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71.第71章 五芒殒星斩!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哈哈哈,小子,你找死!!”

     四当家怒极,反而仰天长笑,笑毕,面上浮现了狰狞之色。

     已经好久,没有人敢在黑熊寨挑战当家的了!

     这个年轻人刚进寨子,就要挑战自己,这分别是背负恩怨而来。

     其实,他这样想,倒是错了,若有恩怨,林小铁倒会选择先办事,恩怨放在一边,但这老头不但是四当家,听荒狮说,更是黑熊的心腹,此人计多,不除恐生变。

     这就是林小铁点名要杀他的原因。

     “你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们我爷爷?”

     人群中响起一个惊雷般的声音,一条中年大汉猛地跳上擂台,目如铜铃,散发着六层的脉力气息,大声喝道:“只会点轻身功法的小子,我要挑战你,死来!”

     这变故突生,黑熊与皱纹老者都是静静看着,眼里带着冷笑,并没有阻拦。

     烈酒荒狮倒是有心出手,但在黑熊杀人般的目光中,只能选择退后,回到了石椅上,满脸忧色,不知道林小铁在打什么算盘。

     黑熊寨有五大当家,除了荒狮失踪,还有一名四十余岁的鹰鼻中年人排在最后,是五当家,在黑熊的点头示意中,无声站到了烈酒荒豹的背后,手运脉力,荒豹此时心悬林小铁,竟没有发现。

     场间的二人,此时已是战到一起。

     这铜铃大汉使一柄单刀,力气奇大,刀风呼呼,有如飓风,一刀斩在擂台柱上,斩出无数火花沙石,而林小铁则如飓风中的轻燕,手无寸铁,在漫天刀光中随风飘荡,一时间已是险象环生。

     “切,还以为有什么真本事,原来真是个脚力较好的家伙。”

     “快点打啊,别拖时间,M的,快砍死他。”

     人群中对林小铁的躲闪不满,催促之声不断,时间一长,本来有了提防的黑熊与皱纹老者眼中也出现了轻视之意。

     在他们眼中,林小铁的速度的确极快,但也只能对付脉河修为,脉海强者出手即是浩瀚的威压,无边的脉力,是让人避无可避的。

     正在众人一边倒是发出“嘘”声对林小铁喝倒彩的时候,林小铁的目光中突然绽放冷光。

     他躲闪了这许久,正是要试一下自己吸收赦龙浮生后,体质的增强效果,他现在可以确定,他现在的速度,已经能和八层的剑师比肩,至于……眼前这名铜铃大汉,林小铁看准刀光中的缝隙,轻身一闪,就消失在这大汉眼前了。

     “咦?哪去了?”

     大汉正持刀惊疑,突然感到背后颈首一凉,然后传来喀嚓的一声骨响,他的头就耸搭下来,气息全无了。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林小铁只出了一招,就是伸出右手,落在大汉颈后,手掌发出巨力一拧,就将他的颈骨拧得粉碎了。

     大汉的尸体轰然倒地,人群中一片寂静,有近半的人目光中出现了恐惧的光芒。

     死,对他们来说,常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林小铁的杀人太过冷静,面色始终如水不动,这杀法也太过可怕,人防不胜防就死了,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自认也避不过这一招,这种可怕的速度,刚才这一瞬,已经是八层剑师的速度范畴。

     “还有别的人,要为你出头吗?”

     林小铁看也不看地上的大汉尸体一眼,目光淡淡地落在这佝偻老者身上。

     “好,很好!!”

     佝偻老者目睹亲孙子死于眼前,欲救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目光中一下子怒火喷薄,一柄雕鲤长剑一摆,就怒喝地杀了上来,黑熊要阻止已是来不及了。

     “他失去了冷静……好!”

     林小铁内心暗喜,这老头多计,此刻他怒火攻心,正是杀他的最好机会。

     老者手中的雕鲤长剑,只是一柄低阶的青霖器,每一剑挥出都有一条红鲤虚影浮现,张开利齿向林小铁咬去,刹时竟似天上地下,全是红鲤虚影,封死了林小铁的退路,同时,老者虽然只是刚迈进七层,却是货真价实的脉海修为,心念一动,强大的脉海威压向林小铁滂湃压落。

     而林小铁与脉海强者对阵经验,在脉河剑师中来说,已经是相当丰富,对脉海的打法,亦是了然于心。

     与脉海作战,如果要逃,就施展雷霆手段,远距离急攻对方,打断其威压,然后迅速拉开距离,离得越远,受到的威压自然越小,逃走可能就越大。

     但今日,他不是过来逃跑的,他,是来此杀人。

     这时,最佳的办法就是冲,迅速迫近对方,近身攻击,用狂攻打乱对方的脉海运行,其运有滞,则威压自减,甚至自身气息陷入混乱。

     林小铁正是采用了第二种方法,白色剑光一闪,直接斩碎数条鲤影,身形急促接近了老者。

     老者怕林小铁要逃,为报杀孙深仇正急速对冲上来,迅速和林小铁撞到了一起,他的眼中,出现了震惊。

     脉河与脉海对战,居然不避,而是直接冲杀!

     光这一点,就令擂台下所有人动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台上这个年轻人一定是疯了,越接近脉海,威压可是越大的。

     林小铁此时,亦感受到肩上的压力骤然倍增,连脚上也像负了千斤的秤砣一般。

     “恶鲤噬印!”

     老者同时狰笑,剑光挥洒间,林小铁脚下的大地消失了,变成了一个印,印中有一张巨嘴,长着鱼鳞,嘴中布满密密麻麻的尖齿,向急速落下的林小铁咬去。

     “去死吧!”老者有自信,在这么强的脉海威压下,林小铁体术再强,也不可能逃离他的剑印!

     “死是自然,却不是我。”

     林小铁脸上出现了冷笑,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一柄铁剑,这不是普通的铁剑,而是他灌进了炼剑道的铁剑,铁剑内藏着黑色的火焰,向着下方的鱼口,直接射了进去。

     林小铁的炼剑道修成一层,能炼天下玄铁器,连青霖器……也赫然,溃败!

     脚下的巨鱼发出了一声惨绝的惊嚎,它的鱼眼瞪得欲裂,似乎腹内正传来撕心裂肺难以忍受的痛楚,这种痛楚只持续了数息,便结束了,此鱼的气息,亦已断绝,它的体内骨脏,已被活活烧毁,剑光一闪,重新变成一柄剑,剑身黯然无光,跌落地下,成了废铁。

     炼剑道本来只能威慑青霖剑,并不能直接击败,但此鱼竟作死地将黑火吞进了腹中,从内部燃烧,一举奏功。

     “我的鲤剑!!”

     白发老者睚眦欲裂,即使是低阶青霖器,对寻常脉海来说,仍是非常难得之物,他为匪多年,也只得此一柄而已,怎能不心痛。

     抬头间,却惊觉林小铁的身形已经消失了。

     他眼中大骇,正要躲闪。

     “晚了!”

     他的身后传来了冰冷的声音,同时,他胸腹处浮现同样冰冷的星光,竟已是避无可避,星光牵动异力,散发出比寒冬还凛冽的杀气,最令人震惊的是,此刻形成的星光,竟有五点,是五芒殒星斩,比之前的四芒,威力大了十倍以上!

     “救我!!”

     白发老者发出了嘶心的喊声,他望的方向,正是黑熊,这时,黑熊已不用他说,早就飞身扑了过来,但在他赶到之前,林小铁嘴角再次浮现冷笑,右手成爪,狠狠一握。

     似箭的血喷上高空,有十数米高,这白发老者身上赫然有十个血洞,均是血箭喷射,他成了一个血人,在擂台上挣扎翻滚,哀嚎连连。

     黑熊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他深目凝视,已发现这四当家的内脏已被这星光杀气粉碎,混着白发老者的脉力变成一大团膨胀的血浆,这才会形成这么大的血压射出体外,这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五芒之杀,竟是如此可怕!

     “这招我见过……”

     “这是斩王之招!!”

     黑熊的脸黑得很难看,盯着林小铁缓缓道,这一刻,他对林小铁,再无小看之心,因为,林小铁施展五芒殒星斩的那一个短暂的瞬间,脉力轰然膨胀了十倍以上,远远超出了普通的六层脉河。

     他不知道林小铁用了什么方法,能隐瞒实力,据他估算,林小铁应该与刚踏进七层的脉海修为相当的。

     “那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林小铁毫不畏惧,负手而立,淡淡地道。

     “来自钺王城的流浪王子,你我素未谋面,今日来黑熊寨,所为何来?”

     黑熊双手环抱胸前,傲然睥睨道,因为即使是七层,在他眼中,亦不过蝼蚁,他随手可杀!

     他选择了询问,不过是为留一丝余地,当年宁静之雨的威名太大,他始终忌惮三分的。

     林小铁闭上双眼,轻吸一口气,一息后睁目,目中骤现无尽寒芒,冷冷地道。

     “杀你!”

     此言一出,整个黑熊寨的人立时像炸了锅般,沸腾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