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84.第84章 水舞箖箊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林小铁正和大家一起如临大敌地望着寨门,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瞪圆了眼睛,连他都不由得骂了句粗口。

     “我草,二胖?”

     胖子这时已经从门外跳了进来,也不顾众目睽睽,也跑过来捶了林小铁肩膀一拳,骂道:“你这大半年跑哪去了,说好的秘点会合呢,王简还以为你死了,给你上了香,我俩还为这事打了一架。”

     林小铁脸色一变,郑重其事地问道:“那打赢了没?”

     “当然赢了!”胖子挥舞着他的胖臂,得意地道。

     林小铁这样问,自然是有道理的,大半年没见,胖子服下蕴凡果后,本来就到了脉池顶峰,大半年的现在,他亦已经顺利晋阶脉河了。

     “那才差不多。”

     林小铁大乐,也捶了胖子一拳,这家伙能顺利晋阶,这大半年没少下功夫的。

     此刻,荒狮荒豹却有些懵了,看着林小铁和胖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这个胖子就是八层的高手?可怎么看都不像啊。

     “死胖子,你跑那么快干嘛,也不替本姑娘开门!”

     此刻,寨门外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轻斥,原来胖子跑得太快,寨门自动关上了,看不到外面还有别的人。

     这声音清脆动听,还有几分熟悉之感。

     林小铁正疑惑间,两扇寨门如被巨力轰击,猛地飞出十数丈,才轰然砸落地面,扬起漫天沙尘,沙尘散去之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美丽年轻女子的身影,鬓边垂着青丝,身着靛青劲装,杨柳腰肢,背负一柄长剑,站姿笔直,仿佛军人,系着翠色的披风,有几分江湖侠客之感,她身上最诱人的地方,自然是她丰满的胸部,傲人地高高耸起,想不注意都不行。

     众人目光刚注意到她的美丽,下一刻,又为她身上的惊人气息所震慑,除了荒狮,所有人的目光都敬畏地低了下去。

     此女,约二十五、六年纪,身上却是如假包换的强大八层脉海修为!

     “水舞箖箊?!”

     此女林小铁当然认识,是叶寒的女弟子。

     “什么情况?乱糟糟的,胖子,我渴了,沏茶!”

     水舞箖箊环扫了一眼狂龙寨,现场的确一片混乱,角落处还有厮杀声未止,自然也没什么东西能进她的法眼,懒懒地吩咐起胖子来。

     胖子一见到水舞箖箊,立即将林小铁抛之脑后了,满脸堆笑地道:“喳!”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大殿走去,旁若无人。

     “不要脸……”

     林小铁心中暗骂,这“喳”都说出来了,真拿这胖子没办法。

     “二胖,那个,王简呢?”

     林小铁远远喊道。

     “他没死呢,别闹,一会再说。”胖子的心全都挂在水舞箖箊身上,林小铁一口苦水咽下了肚子里面。

     “重色轻友!”

     林小铁叹了口气。

     此时,深坑中的狂龙似动了一下,要站起来,荒豹和鹰刺一跃而上,将他左右夹住,狂龙现在已经是奄奄一息。

     众人的目光望向了林小铁,毕竟他现在是铁尘寨的寨主了。

     林小铁咳了一声,略一沉吟,恢复了正色,缓缓道:“荒狮,此人死罪,不审,直接杀,交你了!”

     荒狮会意,感激地点了点头,大步走到了狂龙的面前。

     狂龙脸容扭曲,仍是不屈地瞪着荒狮。

     “杀我骨肉之时,可想到有今日。”

     荒狮仰天长啸一声,声音中充满悲怆和哀伤。

     “要杀就杀,狂龙杀的人多了,这辈子不算亏哈哈!”

     “给我一个痛快吧!”

     狂龙狰狞地笑了,有如癫狂。

     “好,荒狮给你一个痛快!”

     此人临死不悔,荒狮是恨极怒极,大手一伸,紧紧抓着狂龙的头,在狂龙的惨叫声中,一声血爆,满天不堪,现场之人,均感震懔。

     只有林小铁轻叹一声,杀妻杀子之仇,怎么报都不为过,如此场景,已经打动不了他了。

     他甚至设想过,某一天,如果他发现自己救不回果儿,会变得如何疯狂和可怕,他自己都不敢想像。

     “带着狂龙的刀和残尸,去招降余众,不降者,斩,降者收其兵!”

     林小铁一声令下,荒豹和鹰刺会意,带领人马收降狂龙寨余众去了。

     “狮兄,狂龙的灵库,麻烦你走一遭了。”

     林小铁对荒狮拱手道。

     “哪里,铁尘寨之事,我已听豹弟说了,若寨主不弃,荒狮愿留寨中效力!”

     此番得脱牢狱,还有大仇得报,全靠林小铁,这份恩情,荒狮不敢忘,说的话亦是诚恳之极。

     “甚好!”

     林小铁双目放光,大喜道,拉拢荒狮,这本来就是他最大的目标。

     荒狮离开后,林小铁却有忧色浮上心头,因为,他刚才在楼阁上,看到侏九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她……好像杀得有点太狠了,而且专挑男弟子下手,对那些女弟子不屑一顾。

     林小铁找了数名弟子一问,便知道侏九目前正在后寨厮杀,那几名弟子提到侏九的时候,眼中都有一丝畏惧之意,这表情,跟见到鬼一样。

     林小铁不再耽搁,飞速赶去,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到了现场的时候,仍是吃了一惊。

     后寨,遍地尸体,均是男性,侏九手持利刃,正一刀一刀地砍杀着一名男子的身体,已经砍得稀巴烂,状若疯狂。

     林小铁跑近一看,原来正是当初深狱中那名瘦颊狱卒,此人早就流血而死,死前几乎被侏九凌迟,自然是死得痛苦万分的。

     “侏队……够了……”

     林小铁叹了口气,温柔地轻声道。

     下面这具残尸已是残不忍睹,林小铁伸手,就要去拿侏九手中的剑。

     锋芒一闪!

     侏九手中的剑竟然从下面上直插林小铁咽喉,快若闪电。

     林小铁大惊,若不是他早就感觉不妙,有了准备,这一剑,直接就能穿过头壳,要了他的命。

     “侏队长!”

     林小铁饱提体内力量,发出一声惊天的巨吼,声震寨子。

     侏九本来正欲继续冲杀,听到这声巨震,突然就停了下来,怔怔地望着这遍地的尸体,眼中重现一丝清明,很快,她的眼中亦有了害怕的神色,嘴唇却是颤抖着,眼中有泪珠滚了下来。

     “侏队,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侏九在牢中饱受折磨,肉体上的不说,那些狱卒的丑恶谩骂却如同尖刀,刀刀插在这个少女的心上,她的精神创伤,近乎扭曲,令她对这些男子的憎恨,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这才会疯狂杀人,她现在的情况很差,林小铁正想耐心劝她跟自己走。

     侏九却不理他,一转身,向另一个方向闪身离去了。

     林小铁正想跟过去,却惊见一柄尖刀迎面飞来,他闪身避过,心中忌惮之极,只能由得她走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