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58.第58章 叛变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巢穴内,林小铁缓缓睁目。

     “应该被那头魔虎施了术……使这石壁能反震一切有灵气之物,我的青霖剑,甚至用脉力攻击,皆是不行……”

     林小铁忽然目中露出精芒,他一拍储物袋,又将那只小蓝虎抓了出来,左手掐它脖子,不让它咬自己,右手抓着它的爪子,用它的爪去挖那蓝色虎眼石。

     “果然!”

     此法有效,魔虎布的术,并不会伤害它的子女,小蓝虎力小,但爪子却是坚硬非常,顺利地挖出了第一颗蓝色虎眼石。

     突然,巢穴外一道透明的人影同样潜了进来,沿着虎穴往里走。

     林小铁清晰地感应到,那人身上同样散发着八层的脉海气息。

     巢穴外,上百名唐家的弟子已是死得精光,那名首领壮汉亦残忍地将魔虎的头斩了下来,大步向虎穴中走了进去。

     此时,那道透明人影终于进到了巢穴深处。

     “蓝虎奇石,这么多年的寻找……终于!!”

     巢穴不大,一览无遗。

     空荡荡……那本来嵌镶着蓝虎奇石的石壁,只看到一堆柴草,遮住了坑坑洼洼的挖痕,同时,一块石板上,有两颗蓝色的虎眼石静静躺着。

     巢穴中却没有林小铁的身影。

     一道玄符在空中烧毁,那道透明的人影终于显露了出来,是一名颧骨很高,背上生着大片黑毛的男子,大喜地将虎眼石抓在手中。

     “谁敢抢老子的东西!好大的胆子!”

     这时,那名首领壮汉正好大步迈了进来,跟那黑毛男子撞了个正面,巢穴内有震天的怒骂声传出。

     “原来是你,黑熊!!给我死!”

     “狂龙,没想到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蓝虎奇石是我的了!哈哈!”

     而这时的林小铁,在一片草丛中溜出来,无声地出现在山谷之中。

     山谷之中,已经没有一个活人,尸体被虎所杀,都是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巨大的蓝虎尸体如小山般躺着。

     “这魔翼虎王的血肉,那可是珍贵之极的药材,远非那些豹王、猪王能比,这也是猎兽小队来此的目的。”

     林小铁心念一动,果断抽出血饮长剑,一剑深深地刺进魔翼虎王的尸体中,只见虎王的尸体无声地漫过一阵血光,在一股奇异的血属性吸引力下,蓝虎王无穷无尽般的气血之力疯狂地灌进了林小铁手中的血饮剑,剑身一颤,似就要脱离林小铁的控制一般。

     林小铁急运镇剑诀,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此剑安静下来。

     前后数息的时间,这魔翼虎王的尸体就干瘪了下去,连虎毛也毫无光泽,虎肉虎血更是变成了干枯的黑色,这全身所有的血肉精华,赫然都被提纯吸进了血饮剑中。

     这个血气精华是前所未见的丰富,因为林小铁惊喜地看到晶莹的血饮剑身上的那条血丝瞬间上升到顶,整把剑发出了阵阵瑰丽的血光,似正在苏醒一般。

     林小铁急忙将它投入了储物袋中。

     此时,虎王巢穴内相遇的两人已经在恶斗,巨大的声音与震动不断传来。

     “此地不宜久留!”

     林小铁顾不得继续吸收满地的临月弟子尸体的气血,便重新潜形,快速地往谷外跑。

     但令他吃惊的是,谷外也是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糟糕!”

     林小铁心中暗叫不妙,侏九等人,很可能是被高七给引走了,而等待他们的,一定是埋伏圈。

     追还是不追,成了林小铁目前艰难的选择。

     直觉上,他觉得不该追,他已经得到了魔虎王巢穴内足够的好处,甚至魔虎王的肉身也被血饮剑吸收,变得毫无价值了。

     他应该趁无人发现之际,果断逃离。

     但略一沉吟之后,林小铁还是选择沿着众人的脚印追了下去。

     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

     一者是他这个月的相处,对沐悍和侏九还颇为投缘,不想他们死,追过去给他们提个醒,有危险就马上撤就好。

     二者是他心还抱了一丝希望,因为他知道段雅肯定会布重兵等他自投罗网,他一个人去就是找死,这时,是他最需要朋友的时候,虽然说侏九等人肯帮助他的概率很小,但期待之心总是有的。

     林小铁的速度很快,但沿着侏九等人的痕迹追踪了一个时辰后,才看到他们的背景。

     “不对!”

     林小铁眼尖,看到此刻侏九正背对着陆虎,后者脸上已经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而高七则是无声地走到小义的背后,手握刀柄,随时准备动手了。

     侏九等人还没生变,代表他们还未进包围圈,但陆虎的表情又代表已经是非常接近了。

     “小心背后!”

     林小铁在很远的地方大吼了一声。

     侏九急忙回头,陆虎掌力已凶狠压至,她举掌相击,一声巨响过后,侏九被震退数丈,嘴角溢血,已经受伤。

     而小义则是疑惑地转头,大眼睛眨了眨,但他只来得及看到高七的狰笑,脖子被高七环绕一割,鲜血四溅!

     “阴魂不散的家伙,也好,就在这里送你们归西!”

     陆虎手一招,血斧再现,直接向侏九幼童般的身躯劈下,势如破竹,要将她劈成两半。

     “玄符禁武!”

     侏九忍伤,手中出现一块黄色玉符,玄光闪动之下,淡黄色的玄符飞舞,瞬间将血斧定格在半空中。

     但她使出此招后,也是元气大伤,口中再次喷血,怒道:“陆虎!你要干什么?”

     “哈哈哈,识趣的,将这几个月狩猎的兽皮交出来,你那块玉符也交出来,我考虑放你一命!”

     陆虎发出了肆无忌惮的狂笑,右掌疾伸,重重拍在侏九头顶。

     侏九及时召出金钟护保住了性命,但仍是口耳流血,身上伤势加重,摇摇欲坠。

     “你们进入狩猎小队以来,自问我未有亏待你们,为何要行此毒手?!”

     侏九看到地上小义的尸体,仍是血如泉涌,饱含恨意地骂道。

     “亏待?哈哈,从来只有我陆虎亏待人,没有人亏待我陆虎。嘿嘿,你也不打探清楚我陆某是谁,就让我加入了队伍。”

     陆虎狰笑道。

     “啊,你是?”侏九心中突然想起一个可怕的名字。

     “没错,狂龙手下四大战将,嗜血虎,就是我!你也算死得明白,我这就送你上路。”

     陆虎手中寒光一闪,突现一张纸符,上面刻着一柄碧绿色的小剑,上有“水”字荡漾纹动。

     “水剑符?!”

     侏九面色大变之时,剑符已化成一条绿色水蛇张开尖牙,向着她面门扑来。

     “你的玄符禁舞对灵术无用,这几个月来我早就摸得透了,死吧!”

     陆虎厉喝道。

     危急之间,一声震天龙吼响起,那条绿色水蛇闻声惊颤,回头一看,一柄怒剑,应龙傲影再现,背生双翅,鳞身脊棘,头大而长,张开龙口就吞,那条绿蛇哪里敢动,在半空中颤抖着让吞掉了。

     “这是……上等的青霖剑!?”

     陆虎面色大变,猛地回头,林小铁已在三丈之内,右掌一张,赦龙浮生盘旋而回,阵阵强大的龙息如巨浪在剑身上散出,令人望之生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