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33.第33章 钺王病重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就在林小铁等人离开不久,有七、八名紫袍脉河灵师,为首一人,约三十来岁,双目狭长凶狠,胸口穿了锁链甲,腰跨一柄宝剑,赫然是青霖器的强大气息。

     此人身上亦散发着脉海才有的强大灵压。

     他的手上,赫然还抓着一颗滴血的头颅,竟是林小铁早前落脚住下阁楼的老板。

     “还是晚了一步……”此男子淡淡抬头,望向西北的方向,手指一点,那颗滴血的头颅顶上瞬间破碎,一只蝎子的钳子伸了出来,如勾,黑得发亮,显然是有剧毒之物,爬上了男子的手背。

     这是噬魂蝎,是临月十大奇虫之一,可以吞食人脑,沿着神魂痕迹,追踪死者生前接触过的人或物。

     “备舟,全速追赶!”

     狭长眼男子冷声命令道,那群脉河灵师立刻召出了一艘比林小铁等人大了一倍的木船,甲板上同样楼宇耸立。

     “你留下,回程王城散布消息,就说闯宫贼是一名叫林小铁的少年……”

     男子目中露出阴冷的笑意,随手指着一名脉河灵师道。

     “但是据说闯宫者是五层修为,他不过是脉池……”

     那名灵师犹豫道。

     他们尚未知道林小铁已经突破了修为的。

     但话未说完,他的头就爆裂了开来,一颗满身是刺的黑色毒球从他头骨中飞出。

     “废物!他是不是闯宫之人,有关系么?!杀一名脉池,何需我毒手夜枭出手……只要尔等见到他,也可瞬间杀掉,只是你们没那本事将他找出来罢了,你们的愚蠢,正是为何皇子雅委托我出手的原因。让他被程王宫盯上,他的行迹就难以隐藏,只要追到他,杀之,何其简单。”

     “让他死前,我们只需让他交出那支剑鞘,那是皇子雅再三叮嘱之物……皇子有言,此人奸诈,很可能将之藏了起来,必要时,可用利用其妹迫他交出!”

     “还有人有意见么……”

     叫毒手夜枭的男子嘴角翘着,似笑非笑,横扫现场,其它脉河灵师噤若寒蝉,哪里敢作声。

     很快,有一名灵师回城散布消息,而那艘大船也冲天而起,向西北急追,速度竟比林小铁等人的赶日飞舟还快了三分的样子。

     而赶日飞舟上。

     林小铁等人此刻正在歇息,林小铁重伤卧床,他此刻,并不知道毒枭已在尾随接近自己,同样也不知道那支古老剑鞘的真实价值,皇子雅留着林果儿,一定程度上亦是为了此宝,防止林小铁鱼死网破。

     “二胖,你们在门外偷偷摸摸说什么,有话进来说!”

     温床上,林小铁已经醒了过来,却发现门外王简和胖子正在低声说着什么。

     “你醒了?!”

     胖子大喜推门进来,林小铁却细心地发现他眉目中藏了一丝忧虑,还有愤怒。

     “发生了何事?”

     林小铁活动了下身体,使用了玉灵散后,他胸口的伤口已经结疤,并无大碍了。

     “这……”胖子犹豫着,欲言又止。

     “二胖,不用担心,我做事,你还不知道吗,不会冲动的。”

     林小铁了解他这个兄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缓缓道。

     胖子点点头,长长叹了口气道:“你进程王宫的第二天,我在落雁城中还打听到另外一个消息,钺王……他老人家病重了……”

     “病重……原来如此……钺王!爷爷……”林小铁乍闻此言,心中亦是大为震动,自小钺王就不喜欢他,因为他身上流着一半的夜血,认为是夜族,害了父亲的前途。

     所以他与钺王并非十分的亲密,记忆中,他只抱过一次自己,钺王一生征战,老来才成家,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白发苍苍了。

     父亲失踪,雨王府被侵占以来,这个祖父从来也没过问自己和妹妹……

     “原来如此……难怪他要急着为段雍举行大典……”

     “如果钺王病逝,那段雍很快就会继承王位,而师姐,也终于要如愿当上王后了……”

     “我在她面夸下海口,要当王,而今却是流浪奔波……”

     林小铁心中长长叹了口气,他走到窗边,抬头东望,赶日飞舟驶在天地云层之中,此时已接近黄昏,夕阳都是相似的,变的是每个熄灯的城,每个他乡的黄昏。

     夕阳无感,绽放在每块大地上,遍指天涯,却无所依,一如水塘上的浮萍。

     这些大地上平铺的光线,像平静的大河,像沿着时光的轨道,无声却浩浩荡荡地缓缓退向天际,纷纷熄灭,仿佛壮美,却又秩序井然,百般绚丽。

     时光轮回中,万物凛立,无数个往日的自己曾在此时仰望,寂静无言,默默想念。

     这一刻,无数思绪涌上他的心中,上一世,他是个性格有点孤僻的学生,这一生,他是流浪的半金人。

     坚持与奋斗,是他曾经的格言。

     坚毅与抗争,是他今生的写照。

     然而随着外祖父逝世、妹妹落入敌手、师姐转身离开……这个家早就支离破碎,曾经的雨王府,无论他怎么努力,已经是永远回不去了。

     他还想起了母亲,那个最美的夜族女子,不幸地在果儿出生那天永远离开了他们。

     如今的他,只剩下一个信念,那就是找到父亲留下的九天玄莲,救回妹妹!

     “王简,上次找寻玄莲的人,是在何处被杀?”

     林小铁突然转身对门外道。

     门外,王简也推门进来,略带恭敬地道:“上次的密探,死在冥地深处的寂风岭,这是现场找到之物。”

     他将一根黄色的毛交给了林小铁,还有一根女人的发钗。

     “冥地深处,到处都是脉海级别的凶猛恶兽,那里的人或生物,都极度嗜血好杀……小铁,叶使叮嘱过,你修为没到达脉海之前,切勿前往打探!”

     王简脸上露出了关切的表情。

     “我自有分寸。”林小铁淡淡点头,突然,他话锋一转,带着冷意道:“你敢拿着我的灵石去赌?”

     王简正是担心林小铁提这事,脸上现出尴尬之色。

     林小铁跨步走到他跟前,眯着眼,眼里有锋芒一闪而逝。

     王简表情紧张,内心恐惧,冷汗直流,低着头心中在飞速思考该如何解释,现在的林小铁已经不是初见面的脉池少年了,而是多了一丝杀气。

     “王简失职,知错了!”

     半响之后,王简一咬牙,直接出言认错,林小铁带给他前所未有无形的沉重压力,因他知道,林小铁是真的怒了。

     这一顿打,把胖子和扇儿也连累了进去,他心中忐忑,不知道林小铁会怎么处理他。

     林小铁眼里露出异色,王简认错如此干脆,也出乎他的意料。

     “记得在奴市回来那天,我说过什么吗?”他淡淡地道。

     “不打幼童,这是你我定的原则。”王简一愣,不知道林小铁本意为何,下意识地道。

     “现在,第二个原则,喜欢灵石可以,但不准动我的灵石,更不准私藏、参赌!可有意见?”林小铁定定望着王简的脸,看他的反应。

     王简连忙道:“没意见没意见,你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动你的灵石了。”

     “此地去天水矿城,尚有月余的飞行,这期间船上的杂务,全部你来做,可有意见?”林小铁继续淡淡地道。

     王简闻言,脸上大喜,林小铁既然这样说,就是有意放他一马了。

     他深深看了一眼林小铁,郑重地道:“这个月船上杂务,王简会亲力亲为,与林公子订的原则,王简一定会遵守到底,至死不渝!”

     林小铁点头,王简便拱手退了出去。

     “二胖……”林小铁有点担心地看向胖子。

     胖子正在泡茶,大咧咧笑道:“小铁,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算了,就挨一顿打而已,咱们现在是一条船的,不能真的跟他计较,再说,我长得结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林小铁也笑了,轻轻点头。

     胖子就这点好,整天笑嘻嘻的,心宽。

     “二胖,给你,这几天争取再消化掉一颗!你要提高修为!”

     “又来啊!!”胖子惊见蕴凡奇果,笑脸立马变成了苦瓜干。

     此果只剩五颗,林小铁自身用处已经是不大,经历一战,林小铁意识到让二胖提高修为的重要,最基本的便是可以自保,此地凶险,他也不可能一直和二胖呆在一起。

     “这果子过两天再吃行不……”胖子哀求道。

     “不行!”林小铁斩钉截铁地道:“马上给我服下去。”

     “行啦我吃,kao,要不要每次都用塞的!”胖子惨叫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