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7.第17章 临月学府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山舞银蛇,回程也劳烦你了……”

     王简脸上有两八字须,目光有精光闪动,看得出来,是个很精明的人,这时,他长袖内手掌一摆,背后一柄五尺长剑飞舞而色,银光刺目,迎风而长,化作一丈长短,剑光内似有白蛇影动,声声蛇鸣,仿如活物。

     胖子大感新鲜,仔细端详若隐若现的蛇头和鳞甲之影,有亦真亦幻之感。

     “走吧。”

     王简大袖一挥,剑光罩住众人,林、胖二人只觉身体被一股力量托了起来,惊讶之间,已经到了银剑之上。

     银剑破风却起,载着三人,直冲云霄。

     林小铁和胖子目中都露出艳羡的神色。

     “这手御剑飞行,我们能学吗?”

     王简哈哈一笑道:“能,当然能,但你们修为尚低,再高一点即可修行,且听我说来。”

     在王简耐心解释下,两人终于明白,原来这御剑之术,乃是开辟脉河后方可驾驭之招。

     王简性格和善,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继续向二人介绍幽冥之地,还特别提到幽冥之地外围分为三大块,临月国、玄武国、蛮兽国各占一块,中间的是最危险的神秘区域,上次查找玄莲的人,就是在临月国势力范围内被杀的。

     半日之后,已近黄昏,地面纵横的山脉开始骤然拔高,地形亦更加陡峭,临月山脉数万里之辽阔,雄山峻岭不计其数,天地之间豁然开朗,一片薄薄的金光从地面直射高空,不见尽头,将临月山脉深处与外围完全隔绝。

     无数的飞鸟撞到金光,就似撞在铜墙铁壁一般,吃痛回飞。

     “阴阳道内门弟子王简外勤回宗,山御神灵,玉沉赦道。”

     王简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牌,玉牌绽放灵光,射入金壁之中,传出一阵波动的涟漪,涟漪扩散,瞬间荡漾了天地,大地模糊起来,似乎有一只巨眼从地下睁开。

     众人只觉一道凛冽的神识穿过了自己的身体,有种凉凉的感觉。

     “准!”

     一个古老而厚重的声音,似是整个大地发出,从四面八方传来,最后汇聚到三人耳中,轰然回荡,震人心魂!

     “难道临月山真有山灵?!”林小铁皱眉。

     正在此时,金光在涟漪中散开,让出一条长长的通道。

     三人踩剑疾飞而过,天山间景色再换,云层之上,竟有七座大山悬浮,每座大山周围还有群峰林立,这些峰有千丈之巨,但与中心的大山相比,倒显得渺小了,这些大山上布满了楼宇、洞府,无数紫金长袍的青年男女修士在里面修行,高峰与大山之间,偶尔划过剑光,正是有人在空中御剑飞行。

     “临月学府,乃临月国的守卫宗门,其下又分为七大学府,分别为御剑楼,万兽阁,兵阵围,仙草园,阴阳道,玄符舞,玄天器……其中御剑楼中弟子最少,每一个皆是万里挑一的奇才……你们不可与之发生冲突,切记切记!”

     “六山环绕的中央,那座最大的山,即是御剑楼的的势力范围,那里天地灵力最为充足,最适合修行。”

     两人环目,中央的大山之顶,有一座雾气萦绕的神秘楼阁,其外剑气纵横,散于天地,形成剑阵,楼阁内有豪光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临月剑宗的天与地。

     还有一座山,山顶有两颗黑白二珠环绕不定,散发阴阳气息,仿佛星辰,正是阴阳道;有的山,山顶有一张符,它每一次闪耀,就散出一片符影,这些散落的玄符飘舞于天地之间,无数纸人缤纷起舞,似妖似颠,是为玄符舞;有一座山,最是奇特,即是山,又是一株巨大无比参天耸云的奇异植物,其中有山林,有药园遍布,散发阵阵诱人的药香,不问可知正是仙草园。

     “我们先去阴阳道拜师。”王简脚下一踩,山舞银蛇直飞那黑白星辰环绕的大山。

     终于要拜师了,林小铁精神振奋,前世记忆里穿越的主角可都是万众瞩目地拜高人前辈为师的。

     但接下来的事情令人有点失望,拜师的过程出乎意料的简单。

     王简带着两人降落在山脚一座不起眼的楼阁前,走了进去,里面有一个老头,约六十岁,长须白黑相间,正坐在长椅上打瞌睡。

     王简叫醒他,在他耳朵悄悄说了数句话,然后往老头手中塞了两块灵石。

     老头姓吴,叫见到灵石大悦,当即表示愿意收徒。

     他的修为是脉河巅峰,卡在此境界已经数十年,早就不抱希望能突破到脉海,但脉河境在临月学府中亦已经有收徒的资格,只是收的徒儿只能做外门弟子,不能留在宗门,只能派到幽冥之地。

     吴老头平时挂靠个师傅的名头,也是为了混点收入。

     林小铁和胖子当即叩头,就当完成拜师礼了。

     按惯例,两人再次挑选入门礼,胖子运气不好,挑了把普通的砍刀,这次的漩涡中心,并没有宝物,林小铁通过剑语者扫了数秒,顺手一抄,最后得了一柄玄铁级上品的长剑。

     出门的时候,王简突然面色大变,猛地跪倒在地,叩头不止。

     林小铁抬头一看,头顶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具金光四射的灵体,观相藐,应该是一个中年道姑,她身上,同样有一黑一白两珠萦绕,一身恐怖修为,深不可测,不问可知,来者正是阴阳道之主。

     吴老头亦是慌忙出门跪倒在地,他脸上冷汗直流,此刻内心是崩溃的,天哪,收个回扣才两块灵石啊,竟被抓个现行!

     天空中传来女子肃然天音,直接在林小铁等人耳中轰鸣响起,吴老头却是听不到的。

     “看来叶寒已封了你的夜族气息……你就以半金身份修行吧。”

     “三年之内,诗意天城的人不会进学府动你,办完你的事,就滚吧!”

     “告诉叶寒那小子,我与他之间,两清了。”

     说完,金光散去,四围恢复了平静,道姑的金灵体亦消失不见。

     王简连连叩头,拉着林小铁与胖子跳上长剑就跑。

     原地只剩下吴老头一脸死里逃生的表情,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什么是半金身份?”林小铁好奇地问道。

     王简眼中仍有惧意,好一会才道:“金族与夜族杂居,已有千年历史,夜族女子貌美,金族多有纳其为妾者,生下来的子女,按令均为夜族。”

     “但时间一长,这个群体慢慢变得庞大,而且,还出现了一些拥有不错金脉的后代。”

     “后来,临月国出了新规,这些人如果接受夜封,立誓永不修行夜族的术,就可修行,这些人,就被称为半金身份。”

     “当然,一旦发现有人破封,修习了夜术,那就会被处死。”

     林小铁闻言神色一变,他已隐隐猜到为什么皇子雅和钺王会下狠手杀他,多半是段雍为掩饰自己的失败,称自己修了夜术!

     而皇子雅经与自己一战,多半已知段雍在撒谎。

     但血仇已经结下,再多言已是无益,林小铁目中露出精光,他垂死之际,能被叶寒救活,段雍虽被穿心,但未必就活不下来的。

     想到逢村血案,苍叔、珑姨惨死,妹妹落入敌手,林小铁就咬牙切齿。

     “半金身份……并非是真正的自由之身,很多的人,最终的下场,也只是做了剑奴、剑尸而已。”

     王简叹了口气道。

     “什么是剑奴和剑尸?!”林小铁疑问道。

     “此两者,始于幽冥之地,半金之人犯了过错或者欠钱,就会被人抓起来,当剑奴;更有一些惨的,直接被人挖出魂,喂了剑,剩下的身体,没有意识,就是剑尸了。”

     “但这些人,总归有个盼头,而那些夜族人,在幽冥之地的下场就更惨了。要么当了矿奴,终生不见阳光,在深山巨矿下日复一日挖矿,要么当了仆人,小心翼翼侍侯主子,长得漂亮的,被人随意欺凌,长得强壮的,劳累至死,要是一个惹得主人不开心,下场还是死。”

     “在这片大地上,夜族已经完了,没有了希望。”

     从王简淡淡地道,语气中没有任何感情。

     林小铁却是听得心中一阵难受,幽冥之地里处处是弱肉强食,夜族和半金人在这里洒满了血和泪,他的目中异光闪动,神情坚毅,似若有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