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0.第10章 金袍杀影!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村子外面有一座亭,里面坐着一个人,一名留着粗糙长发披着蓑衣的老渔人。

     “村口我会守着,聂叔,您回去歇会吧。”

     蓑衣人并没有动,他坐在亭子边沿,背对林小铁。

     外面无边细雨,他似乎入了定,似在惆怅,又似在回忆。

     林小铁眉头一皱,聂叔脸上受过很重的伤,故留长发遮掩,而且脾气很怪,林小铁也不敢得罪他。

     “我给你带了馒头,还热着呢……”

     林小铁靠近了去,递出的馒头还没送到蓑衣人的跟前,就手一抖地坠落地面。

     蓑衣人长发下面竟然有血!

     林小铁右手疾伸,落在他颈脖之上。

     没有脉搏……

     顿时,他浑身仿佛置身于冰窟之中!

     死了!

     聂叔苍白的脸上几道纵横的旧疤,致命的是额头上插着的一根细细的金丝,此金丝直入脑髓,一击毙命,只有缕缕鲜血渗出,不靠近看根本发现不了。

     “他们来了!”

     一种冰寒而恐惧的感觉自脑海中狂冲而出,令他如遭电击一般,浑身发抖!

     更可怕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何钺王会直接下此毒手?!

     这个恐惧只持续了数秒,很快林小铁就冷静了下来。

     “尸体微温,来的灵师应该是刚进的村子!”

     林小铁的身体似炮弹般从亭子中射出,向村内冲去,同时张口仰天,一道洪亮的啸声瞬发而出,直冲高空,刺破了整个村子的宁静。

     同时林小铁心中飞快地盘算着,按目前的情况来看,有三点是基本确定的。

     首先,聂叔是被暗中偷袭致死,可以判断来的灵师应该不多,否则他们完全可以围村,光明正大地杀进来。

     第二,这个以金丝杀人的灵师,很强,他的修为至少也是脉河的级别,很可能是凡境五层以上。

     第三,此人心机很重,而且非常谨慎,才能一击必杀,否则以聂叔的警觉不可能连发出预警的机会都没有。

     他是从村子东边小路出来,来的灵师一定走的是西边的大路。

     他的速度很快,在雨中双脚急点,一刻钟,只需一刻钟便能赶回家中。

     跑到中途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慢慢抽出了自己背后的长剑。

     村屋的路中央,两名金袍刀客正从村里奔出,他们眼神凶狠,身上爆发出二层修为,也不说话,身影闪动之下抽刀左右夹攻,欲将林小铁斩成两段。

     这是听到啸声,派过来查探的人!

     “得尽快解决他们!”

     林小铁静立着,等他们冲到三尺距离的时候,他动了,地面积了一滩水,他举脚横扫,一片水幕扫射而出。

     金袍刀客毫不慌乱,举金刀挡于面前,水花射在金刀上,水珠四溅!

     两人气势不减,金刀疾斩,而斩了个空。

     林小铁早脚一蹬,身形拔空,翻了个跟斗,落在两人身后,然后身形如箭射出,直奔村内。

     两名刀客大急,猛止身形,回头狂追。

     拐过一个弯道的时候,一名刀客突然警觉地收住了脚步。

     另一名刀客却冲了过去,他心中一凛,将金刀舞成一团,护住了头脸,却发现面前空荡荡的什么人影都没有。

     “不好!”

     另一边,那名停下来的刀客却感到头顶一道黑影扑下,危急间只得猛举金刀,向上拼命一刺。

     可是已经迟了,他只感觉脖子一凉,一把锋利的长剑就毫不留情地割断了他的动脉。

     另一名刀客再次转身回援,只看到倒地血如泉涌的同伴,大怒向林小铁冲来。

     只有一人,林小铁就可以解决了。

     他沉喝一声,身形突然加速,脚踩旁边墙壁,避过金刀,右手疾伸,白光一闪,狠狠地插进了那刀客的后心。

     他脚步不停,也不看那两人尸体一眼,拔出滴血的剑,继续向村里面奔去。

     林小铁并没有一开始就施展剑术,当然是为了保存体内脉力,今夜,注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他必须保存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减少无谓的消耗。

     这时,林家院子的方向传来了惊天的爆炸声,狂烈的脉力冲撞形成的旋风横扫整个村子,无数屋舍被毁,混乱中有怒喝与喊杀声传来,风中还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味!

     林小铁心中大急,疾风决催动到极致,身形如电急冲,扑进院子中,一幅惨烈景象赫然入目。

     林家大院中,方脸魁梧的苍烈耸立院中,虽只一人,却似一座山!

     他胸前和背后,各插了三把金刀,已经气绝,但此刻,面上依然狂傲!

     他的手上,满是鲜血,地下横七竖八竟躺了二十余具金袍刀客的尸体,还有五个紫金长袍的灵师也被他一掌拍碎了头颅,倒在血泊中。

     这是一支专门执行杀人任务的部队,出手就是灭杀,见面就是生死,毫不留情!

     那名中年妇人亦被制住,她的刀已断,胸口全是血。

     “你们这群畜牲!等羽弟回来,你们都得死!”中年妇人含恨咬牙发出最后的诅咒,下一刻,便被一名金袍刀客割断了喉咙。

     “珑姨!”

     林小铁喉咙中发出一声嘶吼,扑到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红光一闪,手中血饮剑直接捅死了那名刀客。

     “雅哥?!你为何如此?你在此地杀戮不怕钺王的震怒吗!”他回过头来,目中烧着怒火,盯着看着大院中一袭华丽绣金纹的青年。

     大院之中,两名紫金纹长袍灵师整齐站立,身上均散发着脉河的强大灵压!

     而他们跟前,摆了一张玉椅,椅子上,一名高贵青年手执华丽玉扇,翘腿斜倚,悠哉地望着场上的争斗,似看着一场与他无关的生死。

     这青年自然就是皇子雅。

     论辈分,两人同宗同辈,故数年前相见,林小铁都是称他为兄的。

     “我不是你兄长,我没有流着罪族血的弟弟。”

     “而且,我调来的人,是谁,难道你认不出来吗,钺王怎会怪我?”

     皇子雅淡淡地瞥了一眼他道。

     林小铁环视一圈,围攻的逢村的部队衣领上赫然纹着一把金色利钺,这正是钺王军团的标识!

     “祖父要杀我……”林小铁心中不由得一阵苦涩,心中凄凉之感蔓延。

     这种感觉持续了数息,然后化为了熊熊的怒火。

     什么祖父,什么王兄,都是狗屁!

     杀了苍叔,杀了珑姨,他们都该死!

     “皇子雅,我问你,你和钺王为何要下此毒手?!我要一个解释。”林小铁吼道,苍烈和珑姨守卫他们多年,等同亲人,丧亲之痛,令他怒火中烧。

     “你真的认为,我有向你解释的必要?不过是一名脉池的垃圾,上去杀了,莫耽误我往梅园赏梅。”

     皇子雅嘴角露出可笑之意,手指微动,一名浓须灵师应声跨步而出,他身上爆发的灵压,赫然已是五层修为!

     凡境五层的灵力和爆发力都比四层高了两倍以上。

     “金涛胜浪!”

     浓须灵师举手之间,天地间的金灵力凝结实体,林小铁只感身陷金色的海洋,惊涛骇浪般的灵力沉重撞在他的身上。

     他身上亦爆发出了最强的脉池巅峰修为,与金浪甫接触,便似被巨力击中,胸口抑郁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

     “疾!”

     论力量,两者实在是差得太远,不能力敌。

     林小铁全部脉力灌进足三脉,身形如风,竟在波浪缝隙之中一个筋斗翻了出来,同时似幻影似的出现在了浓须灵师头顶。

     “去死吧!”

     红光一闪,林小铁手中长剑透出血色的剑芒,向着浓须灵师百会穴狠狠刺下。

     “好快的速度!”浓须灵师暗正心惊,林小铁身体矫健,疾风决在他催动下已能与普通脉河的剑师媲美。

     正当林小铁以为自己要一击得手,浓须灵师却嘴角出现了冷笑。

     “金钟护!”

     一声沉喝之下,浓须灵师全身上下金光四射,赫然是脉河冲出体外,盘旋化钟,将浓须灵师全部身体罩在其中。

     这是灵师在脉河阶段的名技,防御力极强,而剑师,则是可以驱动一种攻击的剑技,叫剑芒刺!

     “铛!!”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林小铁手中的血饮剑,削铁如泥,却只在金钟表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而已!

     “敢越阶挑战脉河,不自量力的家伙!”

     “我站着不动让你砍,你也动不得我一根头发!”

     浓须灵师疯狂地狰笑起来,继续全力驱动金浪,不把林小铁当一回事。

     “我不信伤不得你!”

     林小铁在金浪中不断受伤,转眼间已经喷出数口鲜血,胸口一片赤红,他的剑亦在金钟护表面划出纵横交错的浅痕!

     绝望!

     金钟护仍是坚不可摧!

     在这猛烈的攻击下只是出现了一些微不可见的圆形凹痕,旁人极难察觉,但又怎会逃得过林小铁双眼。

     “正是此时。”

     苊急之间,林小铁左手中指迅速戴上了王者之证,大地撼动,高空中王者之气飞速凝聚,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林小铁的气息疯狂涨大,瞬间就突破到了凡境四层,这已经是脉河初期!

     他身上的脉河汹涌,灌进了血饮剑中,此剑,似承受不了,它的剑芒迅速外延,分为三段,乍一看仿佛有三个锋利的剑尖一般。

     “剑芒刺!”

     一声怒吼,林小铁人剑突进,剑锋直指金钟护的细微凹痕。

     浓须灵师大惊之下,也是一道金浪劈向林小铁胸口。

     但林小铁竟是不管不顾,继续突进,只听见尖锐的“咔嚓嚓”声音响起,血饮剑直接击碎了金钟,从浓须灵师的胸前刺进,从后胸透了出来。

     林小铁胸口同时遭到重击,清脆的骨折声传出,肋骨已断了数根!

     “你,你!!”浓须灵师满目的不可思议,话未说完就倒了下去。

     “不错,有几分本事,但以为这样,就能逃掉,那就太天真了!”皇子雅哈哈一笑,根本不把死掉的灵师就在心上。

     “谁说我要逃!”林小铁捂着胸口,忍着剧痛,风吹动他的头发,黑发下他的双目燃着仇恨的火,一字一句地道:“我要杀掉你们!”

     林小铁的背后,守卫着自己的家,他不能退,不能逃,因为,林果儿和小胖子此刻,一定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以林小铁的修为,他不可能带着两人逃出魔掌,唯一留给他的选择,就是拼命杀掉这些人。

     这些人死,果儿和小胖子苍天就能活下去!

     “哈哈,有趣,有趣!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想法,能保持多久。”皇子雅嘴角露出残酷之意,手指微动,身后一条彪形大汉跨步而出。

     “我只出一招!”彪形大汉傲然望天,抬手,掌心向天,一股超出林小铁想像的浩大灵力瞬间从天而降。

     林小铁只感身上压力剧增,骇然感到全身都不能动弹了。

     “凡境六层!脉河后期的强者!”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连脉河后期的高手也出动了!

     这是死局!根本不给他任何活着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