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4.第24章 晋阶五层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在程王手上?!”

     林小铁皱眉道。

     “对,整个落雁孤城,都没有血灵石,只听说十多年前,程王意外得到一块,而且不是普通的血灵石,是被称为极品的天血灵石!”

     胖子点头道。

     这个消息比较隐秘,他也花了足足一个月才打听到的。

     “这可麻烦了……”

     给林小铁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惹踏进了莲境修为的强者,别说区区脉河,就连普通的脉海,在莲境前面都是蝼蚁,只要心念一动,莲境强者就能将凡境的修士灰飞烟灭。

     要说想买,他程王缺钱么,幽冥之地就是专门挖灵矿的,他程王富可敌国。

     再说,即使要卖,那也绝对是天文数字的价格,远非林小铁能仰望的。

     “天血灵石……程王可有随身携带?”

     林小铁突然心念一动地道。

     胖子脸色大变地道:“小铁,你想干嘛,你可千万不要干傻事!”

     “回答我的问题。”

     林小铁不耐地道。

     “那倒没有,听说程王有一个藏宝库,这天血灵石正是珍藏在里面。”

     胖子挠头继续道:“但是,我说小铁,程王宫可不是我们能打主意的,不说程王神通广大,这宫里本身就守卫森严,脉海的强者林立,那里就是龙潭虎穴啊!”

     “程王宫,的确不好惹……”

     林小铁思绪飘忽,这一瞬,他心中想的居然是那名美丽的程郡主,他停顿了一下,回过神来,继续道。

     “胖子,替我去打探下,第一,程王宫实在太大,我要知道这藏宝库具体在哪;第二,程王什么时候会离宫;第三,有没什么方法能混进程王宫去。”

     “第一个不用打探了。”胖子笑道:“这程王宫和钺王宫是数百年前由同一个人建造的,那人偷懒,用了一模一样的规划。”

     “钺王宫?!”林小铁眼前一亮,他自小出入钺王宫,对那里可是了如指掌,能藏重宝的地方,不超过两处,每一处都是守卫森严。

     “对了,小铁,还有一件事!”

     胖子眼中突然出现恐惧的神色道:“我在城里发现有人在到处找你,应该是皇子雅派过来的人。”

     “皇子雅!”

     林小铁眼中冒出怒火,半响才缓缓道:“这不奇怪,虽然阴阳道姑在保护我们,皇子雅不能派部属进临月学府向我们动手,但诗意天城影响力极大,到处都有它的人,皇子雅命令一些学府里的弟子向我们施杀手,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怎么办?我们赶紧逃吧。”胖子对皇子雅恐惧异常,那一天的血腥杀戮,给他留下了可怕的回忆。

     “不,我要得到天血灵石才走,对方有多少人?”林小铁冷静地道。

     “有七八人,全是脉河修为,但我听到他们的谈话,应该还会有一个脉海的高手正在赶过来。”胖子嘴唇微微颤抖着说。

     “脉海?!”

     林小铁闻言神情一凛,这脉海一到,自己等人可真是走投无路了。

     “分开行动,你赶紧去探听消息,记住,在外面一切小心。”

     林小铁沉声吩咐道。

     胖子亦知天血灵石对林小铁的重要性,重重点头离去。

     “得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房间中,林小铁回到床上,盘膝纳气,目中露出坚定之色。

     他与皇子雅一战,给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人从小受皇权谋略教育,杀伐果断,必然不会留下他这个祸患,也不会留时间让他修行坐大,此次杀机降临,竟直接调来了脉海的高手,其诛杀之心,可见一斑。

     林小铁心知自己不能死,他不死,皇子雅不敢杀林果儿,因为忌惮他日后的疯狂报复。

     若他遭了毒手,皇子雅必然肆无忌惮向妹妹下手,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足够的修为,一切皆是空谈。

     天血灵石他一定要取得,那些追杀他的人,以后也避免不了一战。

     所以,他决定不顾一切,提升修为,而他最大的依仗,也正是这一袋的蕴凡奇果。

     皇子雅也正是猜到了他会用此果提升修为,故调兵谴将也极为果断,很快就识破他和胖子没有随叶寒回玄武,然后一路追查,发现他俩进入了落雁孤城。

     林小铁取出了散发着莹绿寒气的蕴凡果,一口吞下,体内脉力再次沸腾,短时间内第二次服用令他的身体因难以承受这种提为的爆涨,而出现了撕裂的征兆,林小铁的嘴角率先出现裂缝,鲜血汩汩流了出来,但他没有停,体内十倍粗大的金脉将丹田处蕴凡奇果滂湃的力量尽数吸纳,运行周天,将之全部吸纳进全身的奇脉和血肉中,他肉体和金脉中散出来的气息,也如河水般迅速漫高。

     第一枚蕴凡奇果,林小铁吸收率高达八成,第二枚,则剩下了六成。

     数个时辰过去,林小铁终于缓缓睁眼,他的气息亦上升到了凡境四层的中后期。

     令人吃惊的是,他并没有犹豫,迅速再次张嘴吞下一枚蕴凡奇果。

     这一次,他的体内,传来了金铁相撞的刺耳轰鸣,他嘴角的鲜血流得更快了几分。

     时间过去半天,直到深夜,林小铁身上的脉河突然爆发,他身上的金色脉河呼啸而出,整整比之前粗大了一倍,盘踞在宽敞的房间内,将屏风染成了一幅金风呼啸般的水彩画。

     这种强大的气息,赫然已经是凡境五层!

     “四层到五层的瓶颈,没有想的那么大……也许是同为脉河境,只要力量足够,突破并不难。”

     林小铁感受着身体的强大力量,喃喃地道。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与他体内比常人粗大十倍的金脉也有关系,这根粗脉,让他突破修为瓶颈比普通人轻松了十倍不止的。

     但他目中也有一丝忧虑,因为,这一次,他吸收的蕴凡奇果的力量,已不足四成,似乎,体内对此果的药性产生了抵抗,渴望得到这股奇异能量却又吸收不了。

     “还会变得更糟么?”

     林小铁沉喝一声,再次服下一颗蕴凡果。

     至此,他服了四颗,胖子用了一颗,此果仅剩下六颗而已。

     又是数个时辰后,林小铁失望地睁目,这一次,他体内增加的修为只有一丝而已,吸收率已跌至不足二成。

     他不甘心,再次吞下一果,这一次,他增加的修为比上次又少了一半,相比他五层的修为,增加得已是微不足道。

     不知是焦虑还是药力攻心,林小铁连续服用蕴凡果的后果终于爆发,他惨叫一声,胸内传来一声轻爆,血流逆冲而上,他整个人口、眼、耳全部冲出鲜血,极是可怕!

     “喝!”

     林小铁早有准备,他飞快地取出了血饮剑,咬破舌头,将血饮剑咬在口中,将口中涌出的鲜血灌到血饮剑。

     血饮剑虽毁,但血属性剑体还在,飞快吸收了大量的鲜血,但因剑体残缺,它吸收的鲜血转眼间饱和,生出了一股淡淡的血色威压,这股威压林小铁当初感受过,如他所想,这股威压爆发的时候,他体内爆动的血液瞬间平静了下来,伤势终于得到控制。

     “果然,此剑有控制血液的能力。”

     当日一战,林小铁没来得及好好研究此剑的新能力,极月灵液是神异之物,经它淬炼过的剑,每一柄都是奇兵,这也是为什么林小铁坚定要取天血灵石修补此剑的原因之一。

     门猛然打开,却是胖子猛地冲了进来,见林小铁一身是血吓得不轻。

     林小铁轻轻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小铁,你可别太拼命修行,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是好?”胖子目中有泪,他是真性情的人,这几天林小铁闭门不出冲级,饭也不吃,他也是连觉也睡不好。

     “修行哪有不拼命的……”林小铁淡淡一笑,有个兄弟在身边,会为他心疼,令他觉得很是心慰。

     扇儿这时正送晚饭进来,看到一地的血惊得俏脸颤抖,发出短小的尖叫声。

     “饭菜留下,带扇儿出去。”

     林小铁听到扇儿的叫声,有点难受,舌头被割后,影响颤音,就连尖叫,也变得与常人不一样,他向胖子示意道。

     “嗯,对了,程王的行踪我已经打听到,他三天后会离开落雁孤城……”

     “太好了!”

     林小铁闻言振奋道:“他会去何处,来回多久?”

     “他去的是钺王城,听说段雍那家伙居然没死,而且要举行王储大典了……”

     林小铁目中闪过杀意,段雍被他一剑穿心而过,果然没死透,而是被钺王用各种灵药救了回来,而且经此一劫,钺王对他更是疼爱有加,之前被钺王点名定为继承人,但并未举行典礼,钺王在段雍痊愈后即宣布要召天下番王,来一起举行段雍的王储之礼。

     “钺王……段雍……王储之礼一般都是二十周岁举行,他们为何这么急……”

     林小铁铁喃喃自语。

     “听说他这段时间勤于修行,也有钺王亲自导脉,亦已经进阶脉河境了。”

     “脉河算什么……他的王者之证还在我这里呢,哼!”

     林小铁目中有异色闪动,手上取出古朴的王戒轻轻抚摸,缓缓道:“没有王者之证,他就不是王储,大典之后,他一定会疯狂地派人夺回此物,程王回来前,我们必须要离开此地了。”

     “小铁,我们还是不要打程王宫的主意,趁没人发现,我们赶紧走吧。”胖子哀求道。

     林小铁皱眉,他已经四面竖敌,按理说不该惹强大的程王宫,但换个角度想,他反正无处容身,注定了要跑路,也不差多个敌人。

     况且,富贵险中求,只有虎穴取子的勇士,哪有坐等宝物送上门的好汉?

     “三天后,程王离宫的第一夜,当是守卫最松懈的时候,程王宫在此地数百年称霸,无人敢侵犯,正是意想不到,才有可乘之机……”林小铁若有所思地道。

     胖子见林小铁主意已定,无可挽回,才一咬牙道:“我在城里交了个朋友,他是往王宫里送面料、布料的,只要给他足够的灵石,他能帮你混进去。”

     “好!”林小铁目中精光大放道:“三天后,一探程王宫!”

     “听说程王离宫的时候,程郡主会负责镇守王宫,她可是脉海的高手,你可别倒霉遇上她了。”胖子想起那个实力强大的白衣女子仍是心惊不已。

     林小铁没有说话,眼里露出古怪的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