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70.第70章 黑熊寨主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黑熊寨,四面环山,只有一处狭窄的山涧能进,山涧处建了一座高大的寨门,站满了守卫,防卫上固若金汤,根本不可能潜伏进去的。

     今日的黑熊寨,里面还传出了壮汉搏斗的声音。

     “你干嘛的,停下来!”

     林小铁刚出现在寨门,就被数名壮汉手执长剑、利刀架住了脖子,并遭到凶神恶煞的询问。

     他的模样,好像有了一点改变,本来是年轻而充满朝气的黑发,竟出现了一缕雪白,飘在他的额前,多了一种沧桑和成熟的感觉。

     “我来投奔黑熊寨。”

     林小铁眼神中并没有一丝慌乱,而是淡淡地道:“我要找你们的三当家,烈酒荒豹。”

     “三当家是谁都能找的嘛要,哪来的脉河小子,赶走!”

     众人感到好奇,大声对林小铁斥道。

     “我想他会见我的。”

     林小铁笑了,手掌一翻,掌心处出现了一绺头发,深黄色,有金色光泽,宛如雄狮。

     “这是……二当家的头发!”

     眼尖的立刻认出了这是烈酒荒狮的头发,金黄色,极是显眼和少有。

     片刻后,林小铁就被恭敬地带到了黑熊寨中一个厢房,一条大汉跨步而入,身材高大,动作敏捷,身上有七层的脉海气息,目中有利光射出,同样一头黄发,但颜色比荒狮的要浅。

     “我哥在哪里?!”

     来者一把抓住了林小铁的肩膀,狂吼道。

     “令兄此刻,正在狂龙寨中,双臂骨被穿,囚于深牢。”

     林小铁也不生气,脸色平静地道:“我来此地,正是要向你传达他的意思。”

     “狂龙!!”

     这人正是荒狮的弟弟,烈酒荒豹,听到大哥居然重伤被囚,目中几要喷火,仰天怒吼,就要冲去狂龙寨救人。

     “且慢。”

     林小铁连忙劝阻道:“令兄囚于狂龙寨不假,但你想,以令兄八层修为,与狂龙对战,纵然不胜,又岂会不能逃走?”

     “你的意思是?”

     烈酒荒豹也冷静了下来,察觉了问题所在。

     “若有两名八层强者,前后夹击,令兄就难免被擒了。”林小铁淡淡地道。

     “两名八层强者,这片山域,方圆千里的八层强者,只有三人,除了狂龙和我哥……难道!!是他!!”

     荒豹怒吼,但转眼间又怀疑地道:“嗯?你想让我怀疑黑熊?我怎知道你不是狂龙的人,专来欺瞒于我?”

     “你的怀疑……的确也有可能。”林小铁早料到此着,手掌一摊,掌心中竟有一只狮形的脉力印记缓缓转动,极是玄异。

     “烈酒狮印,令兄的最强剑印之术,你想必认得了。”

     “真的是烈狮印……大哥竟将此印的力量寄于你身上……”

     烈酒荒豹此刻终于完全相信了林小铁的话,喉间出现了愤怒的嘶吼:“那我嫂子和侄子他们呢?”

     林小铁叹了口气,将荒狮的经历缓缓道出。

     事发已是半年前,那时荒狮和荒新加入黑熊寨,代表黑熊寨攻城掠地,称霸一方,何等豪气,两兄弟既然安定了下来,荒狮就想着将妻儿接来此地享福,于是去向黑熊禀告。

     黑熊当然是同意了,只是荒狮没注意到,黑熊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奸笑的光芒。

     当日,荒狮带着全家从落雁孤城来到附近山域,却被两名蒙面人袭击,荒狮本不以为意,动手后却惊觉对方是跟自己一样的八层强者,为护家人,他奋勇血战,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场大战过后,荒狮被两人合力制服,用秘铁锁了臂骨,按倒在地。

     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两名蒙面人杀光了全部的人,包括他的妻子和一对儿女,女儿甚至还在襁褓之中,依然被辣手杀害,血流到他的脸上,流满了整个山谷,那一天,他悲痛欲绝,了无生念,直到,他发现了其中一名蒙面人,居然是黑熊!

     他目中闪着熊熊的复仇怒火。

     这两人为了得到荒狮印的秘密,选择了暂时留他性命,将他关在了狂龙寨,对他日夜拷打了半年,直到林小铁他们出现。

     这就是为什么林小铁离开狂龙寨前,要求一定要回一趟深狱的原因,对黑熊寨最了解的人,无疑是荒狮,这一切,都是荒狮告诉他的。

     “至于黑熊为什么要除掉令兄,他说你应该知道……”

     林小铁叹了口气道。

     烈酒荒豹听完故事的真相,拳头都绷得流出了血,脸上一片狰狞,恨恨地道:“那家伙是怕我两兄弟联手,夺他的位置,哼,我们要做早就做了!可恶啊!!我们早该杀了他!!”

     “令兄有一个计划……”

     林小铁犹豫了一下才道:“如果献上蓝虎眼石,你能否说动黑熊进攻狂龙寨夺宝?如此我们可趁乱救出令兄。”

     “这两个家伙不是一条心的,有合作,争斗也是不少……”

     “但黑熊此人,疑心极大,这个计划……应该只有一成的可能……”

     烈酒荒豹叹了口气道:“而且,要缓缓执行,不能过急,黑熊一定会派人打探一番,再会选择行动。”

     “要多久?”林小铁最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他唯一没有的,便是时间。

     “最少两个月。”烈酒荒豹有点奇怪道:“这是一场大战,黑熊不会轻易决定的,怎么?你赶时间?”

     林小铁无奈地摇头道:“很不幸,我的确赶时间。”

     说完,他霍地站了起来。

     “听说今日是黑熊寨的斗擂日,一会我要你配合一下。”

     林小铁说完就向外走了出去。

     “你要做什么?”

     烈酒荒豹惊讶道。

     “令兄的方法太慢,我要用自己的方法解决此事。”

     说话间,林小铁已经走了出去,黑熊寨中有个广场,人头汹涌,中央一个宽阔的高台,上面正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斗擂的规矩,简单而粗暴。

     你看谁不爽,就点名挑战谁,打赢对方或杀死对方,就可以得到对方目前的地位。

     例如你有实力,想当三当家,就可以挑战烈酒荒豹,被挑战者必须应战。

     到目前为止,斗擂的死亡率是百分百,几乎没有胜者会放过输家,都是斩死当场的。

     今日这场斗擂,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广场上,亦堆了十数具残缺不会的尸体,都是失败者。

     目前擂台上斗的,是一名三十岁的中年人与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前者是五层修为,动作敏捷,后者是六层修为,因为年老而手脚不灵。

     这是一名后起之秀在与前辈争夺长老之位。

     两人打得极是激烈,身上伤痕累累,脉力几近枯竭,最后中年人以体力优势,一招致胜,将老者打得扑倒在地,他正要上前补上一剑。

     “爷爷!”

     一个面容白晳的少年,在擂台下惊叫了出来。

     那中年人脸上浮现不忍之色,剑便收了回来。

     正在此时,擂台上石椅方向,突然飞来一道剑气,剑气直接切过老者的脖子,他的头便滚了下来,骨碌碌地滚到白晳少年的跟前,后者眼中出现了悲痛的神色。

     “输了就该死,这是黑熊寨的优良传统,你们该保持!”

     石椅上坐着一条大汉,颧骨很高,胸前长着大片黑毛,咧嘴笑着,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正是寨主黑熊。

     台下众人闻时欢呼,只有那名少年目光深处出现了浓浓的恨意。

     “今天还有谁要挑战?没有这就散了罢。”

     黑熊打了个阿欠,颇感无聊地道。

     “我来吧。”

     人群外声音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沉稳冷静。

     众人回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看起来像有十九、二十岁左右,灰衣长袖,冷步走了过来。

     林小铁此时快到十八岁,但因剑语者的照耀和个性成熟,看起来要年长一些。

     “他是谁?”

     “不认识,新来的愣头青吧。”

     “现在的年轻人都猛,刚进寨子都急着挑战,没几天就死了嘿嘿。”

     众人让开了一条路,林小铁在离擂台还有三丈的时候,脚尖点地,身轻似飞燕般掠上了擂台,身形优雅,引出了一片喝彩之声。

     场中的那些老者,均是目光中异光一闪,因为他们都敏锐地发现,刚才林小铁这一下身法没有丝毫取巧,没有动用一丝脉力,全凭脚掌的弹跳力和身体对平衡的完美控制,才能做到这个优雅的效果,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这个年轻人体术极强!

     他们的目光中,都出现了凝重之意。

     这自然是林小铁吸收赦龙浮生后,龙骨入体,骨骼力量大增的结果了。

     擂台上,一名白发佝偻的老者却冷哼了一声:“雕虫小技,不过尔尔,说不定脉力不行,也只能凭几分蛮力罢了。”

     人群听到老者之言,顿时安静了下来,这人地位不低。

     林小铁目光扫过老者满是皱纹的脸,却是没有说话。

     “你不是我们黑熊寨的人?”

     黑熊嘿嘿一笑,目光中闪现了杀意。

     “四当家何在,杀了罢。”

     “是!”

     那名白发老者正是四当家,七层脉海修为,霍地站出来,就要对林小铁出手。

     “住手,他是黑熊寨的人,他是我荒豹的结拜兄弟!”

     这时,林小铁略一点头,擂台下一名大汉阔步走来,声到人动,跃上擂台,人群中再次轰动。

     “原来是你的人……那好,你要挑战谁?”

     黑熊盯着荒豹足足三秒,似要发怒,又似在沉吟,片刻后换了副笑脸,悠悠地道。

     “其实你不用住手……”

     林小铁也笑了,淡淡望向那名白发老者,此人身材佝偻瘦小,目光中却极其狡猾奸诈,荒狮曾言,他回返黑熊寨的路线,除了荒豹,只告知过一人,就是他,四当家。

     “因为我要挑战的正是你!四当家!”

     此言一出,那名白发老者眼中闪出了凶光,而人群中更是一片哗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