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6.第6章 王者之证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段雍面色极是难看,他目中出现了怨毒的光芒,突然对着众人高声喝道:“剑无灵石,又渗了碳质杂物,绝无可能铸出玄铁器!这人,一定是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附和道:“对,对!他肯定作弊了,在剑体里加进了什么天材地宝!”

     “原来如此,此人狡猾,差点就蒙骗了我等。”

     “可恶啊,雍王子,马上擒下此人,必须严刑拷打问个清楚。”

     人性就是如此,当他们口中的笨蛋、废物有朝证明了自己,就会显得他们其实才是真正笨的人,他们就会疯狂地想置其于死地。

     台下群情汹涌,令段雍很是满意,他目光中带着不屑,望向林小铁,这钺王城,依然是他段雍说了算!

     林小铁却完全没有理段雍,他只是淡淡地望着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目光中闪过一丝赞赏,对这个少年更多看重几分,手中一个白玉瓷瓶射出。

     林小铁接在手中,瓶中乳色雾气氤氲弥漫,一轮美玉般的弯月在雾气中发出迷人的宝光,准确来说,这是一滴极月灵液。

     “极月灵液!”

     段雍双目瞬间变红,身上气息爆涨,一步跨出,已是凡境三层的强大灵压,拳头上金光闪动,一只金色拳影凶猛砸向林小铁头顶。

     “灵液是我的,你给我去死!”

     林小铁看着拳影接近,抬臂硬挡,臂上同样透出一层金光。

     一声金铁铛响中,林小铁被击出一丈,但他却没有受伤,他运转的修为,也只是凡境二层而已。

     “你要抢我东西?”林小铁面上带了一丝傲意,冷冷地平视着段雍的眼睛道。

     “他是否长高了一些?!”段雍暗自心惊,他此时也发现今天的林小铁有些不同。

     “为兄一向处事公正,怎会夺你之物。”段雍面色一变,眼里奸笑的光芒一闪而逝,大声喝道:“你我比试一场,输了就将灵液拿来,如何?你敢不敢。”

     “此人有备而来,不知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居然已有二层修为!”

     “二层算什么,看雍王子怎么碾压他!”

     “我说表弟,你不会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吧,别担心,雍哥会点到为止,留你狗命的。”

     围观者纷纷叫嚣起来,但也有少数的人,望着场中的灰衣少年,眼中露出了异色,选择了闭口不言。

     “若你输了呢?”林小铁淡淡地道。

     “哈,哈哈!”段雍像听到世上最荒唐的事情一样,狂笑了起来,末了,华袖一摆,优雅地道:“你想要什么,全都可以,因为,本王子从无败绩,更何况对手是你!”

     “我要她!”林小铁蓦地伸出双指,他的目标赫然是场中那位美丽的少女,方婕妤!

     “好!”段雍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此女与极月灵液相比,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看来这小子是真的犯贱,居然是一心痴情想夺回一个曾抛弃他的女子。

     方婕妤听到林小铁要她自然是吃了一惊,眼神复杂之极,听到段雍居然毫不犹豫将她作为赌注,眼中又露出了一抹怒色,但这些情绪都很快就被她强行平伏了,淡淡地看着场中要为她争斗的两人,默不作声。

     围众哗然,某些中立的人看向林小铁的目光亦多了不屑之意。

     “这些年过去,我还以为你终于有点长进,可你实在令为兄失望!跟你父亲一个德行,你心中想的,只是一个女人!”

     段雍心中冷笑,却装作摇头叹息道:“来吧,战,难得为兄有时间教育你,让你知道什么是痴心妄想!”

     “还有,王子决斗,也有规矩!你若输了,那枚戒指就是我的。”林小铁背负双手,淡淡地道。

     “这当然,大家都可以做证哈哈。你能赢,代表最强的戒指自然归你,但,你配么?!”段雍潇洒地大声道,嘴角露出嘲讽,林小铁表露的不过二层修为,在他眼里,根本没有任何胜算,赌什么都无所谓了。

     “好,我与你决斗!”林小铁目中战意绽放。

     “王城大手印!”一声喝,段雍高高跃起,手中出现一只金光闪闪的巨掌,巨掌似沉重无比,盖过了天空,转眼间就拍到了林小铁头顶上,气势惊天。

     “什么!雍王子竟一开始就使出了王城大手印!”

     “王子这是小题大作了,杀鸡焉用牛刀!”

     “那小子死定了,而且会死得很惨!”

     众人大惊,因为这招乃是王储必修名招,威力强大之下,一招之下,对手非死即伤!

     段雍心恨林小铁伤仆和断剑之仇,不想给林小铁任何认输的机会,一上手就是极招……这是要……一招杀人!

     “我父亲,他也是你亲叔!”林小铁心中对父亲最是尊敬,顿时眼中充血,一步迈出,身上气势立即爆发,眨眼间就将体内脉池催至了极限,狂风作,一股狂傲的气息横扫而出。

     “哼!王城大手印!”

     同时,他一声沉喝,右手掌心向天,脉力汹涌,竟化成巨大了两倍的金掌迎了上去。

     这招既是王储之招,林小铁父亲自然会使,林小铁年幼时修为停滞,故选择苦研招式,对此早是烂熟于胸的。

     “轰!澎!!”

     空中传来爆炸的巨响,无数的金光四射,还伴随着段雍的凄厉的惨叫,只见此人狠狠地摔了下来,胸口处凹进去一块,看轮廓,正是掌印,口中狂喷鲜血,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这一下变故来得太快,满场的人顿时鸦雀无声,仿佛被吓呆了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雍王子怎会败给他……怎么会啊……”

     “是凡境三层的气息!不只是三层,他……他是三层巅峰的修为!”

     半响之后,人群内才爆发出震惊之声,所有人看林小铁的目光,都像看一个怪物。

     “王子!”跟随段雍过来的那两名紫金长袍灵师面色大变,金光一闪,已悄然出现在段雍身后,目露询问之色。

     “退下去!”段雍面上全是血,变得狰狞异常,向这两人狂吼了一声,望向林小铁的目光,全是怨毒。

     “卑鄙之人,暗藏实力,但今天,我段雍,必将你碎尸万段!”

     他不知道为什么林小铁会突然实力大增,此刻,他只想杀人!

     只见他缓缓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红宝石戒指,此戒异铁所铸,宝石镶嵌其上,仿佛一顶迷你的王冠,甫一出现,一股沉重的王者威严降临大地,众人呼吸的气息同时变得厚重,仿佛在王者面前,连呼吸也成了恩赐。

     林小铁体内脉池同受影响,竟出现了一丝震乱。

     “王者之证!”

     场中人群瞬间大惊叫喊起来,这枚戒指乃是钺王城中的王戒,是王储身份的象征,更是战时的号角!

     这个也正是林小铁与段雍的赌约之一!

     动用王者之证,会令钺王城和下属十郡十县全部收到战争号令,等于宣布钺王城全境进入战时状态,大批的灵师军团会立即奔赴王城待命!

     林小铁眼中也闪过一丝惊骇!

     他也没想到段雍如此疯狂,竟敢私用王者之证,只是为了杀他!

     说时迟,那时快,段雍已将王者之证套在右手中指上,钺王城大地震动,仿佛,一股可怕的力量被从地下唤醒,这片大地的王者之气瞬间从虚无中凝聚了出来,化作丝丝紫金晶光融入段雍体内,他身上的气息亦疯狂地膨胀了起来,从凡境三层直接升到了巅峰,数息后,更冲破了脉池与脉河之间的鸿沟,在他身上出现了惊人的脉河气息!

     这王者之气只是被吸收了一丝,段雍身体承受能力有限,便已经停了下来。

     虽然只是吸纳外力形成的脉河,但气息竟是比林小铁强大了数倍不止。

     王城中瞬间响起了刺耳的金物交鸣声,是警报,是战争,全城大乱!

     段雍傲然而立,带着恨火,带着不屑,随手一挥,在半空中形成一只金爪,抓向林小铁颈脖。

     一股生死危机瞬间在林小铁脑海中出现,脉河虽比脉池只高一个境界,实力却有如天地之别,其中一个区别就是,脉池化形攻击的手段,是金色虚影,而脉河的攻击,却有如金属实体!

     林小铁鼓起全身脉力相抗,却仍是抵挡不住,被金爪一击拍飞,胸口数处伤口流出汩汩鲜血,竟是已被爪子抓伤。

     “挣扎吧,就像这些年,你的不甘,你的挣扎,今日将统统被我碾碎!哈哈哈!”段雍疯狂笑道,双手翻飞,不停化出金爪攻击,他有王者之气补充,体内力量自然是用之不尽的,同时,他口中肆意地大笑,王者之证的强大,远非他现在能掌握,已开始影响他的神志。

     林小铁在金爪的轰击下,不停地喷出鲜血,步步后退。

     脉河发出的金爪快如闪电,一波接一波,他根本躲不开!

     这一刻,生死危机到达了极致,林小铁身上血淋淋,胸口腥红一片,他的目光却有如一头饿狼,死死盯着段雍,等待最后一搏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