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6.第16章 皇家储物袋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游仙枕……”叶寒望向林小铁的目光再现惊奇,“师兄放在灵涡中心,作漩涡的能量之源……竟被你抓出来了……”

     “要是他知道此事……估计不会相信哈。箖箊,你可得为我作证,可不是我捣鬼。”

     水舞箖箊有点不甘心地道:“那可是游仙枕啊!真要给他吗?”

     “我答应之事,自然作数!”叶寒面色一变,语气转厉,水舞箖箊吓得低头,不敢再言。

     紧接着,叶寒手掌一翻,两张古朴沧桑的羊皮纸浮现在空中,神念一动,里面契约自成,在下方铭刻了自己的神魂印记。

     林小铁可没这本事,老老实实咬破手指,签了名,压了指模。

     魂契既成,随即化作晶光消散于天地。

     这是天地契约法则之力,即使是莲境的强者,违背的后果,亦是死!

     “这是两个储物袋,里面有些衣物用具,你们刚得的东西也要放在里面,低调行事。”

     “箖箊,接头的人应该到了,十天后,送他们去临月学府!”

     “小铁,你身体内的夜族气息,已经被我暂时封印了,你可放心修行金族的术。”

     “你们会先加入临月学府的阴阳道,阴阳道姑早年欠了我一份人情,她会保护你们,在她在,诗意天城的人不敢闯进阴阳道势力范围杀人。”

     叶寒挥袖吩咐,身形一闪,便消失了,原地只留下一片水露。

     “此地已经不属钺王城势力范围,这些天,你可安心休息。”水舞箖箊说完就摔门走了,显然对游仙枕一事耿耿于怀。

     胖子的目光一直放在水舞身上,也心怀不轨地跟着美女跑了出去。

     林小铁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这几天是不指望有人照顾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后,林小铁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只锦丝储物袋,面露古怪的神色。

     这就他从皇子雅那里夺来的储物袋,当时皇子雅似欲动用什么底牌,但被他以迅雷之势断了手腕,也就不知所然。

     既然是临月皇子的储物袋,还是当今临月皇最喜爱的四皇子,连出趟皇城都要劳烦莲境大灵师护驾,这里面有什么宝贝可就值得期待了。

     林小铁手指轻掐法诀,锦丝储物袋上面异色一闪,一颗晶莹淡绿的玻璃珠滚了出来,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上面刻了一个细细的“隐”字。

     “这是什么东西?皇子雅的底牌就是它?有何用处?”林小铁细细凝视绿珠,始终没发现奇异之处。

     突然,他神色一动,闭目,眼前豁然开朗,意识再入神府天地中,大地之上,那个奇异的放大镜仍是一片透明,一点紫气都没有恢复。

     林小铁尝试用意识向剑语者沟通,心念甫一动,眼前就突见天地之间,出现大片密密麻麻的咒术和口诀。

     林小铁凝目细看,不禁大喜,原来这颗珠子名叫“雾隐珠”,是水族送给临月皇的礼品,临月皇喜爱皇子雅,给了他护身,辗转又落到了林小铁手上。

     “依法修行,三天可成,使用此珠,可折射光线,隐去身体形迹,人目不能视。”

     林小铁早就听说水族有隐身的灵术,但金族不可修行,想不到有了此珠,没有水灵脉也能施展雾隐,不由得大喜。

     “再看看,还有什么其它宝贝!”

     林小铁精神大振,手指再伸进储物袋中掏去。

     这一次,他手中出现了一支青铜剑鞘,它锈蚀斑斑的身上散发着古朴沧桑的光泽,上面依稀能看到上古篆文“天藐”二字,其内壁隐隐有暗光流动,一股异力深埋其中,隐而不发。

     关键是,林小铁尝试通过剑语者,去与它沟通,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连剑语者也读不出它的灵识?难道是上古宝剑?!”林小铁不禁对眼前这支古剑鞘高看了几分。

     “此剑鞘在漫长的时光中受到了蚀害,无法使用,若能将其恢复,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秘密!”

     林小铁将剑鞘放到一旁,继续掏东西,这一次,三堆东西一下子堆满了整张床。

     左边一堆,赫然是十数颗寒气萦绕的碧绿椭圆果子。

     林小铁认得此物,这是蕴凡果,对于凡境修士修为有莫大益处,而且,修为越低,效果越大。

     右边的那堆,是厚厚一叠低阶剑符,有上百张之多,剑符是一次性的消耗品,里面是铸剑师将一套剑术铭刻其中,能量只够使用一次,用完符纸也就消失了。

     中间最大的那堆,则全是晶莹的灵石,这是一块块晶莹的六边棱形的奇异石头,石头内中隐隐有烟雾萦绕,有种元力在里面蕴藏的样子,估计有上万块之多。

     灵石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本身就有三大用处,一者,可用于铸剑,高品质的灵石能有机率铸出卓越的剑;二者,可用于阵法和修行,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三者,可用于喂食异兽,例如剑魂兽之类的特异生物。

     总的来说,灵石多多益善,这上万灵石,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林小铁心情大悦,确定储物袋中再无它物后,将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

     接着,林小铁的目光落在一旁弯长的血饮剑上面,此剑已毁,剑身裂开,毫无灵气。

     突然剑身一颤,里面铛的一声,竟有一颗金珠滚了出来。

     林小铁记得当时狼兽是将金珠一口吞了下去的,看来时间太短,它并没有被分解掉。

     “通过血语者,就能与此珠沟通,得到它的使用之术!”

     林小铁目中精光闪动,此金珠威力极大,他记忆犹新,应该也是青霖级别的宝贝,林小铁现在正缺主战武器,倒是正好用得上。

     “血饮剑,半月痕!你为护我而亡,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恢复!”

     林小铁下定决心,郑重而小心地将残剑同样收进了储物袋中。

     接下来的时间,林小铁一边修习雾隐术,一边祭炼那颗金珠,珠中的玄日瞳没有再出现,但金丝攻击已被林小铁掌握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天之后。

     接头的是一名儒雅的中年人,一身锦衣长袍,面形瘦削,名为王简。

     “好了,时辰已到,你们上路吧!”水舞催促道。

     林小铁想问的都已了解,点头跟着接头人去了。

     “呸!说上路多不吉利!你才上路!”这句话是胖子回过头说的,他说话是假,目光不正不斜地落在水舞箖箊丰满的胸部。

     “滚!”水舞箖箊终于忍无可忍地抽出了剑,她身上轰然爆发出了脉海的强大气息,宛如怒海兴涛,暗流汹涌。

     这姑娘太过冲动,胖子不敢再惹她,身体倒着跑,眼光最后瞄了她一眼。

     水舞箖箊的剑立马砍了过来。

     胖子面色大变,拔腿就跑,追林小铁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