开始了他的人生。

     可惜穿越之后,他的运气仍是不佳,这一世的身体天份奇差,更是十岁开始家道中落,受尽欺凌,于是出现了刚才的一幕。

     他拥有现代的冶金技术知识,在这个有无数天材地宝,铸剑科技却极为落后的世界,他的铸剑技术一日千里,很快就出类拔萃,本想能在铸神台上大放异彩,却没想到再次被那些人狠狠羞辱了一顿。

     他所在的这个国家叫临月国,它的皇城,叫诗意天城。

     临月国内,有七个番王,钺王,是其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位,钺王城雄立西北多年,威名远播。

     而夜族,是临月国内的罪族,活着,只为了做牛做马而已。

     “小铁无能,救不了外祖父!”

     钺王城外的一处茅屋中,少年林小铁跪在床前,抓住了一名垂暮老人满是褶皱的手,老人的眼珠已经变得混浊,已是弥留之际,但眼睛深处仍闪着智慧的光芒。

     铸剑魁首,会得到钺王城的异宝,极月灵液!

     极月灵液,是外祖父续命的唯一办法,然而,他失败了,外祖父即将离世!

     “叫你别去,被人揍了吧?”老人虚弱地抬起头,咧嘴笑了。

     “挨了一拳,没事。”林小铁摇了摇头,擦干了嘴边的残血。

     “段雍干的吧?他现在是什么修为?”老人悠悠问道。

     “他刚刚步入凡境三层……小铁……实在不是对手。”林小铁眼中闪过黯色。

     “切,果然才三层吗,没长进!”老人眼中闪过不屑之色道:“你父亲像他那个年纪,已经是凡境九层巅峰,体内开辟了脉海,是临月国内叱咤风云的人物!”

     “父亲是有十条圆满金脉的天选之才。”林小铁眼中露出尊敬和羡慕的眼色,轻叹了一口气道:“惭愧,小铁资质低下,即使已经比常人付出十倍的努力!也不及父亲之万一。”

     林父,因累累战功,被封为雨王,虽然年轻,一身强悍的修为已经到达莲境,论实力,当年甚至超过了钺王,曾与临月皇者论武千招不败!

     就是这样一个天才人物,却在执行一次秘密行动中失踪,那一年,那个雪谷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

     只知道雨王府数十名精锐剑师,全部阵亡!

     现场留下雨王的断臂,掌中抓着一朵染血的白花,他本人却不知失踪。

     以雨王的实力,附近几个国家,能下此毒手的强者不过五名!

     后来,那片雪域被玄武国、临月国、蛮兽国同时宣布为禁地,任何修者不得踏足!

     雪谷惊变的秘密,父亲的血仇,这些年无时无刻不在鞭笞着林小铁,他在屈辱中发奋图强,别的少年在玩耍的时候,他却在争分夺秒地成长!

     数千个日日夜夜,他不是在铸剑,就是在煅体、修行,风雨无阻,百折不挠,心志之坚定,拼搏之顽强,已远超同龄人,可依然是这么个结果,只能说上天太不公平,不得不令他略为心酸的。

     “谁说你资质低下了?”老人突然暴怒,几乎要从床上跳了起来,眼珠子都要露火的样子,吼道:“一个天才与我的女儿的结合,会是资质低下么!!”

     “去,给我再去,揍扁那段雍!”

     林小铁心惊,因为这是回光返照之像,老人已经到达了弥留之际。

     “我苦修多年,都无法开启脉池……打他不过的。”老人这是在说疯话,林小铁慌忙扶他躺下。

     “以你修行的刻苦,这时候体内应该已到达凡境三层了……”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顽皮的笑容,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他们察觉不了,哈哈!”

     笑声中有一丝得意!

     “三层境界!”林小铁心中震惊,自己体内哪有什么脉力,很快就摇了摇头,外祖父此时神志未必清醒,此事当不得真。

     “你敢不信我!”外祖父眼珠子都要瞪得突了出来。

     林小铁心疼老人,连忙点头,随口敷衍道:“信,我信。就是有点奇怪,我主修剑,体内练的是脉力,一直没什么进展的。”

     老人叹了一口气道:“那是因为,你小时候,有一次在外玩耍,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你体内的奇经八脉同时被一种奇术锁住了,这种术,会吸干你辛苦修行来的每一丝脉力!”

     有时间有地点,这事听起来有点像真的了。

     一股怒气瞬间冲上林小铁的心头。

     “谁干的!谁在我身上施的术!”他咬牙道,想到这些年忍受的无数寂寞与毫无长进的折磨,他,恨!

     老人脸上再次出现了顽皮的笑,道:“我们不知道,你父亲仔细检查过你的身体,最后可以确定,这种术,不是人施下的!”

     “不是人?!”

     “对,不是人,是一样东西,对你施了术!”

     林小铁满脸愕然,然后很快就面上恢复了平静,替老人拉过被单盖上,然后细心地帮他扯了扯压住的衣角,温声哄道:“祖父,你今天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去替你煎药!”

     这么荒唐的事,外祖父一定是糊涂了,林小铁叹了口气。

     老人却突然伸出嶙峋的手,死死抓住了林小铁的手腕,他手指如此用力,用乎要将插进林小铁肉里。

     “你父亲是天才人物,本来已寻到异法,可替你解除此术,但解术过程痛苦异常,会造成对身体造成伤害。”

     “你彼时年幼,怕影响幼身发育,就耽搁了,后来你父亲失踪,我就选择将此事隐瞒下来。”

     “因为,你父亲不在了,你必须长大成人,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因为一旦走出第一步,将无法回头!”

     “本想再等几年,但没想到我的身体已经捱不住了!”

     “有术就有解,有锁就有钥匙!小铁,无论是什么东西对你施了术,一定有破解的方法!”

     “我将你小时候所有的东西,都保留在这个老屋里,你一定要找到它!”

     “记住!一定要找到它!!”

     老人嘶声吼道,满是皱纹的面在颤抖!

     林小铁吃痛,却挣脱不了。

     俩人僵持不下,林小铁狠了狠心,用手掰开老人的五指,正要再哄老人休息,却发现外祖父喉头处已经没有了起伏。

     他大吃一惊,手指急伸,按住老人脉搏。

     停了!

     老人还睁着眼,面上依然保持着吼叫的模样,林小铁在床边呆立了好久,泪水才流了下来。

     半个时辰内,林小铁都沉湎在伤心之中,到了后来,他才开始思考老人最后的遗愿。

     信还是不信,他面上浮现疑惑之色。

     理智上,他并不相信外祖父的话。

     但外祖父是一个智慧的人,他临终的遗愿,想必有其玄机。

     林小铁并不婆妈,相反,他是个极其果断的人,面色逐渐由变幻变为平静,然后马上动手在屋内搜查。

     很快,他在屋内各个角落搬出了一箱箱自己小时候的衣服、木偶、铁锤、弹珠等东西。

     “这个?不是,这木偶……笑得很是古怪,但也没反应啊!”

     林小铁将这些东西翻了个遍,每一样看起来都像是寻常物事,无论敲、摸、吹、咬都完全没反应。

     “难道外祖父真的只是胡言乱语?”林小铁皱眉。

     “不,外祖父一生正直自律,无从妄语,他说的,必有依据!”

     “还有什么东西是我没注意到的?”

     林小铁陷入了沉思。

     半刻之后,他突然“霍”地站了起来,心中有了主意。

     他先将外祖父的遗体移到院子里,然后回到茅屋中,浇了灯油,漫天的火花中,整座茅屋渐渐被火焰吞噬了。

     “这东西能施术,必是异宝,即是宝物,火自然是烧不掉的!”这个就是林小铁的盘算!

     大火之后,一片焦土残桓!

     林小铁目光炯炯,抓着木棍在废墟里翻找,之前那些旧衣服自然已经被烧成灰,那个他怀疑过的木偶亦成了木碳……

     “咦?”

     焦碳中和灰堆里面有一片玻璃反射着夕光。

     “难道是这东西?”林小铁抓着玻璃片发呆。

     准确地说,这不是玻璃,它的色泽是淡紫色的,中心圆形透明,两端凸起,放像一个普通的凸透镜。

     它的边沿是一种奇异的金属,触手生温,打造得异常精致,和地球上的放大镜一个模样。

     金属框上刻了细细的字:“剑语者”。

     “剑语……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没什么用的东西。”林小铁皱眉不解。

     这个东西他有印象,是他很小的时候,在外面玩的时候捡到的,因为这个会令他想起上一世,便带了回来,长大后便被塞到一个铁罐子里,若不是大火烧熔了罐子,他是不可能想起它的。

     “玻璃不是结晶态物质,没有熔点,但会有软化变形的点,约在600度左右,火焰温度起码上千,这放大镜怎会一点事都没有?”

     林小铁想起以前学过的冶金学知识,马上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这个凸透镜一定有问题!”

     沉思良久,已是入夜,一轮散发着冷冷青光的月亮悬在苍穹之顶,仿佛诡目,一束清澈的月华穿透云层,直射人间,落到了林小铁手中的放大镜上,放大镜上的紫气仿如活物,缓缓转动,有如漩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