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65.第65章 皇城修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此剑名珊瑚,上品青霖器,数百年前,临月第十八代王者于南海铸剑,砌珊瑚为炉,以天才瑰宝炼剑,剑成炉崩,沉于海底,龙家族人捡回一支珊瑚,此物沾染临月王者元力成铁,龙家炼百年成钢,葬于海底数百年,不久前破封而成珊瑚剑。”长脸老者淡淡说完,伸出右手两指,夹住其中一支宝剑虚影,轻轻向下方一扔。

     林小铁只觉身上如压千斤,浑身血液一凝,呼吸也几乎要停止的感觉,天地似乎要崩塌碎裂,附近大地禁不住这一剑之威,竟被压得陷低数寸,数条裂痕星罗延伸,天空上船消失了,云消失了,只剩余一道亮丽又可怕的蓝色剑光,狠狠一斩而下。

     原来上品青霖器的威力,在脉海强者的手上发挥出来,竟是如此强大!

     死!

     还是活!

     林小铁双手仅持铁剑,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向天上指去。

     无地无声,时光仿佛也缓慢了下来,那道蓝色剑光本应瞬斩而至,但却似黏在时光之中,慢慢下降,甚至,剑光本身亦有一丝犹豫。

     巨船上下的人,眼中再次露出奇异的光芒,这情景,与当日林小铁惊飞怒江白蛟,何其相像。

     “他那柄铁剑一定有问题!”

     龙辰逸身后有人机警地指出。

     “对,那可能是一柄奇兵,有克制青霖器的作用!”

     众人仿然大悟,龙辰逸眼中亦出现了释疑的眼神。

     “原来如此……难怪他能惊飞怒蛟,原来是靠的奇异的宝物!”

     龙辰逸恨恨地道。

     “冯长老,此人铁剑有异,用剑术攻击他!”

     那长脸老者浮现尴尬,他刚才很威风地说只出一剑,想不到转眼间就要食言。

     “怒海一击!”

     他语气间充满恼怒,竟是力量倒流,将珊瑚剑的力量倾注到自己身上,抬手,手上脉海汹涌,有惊涛骇浪之声震天而出。

     一声巨响,林小铁双耳流血,脑海中似在爆炸似的回响着,头顶上一片黑暗,竟仿佛怒海降临,遮住天空,强大的力量压顶而至!

     这是珊瑚剑与八层强者的合力!

     这老者要靠强大的修为,直接辗压他。

     “剑藤!”

     林小铁一声沉喝,身上的脉河运转到了极致,脉力化成无数藤天,冲天而起,死死顶住这片降临的大海,但却只是使它缓慢了一点,它仍在压顶而下,而林小铁承受的重压,也越来越强,他的口耳鼻都有红色的鲜血汩汩流出,极是可怕,甚至,他的腿骨处传来了清脆的骨折声,痛彻心扉,突然,林小铁眼前一黑,竟要晕倒,他大吃一惊,死命撑住,顿觉丹田处一阵空虚。

     他凡境六层不堪对抗脉海,竟已近脉力枯竭,现在已经是透支,近乎用生命力在支撑。

     能撑到现在,已是奇迹。

     船首上,龙辰逸重眉头一皱,他本来想的是直接八层实力,可以直接辗压这小子,没想到他竟如此倔强,明知不敌,仍是死抗到底。

     生命不止,决不放弃!

     也许,这就是林小铁内心铁一般的写照!

     这种决心,一旦形成,它的力量,是如此强大,是属于魂的力量,是属于意志的力量,远远不是鲜血所能撼动的,甚至,死亡,亦只能让强者逝去,却从未让强者动容!

     这种强压,连七层的脉海都要跪拜。

     但林小铁却顶到了现在!怎么让船上众人不略感吃惊。

     此时,龙辰逸脸上却露出了微笑,他突然发现,如此慢地折磨林小铁,也是一个不错的过程。

     “不错,好好表现,继续抵抗,别让龙某失望。”

     说话间,龙辰逸背后有一只巨大龙头虚影浮现而出,他每说一句,他龙头就吼一句,这些话,有如龙语,化作狂风,席卷天地。

     下方二人受到影响,长脸老者当然能承受,但林小铁在苦撑之际,再遇龙语攻击,胸口处气血翻滚,脉海的力量瞬间崩溃了!

     空中蓝色剑影如迅雷斩下,无数藤条枯萎,天空怒海失去阻力,如巨山般压顶而来。

     林小铁心神相系之下再狂喷数下鲜血,身受重创,神色委顿之极。

     他绝望抬头,头顶蓝光怒海同至,立马就是惨死的结局。

     “果儿……”

     生死关头,林小铁脸上一片宁静,只是眼中湿润……流出晶莹的泪水,无声望向天空。

     “果儿……哥去不了救你了……”

     林小铁内心明白,那储物袋已被他封埋地底,段雅这辈子都不会得到,而林果儿和他,想必也很快在阴间团聚,仍是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

     正在此时,高空云层上传来一个青年略带威严的声音。

     “且慢!”

     话到人到,地面的沙石像突然活了起来,涌至空中,飞快地凝聚成一个山头大小的盾牌,挡在林小铁头顶上。

     蓝剑直斩而下,一声巨响之下。

     山石之盾碎裂,无数石头从空中坠下,那蓝色剑影终于也耗尽了能量,化作点点蓝光消失了,同时,高空那支珊瑚剑旁蓝光一闪,那支蓝色剑影就重新出现了。

     沙石飞扬之下,露出了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此人身着蓝与白相间的长袍,袖子边沿镶了两圈金线,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眉毛如剑,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睥睨间自有一股威严流露。

     “在下,皇城修,见过诸位。”这个青年站在林小铁身前,他的目光横扫现场,施礼道。

     “此人与我同样是六层的脉河修为,怎地如此强大!”

     林小铁心中沉吟,同时,身为铸剑师,他还在这青年身上感受到了隐而不发的一股强大剑意!

     “他身上灌进了一柄强大的剑,不对,他是天生拥剑者!”

     林小铁眼中出现震憾之色。

     天生拥剑者,是胎儿时期就有强大剑意,身内有一柄剑和胎儿一同孕育,一同成长,得天独厚,这种人是上天的宠儿,一出生,就已经完成了灌灵,甚至,比灌灵更加强大。

     因为,脉河的灌灵,只能灌青霖剑,已经是极限,天生拥剑者却没有极限,他们天生的胎体内,可能是一柄青霖剑,更可能是更强大数倍的暗金器!

     眼前这名青年身上的剑意,已经超出了青霖器的范畴。

     这点发现,让林小铁暗自叹了口气,这世上是不公平的,像龙辰逸、皇城修这等生在权贵家族之人,却均是各怀不同天赋,天生龙气和天生拥剑者,都是强大之极的,自己区区一条金脉,若不是遇上剑语者,是绝无可能有资格与他们站到一起的。

     “我……要更加强大!!”

     林小铁暗自下定决心,乱世之中,能靠得住的,也只有自己的拳头了!

     “你,你是。”空中那叫段世民的二皇子看到皇城修像看到鬼一样,失声叫了起来。

     “段兄,多日不见,皇城倒是颇为想念兄长了。”皇城修微微一笑道。

     那段世民一听此语,立马转头对龙辰逸说:“龙公子,本王子雅兴已了,我们走罢,送本王子回府。”

     “又是你!你要保他?!!”龙辰逸的脸很冷,没有动作,盯着皇城修道。

     “二皇子,不争在这片刻。”龙辰逸知道这其中厉害与后患,当然不肯离去。

     “龙兄亦是多日不见,当日在诗意天城一别,龙兄风彩,吾心依然铭记。”皇城修负手而立,淡淡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