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41.第41章 落雷术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撞死人了?”

     不过林小铁没将此事放在心中,他开始环目四顾,观察周围环境。

     这是一处绝谷,谷子不大,有山坡起伏,流水萦绕,四周皆是绝壁,险峻异常,无法攀爬。

     山林之中,隐隐见有巨兽的影子在黑暗中挪动,还有狼嚎之声此起彼伏,充满危险的气息。

     “咦?”

     林小铁细心地发觉,这骨龙死后,它胸腹处的奇异云团也消散了,露出一堆还没消化完的白骨,林小铁将这堆东西扯了出来,几块头骨跌落地面,也不知道哪块是那毒手夜枭的,抬脚将它们都踩成了碎片,心中愤恨方减。

     同时,骨堆中一个锦丝储物袋落入林小铁眼中。

     “这是那名脉海的储物袋!?”

     林小铁向里面扫了一眼,见到大量的灵石和宝物,还有毒珠之类的,心中一喜,先收进怀里。

     “这头骨撼,居然不只是骨头!?”

     林小铁还在骨龙巨大的翼骨下,发现了一根肉红色的粗大而强韧筋脉,只有短短数寸,不知何故,长到了一根龙骨的里面,经历无数岁月,却是奇迹般保存了下来,若非骨龙坠毁,骨头开裂,是无论如何发现不了的。

     “龙筋?!”

     林小铁手持劫尘剑细心地将这段龙筋切了下来,抓在手中,心中盘算着,这龙骨是铸剑的宝贝,龙筋不能入剑,却是比龙骨更珍贵百倍之物,若以之入药,估计价格不菲。

     正当林小铁沉吟之际,异变突生,这条龙筋刚接触林小铁的体温,竟蠕动了一下,林小铁心中一凛,正要将它抛出,这物竟有灵性,像蛇一般钻入林小铁皮肤里,游进了他的身体!

     “糟糕!”

     林小铁连忙运气抵御,却惊觉他的脉河力量,根本无法阻挡龙筋一丝一毫,惊讶间,这龙筋竟游动了自己的右臂上,此物果真灵性非凡,竟自行连接在林小铁断裂的筋脉两端,要以林小铁为宿主,在他身上吸收养份,寄体而生!

     林小铁觉得自己右臂筋脉能动了,但却不敢动,因为这段粗大的龙筋夹住自己的人筋,以其力量之霸道,对林小铁身体的负荷可想而知,每动一下,都是剧痛无比的。

     “给我出来!”

     林小铁惊得猛运脉力,灌进右臂,欲驱除此物,但时间一点点过去,却是徒劳无功,令林小铁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好东西来得不是时候,他现在肉身不够强大,承受不了,反而了累赘!

     “嗯?这是?”

     这山谷中长了一种奇异的野花,淡淡的紫色,伞状,花瓣下方挂着两个淡黄色的铃铛模样的花蕊,散发着芳香的味道。

     林小铁只得暂时停止运气驱筋,弯腰采上几朵,正在此时,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不处远那名青衣女弟子的纤腰动了一下,白晳的小腿蜷缩了一下,荷裳飘动间,她摸着脑袋,坐了起来。

     她转头,望向林小铁,美目中带了一丝困惑。

     林小铁见到青衣少女的容貌,向她淡淡点头,神色中竟有赏心悦目之感。

     她拥有一头秀丽的青丝长发,披垂肩上,颈下一抹雪嫩,柔和的流海轻轻拢在俏丽的脸蛋上,眉目如画,清丽出尘,发梢儿在风中飘动,别有一番淡雅的美丽之感。

     这名少女看起来与他年纪相仿,出落得亭亭玉立,纤腰盈盈,青色的荷裳遮不住她微鼓的胸脯和玲珑的身段,裙摆迎风,露出淡黄色的鞋袜,玲珑如玉的小腿隐约可见,释放着青春气息的诱惑。

     “这是哪里?”

     青衣少女玉手轻拍地面,娇躯受力翩然跃起,纤长的手指拨开挡住美目的青丝,动作优雅悦目,恰到好处,淡淡望向林小铁问道。

     “绝谷……”林小铁随口掰道。

     “你是谁?为什么撞我?”

     青衣少女突然想起了,林小铁正是撞她那骨龙头顶上的人,警觉地退后一步道,玉指轻掐法诀,一股异力在虚空中悄然酝酿。

     “在下林……大牛,亦是差点为这头骨龙所害,天幸奇迹发生,终将之杀掉。”

     林小铁没有说真名,并将杀掉这两字重重说出,正是要强调这骨龙归他所有。

     青衣少女淡淡望了眼那如山的骨龙架子,再望向林小铁道:“骨龙既是你杀的,我不会占你的东西,你不必担心。”

     “多谢姑娘。”

     林小铁目中露出喜色,要知道,这龙骨可是宝贵之物,这一座小山的龙骨,那就是一座宝藏,青衣少女能说出此话,倒也并不容易。

     既已经解释完毕,龙骨的归属又已经谈妥,林小铁再次弯腰,要去采摘地面上的奇异紫花。

     此花,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应该不是凡物。

     “咦?紫双萝铃?”

     正在此时,青女少女亦发现了那紫花,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喜。

     就在林小铁的手,即将要碰到紫花的一瞬间,林小铁突然感到不妙,他急抬头,眼瞳中赫然见到一束碗口大的白色雷电当头轰落,他此刻脉力枯竭,微弱的抵挡被雷电轻易击破,下一刻,林小铁就在雷电中浑身冒烟地倒下了。

     他只觉手脚被电得麻痹无力,整个人动弹不得,只有左手手指能轻微转动。

     “如果她过来杀我,我就用劫尘剑斩她脖子!”

     林小铁双目一凛,虽说此少女貌美,青丝掩着雪白细小的脖子,叫他有点不忍,但怎么说还是自己性命要紧的。

     但青衣少女却没有走过来,而是弯腰采摘着山谷中的紫花,阳光照在她的玉指上,她的手法灵巧而熟练,仅将花瓣采下而不伤到药草本身一丝一毫,似是经常采摘一般。

     “龙骨归你,我要紫双萝铃!”

     青衣少女经过林小铁身边时,对他淡淡一笑,清雅迷人。

     “行,你放心,这花归你。”

     林小铁只到只是要花,顿时心安,他此时身体麻痹之感渐轻,腹肌用力,就要站起来。

     “轰!”

     头顶再现熟悉的强烈雷电,将林小铁炸得四脚朝天。

     “你既然能杀掉这头骨龙,我怎么想都是不大放心。”

     青衣少女玉指掐着雷诀,笑容中带着一丝狡黠地道。

     “我用的是麻痹雷电,你躺一会就好,不会有性命之忧,有什么拼命的手段,都别用出来,我真的只要这紫双萝铃。”

     青衣少女说完,又弯着小蛮腰采摘紫花忙去了。

     这雷电看似惊人,但的确只有麻痹效果,并没有强大的杀伤力,若是换了高空中击向骨龙那雷霆一击,林小铁就必须召出劫尘剑拼命了。

     但林小铁心中却极是震惊,因为雷属金,但却并非凡金,金族修士无数,修炼雷系灵术之人却是寥寥无几,据书籍中所载,只有踏进莲境的强者,才能修炼雷术,并且如果选择雷术,其它金术皆不能同时修炼,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天生变异金脉的人,也可修炼雷电之术,这种脉,世人称为异金雷脉。

     眼前这青衣少女明显不是什么莲境修士,她身上只有五层的脉河修为气息,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她是天生的异金雷脉。

     雷电术威力极大,号称金脉之最!

     想到这里,林小铁眼中露出一抹羡慕之意。

     “以她对药草的熟悉程度,莫非她是仙草园的弟子?”

     林小铁想罢,大声道:“你出身仙草园?我是阴阳道外门弟子,连这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不会和你争的。你看这花有上百株之多,采摘耗时甚久,你放我起来帮忙可好?”

     “阴阳道的脉河弟子……怎会跑这里来?你会什么阴阳道的术?”少女神色间倒有一丝好奇地道。

     幽冥之地深处,一般只有脉海带队才会进来,一名脉河敢独闯的,要么就是有特别的天赋,要么就是有特别的灵术剑术了。

     “这……”林小铁顿时语塞,他这才想起自己只是拜了个挂名的吴老头当师傅,倒没教过自己阴阳道的术的。

     “我就说有古怪,麻痹的时间差不多了……”

     青衣少女玉指连点,又是一道惊雷向林小铁当头轰下。

     “我cao……”即使是林小铁的忍耐力,也忍不住在心里暗暗骂人。

     又过了许久。

     “我会玄河舞……是阴阳道的术吧?”

     “不对……”

     轰!!

     “剑火术和剑藤术!”

     “不对……”

     轰隆!!

     “御剑术!”

     “这是剑师通用之术……”

     轰!!

     “……你有完没完!!”

     这一次,青衣少女没有回答,一道雷光直接劈了下来。

     轰!

     正当林小铁眼冒金星,感觉自己浑身都要被电出肉香味的时候,身边传来了少女清脆的笑声。

     “好啦,全部搞掂了,一边采摘花一边电人,好辛苦,累死我了。”

     林小铁对她翻了个白眼,终于一跃而起,警惕地望着此少女,落雷术攻击速度快,威力无匹,实在是太过强悍,他不得不小心。

     “收起你的敌意,我们来谈谈这堆龙骨吧。”青衣少女笑吟吟地道。

     “你也想要此物?”林小铁眯起了眼睛。

     “不错,龙骨乃铸剑的上好材料,以之为剑,有很大机率能铸出青霖器,你看这么大的骨架,交给优秀的铸剑师,会有多少青霖器诞生?我也不骗你,如此宝库,谁不心动?我是想和你谈一桩交易。”

     青衣少女淡淡地笑,胸有成足的样子。

     “何种交易?”林小铁缓缓道。

     “第一,你右臂有龙气霸体而居,龙与人,毕竟不同属,肉相冲,你无法运用它的力量,但我可以……”

     “第二,你右掌无名指、小指已失,所幸时日不久,我可助你重生肢体。”

     “第三,你的身体,竟受过如此多的伤,倒是令我讶异……玉灵散虽是疗伤之物,但伤口虽愈,总会留下隐疾,我可助你调理复原。”

     青衣少女的目光淡淡扫过林小铁的身体,一种淡淡的自信在她脸上洋溢。

     “你怎知道……”林小铁脸上讶然,寻常大夫还需要诊脉,这少女未碰自己一下,怎么对自己的身体,似比自己还在了解的。

     “当然知道,你当我这仙草园的首席医师电你十几次是白电的?”

     青衣少女得意地咯咯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