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4.第14章 叶寒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林小铁发了高烧,昏迷中鼻子中飘进了一股淡淡的幽香,似花香,又似檀香,然后他的身体就被人抱了起来。

     几天后,他才醒了过来。

     映入眼睑的第一张脸孔,是胖子那张胖乎乎的脸,几乎贴着他的脸紧张而焦急地望着他,喷出的气息直灌进他鼻子。

     “滚远点!”林小铁骂道。

     “哈,他醒了!”胖子不怒反喜。

     另一个人,是那名苍白青年,依旧长发罩眼,半个脸藏在袍子里,只是今天,他穿的是白袍,戴着手套,拿着一把锋利的刀,短小锋锐,像极了手术刀,手套和刀上还沾着血。

     “师尊巧手,想不到师傅对医道,亦如此精通!”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从旁边传来。

     “什么精通……久疾成医罢了,此子倒也命硬,如此重的伤势都撑过来了……”

     青年淡淡挥手。

     林小铁失血过多,精神很是萎靡,很快再昏沉入睡。

     再次醒转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三天。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手脚都被绑了绷带,左肩更是缠了厚厚的数层,全身上下的剧痛,一下子疯狂涌进他的大脑。

     林小铁没有因为痛而皱眉,反而心中一安。

     十指皆有痛觉,这代表断臂已被人接了起来。

     “我睡了多久?这是哪里?”林小铁头脑还有点涨。

     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身着靛青色劲装,腰肢很细,却背负长剑,站姿笔直,仿佛军人,系着翠色的披风,又颇有江湖侠客之感,最令人注目的,是她丰满的胸部,傲人地高高耸起,此刻正在替他解除纱布。

     鼻子中传来熟悉的淡淡香水味,应该就是此女将自己抱回来的。

     胖子正站在床的另一边,眼睛却没有看林小铁,而是猥琐地用余光瞟向女子身上不该看的地方。

     “死胖子。”林小铁右手狠狠拧了下胖子腰后的肥肉,后者痛得尖叫跳了起来。

     “靠,好就好了嘛,还这么用力,要拧死人啊。”胖子愤愤不平地说。

     林小铁看了下自己的身体,肌肤光滑平整,竟似从未受过伤一般,心中自然震惊非常。

     “你共昏迷了十天,师尊亲手替你接脉,并使用了灵药玄武涎,你的伤势已无大碍。”女子面无表情淡淡地道。

     “什么是玄武涎?”林小铁好奇地道。

     “玄武涎是我国圣灵玄武尊本体赐下唾液,每一滴,都是青霖级别的灵药,替你接脉,共花了两滴。”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惋惜之意,没有逃过林小铁的眼睛。

     竟然是用了青霖级的灵药,非亲非故,他下如此大的成本,他为何要这样做?

     林小铁皱眉,心中对那名黑袍青年的用意怀疑起来。

     “果儿呢?!”林小铁头脑忽地清醒,狠狠抓住胖子的手问道。

     胖子再次吃痛,却不敢躲开,目露忧色道:“果儿妹妹已经被皇子雅带回了临月国都,诗意天城,后面的事,就不知道了。”

     “诗意天城?!”林小铁心中大震,那是皇城,禁卫森严,高手如云,要从那救人,谈何容易。

     “你师尊就是水族的灵师?他是谁?”林小铁突然话锋一转,谨慎地向那女子出言问道。

     “那青年好年轻,怎会是你师尊?”胖子挠头道。

     林小铁瞥了胖子一眼,他又问了句没营养的话。

     踏进莲境的人,不但修为通天地法则,肉身更是受天地之力改造,寿命和青春,也是普通人的两倍,故相貌,自然显得年轻的。

     据林小铁推测,这人应该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年纪。

     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亦一直是保持着青春的模样,像一个阳光青年,笑得很是温暖,无论什么时候,眼睛里都有一股自信与优雅,令人很是安心。

     “我叫叶寒。”

     这时,苍白而冷俊的青年从门外跨步而进,他已经重新换上了黑袍,伴随沉稳的声音,声到人到:“本尊乃玄武使者,找到两位,是要做一桩交易。”

     林小铁挣扎着坐了起来,冷声接话道:“交易可以,你杀掉皇子雅,救回我妹,我们可以为你所用。”

     “听起来非常合理……杀人,报家仇,救人,为你夺回妹妹……”叶寒淡淡地道:“但可惜,这个条件……我们不能答应。”

     “玄武乃大国,怎会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林小铁毫不退让地道:“看来,你们没有做交易的诚意。”

     “你这是什么语气!不准你这么对师傅讲话!”青年女子目露锋芒,上前喝斥道。

     胖子同样担心,这青年毕竟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这林小铁的语气,却是着实不好,更重要的是对方实力强大啊,万一一个不开心,直接一掌拍死他们,他们也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无事,箖箊,退下吧。”叶寒不以为意,深深看了一眼林小铁,摆手道。

     这青年女子正是叶寒的二弟子,水舞箖箊,她淡淡地望了一眼林小铁,退后了一步。

     林小铁心中却是另外一番想法。

     第一,此人带伤执行任务,潜入临月,深入敌后,孤立无援,必是有重大企图,不然以他尊贵的身份,何必犯险。

     其次,此人明明比皇子雅更早地找到了逢村,却没有现身交易,甚至苍叔和珑姨被杀之际,他依然没有现身,直到他垂死之际,此人才出手相救,他应该是有两个目的,一者,暗中观察,看林小铁是否有能力完成他之企图,若不能,他也就没有现身犯险的必要,看着他们死即可,二者,他等林家旧部尽灭,林小铁成为浮萍之际相救,不但断了他的退路,还可以卖个救命的恩情!

     如此想来,其心可诛!

     最后,此人来自玄武,无论有何企图,都必将对临月国不利,一着不慎,就会让他陷入叛国的万劫不复之地!

     林小铁想通了这些,深感此人心绪无情,一切只为目的,对方既然有所求,正是讨价还价之机,他自然不会客气。

     黑袍青年沉吟片刻方道:“若水族派高手攻入诗意天城,此举等同宣战!两国征战,只为了一个小女孩,你认为,这种事,即使我答应了,玄武皇者能答应否?”

     “这……”此言一语中的,林小铁倒也一时语塞。

     更何况诗意天城强者云聚,又岂是几名好手就能攻进去的。

     “能否暗中派人,救出我妹?”林小铁不死心,咬牙道。

     “过去一年中,诗意天城就处死了不下五十名玄武国的探子,而他们,连一丁点的消息也没有传回来,更别提办成什么事。”叶寒很有耐心,悠悠叙述道。

     “若无能救人,你想用什么条件与我们交易?”林小铁冷哼,若救不了妹妹,那任何条件,对他何用。

     “不是不救,是现在不能救。”叶寒目光大有深意地道:“若你替我寻找到一物,救人不成问题。”

     “玄武皇者绝不会谴将进攻天城……明攻暗袭皆不可能!”

     “但叶某……并非不可以出手。”

     “若我伤势恢复,实力恢复至全盛之时……诗意天城,叶某横行无忌,替你带走一人,又有何难。”

     “幽冥之地内的矿脉内,埋藏着一朵九天玄莲,这是我疗伤之关键,你若能得到此物……我为你走一趟诗意天城!”

     林小铁与胖子同时大惊。

     九天玄莲,那可是传说中之物。

     即使幽冥之地真的存在,以那里数十万里山脉之辽阔,谁又知道它长在何处!?

     更何况,幽冥之地,又被人称为凡境的坟墓!

     因为,那里是临月国、玄武国、蛮兽国的混合超级矿场,无数丰富的灵矿在地底纵横,被各番王、家族割据占领,有利益就有厮杀抢夺,那里的血斗、火拼每天都有,无数优秀的凡境弟子死于争夺灵矿!

     幽冥之地向来不禁私斗,反而认为私斗能够除莠安良,淘汰资质低劣之辈,有利修行资源的利用。

     但为了防止斗争升级,三国明文规定,莲境的高阶修士不准进入幽冥之地,故那里就成了番王和各大家族凡境修士的战场,这也是凡境的坟墓得名之因。

     那里充满血腥,是不折不扣的凶险之地。

     半响,林小铁终于出声道:“九天玄莲,可有线索。”

     “我的人,在里面找了三年,日前回报,已有眉目。”

     林小铁皱眉道:“那为何不取?”

     “因为……那人死了。”叶寒淡淡道。

     “何人所杀?”

     “不知,现场只找到一缕黄毛,一支女子的发钗,还有一具残尸。”

     “野兽所为?!”

     “那又为何找上我?”林小铁问到了关键。

     叶寒的目光突然变得极是复杂,过了很久,才缓缓地道:“因为,你是他的儿子……”

     “这事跟我父亲有什么关系?”林小铁心中大震。

     “看来他没有告诉你,你爹年轻时修为之所以突飞猛进,就是因为服下了一株九天玄莲,玄莲是不灭的,即使他身亡后,九天玄莲的种子亦会吸收他的心血与肉体,重新萌芽,生长……”

     “我已经感应到它的气息了,它正在长大,就在幽冥之地内!”

     “你是他儿子,莲境强者死后会还法于天地,你父亲在天有灵,会引导你找到它……”

     叶寒缓缓解释道。

     乍闻父亡,林小铁眼睛再次充血,他的拳头紧握,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

     “很抱歉,看来你对父亲的生死还抱有期望……”叶寒颔首表示歉意。

     “不必!”林小铁深深吸了口气道:“我还有几个问题。”

     叶寒对这名少年能如此快便恢复冷静亦有一丝惊讶,点头道:“请讲。”

     “第一,我父亲是在万里之外的雪谷失踪,为何又会出现在幽冥之地。”

     “第二,你的伤,为何要九天玄莲才能治愈?!”

     “第三,当年雪谷血案,玄武国扮演了什么角色!”

     三问一出,室内人人色变,叶寒的目光中亦多了一丝冷意。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