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64.第64章 珊瑚宝剑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任何人,听到一名脉河要上黑熊寨杀人,都会被认为狂妄和不自量力的。

     而朱笛更多的是好奇。

     而林小铁心中,则是另一番盘算。

     他有个计划,这个计划非常麻烦,但值得一试。

     那就是以蓝虎眼石去诱惑黑熊,说狂龙藏宝室内珍宝不计其数,这蓝虎眼石足有十数颗之多,自己背后的伤,可以证明对狂龙的恨,黑熊当会相信,并且动心。

     黑熊寨整体实力比狂龙寨还强上几分,如果黑熊真的偷袭狂龙寨,自己就可以混水摸水,带走侏九他们了。

     当然,具体的效果还得看自己的苦肉计怎么表演,不管怎么说,两个寨子都会死很多人。

     时间渐渐过去,天色接近黄昏的时候,林小铁已经接近了他当初埋下储物袋的林子。

     突然,林小铁眉头一皱,他有一种对危险的直觉,在脑海中强烈到了极致。

     他来不及多想,直接召出一柄铁剑,就御剑飞上了半空。

     这铁剑,自然是他离开狂龙寨时,要求交还龙骨剑,却被扔了一柄普通玄铁器。

     空中狂风呼啸,林小铁前后观望,却是完全看不见敌人,林小铁心中的不详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

     是什么东西令自己如此畏惧,林小铁心中没有答案,猛地,他一合牙咬破舌尖,一道精血从口中射出,落到掌中。

     林小铁掌心向下按脚下铁剑上。

     铁剑吸收了精血,速度猛地再增一成,耳边呼啸声大作,剑影载着林小铁在高空中如一道流星般向东北方飞驰而去。

     但他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的眉头,也深深地皱了起来,全力催动铁剑飞遁。

     他深深知道,自己的生死存亡,就在此刻。

     突然,他停下飞剑,猛地抬头。

     背后的高空中一股强大的压力降临,林小铁心中一凛,身上脉河之力爆发而出,重重叠叠向上撞去。

     但这股压力竟强得可怕,林小铁的脉力在空中直接碎裂开来,这股强悍的脉力催枯拉朽般突破而过,撞到林小铁身上,林小铁胸口一闷,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在空中一个跟斗,差点一头栽了下来。

     “好强大的脉力!”林小铁心中骇然,抬头望去。

     只见头顶的天空瞬间消失了,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光芒,云层像被重层压裂了一样,崩散而开,一艘巨船从天而降,以一个可怕的速度,向着林小铁头顶落下。

     林小铁猝不及防,头部如遭雷击,脑海中像有无数的山石轰隆隆地倒塌轰鸣回荡,他两眼一黑,人直接晕死,从空中摔了下来。

     铁剑力量未散,在空中急闪数下,飞到林小铁身上,将他托住。

     铁剑无人操控,慢慢降落到了地面。

     巨船稳稳停在空中,船首上,一名青年男子身着锦衣长袍,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英气的脸上此刻却有一丝怨恨,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此人竟是那龙家大公子,龙辰逸。

     他之背后,两排剑师整齐站立竟都是脉河、脉海修为。

     “你果然在此,那批龙骨,你到底到了什么手脚?!”

     龙辰逸的脸有点扭曲,声音里咬牙切齿。

     当天,他抬着那批龙骨,无比张扬进入程王宫,那叫一个春风得意,满想着从此打动程郡主芳心,抱得美人归的,结果,几名铸剑师开骨铸剑,一锤子下去,这骨头当场就碎成了骨渣,内壁一色死灰的颜色,最要命的是,里面还“膨”的一声,像放屁一样喷出了惊天的毒气,毒气只熏到那几名铸剑者,受点轻伤,声音却引起众人轰然大笑。

     这骨憾本就是毒死,死后毒附骨,被林小铁以炼火烧成了毒气,毒性不存几分,但藏在骨内,不得其出,直到此刻……

     程郡主居然也难得地莞尔一笑,程王的脸却当场绿了,拂袖而去。

     龙辰逸心中那个恨啊,要将林小铁剁碎喂狗的心都有了。

     “此人极其可恶,给我先斩其四肢,我要慢慢惩戒他!”龙辰逸眼中闪着残忍的恨意。

     “得令!”他之身后,一名彪形大汉出列,手持长剑,纵身一跃,向地面落去。

     “龙兄,这人是谁?你千里追来,就是为了杀他?”

     另一人是个大胖子,肥头大耳,手中还拎着一条鸡腿,吃得正香,却身穿黑色缎袍,金丝滚边,绣着蛟龙的模样,广袖袖边缂丝花纹,是暗云花样,月白色束腰,头发被素色羊脂玉簪束起。

     “回禀二皇子,这人有罪,死罪,我特来惩戒一番。”

     龙辰逸换了副嘴脸,恭敬地道。

     这大胖子,竟是临月国的二皇子,段世民,听说他好吃懒做,不理政务,果然如此。

     同时,此彪形大汉落地,大步向林小铁走去。

     “得罪临月双秀中的龙公子,你这辈子算是活到头了。吾老马送你一程,你来世投胎找个好人家罢。”

     林小铁仍晕死一旁,他大手抓住林小铁的头发,露出脖子,大剑砍下,眼看就要将林小铁人头斩掉。

     正在此时,寒光一闪,老马眼珠突出,鲜血直流,只见一柄铁剑,从他的下颚到头顶,自下而上的刺了一个血洞,他身子一歪,就倒地气绝身亡了。

     这个同是脉河境界的中级剑师,被一招毙命。

     鲜血溅到林小铁脸上,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脑海中仍一片轰鸣,刚才那一下,撞到非常狠,林小铁都怀疑自己要被撞傻了。

     他歪歪斜斜地站着,双眼死死盯住高空中船首的龙辰逸。

     恨!

     此人竟懒得出手,直接用船身撞他头部。

     这是对对方极大的侮辱。

     林小铁眼中出现了强烈的杀意,但他深深吸了口气,将这股杀意压抑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今日杀此人绝无可能。

     身为临月双秀,身上的宝物必定不少。

     而且,这人,很强,九层的修为,强得超乎林小铁的想像,仅凭脉力气息就能让林小铁吐血三升。

     “轻敌之人,死者该然。”龙辰逸对老马之死不以为然,对身后之人道:“这就是轻敌的下场,剑者对战,生死只在一瞬间,轻视敌人,结果只会造成自己惨死,尔等谨记。”

     身后两排剑师齐声称是。

     龙辰逸竟开口向身后诸人说教起来,林小铁眼中怒火再烧。

     在他的眼中,林小铁已经是死人一名。

     一名死人,自然是不值得在他心中记挂,他甚至懒得再去看林小铁一眼,淡淡地道:“冯长老,去收拾了他罢。”

     “得令!”

     背后一名长脸老者一步跨出,已闪现在船首,他缓缓降落,一身强悍修为横扫全场,震得林小铁连退数步,脸上浮现几分惊骇。

     “八层的强者!”

     林小铁心中吃惊,这老者赫然是和狂龙、黑熊同样的修为,他此刻手中只有一柄铁剑,这一仗只怕是有死无生了。

     “龙骨出了何种变故?此事林某并不知情,还请龙公子明鉴!”

     他突然抬头,向高空上的官船大声喊道,此时,只能打死不承认了。

     “你是最大嫌疑人,就算龙骨不是你干的,你就认为本公子会放过你?”龙辰逸脸上浮现阴狠的笑。

     此人当日惊飞他的怒江白蛟,一直令他耿耿于怀的。

     “我只出一剑……”

     长脸老者淡淡地道,负手而立,心意所至,一柄蓝光四射的宝剑自虚空中浮现出来,此剑四周围绕着十把同样天蓝色的宝剑虚影,正围着主剑滴溜溜地旋转不定,端的是神妙异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