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30.第30章 纷飞雪梦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这细微的呼吸变化传进程剑雪耳中,恍如惊雷,她一跃而起,抓住雪白浴巾裹于胸前,脸上有一抹娇红,又羞又怒地斥道:“什么人!竟敢吃本郡主豆腐!”

     “误会!刚才之事,实属逼不得已!”

     林小铁脸上裹着黑色纱布,连眼睛也没露出来,沉声道,他不想程剑雪认出自己,身形一动迅速离开,眼看就要成功消失在帷幔中。

     “yin贼!”程剑雪俏脸含怒,左手抓着浴巾,右手伸手,玉指成爪,向下一压。

     一股巨大的剑压沉重降落林小铁双肩,这是熟悉的脉海的压力,让他举步维艰,同时,一道剑气扑面而至,林小铁勉强侧身躲过,臂上被剑气刮到,有血流出。

     林小铁并没有慌乱,而是压低了声音道:“见过程郡主,今日到贵府借件东西一用,实在无意冒犯,来日再登门道歉。”

     林小铁边说身形如风倒退。

     “偷摸之事,暂且不说,你偷窥之罪,罪无可赦……哼,纷飞雪梦!”

     程剑雪右手玉指点轻,瞬间水池间水化冰,冰化雪,无数雪花飞舞,冲破帷幔,将林小铁围困其中。

     她食指轻勾,一团雪花困着林小铁四肢,将他整个人拉回来,狠狠摔到了石板上。

     “玄河舞!剑藤术!”

     林小铁不敢轻敌,忍痛从石板上爬了起来,一出手,就是高阶剑术,瞬间脉河外延似龙,身形如幻,劫尘剑上手,无数藤蔓纵横交织射出。

     “有些本事,但到程王府撒野,却是不够。”

     程剑雪玉手掐诀,空中大雪再变,每一朵六角形的雪花都露出其内的冰晶,冰晶的边缘发出了锋利的寒光,有如飞镖,雪花舞,寒光动,瞬间整个室内的藤蔓都被切割一空,而藏身脉河中的林小铁亦满身是血痕,在空中被逼出身形,在巨大的压力下回到了地面。

     未及回神,一记白色掌光迎面袭来,林小铁面色一凛,这一掌之威,他可是记忆犹新,手中劫尘剑急速转动,形成一轮圆形的玉色剑光,只听得一声巨响过后,林小铁与劫尘剑同时被轰出,落地之时,林小铁胸口一闷,大口鲜血逆冲喉头喷落地面,低头看自己胸口,一个白色掌印使自己胸口凹陷下去,胸口传来痛楚,不问可知肋骨断了几根。

     若不是劫尘剑抵挡了七分掌气,他很可能会直接死在掌下。

     “你!看你几眼,用不用下这么狠的手?!”

     林小铁也被激怒了,缓缓抬头道。

     “可恶!”程剑雪捂住浴巾的手下意识紧了紧,大羞道:“你看到什么了?”

     林小铁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眼光故意在她玲珑的躯体上下游走:“你认为呢,该看的都看了,你往左边动一下,对,这样我看得更清楚。”

     “贼子岂敢!”

     程剑雪怒斥,但经林小铁这样一说,她俏脸虽罩满寒霜,立刻站着动也不敢动了。

     “六芒陨星,诛杀剑诀!”

     这时,林小铁眉山紧锁,心中暗喝,劫尘剑倒插在他跟前,双手成指,指动星芒生,劫尘鸣,异光起,这是他踏入脉河后,第一次施展此招,并且是将脉力灌进劫尘再爆发而出,一股凛然的杀气充斥整个空间。

     “好强的杀意!!”

     程剑雪此女脸上首次出现震撼,深知此招是杀招,招出便无法控制,非死即伤,是脉力与星力高度凝聚后出现的超强攻击力的一击。

     “能让脉河剑师凝聚出如此强大的杀气,此招值得尊敬!”

     程剑雪玉容恢复镇定,倒吸一口凉气,缓缓道:“是剑雪失敬了,此招,名为冰雕雪颜,防御力极强,指教了。”

     甫说完,她缓缓提起单手,碍于另一只手还要提着浴巾,她的极招打了个折扣,但美目震惊中带了一丝兴奋之意。

     她自小拥有过人的天份,在临月学府年轻一代中,是出类拔萃的天骄人物,同辈之中,所向披靡,今日竟被此招勾起了比试的兴趣。

     风动,雪舞!

     只见她的身体在风雪中缓缓上升,无边雪花在她玉指牵引中,在她的身外凝结成一座巨大的冰雕,是一个女子的雕像,与程剑雪有三分相像,只是身穿是淡白色宫装,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冰颜是闪着奇异的光泽,仿佛圣姬现世,夹着风雪浮在空中。

     “来吧!”程剑雪轻咬嘴唇,她无法动用全力,能否接下此招而不受伤,尚是未知之数。

     “斩!”

     林小铁一声冷喝的同时,程剑雪却是瞪大了美目。

     只见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林小铁没有释放杀招,而是身形倒退,瞬间远去了。

     “卑鄙!”

     程剑雪气极,连忙散去自己冰雕之术,但是已经晚了。

     林小铁眼尖,看到远处有一套整洁的白色莲裙,不说想,正是此女的衣物,当然是顺手提走。

     “衣服留下!”

     程剑雪散去冰雕之术,看到这一幕,胸口再次气结,心中早将林小铁骂了千百次。

     数息后,林小铁已离水池很远,眼看就能逃离之际,身后突然寒气逼人,林小铁转头一看,大惊失色,原来程剑雪在林小铁转头之际,就以手摄物,将远处的白色帷幔吸了一条过来,缠在身上。如今御雪赶来,身上白棱密裹翻飞,缝隙间仍可见圆润的美腿,有如仙女下凡一般。

     “剑如雪,雪胜剑,圣雪剑杀!”

     冰冷的声音中,程剑雪此招蕴含着脉海强者巨大的力量,将漫天的雪凝聚成剑,剑雪雪剑,散发出无上的寒意,以一下惊人之极的速度,向林小铁的后心插去。

     这一招,她是相当有自信,即使是脉海的高手,在此招之下,也是有死无生。

     但林小铁可没心情欣赏,转身吸气,手中一闪,一柄血剑凛然降临,手握剑柄,林小铁沉喝道:“来,试我血拥王城!”

     程剑雪见到此剑,竟是面色一变。

     “好强,好强的剑意!此剑不是一般的青霖器!”

     只见血拥之招再现,一股狂傲的力量从血饮剑中释放,人剑成血,血成风,风动血成浪,直接将那雪剑吞噬在其中。无尽的血色余势依然凶猛,向着程剑雪反扑而去,在半空中凝聚成一个狰狞恐怖的血脸,布满獠牙,发出震天的吼声,张开血盘大口,就要将程剑雪一口吞下。

     “好剑,但是……放肆!”

     一声娇斥,程剑雪昂首挺胸,身上强大灵力全部释放而出,形成了狂烈的风暴,强大的风暴与血脸剧烈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耳的轰鸣声,半响才双双消耗殆尽,安静下来,现场雪影血光皆无,同时消失的,还有林小铁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