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59.第59章 天地赦令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他怎会还有一柄青霖剑?!”

     陆虎的表情很是难看,当日,他追杀林小铁,斧斧凶狠,本以为此人已底牌尽出,没想到还隐藏了如此强大的助力。

     “上等青霖剑!!幸好他是脉河修为,只能发挥此剑一成左右的威力……”

     陆虎一声狂喝,空中被玄符固定住的血斧猛地震碎禁锢,飞了回来,在空化成三道血影,两道射向侏九,一道如风般卷向林小铁。

     林小铁不慌不忙横剑挡住斧影,赦龙浮生快速闪动护住全身,与斧影发出尖锐的金铁交鸣之声,剑威赫赫,比斧影更强,但林小铁脉力自然与脉海差距过大,巨力通过剑身传来,虽然被赦龙浮生抵挡大半,仍是手臂剧痛,体内气血翻滚。

     另一边,侏九伤重,召出纸符勉强对抗两道斧影,一声怒喝,手中玉符光芒暴涨,同时她飞快咬破十指指尖,血线飞出,缠绕成符。

     “玄符献祭!”

     此招威力极大,血符与斧影对撞之后,陆虎与侏九双双喷血,陆虎气息衰弱了不少,但侏九却是无力地倒了下去,高下立判。

     “他气息已衰,趁现在……杀他!”侏九虚弱的声音悠悠传来。

     林小铁深深吸气,勉强控制住体内的脉河,去对抗这股巨力。

     同时,陆虎已无声地出现在林小铁身后,重掌劈向林小铁身后。

     林小铁只感更巨大的压力突然降临,身体上有熟悉的脉海威压,但他有了与毒手夜枭作战的经验,早有预料,丝毫不乱,手指一弯,身上白光四射,劫尘剑的明珠蒙尘夺目闪耀,顶住了陆虎的重掌,只传出一声闷响,沙尘飞扬。

     “青霖双剑?!”

     陆虎大惊,脸色变幻后,咬牙狂吼一声:“试我嗜血虎爪!!”

     半空中,一只巨大虎爪凭空浮现,金光闪闪,带着劲风向林小铁拍下。

     此爪凶猛,直接碎裂了明珠守护,林小铁面色大变,就地一滚,躲过爪击,只觉胸前火辣辣剧痛,亦被爪尖所伤,深入肉间数寸,鲜血长流。

     “斧芒杀!”

     陆虎哈哈一笑喝道,斧芒杀,是剑芒杀的另一种运用,比剑的穿透力不如,但斩杀力却要更高。

     血斧在半空中发出耀眼的血光,血光如虹,旋转着斩向林小铁颈脖间,杀招降临,就要残忍地将林小铁斩死。

     另一边,高七也施展剑术,身法如鬼,与沐悍、小古斗得难分难解,高七是六层巅峰修为,占了优势,将二人杀死也是时间问题。

     眼看狩猎小队就要全面崩溃,林小铁眼光深处突然闪过一丝冷笑。

     “天地赦令,山林受命,给我……封!!”

     林小铁身上铸气爆发,额头上铸纹闪耀,发出刺目的青玉光芒,林小铁眼前景物再变,无尽的铸气散于天地,天地为剑,山林为剑,万物间皆有创造之气洋溢跃动,随着林小铁号令,天地有感,山林凝印,一个凝聚天地铸气的青色封印瞬间成形,并出现在了斧芒之前。

     这是一轮铸剑师招牌的高阶铸术,封剑!

     这是念心晴用来换毒手夜枭黑蛇剑的三本古籍中的第一招,经过这段时间的研读,林小铁已有小成。

     以铸之名,天封地封,山林憎恶,此印所指,此兵不容于世!

     斧芒似见到了最可怕的克星一般,发出惊慌的尖鸣,却最终被青色封印笼罩,青印瞬间变大,有如巨大印章,狠狠将血斧轰进了地底下,无尽的轰印之力似漆一般紧紧附在血斧上面,让它丝毫动弹不得。

     青印似乎可以穿透地面,将血斧深深轰了进去,到达了不知多少万丈深的地方,地面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斧洞,数息间,连这黑洞也消失无踪了。

     封剑印与符师的玄符禁武最大的不同是,一旦封印,除了更高阶的解封术或铸剑师自解,否则不可破封,甚至,连陆虎灌进血斧中巨量的脉力也被一同封印,连一丝一毫都没有逃出来!

     陆虎望着血斧消失,自然是又惊又惧,他失去了大量的脉力,身上的气息同时大跌,七层脉海境界瞬间崩溃,跌回到六层巅峰的境界,同时他体内有如狂风海啸肆虐一般,失控的脉力冲撞着他的身体,令他筋脉抽搐,脸也痛得扭曲了起来

     “封印?!”

     “这是一轮铸剑师的名招,你怎么会?!”

     陆虎狂吼,他眼珠子都要瞪裂了,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但抬头之际,林小铁的身形已经消失了。

     他当然不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赦龙浮生气势如虹,直捅陆虎的后心。

     陆虎反应也很快,就地滚出数十丈,但林小铁攻势又至,赦龙浮生趁他未站稳又凶狠地击他的面门,剑尖闪动,直插他双目,让他避无可避。

     “可恶啊!!”

     陆虎怒喝一声,竟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落在手中一张剑符上,此剑符竟是空白的,吸收精血后飞快汇聚成一柄白色的土属性剑,与劫尘有三分相像。

     “明珠蒙尘!”

     令林小铁吃惊的事情发现了,陆虎身上竟出现一个明亮的白罩,巨响之间,挡住了赦龙浮生的攻势。

     “怎么可能?”

     这回轮到林小铁不敢相信了,明明是劫尘剑的根术,此刻剑仍在自己控制中,怎会被陆虎释放了出来。

     林小铁震惊的一刹那,陆虎环目四顾,见侏九已加入对战高七的战局,高七已是危在旦夕,他脸上浮现狰色,右手一扬,放出大片的白色粉末,同时身形疾闪,竟不顾高七,射进了旁边的丛林中。

     “想逃?”

     林小铁目中露出狠色,屏住呼吸,飞快地冲进这白雾之中,雾中竟然有人,有利刃刺穿了林小铁的小腿,剧痛传来,林小铁反应极快,疾出数剑,火星四射间两人身形失去平衡,同时滚出白雾,雾中埋伏的正是陆虎,他见奸计不成非常果断地头也不回,以他最快的速度窜进了密林中。

     林小铁不顾腿上流血,提气急追。

     两人一前一后,身形似箭在密林中射过,惊飞无数林鸟。

     陆虎已失去了脉海境界,速度上反而比不上林小铁,但他熟悉密林,有地利优势,林小铁一时也奈何他不得。

     “他腿上有伤,撑不了多久。”陆虎回头望了一眼,面上狰笑。

     但林小铁却是一直这样沉默地追着,追出了数刻钟,速度没有一丝一毫放慢。

     渐渐地,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悬崖,悬崖下狂烈的飓风疯狂刮动无数石头,在里面会被乱石砸死,令人望之生畏,根本无法御剑飞行!

     “他应该快撑不住了。”

     “他一定快撑不住了!”

     “他撑不住了!!!”

     陆虎最后,几乎是在内心狂吼着的。

     但背后的林小铁,左侧赦龙浮生,右侧劫尘剑,呼啸而来,封死了陆虎左右退路,目光坚毅,脚上鲜血长流,却似铁人一般毫不在意。

     很快,两人就接近了悬崖绝壁,陆虎的脚步停了下来。

     “等等,林大牛兄弟,你一定想知道我怎么会使用你的剑根之术!”

     “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甚至与你共享此术!”

     陆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讨好般道。

     “说说看……”

     林小铁脸色一动,脚步停了下来,双剑散开,逼死陆虎可能逃跑的路线,陆虎境界大跌,失了血斧,与侏九对战时又受了伤,林小铁双青霖剑在手,要杀他易如反掌。

     “数年前,我意外得到一个凤形玉珮……有它在手,无论谁施展了剑根术,它都能将之铭刻成一张剑符……供我使用!”

     陆虎犹豫片刻,最后一咬牙道。

     “哦?将它抛过来。”

     林小铁淡淡地道。

     陆虎深深地望了林小铁一眼,他知道自己没有谈判的筹码,他也是果断之人,毫不犹豫就将那块凤形玉珮抛了过去。

     林小铁将它接住,握在手中,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是铸师,能感觉到手中宝物的不凡,一摆手,凤形玉珮就消失了,同时,他身前的两把青霖剑剑光大放,呼啸着向陆虎斩杀而去。

     但悬崖边,陆虎的身形已经消失了。

     “你食言!”

     悬崖下,陆虎的身形急坠,目光中饱含对林小铁满腹的恨意,咒怨般道:“你真以为,那只玉珮是能铭刻剑符之宝?天真,哈哈哈,你永远都得不到它!!”

     陆虎抬手,手中赫然出现了一只同样精致的龙形玉珮,灵性十足,显然,这才是真正的宝物。

     他的身形很快就被飓风和乱石吞没,有鲜血在风中飞溅,却没有哀嚎之声传出。

     陆虎是条硬汉,身受无数乱石砸击而一声不哼。

     “你以为,我会看不出来,这凤形玉珮虽然本是至宝,但灵性已损,根本无用了的。”

     林小铁站在悬崖边,看着陆虎葬身在这飓风中,淡淡地开口道。

     他是铸剑师,凤形玉珮握在手中的瞬间自然就已经发现了有问题的。

     “此人刚劲狠辣,极其果断,倒是个人物,只希望他真的死在这飓风乱石之中了……”

     林小铁喃喃自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