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43.第43章 吹气如兰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林小铁摸着脑袋悠悠醒来的时候,朦胧间感觉怀中娇软,竟是和那青衣少女偎到了一起,自己的脸贴着那青衣少女白晳俏丽的脸蛋,她仍昏睡着,吹气如兰,细细的气息流动在自己颈脖,有一种少女的淡淡芬芳萦绕在自己口鼻间,让人不由得心神一荡。

     但下一刻,他内心就是震惊,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脉河力量,居然消失了。

     青衣少女同时悠悠醒来,猛地从林小铁身边跳开,从她面色大变的表情来看,她的境况应该差不多。

     “脉河痉挛?”青衣少女并未追究林小铁的失礼之罪,而是从怀中飞快取出几颗药丸吞了下去,但面色仍未好转。

     “都怪你!”青衣少女俏脸含怒,冷冷瞪了林小铁一眼。

     所谓脉河痉挛,就如肌肉痉挛一样,是遭受远超负荷的重压时产生的暂时自我保护的行为,短时间内难以恢复。

     “你们这些剑师,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抢人宝物,就是讨人憎恨。”青衣少女毫不客气地批判林小铁道。

     “难道灵师不打架么,你就这么喜欢灵师……”林小铁反驳道。

     “谁说我喜欢灵师……”青衣少女眼里突然露出娇羞的光芒,柔声道:“人家喜欢的是铸剑师,闻学多才,炼世奇兵,大国之器,卫君之疆,守民之邦,那才是大英雄啊。”

     青衣少女说完又瞪了林小铁一眼,鄙夷地道:“哪像你,见到喜欢的剑就抢,也不知道自己去铸一把么?”

     林小铁登时语塞,他很想说,这血饮剑就是自己铸的,自己虽然现在还没有开辟天赐铸纹,成为真正的铸剑师,但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那青衣少女这边刚说她喜欢铸剑师,自己就凑上脸去说自己就是,这也太丢人了,林小铁做不出来。

     况且,他的确还没开辟天赐铸纹,会不会铸剑这东西也没法证明给人看的。

     正在此时,不远处的丛林中传来了几声狼嚎声音,格外的渗人。

     “此地危险,我们先言和可好?”林小铁没有生气,而是谨慎地提议道。

     “好,但你再敢抢我的剑,我就剁了你。”青衣少女亦知此时不能翻脸,恨恨地道。

     林小铁哑然,不服气地喃喃道:“它明明是我的剑……”

     “你说什么?”青衣少女冷着俏脸举起血饮长剑道:“你凭什么说它是你的剑?既是配剑,当在剑身上有烙印,你召唤它证明给我看。”

     “好。”林小铁双目精光大放,手中指诀连点,心中动念召剑!

     半响之后,血饮长剑一动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林小铁中嘴唇微动,继续用力掐诀……依然没有反应。

     “你念完诀没有?”青衣少女冷道。

     “念完了,这剑的灵性受损,暂时召唤不了。”林小铁讪讪地道,他说的是实话,听在少女耳中肯定是耍赖之辞了。

     “这个理由,太动听了,我要消化一会。”青衣少女没好气地调侃他。

     林小铁略带尴尬,转念又道:“不知念姑娘要此剑何用,也许,我能帮忙。”

     “咦?你怎么知道我姓念。”

     这个青衣少女的名字正是叫念心晴,颇为好奇地道。

     “身怀木属灵气,脉河境能使出剑印……我想了又想,也只有临月国中的念家了。”

     林小铁淡淡地道。

     传说临月建国之初,并没有七大番王,而是只有两大豪族,正是龙家与念家,各怀异术,辅助临月王者开疆拓土,立下赫赫功绩。

     后来建国不到百年,念家衰败,其领土被六王瓜分,加上龙家,就形成了现在的七大番王,而龙家,当然是除了皇族外的第一大家族,在临月,除了皇权,便以龙家为首的。

     时间又过了数百年,念家已经衰败成一个只有数千人的小族,相对七大番王这样的庞然大物已是微不足道的了,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但林小铁曾在雨王府学习临月国史,这些事情当然是知道的。

     念家是临月国内唯一流着木族血脉的家族,据说,其先祖,就是半金半木的混血儿,所以能驱使木属性灵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倒还不笨,能看出本姑娘的来历。”念心晴颇感兴趣地打量了几眼林小铁,眨眼道:“既然如此,怎还问出这么没脑子的话,这可是青霖级的宝剑,我是灵师,要剑无用,但可以拿去卖了换灵石啊!”

     “你要多少灵石,卖我可好。”林小铁不假思索地道。

     “一万灵石,你有?”念心晴笑道。

     “没有。”林小铁愣了一下道,他身上加上刚得到夜枭的储物袋,肯定也是不够一万灵石之多的。

     “我已经晋阶脉河一年多啦,还没有灌灵呢,我将此青霖阶的剑卖了,然后换一把青霖阶的法杖,将其用来灌灵,一定能实力大增!”

     念心晴美目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脉河的灵师一般灌灵,用的都是玄铁器,只有极优秀及自信的弟子,会选择青霖器,青霖器亦是脉河能承受灌灵的极限了。

     “要不我用一柄青霖器,换你这把血剑。”林小铁皱眉道。

     “我这可是血剑哦,不是一般青霖器,你那青霖器要是普通,我不给你换。”念心晴露出淡淡的笑意道。

     “保你满意,但要等些时日。”林小铁目前手中的另一柄青霖剑,就是劫尘剑了,但他并不打算交出此剑,这剑是程王珍藏之宝,一招明珠蒙尘非常实用,而且,他以脉河的力量,也根本未发挥出此剑真正实力的。

     “反正暂时也离不开了。”念心晴美目没好气地瞪了林小铁一眼,他们二人现在脉河痉挛,力量全失,这四周都是绝壁,他们是无法离开的。

     这时,天色已暗,按近黄昏,念心晴说完这些掉头就往附近一个山坡走去。

     “你跟着我干嘛。”突然,她回来头来,警惕地望着林小铁道。

     “我没跟着你,这绝谷只有这座山坡环着水流,能阻猛兽,我去山的另一边。”林小铁没好气地道,眼神中有点不舍。

     “你最好去另一边,你敢跟过来本姑娘一剑削了你。”

     念心晴望着林小铁依依不舍的眼神,开始还颇为受用,待她定睛一看,原来林小铁是依依不舍地看着她手中的血剑,不禁脸上浮现羞怒之色。

     “别跟着本姑娘,没空照顾你!”

     说完,她脚步轻点,窈窕身影就消失在山林之中了。

     “我的剑,我一定要拿回来。”

     “这龙骨是铸剑珍贵的材料,正是适合铸造青霖阶宝剑,我当尽力铸剑,若真铸成,跟她换,铸不成,只有抢了。”

     林小铁拿定主意,转头走向山的另一边,此地到处是嶙峋奇石,山林遮日,藤蔓纵横,里面蛇虫爬走,鸟兽嘶鸣,虽然没有恶兽出没,但却也连个能栖身的山洞都没有。

     “只能自己搭个屋了。”

     脉河痉挛没几个月的时间,无法恢复,林小铁作了长期作战的打算,当即决定砍树搭屋。

     要说这山里建屋搭床的技巧,还得追溯到林小铁的上一世,他本来就是山区的孩子,这种事,他从小就做,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搭的屋床,比大人的还要精巧。

     此刻,林小铁劫尘剑在手,右臂更是像有无穷无尽的蛮力一般,环抱的大树被他一剑放倒,再补上纵横几剑,横梁就出来了,他一直忙到午夜时分,明月高悬,碧绿的藤蔓下,一座崭新的一屋一厅小木屋就建了起来,门、窗、梁、柱,样样齐全,甚至窗棱上还雕了花,房内有一张实木大床,一张圆木墩作为凳子,基本必需的家具就有了。

     望着眼前的山屋,林小铁突然有种仿如隔世的感觉,只是对他而言,上一世的山区生活,的确已离他远去,是真的隔世难返了。

     “这些也差不多了,先住下再说。”

     林小铁对居住的要求还是不低的,因为,他晚上要使用游仙枕钻研铸道与剑术,这已经成为了习惯,他需要一个舒适的环境,临睡前,他还将劫尘剑放出,劫尘剑化成一个白色的光珠,在月光下散着晶莹的光泽,将整座木屋完全罩在其中,寻常鸟兽蛇虫畏惧劫尘剑的青霖气息,根本不敢靠近。

     “洪荒吞兵诀……要炼成镇兵道、炼兵道、吞兵道,才算是修成了第一层……”

     “第一层的镇兵道……助血饮剑成功融合了天血灵石,而第二层,炼兵道,又有何妙用呢?”

     林小铁闭目躺下,游仙枕散发着奇异的光芒,他神识瞬间离体,在神府天地的魂之维度开始耐心研究这门洪荒铸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