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42.第42章 唯念心晴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首席医师?”

     林小铁用极不相信的眼神望着青衣少女,仙草园以药道和医道闻名,什么时候出了个这么年轻的首席,那倒是闻所未闻的。

     “你不相信我?”青衣少女依然微笑着,嘴角却有一丝狠意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林小铁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怎么觉得这少女有蹂躏别人身体的爱好啊。

     “你真能让我断指重生?能做到这个我就信你。”林小铁缓缓道。

     “简单!”

     一声简单,青衣少女纤巧的指尖漫出成片绿色的灵气,散发着无穷无尽的生机,所过之处,竟有无数淡淡涟漪盛开,仿如春花,又似春雨飘降,将林小铁左手残掌纳入其中,凝成一个绿玉的方形剑印,闪着晶莹的光泽。

     与此同时,林小铁左掌断掌先是有撕裂的痛楚,这少女下的狠手,揭伤疤一点都不手软,令林小铁面有痛意。

     “你!”青衣少女这明显是打击报复,令林小铁怒气暗生,但未待他说完,手掌紧接着就有电击之感,手掌一片麻痹,然后就传来了奇痒无比的感觉,但是已经没有丝毫痛意,透过绿玉的方形剑印,他能看到自己左掌断指处竟有无数肉芽、肉须长出,飞快地修复着断指,同时指骨断裂处绿光荡漾,身体内的养份有被抽调过去之感,竟同时飞快地长出了新骨,前后不到片刻,他的左掌两根断指就全部长了出来。

     青衣少女撤了绿玉剑印,看到林小铁惊诧的表情,有一种好玩的感觉。

     林小铁心念一动,两根手指伸缩自如,握拳,强而有力,果真是完全恢复了。

     “不知首席大名,失敬,失敬。”林小铁深吸一口气,对那青衣少女作礼道,就凭这一手惊艳的疗伤之术,已值得他如此。

     青女少女听到林小铁称她为首席,脸上大乐,满是喜意。

     同时,林小铁也注意到两点奇怪之处,这青衣少女掌心间,明显握着一块方形的绿色玉珮,她是脉河修为,却能使用高阶的剑印,应该与此有关,另外,她身上的灵气,居然是青绿色的,这点林小铁就有点不能理解了,因为古籍有言,木族的灵气,才是绿色的,此女,莫非与木族有什么关联?

     “本姑娘的名字你就不用知道了,这骨龙我要一半,怎样?”青衣少女笑吟吟地道。

     “你打劫啊……”林小铁面色一沉地骂道,这骨龙是他拼死拼活得来的,这少女张口就要一半,着实让他心痛。

     “要不要随你,你右臂龙筋颇有灵性,强行寄体,是驱逐不出来的,它使你右臂阴阳失衡,失衡则破,你的身体会自动驱斥异物,不用三天,你的右臂就会肿得跟猪头一样。”青衣少女早料到林小铁会这样说,不慌不忙地继续笑道。

     林小铁没接触过仙草园,却有现代医学的常识,知道人体有排异反应,这少女所言不假,不禁脸上犹豫了起来。

     “别想太久哦,我的耐心可不多。”青衣少女狡黠一笑,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狠色。

     林小铁心中不禁浮起一种人为砧板,我为鱼肉的感觉。

     “你真能让我发挥出龙筋的力量?”林小铁目中闪现清明,心中飞快作了决定,缓缓道。

     “当然行,龙筋虽无法驱逐,我却有办法对付它。放一百个心,本姑娘不会砸了自己招牌,心晴出品,品质保证!”

     青衣少女美目中透着自信地道。

     “原来她的名字叫心晴……”林小铁不再犹豫地道:“好,一半龙骨,成交了!”

     “爽快。”青衣少女笑了,掌间剑印再起,充盈的绿色木灵气瞬间灌进林小铁右臂的龙筋中,竟将它拉长了,龙筋似对这木灵气极是喜欢,疯狂吞食之下,竟变得有一臂长了,同时,青衣少女玉指灵动,剑印再变,绿印中带了一丝血光,这血光甫现就融进了龙筋中,使这龙筋内呈现人血鲜红颜色,下一刻,这龙筋就消失了,竟是与林小铁的手臂融为了一体。

     “以木灵气为饵,以血相融,让人体排异反应消失,此女对医道确有造诣。”林小铁活动了下右臂,只觉有一股霸道的蛮力暗涌,顿时面有喜色。

     青衣少女同时扔了几个白色瓷瓶过来道:“这是我调配的灵散,你每天一剂,一个月后,暗疾全消。”

     林小铁接过瓷瓶,他性格谨慎,这东西当然要回去验下有没毒才吃。

     “好了,这骨龙你要哪一半?”青衣少女轻描淡写帮林小铁料理完体疾,开始笑着打量这头骨龙。

     这一大堆龙骨,谁看到了都会心花怒放的。

     “既是一人一半,就以龙脊为界,各取一半,龙脊一断为二,各取其一,如何?”

     林小铁早有思量,当即清楚地道。

     “甚好。”

     青衣少女似对着龙骨,有着特别的喜欢,也不管林小铁,从自己储物袋中抽出一柄晶莹中带了一点血色的宝剑,就转头砍龙骨去了。

     交易已毕,皆大欢喜,林小铁也正想去拆掉这大堆龙骨,然后闪人,但当那青衣少女手中的剑落入他眼瞳中后,他却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剑细长,带了弧度,似刀非刀,似剑非剑,晶莹剑体中带了一丝血线,散发着强大的青霖器气息,竟正是林小铁遗失的血饮剑!

     “怎会这么巧?”

     林小铁第一想法是并不相信,但血饮剑的气息他是如此熟悉,根本不会出错,接着,他心中就有了怀疑,自己怎么这么巧撞了此女,此女又刚好捡到自己遗失的剑?唯一的解释就是,此女捡到了剑,血饮剑感应到他的气息,欲回归主人,带着此女向他飞来,却正好与骨撼撞了个正着。

     血饮剑受伤过重,此时灵性本就微弱,只有气息尚全,现在又被此女拿来斩坚硬的龙骨,灵性遭受剧震,立时彻底昏迷了过去。

     林小铁自然能感受到血饮剑的状况,血一下子涌上他的双目。

     “住手!”

     他一声大喝,疾风诀已动,身形如箭扑向青衣少女,左掌如刀,切向她的手腕,右手就去夺回血饮剑。

     “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青衣少女发现了背后异响,一声娇斥,转过身来,玉指成爪,向着林小铁隔着虚空一抓,林小铁身上就出现了电弧,四处窜动。

     原来,青衣少女在治疗他的时候,已经留了后手。

     林小铁只觉身体一麻,整个人就要摔倒在地,但他右臂得了龙筋,极是强壮,竟顶住雷电之威,倒地前一把抓住了血饮剑柄,大喝道:“撒手!”

     青衣少女暗暗吃惊,这少年比自己想像中难缠,但她不是轻易放弃的人,竟是紧紧握住了剑,在林小铁巨力一扯之下,两人双双摔倒在地面上。

     “它是我的剑!”

     林小铁与此剑情深,同样不肯相让,用手去强掰这青衣少女握住剑柄的玉指。

     “你这人好生不要脸,我刚治好你的伤你就翻脸抢我的剑。”折腾之下,青衣少女俏脸滴下香汗,膝盖猛提,就踢向林小铁裆下。

     她这一脚用了全力,林小铁如果中招,肯定是废了。

     他面上大凛,下意识地右掌金色脉力酝酿,形成金色掌印,含着巨力向青衣少女膝盖拍下,正是王城大手印。

     林小铁情急之下忽视了对手是个医道女子,这记手印拍下,对方娇弱的身体肯定重伤,但醒悟之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青衣少女眼瞳中望着这声势惊人的王城大手印,亦是震惊,一咬牙,一声娇斥,她体内的雷电之力全部爆发,有如雷球,在她与林小铁间轰鸣闪耀。

     金印与雷球接触,竟是无声,但见巨大的电流穿过青衣少女,流过林小铁身上,再流到地下,同时,两人身体颤抖,竟在巨大的电流中双双晕死了过去。

     金生电,亦能导电,这是雷术对金术的巨大优势,但因距离过近,竟出现了远超少女控制的电流,同时撼动了两人的脉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