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67.第67章 玄武崛起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你是聪明人,想必明了我的意思,我的人已经调查过,令尊雨王,举世无双,但不明不白死了,虽说凶手不明,但想必你也起了疑心,何况你在临月国内屡结仇敌,妹妹更被皇族所擒,与龙家有怨,今日就是明证。”

     皇城修脸上平静依旧,眼中的悠然,代表了他的自信,缓缓地道:“良禽择木而栖,临月国腐朽已久,水贼泛滥,修士无道,互相杀戮。玄武久治天安,百姓安居乐业,修者勤习,随时等待玄君号令,一声令下,数十万修士拔剑而起,可以为国征战。”

     “临月国内,夜族人猪狗不如,半金人为奴为仆,但在玄武国,只要有能力,就可免去奴仆之名,赐勇士之器,这些被赦免的半金人军团的勇猛,远超你们想像。”

     林小铁沉默良久,不知心中所思为何,皇城修也不去催促,静静站着等待,毫无不耐之色。

     良久后,林小铁才抬头道:“玄武国政,小铁早有耳闻……今日皇子救我一命,既然有求,此番六畜试炼小铁自然不能推辞。”

     他知道皇城修的意思,说这么多,还不是想让他去取那魔丹。

     这魔丹本就是虚无缥缈之物,不一定能寻找,就算寻到,他林小铁也大可让他人夺得。

     他技不如人,抢不到,这皇城修到时自然无话可说。

     皇城修脸上露出笑意道:“你此番承诺,全是为了今日恩情,非本心所愿,这六畜试炼凶险异常,万一死在其中,你可会后悔?”

     林小铁脸上一愕,显然没想到皇城修会如此说话,他摇头道:“如果我出了意外,恩情偿还,两不亏欠。”

     皇城修笑道:“错了,因我生因我死,你白受苦楚岂能两不亏欠。所以,皇城不会允许你死在里面。”

     他说完一摆手,两道光芒,一红二白从他袖子中飞出,射向林小铁。

     林小铁伸手一抓,掌中赫然是两张符篆,红的符篆上只画了一滴晶莹的露水,露尖有一丝诡异的红光,上书“玄水”二字,另一符上画了一只玄龟,张口怒吼,栩栩如生。另外还有一块白玉令牌。

     “此两物均是一次性消耗品,玄水符乃天下奇符,可克制一切火焰,玄盾符危急时使用,能扛莲境强者一击。此白玉令牌代表玄武皇室亲临,在玄武国内有无上权力,你日后慎用。”

     林小铁心中一动,此两者的确是保命宝物,令牌亦是妙用无穷,他便不客气地收了起来。

     “你此行若真得魔丹,即为玄武国立了大功,玄武宗内门弟子尚有空缺,玄武水道你虽不能修习,但剑术剑谱,可任君阅读。这袋灵石,你可当作预支的报酬。”皇城微笑道,说完抛了一个储物袋过来。

     林小铁向里面扫了一眼,便知袋中有一千灵石,对于一名脉河弟子,这是一笔惊天的巨款了。

     而内门弟子的资格,亦是令人心中一热,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

     朱笛已经踏足凡境八层,龙逸辰更是九层强者,虽然他们天资优越,但这跟宗门倾全宗之力诸多资源培育不无关系,能学习高深的宗门剑术。

     而他摸爬滚打,拼命争取资源,也堪堪晋级六层半年而已。

     没有人知道林小铁此刻心中的想法,因为他只是略一点头,就将一千灵石收了起来,皇城修看在眼里,也是略感诧异的。

     这钱,要收。

     林小铁心中明白。

     “此乃你与玄武之约,此乃你我之约。若你得了魔丹,反而给了临月学府,玄武国也不是可以任意欺骗之国,后果你应该知道。”紧接着,皇城修脸色一冷,森然说道。

     那白发老者同时冷哼一声,一股沉重的脉力威压降落在林小铁肩上。

     “自当该然。”林小铁点头,皇城修挥了挥手,那老者才缓缓将压力收回。

     “小铁兄弟果然是明白之人,倒是皇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失态了。”皇城修脸色一转,满脸笑意,走上前来,拍着林小铁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皇子说笑了,我倒不是什么君子。”林小铁脸上同时淡淡笑道。

     皇城修眼中异色一闪,很快便消失了。

     林小铁只说他不是什么君子,却对他是不是小人不置可否,这明显是有意为之,意在讽刺他逼人叛国,这种事做得不甚光彩。

     但他脸色不变,眼中异色也很快消失,毫不介意地道:“正事谈毕,来人,设宴,今番我要与小铁兄弟把酒畅谈一备,顺带说说玄武国之风貌,让你知晓。”

     船上马上热闹起来,仆人们进进出出,下方大臣们纷纷就座,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

     皇城修拉住林小铁,边喝边说述一番玄武国的风光俊杰,直喝到深夜方散。

     深夜,林小铁在房中盘膝静坐。

     “传闻这玄武国皇子一身沙石天赋千年不遇,待人宽厚,为玄武国人爱戴。今日一见,其心思之慎密,用人之胆大,恩威并施,宽大容人,更胜传闻三分,玄武有此人称皇,临月国危矣。”

     他在黑夜中睁开双眼,心中暗暗叹气道。

     这皇城修与程剑雪一样,都是变异的天赋,一者雪,一者沙,均极是惊人。

     临月国的四皇子,段雅,为人阴狠之极,与林小铁有大仇。

     而大皇子,段杰,听说嗜血好杀,曾日斩百人,内心之残忍为皇子之首。

     临月国的二皇子,段世民,庸人一名,毫无见识。

     其余皇子则更是不足道也。

     今日皇城修只不过以区区数句言语,就退了龙辰逸,让得本来是临月学府弟子的林小铁替他出生入死去办事。

     要知道,林小铁的父亲,雨王,正如当年守卫边境,抵御玄武的英雄,而林小铁却被逼为玄武效力。

     这种手段,是皇权之道。

     皇家之人行事,必然不止是一个手段。

     他只是皇城修的一个棋子,至于皇城修在六畜试炼内布了多少棋子,是没人知道的。

     至于魔丹之事,他心中却是已经有了决断。

     叛国,是一件非常严重之事,此事远比九天玄莲更加可怕,后果更加不堪设想,临月学府势必派出高级剑修千里斩杀他,未来的两国血流成河,更令他不忍。

     玄武势大,日后不可限量,如果得罪此国,亦必走投无路。

     临月亦曾经强大,它不是一朝一夕腐败的,而玄武崛起,亦是无数的努力,像今天这样彼亏此盈,点点滴滴的积蓄,慢慢就会全面超越临月国。

     他可以爱国,但临月学府却不会为了一名不起眼的小弟子开罪一个强国,更何况,他的确得罪了临月太多人,已经近乎无处容身的了。

     此中厉害,林小铁心中了然,皇城修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他略一思量,此事心中已有决定。

     他闭上了眼,不再思考琐事,皇城修给的储物袋中还有玉灵散等疗伤之物,果然细心周到,林小铁服下玉灵散,身上的气息渐渐平稳,身上的伤口渐渐有了愈合的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