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6.第26章 地剑之威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两人五层修为,一名四层,速战速决!”

     林小铁不避不让,迎面而上,抬手脉力就化出金色巨爪,向着那名四层灵师狠狠一拍。

     这次,林小铁终于享受到修为辗压对方的快感,那人虽然鼓动灵力抵挡,而仍是被林小铁拍得口吐鲜血,倒飞出老远。

     同时,那两名五层的灵师已经攻到,一人使出金涛胜浪,另一人召出了一条金色的长蛇,张开锐齿,向林小铁脖子咬来。

     “玄河舞!”

     林小铁一声轻语,脉河盘旋升空,同时,身形变得虚幻,如同溶在了自己的脉河中,脉河疯狂卷动,如一条蟒蛇,将那两名灵师围在了中央。

     “是高阶剑术,小心!”一人惊呼。

     话未说完,脉蟒之中长剑探出,将此人的头颅削了下来。

     同时,金色长蛇扑至,一口咬在林小铁持剑的手腕上,其深见骨,鲜血长流,林小铁左手伸出,狠狠一抓,将那金蛇拧成粉碎,同时,他出现在最后那名灵师跟前,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巨大的火球。

     “金钟护!”最后一名灵师知道对手可怕,只能使出保命一招,但当他看到火球的时候,他绝望了。

     火球将金钟护和里面的灵师吞没了,里面传来了嘶心的惨叫声。

     高阶的剑火术,正是金钟护的天然克星,因为金钟之术,能防利器,却隔不了高温。

     这些战斗虽然说起来复杂,但均是眨眼之间就已经完成。

     但林小铁未来得及想办法进阁楼,他就被闻声而来的近十名灵师团团围住。

     “杀!”

     一声杀,血战再启。

     此时,林小铁挥舞长剑,勉强抵挡前面三名灵师的疯狂进攻,后面突然一痛,背后已经被一柄长剑划开,鲜血淋漓,回头一看,背后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三名剑师,与深紫的灵师不同,他们背后是金黄色的披风,显眼露常。

     “剑藤术!”

     剧斗之中,林小铁腹背受敌,情势极其严竣,身上脉力外延,化成绿藤,缠住附近的草木楼阁,他身随藤走,迅速躲开了斩向身体的利剑,向着阁楼冲去。

     “兵雨!”

     数名灵师一声大喝,金灵石散出,化成漫天的金刀金剑,瞬间将现场的剑藤全部斩断。

     “糟糕!他接近阁楼了!”

     藤蔓下,林小铁的身形已经接近了阁楼。

     “用剑芒刺,杀了他!”

     领队者是一名剑师,一声怒喝,召出了脉河剑师攻击力最强大的剑芒刺,像利箭一样要将林小铁穿心而过。

     同时出手的还有数名剑师,数道剑芒索命而至,林小铁似有所感,他猛地转身。

     “玄河舞!”

     一声沉喝,他的身形在脉河保护下竟硬生生右移了三尺!

     “轰!!”集合数名脉剑师之力的强大剑芒刺,没有击中林小铁,却轰在了阁楼的保护罩上面,保护罩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竟出现了一个窟窿。

     林小铁大喜,但同时感到右腹剧痛,原来还是有一道剑芒刺击中了他,肚子中血涌如泉,所幸没有伤到重要器官。

     所有的灵师和剑师都像疯了一样,向他扑来,各种光芒灵术剑术像雨一样砸落。

     林小铁双目凝重,右手双指有灰光透出,运化之间形成剑符,落入大地,大地竟然微微颤动。

     下一瞬,大地之下竟有异物轰然击破地面,冲天而起。

     竟是土石凝成的巨剑,是地剑!

     这是他刚刚修成的天地人三才剑阵中的地剑,只有一种剑,威势已经是惊天动地。

     现场共有三柄,高高立起,遮住了天空,众人惊疑之间,三柄地剑彼此射出灰光,形成三面光墙,将那十数名灵师、剑师全部困在了其中。

     同时,林小铁强忍腹中痛楚,纵身跳进了保护罩的窟窿中。

     二楼的背面,有另一扇石门,或者说是一处机关,本来设计是给宝库里的人留的后门,可用来躲避追杀,林小铁的计划,正是通过此门进去。

     要说为什么他对此了如指掌,自然是因为钺王宫的宝库设计亦是一模一样,在小时候,父亲身为王储,就带自己过来玩,这里的机关,他早就熟透了。

     石门中间,却没有缝隙,只雕刻着一只巨龙,巨龙的身躯,是奇异的白色,大眼球却是深红,林小铁停在石门之前,嘴唇微动,念出一系列繁杂的咒廖,没有声音,石门巨龙却如闻音律,它的眼球缓缓转动起来,林小铁将右掌轻轻抓着那颗大眼球,下一刻,他整个身体被深红色的光芒包裹,一个闪动之下,就消失在了原地。

     临消失前,他回头望了一眼剑阵之中,却惊讶地发现,剑阵中,所有的灵师、剑师全部死了,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无数的灰色光线似虫子一般在他们身上游来游去,极为可怖。

     林小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只想困敌而已,没想到这三才剑阵只练成地剑,威力竟然就如此可怕,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终于进来了!”

     一处密室之中,摆了整整齐齐两排锦盒,所有的锦盒皆隐隐有宝光从里面射出,最显眼的却是众锦盒环绕的是央石台上,有一个最大的锦盒,里面没有任何光芒,却给人一种尊贵无双的睥睨感。

     林小铁面色大喜,快步向锦盒走了过去。

     正在此时,锦盒突然传来一股巨力,林小铁不觉意间被正中胸口,身形被击飞,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眼中却是骇然。

     “这锦盒,有禁制!”

     林小铁伤势极重,此刻无力地坐了下来。

     “先疗伤,再想办法破除禁制!”

     禁制非一时可解,外面太乱,两大脉海强者应该已经赶到现场,说不完还有更多的强者在赶来,但这些守卫者本身是没有资格进宝库的,他们也不懂石门上的咒术。

     只要呆在宝库内,林小铁就是安全的,至于出去后,要怎么逃命,那就是以后的事了。

     林小铁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味青色的药膏,名为血肉膏,将它涂抹在肚子和手腕上,伤口上飞快地长出了新的肉芽,一刻钟的休息后,伤口渐渐治愈了。

     林小铁表情却极为疲惫不堪,身体似已经透支一般。

     这血肉膏虽能快速疗伤,可需要消耗部分人体内的生发之气,长期使用会对肾脏影响极大。

     林小铁站了起来,举剑对着那锦盒周围的椭圆禁制全力劈下,铛的一声,林小铁双臂震得麻木,长剑也脱手飞了出去。

     “剑芒刺!”

     林小铁驱动脉河境点杀力最强之招,结果竟是相同,林小铁再次吐血,长剑在巨力反震之下,竟断成了两截!

     剑没了……林小铁感到头痛。

     “莫非要功亏一篑?!”

     他不甘心!

     “剑火!”

     巨大的火球围着禁制狂烧,林小铁双手延出源源不断的脉力作为能源,足足烧了一刻钟,房间里都快热成烤炉了,那禁制还是纹丝不动。

     他皱眉思考,自己还有什么底牌未出,除了最近学习的剑术,就还有他之前学习的,最普通的临月剑道心法和临月铸气决。

     这两种心法临月国人人皆会,是入门的心法。

     林小铁盘膝坐下,默运剑道心法,禁制毫无反应,默运铸道心法,一种与金色脉力截然不同的淡绿色能量在他体内缓缓流动起来。

     这是铸气,只有淡淡的一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