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8.第8章 解约,永不提起的一生守护!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血水瞬间穿透了巨扇,在扇上留下了一个小洞,转眼间就到了他的眼前。

     “天风赐死,血拥王城!”血水中传来森寒之声,将中年灵师整个人包裹进了里面,惨叫声从血水中惊天传来,数道剑芒尖锐射出。

     血水落地,血饮仍是剑,血水也蠕动着变回了林小铁,而那名中年灵师,则是瞪着眼,却是已经断了气!

     这一招,只能化为血水三秒而已,但战斗之时,三秒的时间,已足以决定生死!

     “血拥之招!”白发老者望向血饮剑的目光,多了几分狂热,极品的玄铁器他见过无数,但拥有血属性的剑,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以夜族的血替代清灵液,实在是疯狂,不知道这少年是如何想出来的。

     当然,白发老者不可能知道林小铁体内藏着剑语者的。

     而且,血剑难成,主要因为血极难控制,一旦在剑体内分布失衡,就会导致崩溃,林小铁能通过结晶和还原等手段调整血的分布,故能成。

     直角告诉他,这个少年极有可能与自己师兄来自同一个地方,他们用的铸术,能精确控制金属的成份曲线和结晶,是超过这个时代的知识,亦超出了他们的理解!

     “站住!”林小铁长剑一摆,冷冷喝道。

     另一名手执木剑的灵师正搀扶着段雍欲走,听到喝声面色大变,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

     “这场赌,你输了。”林小铁淡淡地对段雍道。

     “原来是讨女人来了……”

     “他,实在太过可怕,方家小姐难道真要输给他?”

     台下之人畏惧,此刻窃窃私语,不敢大声说话。

     段雍望了一眼方婕妤,这名少女脸色冰寒,同样冷冷地看了过来。

     此刻反悔赌约,林小铁必会痛下杀手,都怪自己只带了两名侍卫灵师就出了门,一切都需等自己调来大批灵师,再找回场子。

     “等我回到府中,让钺王派强者降临,势将你五马分尸泄愤!”段雍内心在嘶吼。

     “她,归你!”段雍鼻孔放大,强忍身上痛楚转脸说道。

     “居然真的输给他了……”

     “可怜的方家小姐……”

     方婕妤此时面色惨白,嗔怒地瞪了一眼林小铁道:“你别痴心妄想了,我不嫁你!”

     众人闻言,再次哗然。

     场中的少年听到此话,发出了一声惨笑,声音沙哑之极,似鬼语,似妖吟,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他身体摇晃了一下,却没有摔倒。

     “错了,段雍,你输了,所以,我要她……我要与她解约!”林小铁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娟秀的纸,这纸张不大,却也有了些年月,呈淡黄的颜色,最上面赫然是“一生守护”四个大字。

     “小铁,你……”方婕妤乍见此纸,脸上怒意消失,转而有一丝羞愧之色浮现,娇躯一颤,纤白的玉手亦微微抖动起来。

     “今日,我要与你解除约定!”林小铁的声音蕴含了岁月与沧桑,似穿越了数年的时光,从当初那名伤透了心却倔强得一滴眼泪没掉的男孩口中传来。

     “什么?!小铁,你说什么?”方婕妤怀疑自己没有听清楚,他这般拼命,不是为了重新得到自己吗?!即使聪明如她,也一时转不过弯来。

     “师姐……我要与你解除约定。”林小铁的声音没有喜,也没有悲,仿佛为等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多年,他的声音异常平静,甚至还带了一种特别的温柔。

     师姐,是那些年林小铁对方婕妤的称呼,她比林小铁大上一岁,也比他懂得世俗礼节,林小铁从小便以姐事她。

     一声姐,方婕妤似受莫名冲击,她皓白晶莹的牙齿轻轻咬住了下唇,似在强忍着不哭,泪水却不受控制般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淌了下来。

     那些年,二人青梅竹马,少小无猜,夏日摘荷,冬日堆雪,被父母责怪的时候,她永远陪伴着自己,被人暗地里笑废物的时候,是她找来很多武籍,在夜里点上了油灯,贴着自己的脸,耐心地讲解。

     是她,一直告诉自己,父亲是王储,自己以后,是要当王的男子。

     后来,两人约定,要守护一生,彼时,只是孩童,一张绢纸,上面写着歪歪斜斜的字迹,上面签着两人的名字。

     只道当时是玩笑的话,有人却当了真。

     只道当时是无心的言,而今却成了咒。

     只道当时孩童无牵挂,念着却入了魔。

     她秀丽垂肩的青丝,她雪白项脖间若有若无的淡淡女孩清香,她精致的耳坠,无意间碰在自己脸上温柔的唇……直到再后来,方婕妤贪慕虚荣与权势,毅然离开,所有东西都变了,一切的一切,在岁月中飘零,仿如咋日,历历在目,却又仿如隔世,铭刻了太多时间的伤痕,有太多的泪与怨,最终只能将这一切,埋进内心最深的地方,永不想起!

     现场所有人瞬间沉默,这一天,这个少年带给了他们太多的冲击。

     这种冲击,已到极限,狠狠戳破了对他的偏见。

     不少的人望向林小铁的眼光已经变化,带了一种敬重,一种期待。

     场中,林小铁却没有落泪,他就是那样的人,只会将泪水藏在内心,很久以前,他会在一个叫师姐的亲人面前哭诉,而余生,他将孤独坚强地走下去。

     “师姐,这个约定,请原谅小铁今生无法做到了。”

     林小铁眼中的忧伤深埋,没有再看她,右手一扬,那张淡黄绢纸如受异力牵引,直接飞到了方婕妤的手上。

     “二胖,我们……走吧!”林小铁嘶哑地道。

     众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这名灰衣长袖的少年在众人的目光中,带着他的剑,离开了铸神台!

     方婕妤望向手中的淡黄绢纸,上面有两行拙劣的笔迹,终于忍不住怔怔地落下泪串来。

     “我叫小铁,我长大后要给我师姐一生的守护,小铁一诺,永不食言!”

     “我是师姐,批准了哈哈。”

     围观之人望此儿书笔迹,皆是唏嘘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