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第1章 夜族少年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夜族罪民,不得参赛,滚下去!”

     望着眼前这些高高在上的锦衣公子们鄙夷而嘲讽的眼光,这名夜族的少年面无表情,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嘴唇因为愤怒有一丝颤抖,又被他强压了下来,在众人的推揉唾骂中,双脚死死撑着不后退,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吼声:“这次铸剑大赛,我必须要参加!”

     “王城铸剑,乃选拔王族及城中优秀的铸道天才,夜族至贱,其民愚钝,不准上铸神台!”

     一名着装富贵的中年人漠然地扫了一眼少年,冷声宣判道。

     “怎么?不走?我说你贱,难道你还不服气?”中年人不屑地道。

     “来人,乱棍赶走!”

     无数的棍棒落在少年的头上,脸上,打出了伤口,打出了血,少年咬着牙,却是不肯退后半步。

     “这人怎么如此不要脸?赶都赶不走?!”

     “他爹当年可是临月王国里最风流倜傥的王族天才,那时可威风了,甚至差点做了下一任的钺王,可惜死得早,只留下这么一个天才之子,活得跟狗一样。”

     “他也算是半个王族的人,只是他爹娶的是一个夜族的女人,他身上染了夜族的脏血,哈,真是造孽。”

     “原来是个杂种哈,夜族的罪民就得好好教训,不打就不懂规矩!”

     台下围观的人爆发出了笑声。

     少年环视这些人,他年纪不大却已历尽繁华凄凉,几年前,这些人还对自己谄媚讨好,而今家道衰落,父亲不在,这些人的嘴脸,就变得无比的丑恶!

     “我是雨王之子,我有资格参赛铸剑!”少年倔强地从牙缝里吼道。

     “哎呀表弟,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是天才之子。”一名锦衣玉带的俊朗青年王子排众而出,高高站在台上,喝斥众人道:“混帐,怎能如此对待天才之子?!”

     众人惊惧,皆不敢出声,此人,可是王城中权力最大、实力最强的王孙,段雍!

     周围一片安静。

     段雍微笑望着少年,仿若救世主一般,目光中透着亲切,透着和蔼,温声开口道:“小铁吾弟,不用怕,为兄处事公正,必还你一个公道!”

     旁人看了,一定会坚信这是一个慈爱的兄长,正在张开羽翼,庇护他的弟弟。

     少年沉默,没有出声,别人不了解他这个王兄……但他这些年可以说是饱受欺凌,怎会不知!

     段雍向着众人道:“既然是天才,当然有资格参赛,小铁,来给大家展示下你的金脉。”

     “王兄,别……”少年咬住嘴唇,眼中露出愤怒之色。

     段雍却似乎没听到少年的话,一挥华袖,一块玉牌飞到少年头顶,一团血光将少年由头罩住。

     他的头顶的玉牌上有一个格子,格子上冒出一个大大的“壹”字!!

     “只有一条金脉,哈哈,还真不要脸,非要说自己是王族。”

     “钺王有这样的废物孙子,整个段家的脸都要被他丢光了!”

     “若非他爷爷念在一丝亲情……让他在王城里谋个生计,他早就饿死了。”

     临月国,是远古金族后人。

     金脉,代表体内适合修炼的奇脉,血脉之力越浓郁,数量越多,便修行得越快,反之,则越慢,以十为圆满,一条金脉资质算是下下脉象。

     人群中传来了肆意的讽笑与嗟叹之声,风吹过,像刀一样雕琢着少年坚强的心,像他这样的年纪,就忍受的屈辱,已超出常人的极限,他清秀的脸,已经麻木,站在这里,他是如此的无助,但又是如此的执著,他很想毅然转身离去,不去看这些人势利的嘴脸,但是,他有不能放弃的理由,如果他放弃了……那位慈祥的老人……今晚就会死!

     段雍目光却越发柔和,立身台上,英勇的身材,张扬的王袍,淡然的神色,仿佛手握权力的主宰,仿佛口吐真理之音。

     “原来你……并非天才,而是废物。”段雍叹了口气道:“都怪为兄,没有弄清楚就取出了玉牌。”

     “这怎么能怪雍王子呢?分明是这废物想鱼目混珠,没想到被当场拆穿,这是大快人心!”

     “小子,快向雍王子认错!”

     众人皆是愤愤不平地喝道。

     少年继续沉默,他的脸上孤苦之意一闪即逝,再次化作了漠然。

     “小铁吾弟,你脸有不快,为兄如此公正处事,莫非你有意见?”段雍故作讶然道。

     少年目中闪着寒芒,却没有说话。

     这样的屈辱与欺凌,少年这些年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这些所谓高贵的王子兄长,不过当自己是一条狗而已,高兴时玩弄取乐,玩腻了一脚踢开,他只恨自己没有实力改变这一切!

     “啪!”的一声,少年脸上已经多了火辣辣的五指红印。

     “王储问你话,你,不得不答。”打人的是段雍的仆从,叫刘琨,他拍了拍手掌,眼里带着戏虐地笑道。

     “蝼蚁!”少年的眼中深藏着怒意与骄傲,狠狠抹了下嘴唇的血,缓缓地道:“只会仗势欺人罢了,何足挂齿!”

     在他的心中,这刘琨,甚至段雍不过蝼蚁而已!

     “我有朝一日为王,必雪今日之耻!!!”

     少年的内心愈是惊涛骇浪,脸上就愈是平静,说出来的话却是惊骇世俗!

     众人面上大惊,一片哗然,因为这句话……犯了忌讳,连段雍微笑的脸上也有狠意一闪即逝。

     这点表情别人看不到,刘琨可是马上领会了主子的意思。

     “在王储面前也敢狂言?!就凭你?哼,废物!”刘琨身上气势崛起,凡境一层的脉力滂湃而出,一拳,带着淡淡的金色幻影,向着少年凶猛击出!

     这个世界的修行,有三大境界,分别为凡境、莲境和丹境,临月皇者,就是国内唯一的丹境强者,至于更高的境界,属于传说中超级大能,则极是少见的。

     凡境又分为三个小境界,凡境三层以下,是脉池境,六层以下,是脉河境,七到九层,则是脉海强者。

     这刘琨虽然只是仆从,但生在王家,被施舍一点天才地宝,也开辟脉池,到了一层的境界。

     只听得巨响声中,少年单薄的身子横飞了出去,飞下了台,撞到了墙。

     “跟拍蚊子差不多嘛。”

     “这就是天才之子啊哈哈!”

     “真是废物,这个年纪还没有突破到凡境一层。”

     那金色拳影余劲未消,竟是要将少年活生生轰进墙内。

     眼见惨剧将生,正在此时,一股淡淡的女子清香飘进现场,粉红色的绣花罗裙飞舞,裙摆轻扬间莲步轻移,却又快如疾影,一只纤柔的白晳女子的手向着拳影轻轻一拍。

     “雍哥,这人不懂规矩,教训下便是,哪里值得你生气呢?”

     这名少女举手投足之间高贵大气,头顶修饰得整齐精美的发髻,柔发拢着锥子脸,一双美目似笑非笑,容颜极美,却有让人看不透的感觉,而且手到拳影即消失,显示她的修为亦是不凡。

     “妤妹,幸好你来得及时,不然铁弟可得遭殃了!”段雍面色仍是笑,但望向少女的目光却多了一丝寒意地道:“果然是对他关怀备注哈!”

     “雍哥说笑了,你看他那模样,可有女子会正眼看他一眼?”少女名叫方婕妤,指了指此刻倒落地面的少年,咯咯地笑了起来。

     少年落魄,却极为倔强,缓缓站了起来。

     “不懂事的奴才,退下!”段雍对这一幕感到满意,却装作对刘琨厉声喝道。

     刘琨惶恐而退。

     同时段雍伸出手臂,毫无顾忌地揽住了方婕妤的纤腰,面色重新变得温和而儒雅,对少年微微笑道:“临月国中,强者为尊,身上流着王血,不能被仆人欺负!回去吧,好好修行,等你能有所成就,再来教训这个奴才。”

     少年望着台上的这对男女,内心深处似针扎一般刺痛,这种似悲似恨的情绪被他强忍了下去,埋在了内心。

     当年父亲位高权重,威望甚至超过了当今的钺王,王城中的豪门望族无不殷勤献媚,甚至连当时还是孩童的他,亦被人抢着定下了婚约。

     而定了婚约的那个女孩,正是方婕妤。

     那几年,他修为毫无长进,是这个女孩一直陪着自己,替他讲解武道,细心呵护,鼓励他成长,说他要当未来的钺王。

     而今,似乎一切都没变,只是换了一个人,她要鼓励和培养的人,变成了段雍。

     父亲失踪那一年,方家就单方面撕毁了婚约,从此,方婕妤遇到自己,目光就像看陌生人一样。

     少年默默转身,这世上永远没有人顾忌弱者的感受,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一切。

     但他不急,他知道自己会回来。

     方婕妤突然从台上闪身下来,停到了少年的身边。

     “小铁,你别怪我。要怪,就怪命吧……”

     “我是方家长女,我要嫁的,只会是王储,只会是未来的钺王。”

     “走吧,好好活着,别回来了。”

     她幽幽的声音传来,同时,还塞过来了一个袋子,同时有金属摩擦,想必是银子。

     少年接过了袋子,看也不看,直接摔到了地上。

     此女的野心,比一般的男子还要远大,感情于她,不过是次要的!

     她只会嫁给王,少年早在她毁婚的那一天早上,就已经看清楚了现实。

     方婕妤眼皮一挑,哼了一声,心道:“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这小子居然如此不识好歹!欠林家的情,今日算是还清了!”

     她本是养尊处优的高贵之人,能做到这些,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真粗鲁,这家伙果然染了那些贱民的脾气。”

     “别看他了,狼狈得像狗一样,比赛快开始了啊!”

     “对了,快比赛哈哈。”

     “你别说,看这小子这么一闹,倒是多了很多乐趣哈!”

     众王子的笑闹声中,少年撑着伤躯迈步,在围观之人的嘲讽笑声中,越走越远。

     仿佛一段插曲,钺王城的铸剑大典正式开始。

     “我林小铁一定会回来,重新站在你们的面前!”

     寒风中,少年的眼中闪过仇恨的冷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