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8.第28章 洪荒吞兵诀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这是什么?洪荒吞兵诀?!”

     在剑语者的作用下,林小铁竟能读懂这些古老的文字,而越读也令他脸上逾是严峻。

     “这居然是洪荒年代的铸术!”

     万年之前,在这个世界被称为上古,十万年前,则是远古时代,更古老的,就是太古时代。

     太古时代,是神祇的时代,诸神争锋,夜神、风神、剑神、血神……领悟了世间法则奥义的天才层出不穷,各领风骚,而他们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于世间。

     而洪荒,是数百万年前的传说世界。

     那个时代,是人与巨兽共存的时代,有黄金巨龙从天而降,有像饕餮这样的凶兽嗜血横行,有可怕的九头怪蛇,名曰相柳,还有传说中张翅能覆盖数百万里天空的超级巨兽鲲鹏大鸟!

     而洪荒年代,则有十大最著名的铸术,每一样,都是夺物之造化,逆天般神奇的术。

     所以林小铁才会这般震撼,这些都在临月国普通的铸道书籍中有记载,林小铁常年勤读,对这些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而这奇异的放大镜居然懂洪荒文字,令林小铁对它的来历再次感到神秘莫测。

     “铸道,分为三个等阶,铸气一轮圆满,就算踏进铸剑师行列,最高可达九轮圆满,再往上,则是大铸剑师和宗师铸剑师。”

     “我只听说过,晋级大铸剑师后,可以施展灌灵术,这吞兵决,又是什么东西?”

     林小铁喃喃自语。

     灌灵术,只有大铸剑师可以施展,晋级大铸剑师,比晋级莲境修士还要难十倍,而灌灵术,则是将一柄宝剑碎掉,分离剑体与剑灵,再将剑灵用铸气熔化,最后提炼出一丝剑玉,将这丝剑玉灌进修士的体内,从而提升修为。

     这种灌灵术,开辟脉河可以进行一次,开辟脉河,踏进莲境前、中、后均可进行一次灌灵,每一次灌灵,都会让修士修为大进。

     但这种灌灵术分离出来的剑玉,只有原剑的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而已。

     林小铁此时也可以接受灌灵,只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整个临月国才有三名大铸剑师,他们平时只会为皇子、王储灌灵,他是没有资格请得动他们的。

     段雍既然已晋级脉河,很可能会借这次大典邀请大铸剑师到场灌灵,从而大幅提高修为,而事实上也正如林小铁猜想的。

     而吞兵诀,并非灌灵,而是以铸气炼化宝剑,将宝剑炼化,回归虚无,再从无转生,凝聚成完整的剑玉,这种炼化改变了它的能量形式,此剑不再是金属,却是如血肉一般可以直接吸收。

     吞兵诀的强大,正在于不但吸收的剑玉能量是完整的百分百,还可以吸收剑体的坚韧,从而直接增强人的体质,让肉身同时变得坚韧和强大无比,甚至刀枪不入,同时,它只要成为铸剑师就能施展。

     这也正是为什么洪荒十大铸术,每一种都传说是逆天不应容于世上的奇术,修炼者会被天诛地灭,特别是炼成之时会引发天罚地劫,稍有承受不住,就会在天威中凄惨死去。

     当然,这一切都距离现在的林小铁太过遥远,他双目中精光大放,乃是盯着空间深处的一段话。

     原来的洪荒吞兵术的入门,仍是修炼铸气,而铸气有所成,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镇兵、炼兵、吞兵!

     “镇兵!镇压兵器宝物之术!”

     林小铁大喜,那天血灵石如此桀骜不驯,此法正是他目前急需。

     他此时已经没有选择,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闭目凝神,按这奇异文字所术,将体内金脉压下,然后驱动体内的生发之气,从肾脏出,散发全身,与脉力不同,铸气的游走竟然不只是脉,而是在全身血肉、骨头中游走,似乎,脉与骨肉并无差别一般。

     铸,乃创造,铸气,是创造之源。

     世间本无,铸使之有;世间本有,铸使返无。

     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零,可生万物,阴阳相灭;万物,亦可归零,存在冥冥中的定律转化,一切的本质,在苍茫之始,都是最纯净的能量。

     所以,在铸气面前,脉与骨肉并没差别。

     而在洪荒吞兵诀面前,剑与血肉也也是同源,故人可吞剑,剑可吞人,万物归一,洪荒本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

     血饮剑中的惊天轰鸣没有停止过,它残破的剑体已到了承受的极限,若不是林小铁以身为炉,助它苦苦支撑,它早就炸成粉碎了。

     但林小铁的处境却是悲惨的,他的手臂,已经在烈火中散发出浓烈的焦味,能召火,不代表能承受火,他的手,仿佛已成了炭,仍笔直地撑着,他的脸,亦被火苗烤得接近融化,乍一看极是可怖,他的胸腹,更是传来了剧烈的痛楚,似是有火烧到了心,烧到了肺,仿佛,这熊熊的烈火,燃烧的不是脉力,而是烧尽了他的生命!

     剑士讲剑在人在,而他,不是。

     对他来说,是人在剑在!他不倒下,剑就不会倒下!

     坚持下去!

     这是他铸剑的觉悟!就是他此刻心中唯一的信念!

     世上有无数可怕的事,有了信念,方能承受一切。

     就在最危急的关头,林小铁体内血肉中突然荡出一阵涟漪,涟漪中心无声浮现一丝青色的能量,似玉非玉,似水非水,比林小铁之前修炼的铸气更浓郁百倍,刚一出现就疾射而出,在空中迅速变形,变成一个咒符,扑到了血饮剑上方,一股淡淡的力量,并不特别强大,却带着玄异的威压,刚一出现,血饮剑内的天血灵石就发出了呜呜的惨叫,似恐惧,似屈服,似哀求。

     这道玄青色的咒符却似带了傲气,毫不理会地直接轰进天血灵石里面,一声凄厉的尖鸣过来,天血灵石静了,血饮剑静了,就连现场的烈火,也似被抹去,秘室中一丝风也没有,成了一片死寂。

     “啪!”

     林小铁重伤带血的躯体无力地倒下,双眼朦胧中,他看到血饮剑的柄变成血红,但剑身却成了白玉的颜色,转而有一股滔天的剑意疯狂地膨胀起来,强大得林小铁看了都忍不住暗暗心惊。

     新生的血饮剑在空中旋转而降,落在林小铁怀里,用剑柄不断地蹭着林小铁的胸口,如同一个撒娇的小孩子。

     “好,很好……”林小铁的意识慢慢模糊,他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触目惊心。

     血饮剑似发现了林小铁的不正常,剑尖抖动,如亲昵而关心的颤抖,下一刻,血饮剑柄里突然射出了浓郁的血流,直灌林小铁全身伤处。

     血,乃人之滋养根本,包含着浓郁的生命之力。

     而血饮剑中的血力,更是纯净异常,且似无穷无尽一般,毫不吝啬输给林小铁。

     林小铁在这股滋养之力的作用下,身上的伤口居然飞快地愈合了起来,焦皮脱落,长出了新嫩的肌肤,他的手臂、脸、胸腹都恢复如常,整个人看起来,还白了三分。

     林小铁缓缓苏醒过来,召出劫尘剑,看到自己的模样,不禁有点哭笑不得,家道中落后,他常年铸剑养家,皮肤有点黑,现在倒好,胖子要认不出自己了。

     -

     不久之前,遥远的钺王城中,喜庆的钺王城还在连夜准备明天的王储大典,突然响起一声震怒的狂吼声:“谁干的,竟敢动我程王的宝贝!!”

     一名威严老者的身影拔空而发,脚下踏空涟漪急速荡开,他的身形亦似箭一样往幽冥之地飞了回去。

     钺王城因为这吼声引发了一阵混乱,没有知道程王究竟发什么了何事。

     原来是程王留在锦盒中的剑印被破的同时,程王立刻有所感应,此刻,他心中最关心的,不是天血灵石,而是那块刻篆着洪荒吞兵诀的玉石。

     “洪荒吞兵诀我解读多年,仍参悟不透这洪荒文字,我惜它如命,无论谁动了此物,都得死!!”

     程王内心在咆哮,速度再次加快了三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