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7.第27章 程王宝库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但令他失望的是,禁制依然岿然不动。

     正当他心中苦恼之际,他个人的神府天地中突然光芒一闪,那个神秘的放大镜竟突然窜出了神府天地。

     每个人的神府天地,本来是在头部,那放大镜向下急冲,跑到了丹田处。

     林小铁正惊疑之间,突然那放大镜上面出现漩涡,他很快发现不对。

     “这漩涡转动的方向是反的,这是逆漩涡!”

     上次林小铁可清晰记得紫色漩涡是顺时针的,眼前所见,赫然是逆向运行!

     最令林小铁吃惊的是,这漩涡竟似有奇异吸引力,像一张大口,竟将那丝淡绿色的铸气一口吃掉了。

     “不!”

     林小铁发出难以置信的呼喊。

     要知道,铸气的修炼远比脉力艰难,他修铸气决和铸剑十多年,这才有一丝成就,他以后想成为铸剑师,还得积累出强大的铸气才行,没想到今天竟直接给这怪东西吃掉了,怎能不让林小铁痛心得要死。

     “该死!”

     林小铁心念一动,将这神秘放大镜从自己体内驱逐出来,拿起来就砸!

     “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声波爆炸开来,宝库内一片凌乱,林小铁更是被炸得飞上房顶,再狠狠砸落地面。

     “咦?”

     林小铁眼前一亮,发现那禁制竟被砸出了一个大口,大喜地奔了过去,双手将锦盒捧了出来。

     但很快林小铁的喜色就消失了,因为,那锦盒根本打不开,一柄金闪闪的小剑,若隐若现,刚好封住了锦盒的缝隙处,林小铁用尽全力,也掰它不开。

     “程王下的剑印!”

     林小铁隐隐猜到剑印如此强大的原因,如果真的是程王所留,那这剑印要比之前他破解的所有剑印都要强大!

     这也是程王放心离开,对自家宝库自信的所在。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手中的放大镜再次飞了起来,它竟是飘荡在那锦盒跟前,一股奇异的音波在两者之互相传递……竟似……在交流!

     林小铁左眼皮跳了数下,强忍住了冲过去砸这放大镜的冲动。

     他辛苦修行多年的铸气,一直舍不得用啊,这恨意怎么消得下去。

     正在此时,锦盒中传来一声清脆的脱扣声。

     “啪!”

     锦盒竟自行打开了,里面赫然有一颗拳头大的灵石,六角棱形,里面是浓得发紫的血色,里面蕴含着林小铁从未见过的浓郁的血属性天地灵力,是奇异的是,灵石周围,竟还有一颗金色的阳球和一颗青色的月球若真若幻,带着血雾,在围着灵石旋转不定!

     “果然是天血灵石!”

     林小铁将灵石捧在手心,面上大喜。

     正在此时,林小铁注意到那神秘放大镜吸收自己的铸气后凝聚的那点紫气,再次缓缓消失了。

     这放大镜猛地转过头来,竟似在瞪林小铁一眼,它的头柄突然倒了过来,柄朝上,向林小铁上下摆动了几下,然后不屑地飞回了其体内。

     这动作,像极了人类竖中指骂人的手势,看得林小铁一阵愕然。

     “莫非……这放大镜……有灵性?”

     林小铁沉思,不过想来也对,这放大镜叫剑语者,既然会说话,有灵性也自然不奇怪了。

     不过刚才这一幕还是太过古怪了,林小铁怎么想都觉得透着诡异。

     正在此时,林小铁只感储物袋中的血饮剑产生了剧烈的震动,竟一下子冲破他的禁锢疾射而出,同时,手中的天血灵石也发出一声清鸣,化成一道血影一头扎进了血饮剑中。

     血饮剑中射出巨大的血光,这血光浓稠,仿佛真血,将整个密室变成了一片血海。

     震耳的轰鸣声从血饮剑中传来,让它身上的裂缝猛地扩大。

     “糟糕,此二物在争斗,互相吞噬,剑身恐怕会承受不了!”

     林小铁心念一动,果断而迅速地盘膝坐下,双手环形虚抱,怀中正是那血饮剑,一声沉喝,林小铁身上脉河的力量全部倾泄而出,化成熊熊的烈火,去烧灼血饮剑体。

     以身为炉,以脉为火,他竟是要在密室中重铸血饮剑。

     剑属金,喜火,重回火炉令此剑发出激亢的锃鸣声,剑芒更盛三分,剑身上的裂缝扩大的趋势也停了下来。

     林小铁双臂、腹部皮肤受高温烘烤,皮肤迅速变成焦黑一片,看起来可怕异常,但他咬着牙坚持了下去。

     “血饮,请快一点!”

     林小铁嘴角溢血地嘶哑道。

     血饮剑中的轰鸣更剧烈三分,那天血灵石虽然只是凭本能吞噬,没有灵性,发挥出来的能力不足十分之一,但结果竟是仍然占了上风,在吞噬中节节胜利。

     林小铁见势不妙,眼角在密室中急瞄,右手双指一点,旁边两列石桌上的一只锦盒飞了过来。

     “凉泉丹?可以迅速补充脉力!”

     这只一颗浅绿色的丹药,水里有一株水草印记,被林小铁一口吃掉,体内接近枯竭的脉力慢慢涨了起来,林小铁并不满足,手一招,再次抓来一只锦盒。

     “劫尘剑?没用,先收了。”

     这次的三尺宝盒里面赫然装着一柄浑身散发着奇异玉石光泽的奇剑,气息强大,竟是青霖器的级别,但此时当然用不上,被收进了储物袋中。

     “咦?青灵液?是极品的青灵液!”

     林小铁在一个锦盒中发现了淬火之物,大喜地将此液通过脉力均匀地导进了血饮剑中。

     极品的青灵液虽然比不上极月灵液,但已经是非常珍稀和神异。

     “赦天符纹??”

     这次的锦盒中出现的不是实体,而是一个光球,球中有无数繁复深奥的符纹在缠绕滚动,林小铁记得在父亲留下的书籍里,就提到过此符纹,只说此符纹的刻篆之道已经失传,没想到在此遇上了一个成品。

     林小铁想也不想就将赦天符纹以脉力刻进了血饮剑中,剑身中传来滔天的剑吟声,这一次,血饮剑声势大盛,吞噬之势比之前更凶猛十倍。

     林小铁大喜,手指不停,将所有的锦盒全部开了,能吃的吃,能用的用,不能用的就将整个锦盒丢进了储物袋中,他接连服了好几种补脉的高阶伤药,最后还看到一只锦盒中是一颗蕴凡奇果,当然是一口吃了,反正留着也没大用。

     程王宝库中现在是一塌糊涂,除了正中央的石桌上冒着火的林小铁与血饮剑,其余锦盒全部被打开,扔得七零八乱的。

     但令林小铁惊叹的是,血饮剑仍然无法成功吞噬天血灵石,相反剑身竟膨胀了一倍,似要爆裂一般。

     “不妙,这样下去我和血饮剑皆会被其耗死!”

     危急之间,林小铁眼尖,突然看到刚才放置血饮剑的那只最大的锦盒底部,赫然还有一本书,这是一本石书,一块晶莹的石头里面写满了远古时代的古老文字,整整齐齐,层次分明,约有数百页之多,林小铁招手将它抓在手中,眉头皱了起来,问题是这块石书无法翻阅,而林小铁也根本不认得这种文字,显然是来自久远之前的东西。

     正在此时,林小铁体内的放大镜光芒一闪。

     “对,用剑语者!”

     林小铁大喜,心念一动,眼前的石书竟消失了。

     不!他突然发觉,是他消失了,仿佛消失在密室中,而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方形立体空间,这个空间无边无际,似乎没有时间,没有生物,只有一页页的古老文字散发着纯粹的玉青色光泽,飘荡在空中。

     高空中还有阵阵的洪亮金钟声,并伴随着阵阵庄严的祈祷和颂经之声,似神非神,似佛非佛,如潮汐一般阵阵漫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