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40.第40章 盈盈一握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小铁,你要做什么?”胖子大惊道。

     “那种果子呢?赶紧用果子引开这头骨憾!”王简同时大喊。

     “此果……已经没有了……”林小铁摇了摇头,同时,他凝神运气,身内金脉中竟有一点黑光来去穿梭自如,竟无法被驱逐出来。

     “这是脉海印记?!你让那人种下了印记!”王简失声道。

     原来林小铁避开那场毒血爆,却没躲过那点黑光,此光是毒手夜枭死前所留,能让修炼同种印记的人找到林小铁报仇。

     “此印记,是脉海本源所化……脉河剑师根本无法驱逐,只有找另一名脉海帮忙……”王简面如土色。

     换句话说,林小铁已经不可能随他们去秘点,因为他一过去,也就等于爆露了秘点所在。

     而且,后面这头骨撼,更是在飞速接近,若没有诱饵让它离开,他们也无法逃离的。

     “二胖,在秘点等我,我驱离印记后,再与你们汇合!”

     林小铁望着飞舟下方正在上浮的骨撼巨大的头颅,目露坚决之意,他左手持剑,划破右臂的皮肤,鲜血流出,变成一个血球。

     他将血球猛地向飞舟下方砸去,同时他的人也纵身跳下。

     “不,小铁啊!”

     胖子嘶声吼叫了起来。

     林小铁没有御剑,他的身体像炮弹一样,从空中急坠而下,如他所料,他的血,因服用太多的蕴凡果,也有了淡淡的药味,那头骨撼闻到血球中的香味,惊喜地扑了下去,追上血球将之吞下,与此同时,高速坠下的林小铁亦砸在骨憾的头上,在最后一刻,他抽出了劫尘剑,在剑插进骨头的沙哑而尖锐的声音中,他的剑有一半插进了骨憾的头颅内。

     这头骨憾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痛鸣声音,振翅狂舞,在它身边形成风暴,同时云层激荡,被卷进风暴之中,有如云之漩涡,覆盖了方圆百里的天空。

     “果然,它的翅膀,乃是剑巨成,剑骨生硬,不易转动,它的翅膀是拍不到头颅的!”

     林小铁跳下之前,自然已经仔细思考这头骨憾的弱点的。

     更重要的一点是,正如林小铁所料,这毒手夜枭最后一击的毒爆术,大部分的毒血都是被这头骨憾吞了下去,这血剧毒,毒心毒骨,黑色的毒素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这头骨憾身上蔓延,让它的动作慢了下来,它的气息也有了一些混乱。

     甚至,这毒正在进攻骨龙的头颅,让它不行不将大部分脉力用来抗毒,无法施展脉海强大的剑印。

     林小铁和劫尘剑在风暴中像根钉子一样,死死坚持在骨龙的头颅上。

     “快走!”

     巨大头颅上的林小铁发出吼声。

     王简心知机不可失,马上启动了赶日飞舟,在胖子愤怒的声音中如箭般向远方驶去。

     整片天空,只剩下了林小铁与这头可怕的骨龙。

     骨龙中毒受伤,初具神智的它自然是愤怒异常,又恨于翅膀无法穿中头上可恶的人类,突然,它方向一变,竟振翅高飞,大地渐渐变得渺小,甚至高山都看不清楚,这头骨龙直上云霄,钻进了一团巨大的黑云之中。

     黑云中,电闪雷鸣,有如炼狱!

     林小铁右臂筋断,只剩下了左手三根断指,却是死死抓住劫尘剑柄,在骨撼发出的巨大风暴中发出充满战意的吼声!

     “来吧,风来,电来!你只有这点本事么!哈哈哈!”

     林小铁在电闪雷鸣和狂风之中,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风如刀,刮破了他的脸,电如箭,击穿了他的皮肤,黑暗中,只有他一双坚毅的双目,发出无比自信的光芒。

     “区区一头骨兽,你杀不死我林小铁!”

     他手中的劫尘剑,全力护主,散发出一层又一层的白色光球,一次又一次地破碎,却每次都竭命再现。

     林小铁铁全身的脉河力量提到了极限,在风暴之中坚强地纵横!

     这一切,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骨龙穿过这团黑云,便会再找下一团黑云,就这样,一人一龙不知道飞了到底多远。

     林小铁注意到大地上出现了密林,出现了黑雾,甚至,出现了一大片白森森的骨原,亦即骨之原野,是多年前三国战场的遗骸,他心中清楚,他已经进入了幽冥之地的深处。

     这里恶兽横行,像骨龙这种的恐怖存在,也是时有出没。

     叶寒曾叮嘱他,修为没踏进脉海千万不要来此地,但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下子不来也得来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正当林小铁已经是精疲力竭之际,他突然发现,这头骨龙的双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

     他低头一看,发现巨大的头颅已经成了一片墨黑的毒色,这头骨憾,已是气息全无了。

     “这头恶兽已经中毒死了!”

     眼见此毒如此霸道,连这么巨大的骨龙也抵挡不住,林小铁更是对夜枭这种使毒的人多了几分忌惮。

     “但我怎么下去呢?”

     林小铁发现这头骨龙死前翅膀是张开的,所以它仍在滑翔,他尝试拔出劫尘剑,却发现剑插入得太深,他此时力竭,竟是拔之不出。

     “这头骨龙要坠毁了……”

     林小铁发现大地越来越近,已经能看到高山和深谷了,若是他留在骨龙上摔下云,势必身受重伤,若他选择弃剑跳走,他没了剑,也无法御剑飞行,只会摔下去,结果也必是重伤。

     正当林小铁皱眉之际,眼前忽然一亮,竟见有一名女弟子脚踏飞行符,迎面御风而来。

     这名女弟子腰肢纤细,背负长剑,惊见眼前忽现庞然大物,自然是吓得花容失色。

     “轰!”

     不知哪来的一道碗口粗的惊雷,直接轰在骨憾身上,竟将骨憾轰得略一停顿,而巨响之后,骨憾亦与那名女弟子撞到了一起,双双坠落。

     巨大的骨龙先是撞到一座山峰,将峰顶撞得粉碎,然后再滚落到了一个深深的山谷中,整个山谷发出一声闷响,尘土飞扬,鸟兽惊飞。

     倒霉的林小铁先是被惊雷余威电到手脚麻痹,然后在与峰顶的撞击中头晕目眩,最后砸落地面,整个人顿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小铁才悠悠醒来,第一感觉就是头痛,同时身体各处传来撕裂感。

     他连忙取出玉灵散,敷在伤口,并吞服了一些,盘膝静静养了一会神,这才感觉好了点。

     抬头,眼前像一座小山一样的骨憾尸体静静躺着,巨大的骨架子遮住了半边天空。

     林小铁手脚并用,爬到骨龙头颅上,发现其头因撞击出现了裂缝,他很轻松地将劫尘剑拔了出来。

     有剑在手,他的心中才略为一安。

     突然,他眼前一亮,发现骨龙架子的旁边的草丛里,那名女弟子赫然晕死其中,身穿青色荷裳,看不到脸,修长的裙摆处露出白晳的小腿,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也不知是死是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