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74.第74章 杀熊(下)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只见地面裂开一道十数丈长的地缝,一柄巨斧飞射而出,斧柄是用熊骨所制,斧身夹长,看起来和钺器差不多,斧的利刃似常年浸在血中,变得暗黑,有阵阵浓烈的腥味传出,令人闻之作呕!

     此斧,赫然是青霖器上品!

     “是血屠斧!”

     广场上的黑熊寨弟子见到此斧,竟有人发出了一声恐惧的惨叫,拔腿就往寨门外面跑,拉都拉不住,正是害怕到了极致!

     就连一些最镇定的老者,眼中亦出现了敬畏之色,嘴中喃喃道:“血屠一出,世间必有血灾冲天,必有血灾啊!!”

     传说,黑熊曾用这柄血屠斧,一日之内斩首上千,并将这些俘虏的血全部收集,用来滋润此斧,其血池,正在黑熊寨地底下!

     这斧,已经达到了上品青霖器的极致,差一步,就能突破,成为极品的青霖器,若有机缘,甚至可以突破到更高阶的暗金器的!

     “这年轻人死定了,而且会死得非常惨!”

     有人摇头叹息,他们仿佛能看到林小铁的命运了。

     “血屠之下,他走不过一招!”

     这时,同为上品之剑,林小铁手中的劫尘发出了冲天的白芒,似有挑衅争锋之意。

     “血屠,你好久没遇上对手了……”黑熊淡淡地道,脸上挂着绝对的自信道:“上吧,让世人为你震惊,为你哭泣!”

     血屠斧在空中散发着无穷杀气,整个黑熊寨都被笼罩在杀气之下,所有的人都是战战兢兢,一句话都不敢说,怕得罪这个杀星。

     劫尘剑却是无惧,冲天而起,纯白的光芒与血光瞬间撞到一起,震开,然后再次激烈对撞,瞬间交锋数十下,散出红与白的漫天光华,璀璨夺目,有如烟火腾空。

     虽同为上品之剑,但血屠斧却是胜了一筹,自然是因为黑熊修为更高的原因。

     黑熊得意地笑了,因为血斧击败劫尘是迟早之事,正在此时,林小铁也是笑了。

     他额头上瞬间有强光射出,两个立方体重叠的铸纹在他额上浮现,同时,风吹动他的衣衫,他左手成爪,爪中有一个印记,印记中赫然是一柄迷你的劫尘剑,他体内的铸气正源源不绝灌进其中,同时劫尘剑似有所感,剑身突然发出了冲天的剑光,无数剑气纵横散出,竟仿似脱胎换骨,气势比之前涨大了一倍,数剑斩出,竟将血斧逼得步步后退。

     “铸纹?!这是怒剑印!”

     黑熊惊得眼珠子都要突了出来,努力擦了下自己的眼睛,没错,的确是天赐铸纹,林小铁施展的,也赫然是一轮铸剑师三大高阶铸术中的,怒剑印!

     怒剑印,一剑之怒!

     此术以铸气作为能量,能将宝剑的潜力发挥到极致!

     此刻的劫尘,是它追随林小铁以来的最强状态!

     就在血斧受制的时候,黑熊心中突然浮现一个可怕的想法。

     “既然他会怒剑印,会不会……糟糕!!”

     黑熊脸色大变,掐指连催,就要将血屠收回手中!

     “晚了!!”

     此时,林小铁嘴角发出一声轻笑。

     血斧被劫尘压制,无法脱身,机会只在一瞬,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中,他当然会完美地把握这个时机。

     只见之前消灭雕鲤剑后消失的铁剑,此刻无声地浮现在高空中,赫然正是血屠斧的顶上,铁剑上面散发着无穷无尽般的肃然,风动,林小铁面色严竣,右手双指缓缓伸出,他身上的铸气旋转间就消失了,然后出现在高空的铁剑之上,凝成了一个青玉色封印。

     “天地赦令,山林受命,封!!”

     天地有感,风云色变,青玉色的印记有一丝淡淡的洪荒气息在其中,令血屠斧刚被此罩住,就发出了凄绝的惨叫,有如凌迟!

     “啊啊!!”黑熊疯了,纵身上纵,就要以身去破除林小铁的封剑印!

     但青玉封印瞬间涨大,将黑熊撞飞,转眼间就变得有半个擂台大小,巨印夹着天地之威,轰然落下,血屠斧发出尖声的嘶叫,就被无数青丝死死缠住,一层又一层,然后被印记轰进了深不见底的地下,不知道多少万丈的深底,一直气息也感受不到了。

     同时黑熊胸口有如闷雷响起,发出了惊人的轰隆隆的声音,同时,在黑熊的惨叫声中,他的气息就从强大的八层边缘直接崩溃,他体内的脉力仿如缺堤的洪水,狂冲而出,冲撞着他的身体,让他口吐鲜血,气息萎靡,脉力也一直跌到了七层的修为。

     “结束了……”

     林小铁发出一声轻叹,他伸手抚胸口,发现之前被黑熊重拳砸凹的地方,肋骨已经全碎,甚至心脏亦受损有了裂痕,他强撑到现在,凭的就是一股毅力!

     黑熊重伤之际,林小铁手指轻动,高空上气势惊人的劫尘剑就带着惊人的豪光向黑熊瞬斩而下。

     这一剑,就是结局……或者说,这一剑,本该是结局。

     黑熊面上却浮现了狰狞的笑,咬破舌尖,喷出大口的精血,没入了虚空中不见踪影,面容甚至扭曲了几分地仰天吼道:“好,很好,没想到这么多年好,你的儿子,竟再次将我逼到如此境地!!”

     林小铁一怔,听这黑熊的语气,似乎认识父亲,甚至,两者还有仇的样子。

     他的剑却没有停,依然斩落。

     但现场却是异变再起,一声熊的咆哮声突然在黑熊寨中狂怒震响,紧接着便是山崩地裂般的声音,众人惊惧的目光中,黑熊寨中心处有一座楼,楼是空的,有数十丈高,如座大山,今日,此楼崩,一只丑陋的黑熊头颅撞破瓦石,伸了出来,这震天的咆哮便是出自其口。

     甚至,在咆哮声出现的同时,有一只熊头虚影出现在黑熊头顶,双爪交叉,与从天而降的劫尘剑对撞,再将次发出撼动大地的声浪。

     黑熊寨被声浪冲击,有如飓风过境,一边狼藉,寨中之人何时见过如此惊人的争斗,均是面无人色,尖叫着躲了起来。

     “嗷嗷嗷!!”此巨熊头上有伤,斜穿其头,显得丑陋又可怖,很快就冲破高楼,一跃而起,遮住了天空,然后重重落在广场上,发出连声怒吼。

     林小铁与荒豹同时面色大变,就连荒豹,都不知道这头巨熊的存在。

     “哈哈哈,受死吧,可恶的蝼蚁们!”

     黑熊发出了得意的笑,同时,他竟一跃,直射向巨熊的大口,巨熊大口一张,将黑熊吞了下去。

     此时诡异,林小铁也忍不住一愣,但下一刻,便是震惊。

     这丑陋巨熊的头顶有肉团蠕动,竟似有一个人形的怪物,正在长出来,看模样,正是黑熊,只是面上布满血丝,比之前更恐怖几分。

     巨熊向林小铁挥出一爪,此爪,有如天威扫至,速度快得惊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