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5.第5章 血饮剑出王城惊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这时的铸神台周围,已经是人头汹涌,众人围了一圈又一圈,等着看宝剑出世。

     剑,是一个国家的军事装备的核心。

     而段雍在钺王城中被尊称为练武和铸剑的双料状元,他铸的剑,是每一年钺王城最灿烂夺目的存在,每一次宝剑出世,都迎来万民的欢呼与称颂。

     这几年来已经成为传统,成为一个节日,成为一个盛典,而段雍头上的无上荣誉与光芒,让人们崇拜他,景仰他,对他的剑,更加的期待。

     甚至有人,已开始疯狂而忠诚地追随他,将他认定为未来的钺王。

     台上站了数十奴仆,王子们却还没有到场。

     “咦?那个废物王子又来了,今天有戏看了。”

     “你还别说,我真挺佩服他的,这脸皮厚度,一流的,哈哈。”

     众人齐声起哄,像围观猴子似的望着林小铁和小胖子二人走上铸神台。

     突然,一道人影挡住了去路。

     这人奴仆打扮,一脸狗仗人势的嘴脸,正是刘琨,鄙夷地望向两人,施施然道:“滚开,别挡路。”

     林小铁略一沉吟,闪身站到了左边,刚想继续往前走。

     “呸!”刘琨一口浓痰吐在林小铁迈步的鞋子上,嘴里满是嘲弄之色地道:“修行是废物,脑子也不好使么,那条路也是我刘琨的。”

     说完,刘琨身上爆发出了强烈的灵压!

     刘琨是凡境一层修为,在他眼中,眼前这个废物,练了十几年,连脉池都开辟不了,已经是钺王城的笑话。

     随便打随便欺负,都不是问题。

     在钺王城内,林小铁的地位,甚至比不上段雍的一名下人,而能将一名废王子踩在脚下,刘琨也有种邪恶的快感。

     林小铁脚步停了下来,刘琨以为他要走,连忙拉住了他恶笑道:“哎哟,别走嘛,生气吧,生气就打我呀笨。”

     说完刘琨指了指自己脸,对着围观众人眨了眨眼,脸上满是戏弄之色。

     “这家伙不敢动手的,他太胆小了。”

     “他这就走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围观众人暴笑,但笑声很短,下一刻就变成了惊呼。

     一只拳头狠狠地砸在刘琨的脸上,直接击破了他一层的灵压,将他整个人揍得飞上高空,但同时,他的脚踝被一只铁爪般的手紧紧锢住,一股巨力从脚下传来,他已经被抓住狠狠地摔在坚硬的地板上,而且,脸是朝下的。

     刘琨半天才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的半边颧骨已碎,脸塌了,鲜血横流,眼中满是不敢相信之色。

     能一拳击破自己一层的灵压,这家伙是什么修为!

     他不是废物么,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林小铁走了过来,将鞋子上的唾沫一点一点地在刘琨脸上擦干净,同时,身上脉池爆发出了凡境二层的修为。

     “二层!他是二层修为!”刘琨尖声叫了起来,吓得面无人色,一动不敢动,二层修为要杀他,可比宰一条狗还要轻松的。

     “怎么可能,这废物怎么突然开辟了脉池?!这绝无可能!”

     “他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能短暂地提高修为。”

     “对,一定是这样,无耻!”

     围观众人齐齐退后数步,不少人却在低声议论着。

     “站住!”林小铁一声冷喝,围观之人多是普通民众,在凡境二层的灵压中顿时吓得不敢动弹。

     林小铁冷冷扫了一遍台下,也不管他们,对小胖子沉声道:“二胖,鼓风,我要烈火!”

     “是!”小胖子挽起袖子,露出古铜色的圆膀,全力鼓风。

     铸神台,有十个小铸台,铸台上有厚重的铁鼎熔炉、方形喷着熊熊烈火的巨鼎是剑炉、精铁和无沿金丝布缝制的鼓风柜……其它诸如牛角铁砧、铁台钳、火钳、淬火池皆已齐备,全是上等器具。

     一张石桌之上,整整齐齐摆着晶莹的灵矿石、铜锡矿、碳粉、范泥、清灵液等材料。

     这些材料均是王城为此次铸剑而准备的稀有的极品,普通人一辈子都没机会使用。

     林小铁望着这些东西,眼中神彩渐盛,似乎,他的灵魂正在苏醒,他伸出手掌,指尖从它们表面抚摸而过,就像轻抚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他从怀中取出了几只奇怪形状的玻璃器皿,上面还能看到有横横杠杠的刻度,还有一只天平,仔细测量灵液、锡粉和铜粉和的份量,这东西台下的人当然是不认识的,全是这些年林小铁根据上一世记忆自制的测量器材。

     下一刻,只见他左手二指伸出,挑起眼前材料,铜锡矿粉似游龙般飞起,在空中旋转着均匀混合,飞进了熔炉之中,右手疾伸,泥刀翻飞之下,一个精致的方形剑范出现在石桌上,若仔细看去,当能看到剑范内壁上,竟雕满了古朴而晦涩的繁复符文,左手疾点,一片青铜色泽的矿粉如雾如烟,却整齐均匀地飘在剑范之上,下一刻,剑范就被林小铁抛进了陶炉的猛火之中。

     这一切说起来复杂,其实不过数息的工夫,就已经完成。

     正在此时,主持比赛的中年人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须发皆白的威严老人,他双目如电,落在林小铁身上。

     “参见阁主。”中年人惶恐躬身道。

     来者竟是收藏世间千万异宝的青霖阁之主。

     “这少年是何人?其铸剑竟与师兄当年一样,喜欢用这怪东西!”老者面上满是震惊。

     林小铁目光炯炯,望着炉内火焰,凡铸金之状,金与锡,黑浊之气竭,黄白次之;黑浊气木炭燃烧产生,黄白气是熔点低的锡先熔化而产生的,黄白之气竭,青白次之;温度升高,铜熔化的青焰色有几分混入,故现青白气;青白之气竭,青气次之;温度再高,铜全熔化,铜量大于锡量度,一进只有青气,而且,焰色纯净,表明原料中的杂质太多气化跑掉了,剩下残渣可予以去除,然后可铸也。

     故世有炉火纯青一说,皆是源自铸剑。

     焰花青白变化一瞬,林小铁手抬高熔芯,铁水从熔炉灌注进剑范,剑范接着飞进剑炉中,剑模成形。

     铸剑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时刻,林小铁只要将灵矿石注入剑模,剑体便完成雏形。

     正在此时,段雍来了,他的背后,跟着方婕妤,还跟着一大群公子王子,甚至,还有两名紫金长袍迎风猎猎的中年人,他们是灵师,身上爆发的灵压赫然已经踏进了脉河!

     “雍王子救我。”刘琨哭丧着脸叫了起来。

     段雍见仆从受此重伤,怒火一下子烧了起来,向身边的人点了点头,两个人冲出,将刘琨架了下去。

     段雍“铮”地拨出随从的长剑,就向林小铁走去。

     而林小铁正全神贯注铸剑,竟似毫无察觉。

     “让他完成此剑。”须发皆白的老者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出,竟似雷霆,直接在众人耳边炸开一般。

     “青霖阁主!”段雍不知道老者为何庇护林小铁,但却知道此人是半只脚踏进了大铸剑师门槛的人,即使是爷爷钺王亲临,也得对他恭敬异常的。

     “好,就等你铸好剑,再杀你不迟。”段雍咬牙切齿地道,打狗得看主人,刘琨死活他不管,关键是他的狗,只有他能打!

     方婕妤美目望着场中间灰衣打扮的少年,又望了眼青霖阁主,眼珠急转,内心浮现一丝震惊。

     “他从小对铸剑感兴趣……这些年不见,他的手法竟已经如此精妙!那可是一向高傲的青霖阁主啊,怎会如此关注他?”

     “他……好像长高了?!”

     林小铁本比她小了一岁,但此时站在台上,已能隐隐能与段雍比肩。

     方婕妤美目中闪过出一抹异色。

     段雍此时却是笑了,直接走过去,将林小铁跟前的灵石抓起,拧成了粉末,同时,将清灵液打翻在地。

     “哎呀,失手,听说你别的不会,打铁这等粗俗活倒是擅长,缺点灵石灵液肯定是没问题的了。”段雍笑容满面,眼中带着挑衅的光芒。

     他不能动手,却能激怒林小铁,让其主动出手。

     林小铁目有怒色,但他更关心他的剑。

     “小铁,怎么办,剑体要烧坏了!”

     “篮子中还有点灵矿渣!怎么够用!”小胖子大急,没有灵石的剑,就没有灵气,没有锋芒,最多是凡铁而已!

     青霖阁主也是摇头叹息道:“没有灵石,他的剑已经铸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剑在火中毁掉!”

     “起剑!”林小铁神色在凛,他迅速用火钳取出剑体,下一刻,令威严老者脸色大变的是,林小铁竟然取出木炭和一种半透明的晶体,两物似两条游龙将残余的灵矿盘旋缠绕起来,送到剑刃上,剑刃出现了强烈的点点紫光。

     林小铁果断举锤打剑,紫光与火花四射,一柄五尺长剑渐渐成形!

     “他疯了,这时候加炭,不是自毁剑体么!那透明的是什么东西?”中年人鄙夷地摇头。

     “无知!”威严老者瞪了他一眼,中年人大惧,不敢再言。

     “那是磷!这是渗碳与磷化之法,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能再见此铸术!”威严老者眼中露出了沧桑和回忆,“这种铸术,不是临月国所有……这个少年的来历,一定有问题!!”

     渗碳与磷化,是还原之法,在上一世里,这是冶金学的常识,他曾在实验室做过无数次这种实验,磷化渗碳可显著提高材料的物理、化学性能和机械性能,能精确而完美地调整金属内的晶体结构和体内的成分曲线。而在这个世界,虽然灵石、灵宝极多,但这里的人冶矿科技却仍是落后,这种巧妙的冶炼技巧倒是尚未出来,但对林小铁来说却是驾轻就熟了!

     “清灵液也没了,怎么淬除灵石烈性?”二胖这时却是急得满头大汗。

     铸造的最后一步,就是退火,望着剑炉中的长剑,林小铁眉头紧皱。

     段雍将这一切看在眼内,内心在冷笑不已。

     “此子或许对冶金颇有研究,但这次他是真的完了,没有青灵液淬火,烈火中出来的剑会直接被应力崩坏,变成一堆废渣!”

     青霖阁主再次摇头叹息道,周围之人也认定林小铁已经无法完成铸剑。

     “半刻钟后,比赛结束!”中年人宣布道:“开始示剑!”

     此时,段雍的众奴仆从炉中取出一柄白色长剑,剑身有白芒透出一尺远,他持在手中,大喝一声,身躯跳上半空,白色剑芒向着打铁的铁砧猛然斩落。。竟。。斩将铁砧斩成了两截,断口处冒出浓烈的黑烟!

     “我的天,这是剑芒,他竟铸出了玄铁器!”

     “削铁如泥!好剑!”

     “雍王子修为高深,铸剑也是天资绝伦,果然是天才之选!”

     “我早就告诉过你们,雍王子是一名铸剑天才!”

     “他真是人中龙凤!”

     人群哗声四起,段雍举目四望,脸上也不禁出现一分得意。

     林小铁正望着炉火中的剑,心急如焚,突然,一个嘤嘤模糊的声音出现在他脑海里。

     “血……血……我要血!”

     林小铁面上一惊,环顾四周,除了小胖子再无他人。

     “难道,这声音是炉子里的剑发出来的?”林小铁大惊,他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莫非,这就是那凸透镜叫剑语者的原因?!能听到剑的意志?!

     “血……”这个婴儿般的声音渐渐虚弱了下去。

     剑语者神秘异常,既然听到剑的渴望,必有其理,林小铁眉山一凝,当机立断,挽起了袖子,露出手腕。

     “清灵液乃木水双属,可消火性,我流着夜族的血,夜属月,归阴,亦可消火性!”

     刀光一闪,林小铁手腕上鲜血长流,直射到剑炉之中,射到那柄黝黑长剑上,在火焰中发出滋滋的声音,一缕缕淡淡的青光从剑身上透出。

     “小铁!”小胖子望着林小铁手中射出了大股鲜血,吓得叫了起来。

     铸神台上,以段雍的剑为首,整整齐齐插了九把剑,白光闪闪。

     段雍负手站立场中,目光中带着自负,他是注定的魁首,人生的赢家,而这一切,不过走个形式罢了。

     “那个废物呢?”

     “他竟然还没铸成剑,果然是个拖后腿的。”

     “此人非腆着脸要铸剑,我看最后一定是铸块废铁出来,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嘿嘿,天才之子,我看是废柴之子。”

     “钺王城只有雍王子才是真正的天才,这天才之子,狗屁。”

     有段雍和两名脉河灵师坐镇,人群再也肆无忌惮,对林小铁的嘲笑之声此起彼伏。

     “人废,剑必也废。”段雍眼神睥睨,大声喝道:“林小铁,你的剑,若能靠近我剑芒半尺之内,就当我输如何?别怕,尽管一试!”

     众人大笑,跟着齐声起哄。

     “剑中魁首,可得极月灵液,对否?”林小铁无视其他人的嘲笑声,他的目光直勾勾地望着那名白发威严老者。

     “剑中魁首,就是极月灵液的主人。”白发老者沉声喝道。

     “好!”

     一声好,林小铁右手双指向着剑炉一点,整个剑炉直接炸开,漫天的火花中,一柄五尺长剑发出一声清吟,冲天而起,众人眼前惊见,剑身呈一抹弧度,似剑似刀,剑柄上有铁勾似倒刺,似兽牙,最惊人的是剑身上有强烈的青光流转不定,青光中又混了血色,似宝非宝,似妖非妖。

     宝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瑰丽剑光,飞落林小铁手上,他似幻影一般掠过场中央倒插着的九柄长剑,青色血色直接从剑身中央斩过,九柄长剑并并断成两截,掉落在地!

     少年的身影优雅地停了下来,缓缓地反手驻剑而立,神色中有一丝怅然,淡淡道:“此剑饮我鲜血而生,其名,血饮剑。”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与刚才的哄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数人的目光死死凝固在他的身上,仿佛,根本不认识他一般。

     “玄铁器,极品!”

     半响之后,白发老者才沙哑地大声喊道,没有用灵石和清灵液就铸出玄铁器,此少年的冶金手法,仍在他想像之上。

     “不可能,这居然是极品的玄铁器!”

     “这,这,这怎么可能,只有雍王子是天才,他的剑,怎会断了……”

     围观众人的观念瞬间崩塌了,这十几年,这名混血少年是废物,雍王子是天才的观念已经是根深蒂固,直到今天,这个观念轰然崩塌,仿佛,整个王城,变了天!

     方婕妤的目光更是复杂万分,这名美丽的少女当初可是狠心抛弃了他,但看他而今的表现,只怕日后真能成为一名铸剑师。

     与一名铸剑师为敌,绝对是噩梦!

     她又望了眼段雍,心中稍安,幸好段雍依然是强大的三层修为,只要实力上辗压众王子,他就依然是王储!

     只要段雍是王储,她当初的选择就依然是正确的!她就不后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