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7.第7章 剑语,血拥王城!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就是此时!”在段雍仰天狂笑的一瞬,林小铁动了。

     “星起!”一声喝,林小铁双指疾伸,指尖有星光透出,在空中划出一个个劲虬凌厉的剑符,剑符闪了数下,便似沉入了虚无,下一瞬,段雍四周却有三点星光无声浮现,连成了线,一个三角形光阵无声形成,然后飞快地向中央处的段雍缩小射去。

     这光线看似细小,遇到金爪,却是直接切断,无坚不摧!

     “殒星剑决!”白发老者须发皆动,显然认得此招,但却无意出手阻止的。

     众人惊呼声中,巨响再次从场中传来,这一次,无数地砖、碎石似箭般被震飞,烟尘滚滚中,段雍身上多了三个血洞,他的气息已经萎靡之极,双目满是恐惧和不敢相信的眼神。

     殒星剑决,是斩王诛侯之招!

     时隔多年,竟再现钺王城中。

     “是殒星剑决,他竟学会了斩王之招!”

     “当年,他的父亲……二十出头,就以此招在战场上斩了一个王!就是用这招!”

     “天哪,好可怕!他不是废物!他是怪物!!”

     围观之人大惊失色,纷纷退后了数步,望向林小铁的目光,带了害怕。

     林小铁面无表情,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蓦地出现在段雍身前。

     他右手疾伸,竟是要去将王者之证扯下来!

     “你输了,戒指已经归我!”

     “不!!”

     段雍怒吼,疯狂挣扎,林小铁一时奈何他不得。

     “这是我的戒指!”段雍狰笑道。

     但话未说完,他只觉中指传来剧痛,只见林小铁右手持剑,左手赫然已经指着他血淋淋的断指。

     段雍发出一声嘶心裂肺的惨叫的时候,林小铁已经将断指上的王者之证收了起来。

     “大家可以做证,段雍愿赌不服输,断指以惩。”多年的隐忍,令林小铁对这些人的心已经变得冰冷。

     围观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但众所周知,的确有赌约在前,倒也不能说林小铁过份的。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从林小铁施展殒星剑决击败段雍到林小铁狠辣夺物,只是数个呼吸之间的事而已。

     血腥的场面,冲击着所有人的眼球,惊呼此起彼伏。

     跟随保护段雍的两名灵师更是面色大变,狂奔了过来。

     段雍此时手上、脸上全是血,狼狈之极,像野兽般狂吼道:“杀,杀,给我杀了他!”

     其中一名中年灵师手执一柄织锦扇,口念晦涩咒语,锦扇张开一扬,林小铁惊觉面前一堵金墙从地面崛起,向自己撞来,避让已是来不及,只得双手架前胸前硬挡。

     正面承受脉河灵师的攻击,后果是严重的,林小铁只觉双臂欲断,整个人被震飞,胸口处气血翻滚,鲜血仰天喷出,形成一道血瀑。

     这是真正的脉河境威力!

     林小铁的气息飞快地萎靡起来,中年灵师脸有恨意,杀招再运,轻扇之间,林小铁顿觉脚下黑风大作,猛地一沉,双脚竟已经被铁锁和铁球栓住,动弹不得。

     同时,左右地面轰隆隆再度崛起两堵巨大金墙,猛地着他夹杀而来。

     林小铁大喝一声,双手用力左右轰去,巨震声中,林小铁被夹在金墙之间,金墙仍在不断夹近,似要活活将林小铁夹死在里面。

     灵师作战,主要靠御金灵气一化千,千化万来制敌取胜,与剑师作战方式有很大不同,林小铁顿陷危机。

     脉河力量何其强大,林小铁手腕很快顶不住,嘴中不断泌出鲜血,双眼却满是不屈之意,抬头向台,一声嘶吼冲天而起,闻声之人无不心惊!

     不甘心,他的确不甘心!

     他久战至今,一招殒星剑决已经抽空了他体内的脉力。

     脉河灵师仗着强大的修为要取他性命,他即死,岂能瞑目!

     眼见林小铁将惨死金墙之内,方婕妤俏脸上有一丝不忍,转脸不敢去看。

     正在此时,突闻围观之人惊叫再起。

     金墙内,林小铁突然右手突然撤回,改为以手肘顶住金墙,五指伸入怀中,赫然将王者之证戴上了中指。

     大地再次震动,这一次,比上次更剧烈了数倍,浩大的王者之气磅礴而生,甚至,冥冥中还有战鼓雷鸣,旌旗猎猎之声传来,竟仿似王者亲征!

     中年灵师惊疑未定,场中两堵金墙似被巨力冲击,同时倒射了出去。

     “剑来!”灰衣少年的声音变得低沉而沙哑,场中央倒插着的血饮剑如感召唤,发出一声清吟,如电般射至,围着林小铁双足一个盘旋,就像所有铁链铁锁全断航切断!

     中年灵师的脸色,变得极是难看,因为场中驻剑而立的少年,身上赫然同样散发着脉河境界的强大气息,他手中的剑,更是不凡!

     这场战,已是极难收场!

     “少年,你,值得我动用此招。”中年灵师凝重望着林小铁,脸上露出残忍之意,手中织金锦扇一抛,直射高空。

     “灵术!他竟是要在铸神台施展扇类的灵术!”

     “糟糕,这种术威力奇大,快逃!”

     台下之人面色大变,嘶声厉叫了起来。

     但一切早就来不及了,高空中,金扇飞快地变大,直至取代了天空,巨扇翻滚,变成了金色的旋风,仿佛天风临世,射出无数强烈的金光,这些金光在空中化为无数的金针,似狂蛇一般从空中向着场上的少年狂扑而下。

     林小铁淡淡望向天上巨扇,轻叹了口气,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血饮剑身上。

     每一种极品灵器,都天生能蕴藏一种灵术,这种术,被称为器之根!

     只有脉河境界之人,才能施展根术!

     中年人施展的,正是金织锦扇蕴藏之招,天风狂雨!

     “我铸的剑,应该也能施展剑根之术!”杀雨将临,林小铁面上异常平静,在风暴的中心,他将血饮剑倒插在地板上,单膝跪下,右手缓缓握住了剑柄,他没有去理会头顶即将降临的死亡,也不抵挡,他竟闭上了眼睛,他的声音,无限的温柔,饱含着温和鼓励,轻轻地对血饮剑道:“血饮,告诉我,你的术,是什么?”

     血饮剑身上发出清吟,阵阵血色清光翻滚,似小孩子般急着表达什么,但又苦于刚出生不久而说不清楚。

     “疯子!”中年灵师脸上露出狰狞,此人找死,正好送他上路。

     正在此时,场中诡变再起,林小铁俊逸的脸上,流出了一滴血,这滴血,并非从皮下渗出,而仿佛,就是皮肤所化,同时,血饮剑身上竟血流如注,仿佛一把嗜血的妖,同时,林小铁身上,手上,头发上都有无数的鲜血流了出来,仿佛他整个人,化成了一个血人。

     此时,金针杀雨从四面八方合围而至!

     “死!”在天风狂雨之下,没有人能够活!

     中年灵师狰笑一声,在他眼中,林小铁已经是个死人。

     而正如他预料的一般,金针杀雨完美地包围了林小铁,并凶狠地击穿了他的身体!

     林小铁,仿佛,被射成了一片血水!

     “哈哈!天风之下,寸草不留!”中年灵师张狂笑了出来,笑声刚启,就仿佛被人掐断一般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场中的那团血水,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