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55.第55章 侏九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那几个灵师齐声叫了起来,林小铁却充耳不闻,快步向远方离去。

     “等等,你是不是要去寂风岭?”

     其中一名壮汉长得浓眉阔脸,突然大声喊过来道:“兄弟,寂风岭已经毁掉了,那里现在已被炸出一个天坑,成了一处蛇窟,聚了千万毒蛇,你千万别去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毁的?”

     林小铁惊道,寂风岭竟成蛇窟,要是他不明不白地去了,掉进蛇窟里,只怕性命堪忧的。

     “几个月前的事了,那里发生了件可怕的事,啊!畜生,你敢咬我。等等我再跟你说。”

     壮汉骂人的话是对鬣狗说的,召出金刀竟一只头撞破金罩伸进来咬他肩膀的狗斩死。

     林小铁扫了眼现场,数百条鬣狗,这几个人是顶不住的,不用片刻,这些人都会被鬣狗吃掉。

     那名浓眉壮汉并没出口相救,正狠命与鬣狗相斗,他对林小铁有指点之恩,林小铁对他还颇有好感的。

     “罢了,不过是些脉河的鬣狗……”

     横生事端,不是林小铁的风格,但受人一言之恩,就这样见死不救倒也不义。

     林小铁不想暴露劫尘剑,因为毕竟是赃物,只取出了一柄低阶的青霖龙骨剑,就跃进了战圈。

     虽然品阶不高,但毕竟是青霖器,再出现就散发出青霖气息,令狗群发出不安的躁动,似乎忌惮非常。

     “玄河舞!”

     林小铁六层修为爆发,灌进手中龙骨剑,龙骨剑的剑光形成惊虹,将身边的鬣狗全部斩死,或断头或断腰,遍地的狗血。

     “好家伙!”

     壮汉三人皆是脉河修为,却都是识货之人,见到林小铁手中居然是柄青霖剑,不由得惊喜地喊道。

     用青霖器对付这些不会妖术的恶狗,自然是见一只斩一只的。

     林小铁冲杀一阵,就跃回壮汉三人中间,歇一口气,壮汉三人也很有默契地用金钟护将他围起来,让他有喘息之机。

     论防卫,灵师的金钟护的确强大,灵术的威力也大,一招金涛胜浪能将这些恶狗成片轰散,却无法杀死。

     而论攻击力和速度,就远远不如剑师了,林小铁的剑,非常凌厉,都是一击斩杀,绝不手软。

     这也是这三名灵师与这些恶狗缠斗至今,无法灭杀的原因。

     这场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很快林小铁身上就沾满了狗血,这数百头鬣狗也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正在此时,十数里外突然传来了一声震天的野兽怒吼,声音中有愤怒与哀绝。

     这些鬣狗听到吼声,竟露出紧张的神色,转头疯狂地同时向吼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成了!”

     浓眉阔脸的汉子大喜道。

     “什么成了?”林小铁皱眉。

     “鬣狗王死了!”

     壮汉旁边的那名少年生得白白净净的,睫毛长长的,有点秀气,松了一口气道。

     “兄弟叫什么名字?此番援手,当真感激不尽。”壮汉是个豪爽之人,抓住林小铁双肩哈哈大笑道。

     “我叫林……大牛……”

     林小铁迟疑了一下,再次用了假名。

     这时,远处突然奔过来一条魁梧身形,是名二十多岁的青年,他两腮杂须,又浓又黑,眼神凶狠之极,像一头嗜血的恶兽,散发着血腥的气息,择人而噬!

     他身上赫然散发着七层的脉海修为,身上有伤,是鬣狗的爪痕。

     “我说怎么感觉到青霖器的气息,是你的剑?”

     这名魁梧青年的目光冷冷地落在林小铁的龙骨剑上。

     林小铁右眉跳动,心中警觉,脚步也后移了一步。

     “没错,我只是路过而已,既然此间没事,我这就离去。”

     他手中持剑,缓缓后退。

     “兄弟不必担心,我叫沐悍,他叫陆虎,既有缘相遇,不如加入我们队伍,一起狩兽,此地凶险,也好有个照应。”

     浓眉阔脸的汉子正是沐悍,热情地道。

     “不用了,多谢沐兄指点,我这便去了。”

     林小铁点头致意,缓缓退出三丈这才转身,疾风诀瞬间发动,身形急闪。

     半响过后,林小铁感觉到背后没有人追来,这才松了口气。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沐悍等人,用的都是玄铁器,对他的龙骨剑动心,再正常不过的。

     “他跑那么快干嘛,真是的,怕什么,他的剑倒是极好的,但我们才不会窥伺。”

     沐悍口中抱怨道,林小铁对他们有恩,这搞得多尴尬。

     “咦?陆虎大哥呢?”

     那名白净少年名叫小义,突然眨着大眼睛道。

     “糟糕!”

     沐悍同时面色大变,因为陆虎原来站着的地方空荡荡一片,哪有他的人影。

     密林之中,林小铁正斩荆棘而行,突然,一种生死的危机无端浮上他的心头,这是他经历过多次生死凝成的一种对危险的直觉。

     他猛地不顾满地的荆棘,直接面朝地下,趴倒了下去。

     一柄血色巨斧无声地从他原来站立的位置凶狠斩过!

     若不是林小铁反应够快,这一斧就能将他拦腰斩死!

     “好快的速度!”

     林小铁心中骇然,这一斧,并非没有声音,而是它的速度,比声音还快,在声浪传到他的耳膜前,斧头就已经斩到了!

     这是脉海剑师的一击!

     “是你!”

     林小铁缓缓站起了,手中执剑,凝望着眼前的凶恶青年,正是陆虎。

     “你不该趴下,因为……死得干脆,是我赐你的仁慈,比痛苦的挣扎好太多了。”

     陆虎声音沉厚,嘴角有不屑之意,脸上有一种淡淡的自信。

     虽然他的七层修为与林小铁只有一步之差,但这是脉海与脉河的巨大差距,在他眼里,六层的脉河根本不算什么。

     剑师是一个统称,所有修炼兵器系的,都可以称为剑师。

     “斧啸!”

     陆虎随手一挥,一股强大的斧气在虚空中形成,向着林小铁头颈横扫而来。

     “王城大手印!”

     林小铁暗喝一声,右掌出,一只金光闪闪的巨大金掌飞出,与斧气撞到一起,一击之下,金掌力量不足,立即溃败,林小铁被斧气击飞,连撞断数棵树木才停下,嘴角已有鲜血流出。

     他未及调息,便连忙低下头来,头顶血锐之光再闪,利斧飞过,将他刚才颈脖旁的树木整齐切断!

     脉海剑师的攻击力量和速度都远胜于他,令林小铁心中暗暗吃惊。

     “反应不错,不过看来只有这点本事。”

     陆虎试探过后,淡淡挥手,血斧浮在空中,散出青霖的气息,是低阶的青霖器,同时,脉海的庞大修为灌进血斧之中,令它生出一个巨大的斧影,宛如斧山。

     “此招之下,安心死吧!”

     陆虎面上满是狰狞。

     林小铁脸上却并无一丝慌乱,他已是晋阶铸剑师,身怀镇剑道和铸剑道两大洪荒铸术,更有诸多宝物在身,与七层脉海一斗,纵不胜,逃走也不是问题了。

     他的手无声按在储物袋中,就要召出劫尘剑和赦龙浮生应敌。

     正在两人即使极招相接之际,天空上突然飘来一张纸符,低符是淡黄色的,黯然无光,但刚落在血斧上,就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仿佛斧山内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同时,纸符散出淡淡的黄色,将整柄血斧的气息笼罩住,一丝一毫都泄露不出来。

     “玄符禁武!是你!”

     陆虎怒喝声中,淡黄的光芒闪耀,一道娇小的身影缓缓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