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31.第31章 等一下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郡主可否安然,属下护驾来迟,该死!”

     上百名灵师、剑师从四面八方围来,个个面如土色,内心极是恐惧。

     程王府一夜之间进了两个贼人,一个已经逃掉了,另一个居然还冒犯了郡主,怎么想他们都是失职的大罪。

     “传我命令,扩大封锁范围,整个程王宫,无我命令不得进出。”程剑雪冷冷地命令道。

     “是!”

     所有灵师如逢大赦,身形闪动,瞬间消失,四散传令而去。

     而程剑雪此刻美目中却流露出一丝异色,喃喃地道。

     “血拥之招,我看过记载,只是化血而已……此黑衣男子的血招,居然召出了血魔头颅,这已经是该剑完美的根术表现。”

     “这个男子究竟是何来历,竟能施展出完美的剑根之术,莫非他手中的血剑,居然是他铸造的?!”

     林小铁一直沉声说话,程剑雪一时摸不准他的年纪。

     剑根之术,不同的人施展的威力会有差别,这和剑对人的认同有关,一般人能发挥出五成术根威力,已经很不错了,只有铸剑师本人,才有可能发挥出十成的完美剑根之术。

     经过密室中林小铁以身为炉,燃火铸剑,他已经完全得到了血饮剑的认同,再加上得到了天血灵石,能发挥的剑招程度,自然也有了巨变,实力剧增。

     “可惜我的剑傲雪神峰不在,不然倒是可以看两剑一较高下……”

     她抬头望向天际的夜色,似在自言自语地道:“他这种修为就敢闯程王宫,这种勇气非常人能有,但是为人……却是十分可恶!”

     想起自己方才衣不蔽体、遮掩不住身躯的窘况,程剑雪心中就恨意难消。

     这种事自己虽然严令禁止外传,但当时现场一片混乱,人多口杂,哪里会封锁得住,想到自己在澡堂被陌生男子撞见的丑事会沦为街头巷尾的笑谈,她美丽的脸就结了一层寒霜。

     自己最近怎么那么倒霉,先是在奴市因为处罚了一名仗义的少年被人非议处事不公,听说后来守卫还很过份地打了人,然后今天又发生了这种极影响女子名声的事。

     “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程剑雪也一定将你擒回程王宫!”

     她恨恨地暗自下定决心,当然她并不知道此两件事其实都是林小铁做的,不然估计会气晕。

     话说林小铁刚才在血气中,再一次催动了闪烁星域,短时间两次传送,令他头胸一片晕眩,他抚着胸口,被程剑雪一掌打断的肋骨痛得厉害,却没有时间疗伤,因为记挂着胖子的安危,他咬牙忍痛,以最快速度赶去城外。

     这一次,他比较幸运,出现在离程剑雪最远的地方,并且果断袭击了一名落单的脉河剑师,取了他的衣服,此刻正披着一袭金黄色的长袍,在程王宫内快速移动着。

     好消息是,他在程剑雪散着香味的裙子里找到了一个雪雕令牌,凡是遇到盘查,林小铁只要亮出令牌,摆出一脸倨傲的样子,所有的守卫立刻噤若寒蝉,不再过问,程王宫中这场火烧得范围极大,里面救人的、救火的、抓人的一片混乱,在接近寅时之际,林小铁终于出了程王宫。

     而落雁城实在太大,程王的部队是没法将之封锁的,林小铁在角落里换上自己的衣服,一把火将金色长袍烧掉,毫不停留地在晨风中向城外奔去。

     只是他奔在路上,心中却是有一丝疑问。

     “临月国中皆修炼金脉,为何此女一点金术也不会,反而用的都是冰雪之招,莫非她不是临月国人?”

     “不对,她父亲是程王,又怎会不是临月人?!”

     林小铁内心疑问,但这个事情只能留待以后去调查了。

     他一口气奔到城外约定的地点,惊人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只见两棵枯树上,胖子和王简被五花大绑在树上,袒胸露臂,皮肤上布满了鞭打的痕迹,鲜血淋漓,正在痛苦地shen吟。

     大树下,一名黑面大汉身上散发着凡境五层的脉河威压,背负一柄狗头大刀,上面有陈旧的血渍,已经变成乌黑,脸上凶肉横生,正提着胖子的头狠狠扇耳光,胖子嘴里全是血。

     扇儿则是吓得缩成一团,端在地上瑟瑟发抖,幼小的眼珠里满是恐惧。

     看到这个情景,林小铁目中怒火熊熊燃起,但他愈是愤怒,脸上都愈是冷静。

     黑面大汉的背后,站着五名同样脉河修为的大汉,他们都是江湖着装,显然不属于程王宫,也不归临月学府,而是落雁城中的商人的雇佣剑师。

     “小铁!”

     胖子最先发现了飞速接近的林小铁,他又惊又喜地失声喊了出来,喜的是有人来救,惊的自然是担心对方人多势众,林小铁打不过。

     转眼间林小铁已到眼前,黑脸大汉也发现了他,一声喝,众人将林小铁团团围了起来,眼里带着嘲弄的光。

     “你,是来找死的,或者还钱?!”

     黑脸大汉歪着头冷笑道。

     “还钱?”

     林小铁脸上冰冷,目光扫向王简,后者满身是血,颇为畏惧林小铁的目光,怯怯地道:“我借的。”

     林小铁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借了多少?”

     “三百灵石……”王简犹豫了一下道。

     “我要你准备的东西可买到了?”林小铁眼露不善之意。

     “买到了,你给的灵石……我赌输了,我向他们借了,东西已备好!”王简一咬牙,将实情全部托出。

     原来林小铁闯程王宫前,交代王简去买一件东西,而王简好赌,竟一天之内输得精光,走投无路之际找黑面大汉借了债,恶果这便发生了。

     “小铁……”胖子的嘴唇仍不住滴血,目光中有期待,那是期待林小铁替他们出一口恶气!

     打!打他们!

     胖子的瞳孔中燃着锋芒,望着林小铁的眼眸!

     “这是欠你们的三百灵石,外加一百灵石作利息。”林小铁却出乎意料地掏出了一只普通的储物袋,扔向黑脸大汉。

     “这小子倒挺识时务,哈哈。”

     黑脸大汉等众接过储物袋,查看过后,爆发出了哄笑。

     一天之间,就多了一百灵石作利息,这伙人的心情均是大好。

     “灵石已还清,你们可以离开了吧。”

     王简对这些人颇是畏惧,盼望着他们走。

     “算你俩家伙好运,下次见到你们,见一次打一次!”

     黑脸大汉狠狠瞪向胖子两人,大手一招,一群人大摇大摆就离开了。

     “等一下!”

     他们转身之际,背后却突然传来了林小铁冰寒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