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9.第29章 再见剑雪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重生的血饮剑,虽然还是青霖阶的宝剑,但给他的感觉,远超一般青霖阶的威压,同为青霖阶的劫尘剑,竟对它颇为忌惮的样子,不断发出警告般的剑鸣。

     只有弱者才会不断警告,真正的强者都是直接镇压。

     当然,此刻的林小铁没有心思去欣赏此剑,因为,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

     他一把火将这程王宫藏书阁烧了,这宝库里的宝物也被自己扫荡一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一旦落入敌手都是死路一条。

     他在密室中起码耽搁了太久的时间,此时外面一定聚集了数名脉海高手,就等他冒头,便要出手将他擒下。

     林小铁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能与脉海的高手对抗,况且,自己的杀手锏三才剑阵已用,自己此刻元气不足,一天之内无法再召唤地剑。

     被他寄矛厚望的凶狼半月痕竟然没有复活,而他在密室中拖得越久就对他越不利。

     而正在此时,林小铁神识中突然传来来阵恍惚之意,似有人在呼喊他,这使他霍地站了起来,因为神识中传来的呼喊,像是胖子的,而且,他受了伤,流着血,正在嘶吼!

     他能感受到,现场已经有几具冰冷的尸体,还有扇儿惊惧哑短的尖叫声。

     胖子极是精明,一边与人搏斗,另一只手,驱动金色脉力,在自己的衣服上写下了林小铁的名字。

     林小铁修为太低,无法感受到胖子的方位,换了是叶寒,不但能借名字的召唤感知准确位置,更是心念一动,他的水灵体就能借遁术出现在事发地点。

     只是这幽冥之地绝对禁止除了主城城主的其他莲境踏足,违规之国会被另两国围攻,叶寒是不能进入而已。

     “胖子出了什么事?他遇上了谁?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难道遇上了皇子雅的人?那就糟了!”

     这个发现使得他心内焦急如焚起来。

     他必须尽快离开程王宫。

     林小铁并没慌乱,因为他早前找锦盒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罗盘。

     这是一个淡黄色的圆盘,直径十格,其圆周上不断散出点点星光,向中央聚拢,而圆盘之中,则不断有一道强光的星点随机跳跃着,圆盘上写着“闪烁星域”四个古字。

     “这应该是一个十里随机闪烁的青霖器……”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十里闪烁,依然没出程王宫范围,只希望离此地越远越好,听天由命了!”

     此器在密室中,竟是无法使用,应该还有特别的禁制,防止有人破开空间进入密室的。

     林小铁重新蒙了脸,一咬牙,回到石门,依法念到咒诀,红光一闪,他便离开了密室。

     “敢闯程王宫,愚蠢!”

     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天空传下,同时降落的,还有脉海强者的沉重灵压,一名紫袍老者满脸怒容而至,他的背后,还站着三名黄金长袍的脉海剑师。

     林小铁刚落到地面,就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的关节都被锁死,整个人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死!”

     老者一指戳向林小铁额头,指未至,一股巨大的压力就让林小铁的骨头都压抑得传出了沙哑的摩擦声。

     眼看老者要将林小铁一击灭杀。

     生死关头,林小铁却笑了,他的头顶,一个奇异的淡黄圆盘无声闪现,黄光扫过,现场瞬间便没有了他的身影,连那个淡黄色圆盘也跟着不见了。

     原来林小铁知道对方会以金灵力碾压自己,出密室前就灌进脉力启动了“闪烁星域”,后来不能动弹,但闪烁星域却丝毫不受金灵压影响,成功将他闪烁离开。

     “是程王的闪烁星域!混蛋!”

     老者暴怒不已,仰天长吼道:“他跑不远,十里之内,全部封锁,一只蚊子都不要放走。”

     此时的林小铁,却是无声出现在一处室内,布置得奢华又典雅,柱子间画帐绣帏迎风飘荡,窗边摆着梳妆台,一张香几上面铺着笔墨纸砚,上面一幅寒梅迎雪图,笔画绢秀而有力,整洁的罗帐之内,隐隐有一胜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幽香,直沁入鼻孔。

     “女子作画,笔力竟隐隐透纸而过,倒是少见。”

     林小铁生在王家,倒也略懂字画,不禁暗暗称奇。

     他怕罗帐中有人,闪身便出了房间。

     门外,却是无数的粉红、素白的罗缦随风轻摆,林小铁风中还有水雾之气扑面而来,瞬间破解了林小铁的雾隐术。

     同时,有呼喊和密集的脚步声正向这边冲来,听声音和速度,应该是一队二十人左右的脉河剑师,还有三道强大的气息,正是脉海高手到了附近。

     这种恐怖的力量,见面就是死。

     林小铁心中一凛,前面只有一条路,他必须尽快离开此地,脚步加快,身形在罗缦间不断穿梭,此地出奇的大,林小铁跑了许久,眼前蓦地豁然开朗,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水雾之气了,原来此地的尽头是一个方形的大水池,有热水散着热气从假山上流下,池水上有氤氲的雾气。

     突然,一个人影落进他眼中,池边有一张凳,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夜族的中年女子手脚跪倒在地,恭敬地板着腰,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张板凳。

     这叫奴凳,这样的仆人也叫凳奴,钺王宫也极是常见。

     这名夜族女子似乎也发现了林小铁,就要大声惊叫,说时迟那时快,林小铁一个箭步上前,手掌拍在她后脑,后者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林小铁接住了她,将她抱到角落里。

     “等等……既然凳奴在,她的主子呢?”

     林小铁忽然意识到不对,他环目四顾,神色严峻。

     突然,池面上雾气消散,热水池的另一边,不知道何时站着一个女子,一头秀丽青丝,掩盖不住她的绝美容颜,闭着的秀目长长的睫毛闪着露珠的光泽,她正在淘水洗着长发,身上只披了一条薄薄的浴巾,肌肤胜雪,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一处处都是美到极致。

     她洗完长发,眼睛一直是闭着的,心情颇为愉悦,轻轻唱着不知名的优美乐调,裹着浴巾从池水中慢慢走了出来,玲珑的曲线展露无遗,饱满半峰若隐若现。

     “是那程郡主!!”

     热水池中走过来的绝色美女赫然正是一个多月前与林小铁有过一面之缘的程剑雪。

     完了,自己刚烧了她家房子,接下来又撞见她半裸出镜,她还不得将自己剁了喂狗。

     这个美女虽然容颜无比,但实力极强,出手更是极狠,脉河巅峰在也手下也是说杀就杀,林小铁心中对她亦是忌惮非常。

     林小铁毕意是个正常的少年,虽年少老成,刚才却也忍不住看得血脉贲张,这时才回才神来,心中或是兴奋或是责骂自己什么样的心情都有。

     这时候逃跑已是来不及了,程剑雪已经到了池边,正好挡住了林小铁去路,她的头发还是湿的,不住滴水,眼睛也没有睁开,却轻声开口道:“桂姨,奉帙。”

     帙,正是毛巾的文雅说法。

     林小铁哪敢应她,环目四顾,在想哪里有出路。

     程剑雪见没人应声,皱眉道:“桂姨,奉帙?”

     说完就要疑惑地睁目。

     说时迟那时快,林小铁看到浴池旁边放了整洁的长巾,说时迟那时快,连忙将毛巾塞到了她手里,然后从她背后就想溜走。

     她是脉海修为,若让她发现自己,那自己就无法逃命了。

     程剑雪接过毛巾,她刚洗过的秀发散发着诱人的女子清香,扑鼻而来,林小铁不由得心神一荡。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接近浴池的时候,其他人都停在了远处,只有两人快步接近。

     那是两名高挑的女弟子负剑奔来,恭敬异常地道:“拜见郡主,闯宫的贼子消失在附近,不知,可有叨扰到郡主?”

     池边林小铁的身影却是已经消失,原来他情急之下矮身伏在了程剑雪背后,被池水边缘挡住视线,那两名女弟子便看他不到。

     “此地无事,去吧,不过是脉河之人,限你们寅时前抓人归案。”此女对下人温声细语,对灵师和剑师却有股特别的威严。

     她淡淡地道,说完便要坐下来。

     林小铁此时正好伏在本来凳奴的位置,性命要紧,他哪里敢动,只得眼睁睁看着程剑雪坐在了自己背上。

     那两名女弟子隔着水池,并没有发现,神色一凛,似颇为紧张,重重道:“遵命!”

     一群人迅速撤离远去。

     而林小铁此时背部感受到程剑雪湿软的娇躯,还有雪白的长腿横在自己身上,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浴巾,美色生香,诱人之极,体内猛地一热,呼吸也一下子变得厚重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