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45.第45章 古来无剑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既然此地被这姑娘赖上了……剑炉就不能在这里建了,到后山去!”

     林小铁不希望自己铸剑时被人打扰,连夜将泥砖石等物搬到了山的另一边,这才回到木屋附近,在明珠蒙尘的罩子内,再搭了一座房间,直忙到深夜这才竭息。

     睡前他还细心地在门前门后放了些树叶,人只要踩上去就会有声音。

     像念心晴这种脉河就敢独闯幽冥之地深处的弟子,肯定有更多保命手段。

     而林小铁手段也不少,他对念心晴还是比较放心的,但谨慎一点总不是什么坏事。

     “那名脉海死前曾说,他师兄会寻我报仇……”

     林小铁突然想起毒手夜枭死前狰狞的话语,他身上有脉海印记,对方寻踪而他,他避无可避,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寂风岭又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上一个寻找玄莲的人会在那里遇害?”

     “父亲难道真的不在了……”

     “果儿,你现在过得好不……是不是在怪哥没去救你……”

     林小铁躺在木板上,心中突然有点烦乱,林果儿自小被他宠爱,她命运可怜,出生那年,母亲长眠,父亲失踪,长兄为父,自己抱着还是婴儿的她离开雨王府,呵护她长大,不让她受苦受累,她对自己也极是依赖,最喜欢的就是狠狠抱住他,然后挂在他身上晃着笑。

     她爱笑,更爱哭,遭逢如此变故,也不知道现在是否承受得住。

     “那名被骨龙咬死的脉海是凡境七层修为,已经如此可怕,他的师兄,难道是凡境八层,甚至九层的可怕高手?”

     林小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若不借助外力,是连七层的脉海也是打不过的,遇到更高修为的对手只怕更毫无还手之力的。

     “脉河要修炼到脉海,寻常人一辈子也难以企及,而最优秀的天才弟子也要数年苦功,是来不及的……”

     “唯今之计,唯有灌灵一途,并且一定是青霖级的灌灵。”

     “青霖剑极其强大,我能驱动的威力不过二、三成而已,若全部威力爆发,当能与脉海争锋。”

     “寻常灌灵,只能灌进剑器的不到十分之一力量,已经是修为大进……”

     “洪荒吞兵诀,若真如其所描述的那般,人与剑完美融合,我当能在脉河境凝聚超强的力量,甚至迎战脉海,也并无不可的!”

     “此术是莲境超级强者的珍宝,若非我熟悉其宝库机关,一定是取不到的。程王现在一定是在疯狂地寻找闯宫者,甚至有可能已经怀疑到我的身上。”

     “很快,大批程王宫的脉海强者就会出现在幽冥之地各处,抓捕所有嫌疑者。届时相遇,只怕也避免不了一场龙争虎斗……”

     林小铁思前想后,清晰地分析到现在的形势,他此番进入绝谷,倒不是坏事,而他的优势,就在于程王并不知道他有剑语者,能读懂并修炼洪荒铸术,而这也是他的出路,要想活下去,要想能尽早救出果儿,没有别的捷径,只能炼成此术,并对自己进行灌灵,或者说是吞兵!

     时间一晃再次过去两个多月,林小铁晚上用游仙枕苦读洪荒吞兵诀,而白天的时间,他就在后山砌好的剑炉旁修炼铸气。

     念心晴则是采药采骨,除了偶尔找林小铁帮忙砍几根龙骨,其余的时间俩人都有默契,就是各行其事,各忙各的,如无必要互不打扰。

     要练成吞兵诀,有一个大前提,就是他一定要晋阶铸剑师,成为了铸剑师,就能开启天赐铸纹,就能修炼吞兵道。

     至于为什么修炼吞兵道一定要天赐铸纹,林小铁则是不清楚的。

     但成为铸剑师要多艰难,林小铁却是了然。

     首先,他的铸气要修炼到第一轮圆满;其次,铸气圆满还不行,铸剑师的晋阶是概率性的,成为铸剑师的前提就是铸出青霖器,而且,每铸出一件青霖器,都有一定的概率能突破晋阶,得到天赐的铸纹,成为真正的铸剑师。

     这个概率,古籍没有统一的说法,有人说是十分之一,有人说是百分之一,运气好的人,即使铸出第一把最低阶的青霖器,立刻得到上天感应,赐下铸纹,完成晋阶。

     运气不好的人,倾尽家财,铸百剑,也未晋阶的也大有人在。

     最要命的是,铸出青霖器,要消耗铸气,铸气消耗后得经过一段时间修炼积累后,再到达圆满才能尝试下一次晋阶。

     如此想来,晋阶铸剑师不但考验铸者的修炼、铸剑技术,更考验铸者的耐心,甚至运气,它也是成为一名铸剑师必不可少的元素。

     正是因为晋阶铸剑师千难万难,要大半辈子耗在打铁房中,才拼得一两丝晋阶的机会,所以临月国内之人,凡是有一定练剑、控灵天份的人,都不会优先选择去铸剑,而是成为剑师和灵师,驰骋沙场,何其潇洒,这进一步使铸剑师在临月国更加难得和宝贵,每一名铸剑师都是国家的战略资源。

     林小铁估计,他现在着手铸造青霖器,成功率并不高,普通人千剑毁而成一剑,他虽自信,但也自认只有百剑成一的能力。

     之前血饮剑晋阶青霖,纯粹是依靠极月灵液,并非铸造。

     但有了龙骨,以龙骨的珍稀,成功率能再提升一点,但并不大,他最大的优势是,体内修行的是洪荒铸气,并非寻常铸气,他隐隐感觉,以洪荒铸气入青霖,一定会大幅度提升铸成宝剑的概率的。

     若能晋阶铸剑师,有了天赐铸纹,只要手法、材料都没问题,铸造青霖器则是百分百的成功率,但若要铸造比青霖器更强大的暗金器,则亦是概率不高。

     林小铁静心苦修两个月后,却有点抓狂的感觉,因为洪荒吞兵诀虽然神奇,他现在修炼洪荒铸气的速度是以前普通铸气的数倍,但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体内的铸气仅仅多了两缕而已。

     按这个速度,他要练成第一轮铸气圆满,得花足足十年的时间,这让他忍不住惊讶,普通人修炼临月基本铸道心法,要练到圆满,肯定得数十年的时间。

     “难怪那些铸剑师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

     林小铁心中突然明悟,有点目瞪口呆,他心中掌握先进的冶金学知识,对铸剑的认识远超常人,但对这修炼铸气,却是无可奈何的。

     他突然觉得自己被坑了,难怪师姐不看好他,等他成为铸剑师,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一切都晚了,况且,铸剑师亦分一轮、二轮、三轮铸师,上面还有大铸剑师,路途漫长,她的最佳选择无疑是已经成为****的段雍。

     林小铁以游仙枕在魂之维度夜夜研读洪荒铸术,其领悟的时间,在这里已经是近两年之久,直至有一夜,林小铁身处那块洪荒玉石之中,望着满天闪着青玉色光泽的古老文字,头顶再响庄严洪亮的金钟之音,一个声音自天穹而降,神佛不明,古老而沧桑,似穿越了无穷无尽的岁月,自洪荒时代而来,横渡时光,在魂之维度直接对林小铁神魂轰鸣炸响。

     “古来无剑,洪荒三铸……秋池奉起,神兵种脉,九天之巅,神衹无量劫!”

     “铸,既是创世道,又是灭世道。创世者,展时光画卷叹众生兴亡,灭世者,收万物返无息岁月枯荣!”

     “洪荒铸术,铸术本源,铸宇宙洪荒,塑日月星辰,翻手创生,覆手归零。”

     “镇剑道,是镇压,镇守;炼剑道,并非炼制,而是炼化,提炼!”

     林小铁目中露出奇异的彻悟光芒,他一年苦读,早将镇剑道与炼剑道烂熟于胸,心意所至,体内铸气缤纷起舞,凝结成一个个黑色的双绞流线的蝶状禁印,竟是在虚空中不断绽放,然后不断溶解、消失,似一切都变回了零,然后再绽放,沉寂……周而复始,有如精灵。

     “铸,是创造,洪荒铸剑,人间战兵……修士的实力从此一日千里,剑诀、剑印、剑阵、剑域、以剑灌灵/吞兵、剑体……各种强大的秘术层出不穷。”

     林小铁喃喃自语,整个身体都透出了青玉般的光泽,这种光芒直接压制了体内金色的脉河,或者说,金脉惧而不敢出,青光包裹着林小铁的身体,让他悬浮在空中,心念一动,手指处吐出一丝铸气,飞快地变成了黑色蝶状的禁印,这个禁印刚出现在空间中,整个房子或者说整个大地都剧烈地猛烈震动,尘土飞扬,特别是明珠蒙尘坚固的光罩竟瞬间碎裂,甚至是林小铁的劫尘剑,竟发出呜呜的低鸣声,似害怕又似求饶,整个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似乎,若不是因为存在与林小铁的联系,它一定会远远地逃开,离这个双绞流线蝶状的禁印越远越好。

     林小铁缓缓睁眼,目光落在指尖上的黑色禁印,此印霸道,竟似连光线都能吞噬,整个房间在它的周围形成了一圈黑色的结界,似是光明在它这里,被无情地咬了一个洞。

     “这就是炼之禁印……”

     与此同时,山谷平地处的巨大骨撼即疯狂地拍打着双翅,它是双翅是数百柄玄铁阶的剑组成,此刻,如疯癫,如挣扎,扑腾间飞沙走石,巨大的响声在山谷中轰鸣回荡,密林受惊,凶狠的狼嚎和沉重的巨兽吼声震耳而天,整个山谷似乎都沸腾炸开了锅。

     “发生何事,地震了?”

     念心晴从床上一跃而起,快步闪到林小铁屋前,拍他的门道:“林大牛,地震了!还在睡,快起来,赶紧逃命了!”

     “这地震……是微震,我觉得三息之间,就会停……”

     林小铁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道。

     “你个白痴,我不管你了。”念心晴讶然,她突然觉得这林大牛精神有点不正常,脚步轻点就要出木屋而去。

     “一……”

     “二……”

     “三……”

     林小铁心中默念,手指一晃,将这黑色的禁印收回了体内。

     只见山谷内,风停了,剑静了,大地也平复下来,仿佛再次陷入沉眠……除了远处密林中的狼嚎,谷中一片宁静……

     念心晴不敢置信地掐了掐自己的脸,吃痛后美目再次眨了眨。

     “刚好三息……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幻觉……”

     念心晴弯着眉头打量着林小铁的房门,心中对这个来历不明少年再次泛起了好奇的感觉。

     “林大牛,这一定不是他的真名,临月学府新生一代的优秀弟子我都见过,也没这号人物啊……”

     她眼中光芒闪烁,心中自有盘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