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39.第39章 枭死龙吟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那不是我们来的方向吗?骨憾在那边啊!!”

     王简脸上一颤,断然拒绝道。

     “飞回去!”

     林小铁左手还能动,锃地抽出了剑,王简见他动怒,不敢违背,只得操控飞舟向着来路飞了回去。

     “你那柄剑拖不了多久的时间,我们离秘点尚有二十天路程,要怎么办?躲起来么?”

     王简面带忧色地问道。

     “那人既然能千里迢迢追上我们,定有追踪之法,躲藏无用。”

     林小铁摇头道。

     “唯今之计,唯有一拼!”

     他目中露出疯狂之色。

     “你有对策就好……”

     王简闻言,心中稍安,他眼中露出犹豫的神色,迟疑片刻终于下定决心,从怀中摸出了一只白玉小瓷瓶,递给了林小铁。

     “这是?”林小铁并没有接。

     “这里面装有一滴脉源灵液,只要服下,你体内的脉力就能快速恢复!”王简郑重地道。

     “脉源灵液?!”林小铁眼中闪过惊喜之意,这是极珍奇的战复类灵物,亦是如今的他最是需要的。

     此物有价无市,王简一定也是来之不易,若不是事关生死,他肯定舍不得拿出来给林小铁用。

     林小铁同样郑重地点头,他知道,王简这是把他的命,交到了自己手上,让自己恢复脉力,拼出一丝生机。

     “二胖,先将扇儿抱进去,莫让她再受惊扰了……”

     林小铁目中闪过哀伤之意,扶起了胖子,他暗地发誓,一定要让那名脉海付出代价!

     而另一边,在黑蛇的疯狂攻击下,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血饮剑所化的血蟒痛苦的吼声渐微,它身上伤痕累累,灵性也极是微弱,毒手夜枭突然猛喝一声,双臂灌进庞大的灵力,竟一下子将血蟒震得四分五裂,脱困而出!

     只见血蟒发出一声哀鸣,在半空中重新凝聚出血剑,成一道血光,似被一股异力吸引,竟向着幽冥之地深处急坠而去,不知所踪了。

     “以为这样就能逃得掉吗?!可笑!追!”

     毒手夜枭冷笑一声,左脚踏出,脚下大船猛地一震,竟以比之前更快三分的速度向着林小铁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半个时辰过去,蓦地,毒手夜枭眼瞳中出现了落日飞舟的轮廓,令他惊讶的是,这飞舟居然是对向行驶,向着他们直撞过来,船头上林小铁迎风而立。

     “想同归于尽么?!天真!”

     “移山剑印!”

     毒手夜枭右指似轻描淡写般划动,一只数丈大小的方形剑印闪着金光,向着赶日飞舟迎头罩去,声势惊人。

     赶日飞舟的紫色光罩亮起,船头上胖子冲出,与林小铁同时运功支撑光罩,只见光罩与剑印碰撞,清脆的碎裂声中,剑印击碎了紫色光罩,同时一般巨力将赶日飞舟硬生生地往右移了十丈之远。

     船头上,林小铁与胖子同时被此巨力受伤,不断后退和喷血,剑印之威,恐怖至斯。

     “不对!”

     毒手夜枭突然神色一凛,因为,他发现,对面船上的林小铁脸上的人皮突然掉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留着八字须的脸,正是王简。

     他行走江湖多年,三教九流皆懂一点,易容之术亦有涉猎。

     “为扇儿赔命来!”

     一个森寒的声音同时在毒手夜枭头顶响起。

     让王简侨装假扮林小铁吸引毒手夜枭的注意力,正是林小铁计划中的一部分,而林小铁则用用雾隐珠,潜伏到夜枭头上。

     此刻,夜枭猛地抬头,头顶上竟瞬间砸落无数光彩夺目的剑符,这些剑符威力极强,每一击,都相当于普通脉河剑师全力一击的威力,这漫天的剑符像冰雹一样射落,术光缤纷了半边天空,竟有上百张之多,一口气全砸了下来,凝成令脉海高手也动容的剑符风暴!

     “哪怕是普通王子,也没这么多剑符吧!!怎么可能!!”

     毒手夜枭的剑扭曲了,这上百名脉河全力一击,他亦深吸了一口气,护体灵力浩荡散出,形成汪洋大海,冲天而起,与无数剑符撞出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声。

     他所不知道的是,林小铁得到了皇子雅的储物袋,这剑符正是来自其中,这等丢人的事,皇子雅也自然不会提的。

     “但这样就想对付我夜枭大人吗,还是太天真了!”

     毒手夜枭目中有狂傲之意,他亦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他凭浩大的脉海修为,将那上百道来势汹汹的剑符,全部震得粉碎!

     但他的护体灵力而在剑符的轰击下千疮百孔,这时,最后一枚剑符里面竟有一点玉绿色的光芒,这点光芒在漫天的符光中成功躲过了毒手夜枭的注意,在他身上引爆!!

     绿色的灵液在爆炸中,洒在夜枭的身上,洒在船上,洒在夜枭手下还活着的两名灵师身上,一股诱人至极的香味瞬间弥漫整个空间。

     即使是毒手夜枭,也不禁深深吸了口此香味,仅呼吸之间,也觉得体内脉力有所增长。

     “这不是毒,这是极其珍稀的修炼类灵果!”

     毒手夜枭是玩毒的行家,瞬间就判断出了气味无毒,他疑惑地抬头,望向天空上踏着劫尘剑悬浮的林小铁。

     那名少年目中露出了残忍和复仇的光。

     此时的林小铁服用了脉源灵液,脉力已经恢复,伤口亦用玉灵散治疗过,但右手仍是软软的垂着,因为筋脉断裂,玉灵散是无法修复的。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毒手夜枭意识到了危机,但任凭他怎么想,也没想不明白林小铁的手段究竟是什么。

     正在此时,天空中云层骤散,接着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似有什么庞然大物挡住了光,紧接着,一声震耳的欣喜龙吼之声在众人耳边响起,这叫声,带着渴望,带着疯狂,天空中出现了一排锋利的牙齿,这排牙齿在十数丈长,里面有一个黑森森的洞,夜枭所在官船来不及反应,竟然就被这排巨齿一口咬掉了一半,连人带船吞了下去。

     “成了!”

     赶日飞舟上,胖子与王简满身是血,脸上均是大喜。

     “不对?那家伙没被咬掉!”

     劫尘剑上,林小铁目光敏锐地发现,巨齿旁边,出现了那毒手夜枭的身影,此人左边肩膀和手臂,均被骨憾咬掉,血肉模糊,触目惊心,但他却逃了出来,目中望着骨憾,满是震惊之意。

     正在此时,骨憾再次再嘴,巨齿再开,一股巨大的吸力,形成漩涡,要将嘴角另一边的官船残骸和夜枭吸进去。

     夜枭面色大变,马上召出黑蛇剑,身形一闪,就要从漩涡中逃出。

     正在此时,天空中杀神身影再次降临。

     “天聚力,云聚剑!”

     林小铁嘶声吼道,齿间有血流出,提气再运三才剑阵极招,天空中三柄巨大云剑凝聚,带着林小铁全身的力量,向着夜枭头脸狠狠撞去。

     要是在平常,夜枭凭其强大修为,并不畏惧此招,但此时此刻,他身受重创,还得驱动力量抵消漩涡的强大吸力,林小铁这一招可谓对时机把握得极是精准,即使强如脉海,夜枭亦在与此招对撞中身形被倒击得退后三步。

     “等我离开这里,我要一刀一刀切碎你!”夜枭脸色狰狞地对林小铁吼道。

     但下一刻,却是惊人的惨叫声响起,只见一排巨齿猛地扑了上来,竟将夜枭拦腰咬成了两段!

     “啊啊啊!!”

     夜枭只剩鲜血淋漓的上半身,不断地痛苦哀嚎。

     “终于……要死了吗……”

     仇……终于报……敌……终于要死……

     林小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失落。

     正在此时,巨齿再次扑上来,夜枭狰狞的脸望着林小铁,嘶声吼道。

     “区区脉河,竟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大哥一定会找上你,你会死得比我痛苦百倍!啊啊啊!”

     “毒爆术!啊!!”

     夜枭上半身狰声大叫声中,被巨齿咬了进去,临死前,他逆转经脉,身上再次出现黑色的毒印,一声轻爆,他的身体,化为漫天的毒血,这毒血有黑气萦绕,仿佛怨念,竟有一小片向着林小铁凶狠地扑去!

     同时,似乎还有一个黑色的小光点疾射林小铁的身体。

     “毒血!”

     此毒非同小可,林小铁身上护体脉力爆发,同时施展身法玄河舞,他的身体险之又险躲过毒血,但他的脸却是一沉,因为他看到自己左手无名指与小指赫然有一个黑色的小口子。

     “糟糕!”

     “小铁!”

     船上胖子与王简急得大声惊叫。

     剑光瞬间闪动,血与断指齐飞!

     林小铁竟是果断地掐决命令劫尘剑将自己左手双指切了下来,凝目间,见双指瞬间变成了墨黑的颜色,向大地坠落,已是被毒化,不能复接了。

     他撕下衣服,包住伤口,驱剑回到了赶日飞舟上。

     “怎么样?!”

     胖子慌忙跑过来,拿出玉灵散道:“断指呢,我帮你接上。”

     五指连心,林小铁此刻剧痛,缓缓摇了摇头道:“那两指……不能用了!”

     胖子咬牙忍泪,帮林小铁伤口止住了血。

     这一战至此,已经极是悲壮,三人均是精疲力竭,扇儿更是不幸惨死。

     “皇子雅!段雍!”

     林小铁无言,心中却是恨火燃烧,他心中清楚,他与这两人恩怨一日不了结,更多的高手会被源源不断地派过来,继续伤害他和身边的人。

     正在此时,龙吼再起,竟是那骨憾吞了夜枭,振翅再次追了上来。

     “二胖,你和王简继续去天水矿城秘点……”

     林小铁突然站了起来,望着这条可怕的骨龙,强迫自己疲惫的眼睛再次恢复斗志,淡淡地道。

     “原谅我,不能陪你们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