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2.第22章 游仙奇枕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林小铁花了一天的时候,巩固了身上的脉河境界,而胖子也完成了他的购物之旅,提了一堆书籍回来。

     “这是《御剑术》,修行一年,可御剑飞行,这是《龙击术》,可化脉形为利爪进行猛烈的攻击,这是《剑气道》,可凝聚脉力,集中一点攻击别人,就是俗称的剑气,这是《探脉术》……还有……”

     脉河与脉池的区别是极大的,脉河能离体聚形,所以修习的剑术也多了数十倍不止。

     胖子滔滔不绝地介绍他手中的书,林小铁却皱眉打断了他道:“这些都是普通的剑术,多少灵石一本?”

     胖子得意地道:“我可是找遍全城,将最实在的剑术都买了回来,平均不到五灵石一本!”

     “谁让你挑最实在的,我要买最贵的剑术!”

     林小铁没好气地骂道。

     “kao,你不早说,贵的我都没买。”胖子回骂。

     “去,给我买些上百灵石一本的回来!”

     “什么,一百灵石?!”胖子震惊了,道:“什么剑术要一百灵石啊,我看到的最贵的脉河剑术,也就二三十灵石,已经是无人问津了!”

     “没错,就要最贵的剑术,你胖二爷不是在行吗?赶紧去找!”林小铁向胖子屁股踢了一脚,胖子借势就出了门。

     但很快胖子的头再次伸了进来,脸上挂着奸诈的笑容道:“小铁,你是不是发财了,上次雅皇子那储物袋里,好东西不少吧,灵石我自己花一点,想必你是不会介意了。”

     “死胖子!”

     二胖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极是机灵,直接猜到了事实。

     林小铁随手抓起一只鞋子扔了过去,胖子哈哈一笑缩回了头。

     “喂,二胖,记得不要去花街找姑娘!”

     门外传来胖子含糊不清的回答。

     林小铁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回到房间,取出了那个奇异的枕头,圆润如玉,触手生温,正是游仙枕。

     这个枕头的用法,他已经向水舞箖箊详细请教过,正是因为有这个奇异的枕头,他才会让胖子去收集所有的剑术。

     一般的剑术,都要修行一年才能练成,难的剑术,甚至要三到十年之多。

     而林小铁敢修行诸多剑术的自信,正是源自这个枕头。

     此枕,其色如玛瑙,温温如玉,制作甚朴,传说中,枕之寝,则十洲、三岛、四海、五湖尽在梦中所见。

     简单来说,枕着它睡觉,晚上人的魂能离体,能去到远在万里之外的地方。

     林小铁当然不会用它来游山玩水,他是用来学剑!

     昼作夜息,是人身体的自然规律,夜里是大脑休息整理记忆碎片的时间,睡眠是一定要的。

     而魂体与肉体不同,魂体不需要休息,魂体在夜里也可以一直保持活跃,甚至人与人的魂体可以在夜间交流,这就是所谓的外人入梦!

     而游仙枕最神异的地方,不止是让魂离体,而是可以让魂行走在更高的维度。

     即使是现实的一瞬间,一个人也可以是发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就是魂的维度,这种维度,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这些,是林小铁根据上一世的知识,对游仙枕原理的猜测。

     因为,事实上,游仙枕的确可以让人的魂体时间流速,是现实中的十分之一,换句话说,别人睡一个觉的时间,林小铁的魂体却是苦学了整整十个晚上。

     并且,第二天起来,林小铁甚至感觉精神和身体都更加清爽,不禁对这游仙枕的神异多了几分敬重。

     难怪水舞箖箊不舍得将这东西给他,原来这真是好东西啊!

     说来也在意料之中,这可是叶寒师兄用来当入门漩涡能量之源的东西,若是普通之物倒是怪了。

     三天下来,林小铁已经等于若研了这些剑术一个月之久,他有自信,若有现实中一个月的时间,他不但能学懂此这些剑术,甚至能精通!

     这边林小铁进入了闭关状态,似乎根本没想着去找九天玄莲,王简那边倒坐不住了,他把林小铁的情况向叶寒报告了一次,用手沾露水,在桌上写下叶寒的名字,一片水幕凭空出现,水幕中正是叶寒的影象。

     听完王简的报告后,叶寒不怒反喜。

     如果这少年到了幽冥之地,马上进入矿场,去冥地深处找玄莲,那这时多半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谋定而后动,磨刀不误砍柴工,林小铁的表现,令他对这少年的期待多了几分。

     又是七天过去,距离上次见到胖子已经是十天之久了,这一天,胖子终于回来了。

     他的精神有点萎靡,林小铁手掌疾伸,搭在他的手腕脉搏上,片刻后生气地将他的胖手甩开。

     “真阴不足,精髓内亏,二胖!”

     林小铁用的正是新学会的《探脉术》,轻易就发现了胖子去鬼混过。

     虽然这片大陆上的人成婚很早,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多已有了伴侣,甚至还有生了娃的。

     但期待越高,失望自然就越大,林小铁是动了真怒。

     胖子犯了错,低着头装可怜不敢说话。

     “老规矩,犯了错,跪地一晚。”

     林小铁没好气地道。

     “又跪!”

     胖子明显不是第一次犯思想错误,看装可怜没起到效果,顿时哀嚎起来。

     “没得商量,这就是雨王府的规矩。”

     林小铁骂道。

     “好吧……”胖子突然想起自己还没交差,连忙从怀里取出几本厚厚的书册,道:“小铁,这找遍了,只有这三本最好的脉河剑术,三十灵石一本。”

     “嗯?《剑藤术》、《剑火术》、《玄河舞》,这《玄河舞》的身法倒还不错。”林小铁接过书,低头翻看一番后道。

     “另外……”胖子脸上再现得意之色道:“一百灵石一本的脉河剑术真没有,买不到的!”

     他话锋一转,笑道:“但我找了一本要价一千灵石的!”

     “一千灵石?!”林小铁目中露出精光。

     “对,那家伙非要一千灵石,否则不卖,还不让验货,只说这剑术确是脉河境界就能修行。”

     胖子悠悠从怀里取出一个木盒,盒子上面刻了符文,古朴沧桑,充满了岁月的气息。

     “不让验货?”林小铁奇道,伸手接了过来。

     “对,那家伙不让验货,还说只能一个人单独打开这个盒子。”

     胖子得意地道:“本来他要价二千灵石的,吹嘘这本剑术能一直修炼到莲境,强大得不可想像,但根本没人要,都说他是骗子,被我捡了个便宜。”

     林小铁点头。

     他倒不担心二胖被骗,二胖虽然有些不良爱好,修行也一塌糊涂,但做事却是异于常人的精细,但他看人看货非常准,只有他骗人,没有人骗他,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天赋了。

     林小铁淡淡点头,将这古盒收进了储物袋中,然后转头对胖子道:“二胖,你这几天别出去了,来,到我房间里一趟。”

     “你干嘛?已经要跪罚了啊,说好的不打我。”胖子夸张地缩着肩膀道。

     扇儿这时候刚好端了茶水过来,看得咯咯直笑。

     “进来,不打你!”林小铁没好气地接过扇儿泡的茶,闪身进了房间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