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32.第32章 血之回归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干嘛,小子,我劝你,别做找死的事。不然,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黑脸大汉等人,转身,傲慢地道。

     “没错,答案就是死!”

     林小铁淡淡一笑,嘴角间竟带了一丝邪气,话音甫落,身上冲出一红一白两道剑光,白光如电,以迅雷之势将离得最近的一名四层修为的高瘦汉子脖子斩断,红光在空中化成一条血淋淋的蟒蛇,一声厉吼,两名脉河灵师虽然及时召出了金钟护体,但仍是被巨蟒利齿轻易地咬成了两截,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是青霖器,两件!我的妈呀!”

     黑脸大汉吓得面如土色,惊叫一声,也不管同伴,脚踩一柄飞剑,腾空而起,就要御剑逃走。

     林小铁有心去追,却感受到程剑雪击中胸口的掌印再次传来痛楚。

     “明珠蒙尘!”

     他停了脚步,右指掐诀,向着劫尘剑点去。

     此时却见劫尘剑散出了白色的光芒,化成了一颗白珠,将方圆数十丈围了起来,白珠一半在天上,一半在地下,整片空间中骤然出现大片的飞沙,将那黑脸大汉陷入了其中。

     黑脸大汉虽然是脉河修为,但怎么也冲不破劫尘剑化成的白珠光幕,反而被疯狂的飞沙卷住身躯,被迫降落地面,脚步在风沙推力下不断“蹬蹬蹬”倒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错了,你叫我做什么都愿意!”

     黑脸大汉恐惧大叫起来。

     此时,血蟒已将另外奔逃的两人咬死,飞回林小铁手上,化成晶莹的血饮剑,林小铁望着在风沙中倒退而回的黑脸大汉,持剑大步走了上去,轻轻一剑削出,此人的头颅就掉了下来,至死脸上仍是满是害怕之色。

     明珠蒙尘,正是劫尘剑的根术,用以困敌杀敌,刚才在程王府的时候派不上用场,没想到用来收拾了此人。

     而血蟒,正是血饮剑成功吞噬了天血灵石后出现的新形态。

     林小铁从喊停到击杀六人,也不过是数息的功夫而已,看得王简和胖子一阵目瞪口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被你杀了?”

     胖子不敢相信地道。

     “嗯,杀了。”

     林小铁挥剑斩断了绑住胖子的绳索,将他扶了下来,淡淡地道,他身上有两柄青霖器,普通的脉河修士,根本不是其对手了。

     但惹遇上脉海高手,林小铁仍不是对手的,因为脉海的修士,将能够施展剑印!

     因为剑印要双手凝聚,故在王宫中程剑雪无法施展,不然林小铁完全没有逃脱的可能。

     “扇儿乖,不怕,过来,替你胖哥敷药。”

     林小铁招手,还抱着头端在地上发抖的扇儿这才知道危机已经过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林小铁摸摸她的小脑袋,递给她一瓶伤药。

     这是普通的玉灵散,对于皮肉之伤极有疗效,刚接触到伤口便有清凉的感觉,痛楚便消了大半。

     胖子发出了舒爽的呼声。

     “那个……也放我下来呗……”王简见状,出言哀求道。

     林小铁当没有听到,走到了一边,去搜这些尸体的身,将灵石和储物袋都取走。

     突然,异象再生,只见地上的六具尸体的手脚突然颤动了起来,甚至有人的眼球从眼眶中滚了出来,仿似死尸复活,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紧张地盯着那些尸体。

     林小铁正疑惑间,只见尸体的皮肤突然变得干枯,似萎缩一般,但却出现一层淡淡光幕,似水面般荡漾起了点点血色波纹,波纹中一滴至纯至净的浅红鲜血浮现而出,似染血的露水,浅红但仍是剔透,六具尸体,六滴血,从各个方向射向林小铁。

     他神色一怔,体内脉河就要飞出护体,正在这时,血饮剑发出一声畅快的剑鸣,主动飞出,剑身上散着红光,伸出了一只毛耸耸的狼头,它眯着蒙松的眼,似未睡醒,头上有液体,如刚出生的幼崽一般,将那六滴血一口吞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林小铁未来得及反应狼头和红光便一起消失了。

     但晶莹的血饮剑身却发生了变化,本来晶莹的剑身底部出现了一条短短的血丝,剑长五尺,这血丝却不到半寸,大约是百分之一的长度。

     “这是我威武霸气的半月痕?!怎么变成一头小狼崽了?”林小铁有点郁闷。

     “难道是血饮剑在吸食这些脉河修士的精血?这条血丝又是什么意思,等它充满剑身会发生什么,难道血饮剑还会变化?”

     林小铁正沉吟间,更令他惊奇的一件事发生了,他手握血饮剑柄,只见六缕细小而纯粹的生命能量通过剑柄流进了自己的手掌,这些能量极其洁净,不含任何杂质,血饮就似一个过滤器,将所有的杂质留在了剑内,将精纯的生命源力,输送到林小铁身上,流经肌肉的时候,竟被手臂上肌肉欢快地吸收了,让他的臂上肌肉更加结实了一些,虽然变化并不明显,但却清楚感受到右臂更加有力了。

     林小铁留了个心眼,驱动脉力控制这股生命源力,只让它被右臂吸收。

     “果然是这样!”

     王简失声叫了出来,他望着林小铁的变化,目中闪着激动的光芒。

     “你知道什么?说!”

     林小铁皱眉道,他现在很想搞清楚血饮剑出现变化的原因。

     “你先放我下来我就说。”

     王简眨了眨眼,讨价还价道。

     “行,下来说话,别想着忽悠我。”

     林小铁淡淡地道,一挥剑,将王简放了下来。

     王简闻言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以前他是觉得林小铁灵石多有来头,故多有尊重,但如今看到林小铁连杀数人眼也不眨,心中却多了一丝敬畏。

     “放心,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可知,这天血灵石,已经不是普通的血属性灵石,它还有个俗称,叫血肉石!”

     林小铁淡淡摇头表示没听过。

     “传说中,所谓天血灵石,实指它是天外之物,从同一位面的其它境界飞来,世间没有东西可以将之炼化,更无法吞噬,甚至有人说,要古老的铸术,才有可能让其臣服……”

     王简说完瞄了林小铁一眼,意思很明白,就是很好奇林小铁怎么将天血灵石镇压并炼化的。

     林小铁心中沉吟,大概明白程王为什么将这等宝物珍藏而不用。

     因为天血灵石无法镇压便无法炼化,而镇压天血灵石需要洪荒铸术中的镇剑术,程王费煞苦心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集齐了二物,但却读不懂洪荒的文字,无法修炼洪荒铸术,所以一直耽搁了下来。

     而这天血灵石和铭刻了洪荒铸术的奇异石头,其中更有一种奇特的禁咒,似乎将它们与幽冥之地内的某样东西绑定在了一起,故它们不能被带出幽冥大地的范围,如果离开,就会爆裂毁灭的。

     这也是程王为何将它们收藏在幽冥大地上的程王宫,而没有随身携带的原因。

     而这种禁咒,是洪荒铸术奇石最末尾铭刻的,即使是剑语者,也花费了好长的才辨认出来。

     “天血灵石已和血饮剑融为一体,不知这个禁咒是否还有效,到时离开冥地一试便知。”

     林小铁思索间,王简继续说道。

     “所谓血肉石,其奇特之处,主要在于它能提纯体能和精血,传说它是血族的圣石,所有血族死后,都会被它吸收,他们称为血之回归……”

     “这也是为什么血族可怕的原因,因为他们死后回归天血灵石,生生不息……极难消灭……你既已收服它成剑,会出来何种异变……因为无人试过,那就不清楚了。”

     林小铁面上纹丝不动,心中却是一喜,如果说天血灵石拥有提纯的能力,能将强者的身躯转化为至纯的精血和生命源力,精血流入剑体,这股生命源力就被自己右臂肌肉吸收,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自己只要将这种吸收控制在右臂的范围,不让其进入内腑,日后即使有不良作用,也方便应对。

     但是这种吸收的效果是微弱的,这只能靠积少成多了,必要时自己可以去冥地深处狩猎那些强大的蛮荒巨兽,自己的右臂总会慢慢变得极其强壮的。

     “以后再遇到敌人,杀了并吸取精华为己用!”

     “只要能让自己强大,只要能救出妹妹,一切都是值得的!”

     林小铁目中露出坚定之意。

     想罢,林小铁召出剑火,火焰向现场那些人的躯体射去,这些尸体没有脉力护体,甫一接触剑火,就被烧成了飞灰,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来。

     正在此时,耳边传来了惊叫声。

     “小铁,你,你……”胖子突然走过来,指着林小铁的胸口,慌张的叫道。

     “什么?”

     林小铁疑惑低头,惊见自己胸口那道白色掌印正在冒烟,仿佛烧着了一般。

     他想起在奴市时那名范公子中了雪掌后的下场,不由得心中一沉。

     “这掌气既然要爆,我让它提前爆!”

     同时,胖子发出一声惊叫,因为他看到林小铁居然倒持血饮剑,一剑插向自己的胸口。

     “小铁,别啊!”

     这一瞬间,他以为林小铁要自尽。

     只见血饮剑尖插进掌印半寸就停了下来,剑气与掌气相撞,互不相让,提前爆发!

     林小铁的胸口如点燃了炮仗,轰鸣之声不断传来,巨响中见到有血肉飞溅出来,这场爆炸持续了漫长的数息,才停了下来,只见林小铁胸口全是血,肋骨几乎全断了,凄惨非常。

     “小铁,你要撑住。”胖子扶着跌倒的林小铁,一边大声吼道,另一边将自己怀里有的灵药、灵膏赶紧往林小铁身上敷。

     “王简,召出我让你买的赶日飞舟,现在走!”

     由于掌气被剑气引得外爆,林小铁心脏并未受损,意识是清醒的,用微弱却坚决的声音命令道。

     脉海高手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可怕了,程雪剑发挥不到一半实力的一掌,就几乎要了他的命。

     “是,程王宫的人有没认到你?”

     王简边慌忙取出储物袋便紧张地问道。

     “我一直蒙着头脸,他们当不认得我。”

     林小铁喘气道。

     “那就好,那就好……水舞大人在冥地深处的天水矿城有一处秘点,我们先往那边躲一段时间。”

     王简说的水舞大人,自然就是指水舞箖箊了,听其语气,她的地位极高。

     “根据三国约定,程王只能死守落雁城,不得进入辽阔的矿场,他不能来,但一定会派脉海高手四处找寻闯宫者,虽然你未露出真面目,但仍是躲躲风头。”

     王简边说边手指勾动,只见一艘精致的小船从储物袋中飞出,它迎风而长,转眼就长到十数丈大小,是一艘雅船,甲板上有一间双层的楼阁,房间极是宽敞,船的上方有一层椭圆的淡紫光罩护住船身,此时有雨,雨点落到紫色光罩上,却淋不进来,光罩的紫光像水面一般泛起点点涟漪,将整个船身保护在里面。

     “走!”

     林小铁一声令下,王简抱起扇儿,胖子扶着他跃上了赶日飞舟,飞舟立马拔空而起,在连绵阴雨中,向着西北方飞射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