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86.第86章 巫思儿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

     桂老答应此事后,自然就是御剑离去了,他承诺林小铁,必会在一个月内赶回铁尘寨。

     此事已毕,林小铁立刻让名战去将寨中的脉海强者找来。

     不一会,荒狮荒豹兄弟、鹰刺大步而来,甚至侏九也跟在后面,她神色已经恢复平静,甚至还有一种冷漠,林小铁心中有异,但此时当然不便相问的。

     这几人,就是新铁尘寨的主力了,林小铁也不含糊,开门见山地说明了自己与段雅的恩怨,以及即将到来的一战。

     令林小铁意外的是,听到段雅之名,鹰刺的脸竟颤抖了,眼中有强烈的仇恨光芒控制不住地放出。

     “你要救你妹妹,但你敢杀他么!”

     鹰刺的眼中有一种压抑和痛苦闪过。

     “你与段雅有仇?”林小铁奇道。

     鹰刺没有说话,反倒是荒狮插口道:“像我们这些在幽冥之地落草为寇的,多多少少都有些故事,不然谁会待在这种鬼地方。鹰刺他……确与那四皇子有深仇。”

     连荒狮也对这段仇闭口不言,看来是涉及到鹰刺的隐秘了。

     林小铁点头,并不追问,而是环顾现场道:“这是我与段雅的私人恩怨,他的身份,你们都知晓,若有人退出,林某必不阻拦。”

     荒狮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不过一名皇子,劫了杀了,有何可惧!”荒豹这时大声喝道,声音包含愤恨之意,显然是替林小铁的遭遇抱不平。

     “荒狮之命,是寨主所救,家人血仇,终于得报,愿随寨主征战!”

     同时,荒狮强臂一横,亦果断拱手表态,目露坚定之意。

     林小铁自然是大喜,他的目光缓缓落在了侏九脸上。

     侏九略一沉吟便开口道:“你还是侏队的成员,既然有难,我们当然相帮!这也是沐悍和小古的意思。”

     林小铁自然是感激地点点头,他早前已经跟侏九说明了自己的真名,及隐瞒姓名的苦衷的。

     “此行多人无用,狮兄,侏队,你二人在寨子中各挑二十名脉河境的精英弟子,加强训练,随我们去即可。”

     荒狮与侏九同时领命点头。

     “鹰刺留下,我有话说。”林小铁挥手,让其余人退了出去。

     “此行,一场大战免不了,我的目标依然是救出我妹妹,但若有机会杀段雅,我不拦你。”

     林小铁略一沉吟道。

     “多谢寨主成全。”鹰刺目中出现了决绝的光芒道:“鹰刺若能将此人杀掉,死也值了。”

     鹰刺此言不详,林小铁倒也没有留意,只是向他详细说了林果儿的外貌,便让他离开寨子,火速赶往六畜试炼附近征查了。

     鹰刺领命而去,脚尖一点,身形就如鬼魅般掠出了门外,身法果然了得。

     诸事已毕,天色渐暗,夜色渐浓,新的铁尘寨中一片安宁祥和,经过了数日的打斗,林小铁也是感到身体一片疲惫,熄了灯火,周围一片黑暗,他躺在床上,片刻后便要沉沉睡去。

     突然,他的门动了,一只纤纤玉手轻轻伸了进来,将门无声地推开,林小铁睡得昏沉,竟似没有发现。

     此玉手挂着一条精致的黄金手链,盘在纤手的中指和细细的手腕上,向身体方向蔓延而去,然后,一只****白嫩的玉足也伸了进来,轻轻踩在地上,乌黑长发散落在腰间,来人竟是一名高挑的年轻女子,胸部高耸,美臀鼓涨,一双浑圆美腿,身材婀娜美妙,身上只有几缕衣物轻拢妙处,一条细细的黄金链披在娇躯上,双眸秋波暗荡,别有一股久经人事的诱惑风情。

     她的身后,还跟着两名同样几乎****的xing感女子,这两人林小铁倒是见过,是狂龙的女人。

     黄金链女子轻轻将林小铁被褥拉了一条缝,下一刻,她的身体就钻了进去,柔软的娇躯轻轻贴在林小铁胸膛上,同时,另两名女子亦相视一笑,一左一右,轻轻依偎在林小铁左右,抓住他双臂,抱于胸前,舌头卷动,就要向林小铁亲去。

     “喝!”

     正在此时,林小铁一声沉喝,身上脉力骤然暴发,似狂怒的河,将身上的三名女子轰得四面射开,同时,他身形一闪,已站立在床边,神情严峻。

     “谁,让你们来的?”

     他的声音,极是冷漠,因为,无论背后指使是谁,他行的都是一步险棋,如果林小铁是纵情声色之人,此人,有功,若林小铁不解风情,那此人则是冒犯了。

     那黄金链女子身上亦有修为,被轰开后身形在空中一转,就稳稳地降落在地面了。

     “呵,新寨主上任,姐姐我……当然是要代表白狐寨恭迎一番了……”女子脸色很快平静下来,俏脸露出笑意,秋波轻荡,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原来是巫寨主大驾光临……”林小铁目中闪过异色,内藏锋芒,沉吟道:“铁尘新兴,巫寨主来此,是有何贵干?”

     “咯咯,真是心急……此时夜深雾寒,此床温暖,铁寨主何不与姐姐同卧而谈,岂不快哉?”

     这xing感女子正是附近的白狐寨寨主,巫思儿。

     她此情秋波暗送,柔情无限,纤纤玉手轻轻搭在林小铁肩上,柔若无骨,充满了火热的诱惑。

     “免了,有事直说……林某心不在此。”

     林小铁脉力反震,马上将巫思儿的手震开。

     其实经过了方婕妤一事,林小铁对儿女之事,确是伤痕尤在,并未恢复过来,再加上他此刻心中,牵挂着妹妹安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争分夺秒地为一场大战作准备,确是没有别的心思。

     “你是说?你不需要女人?”巫思儿笑了,笑中带了一丝冷意。

     “然也,夜深了,你带她们离开吧。”林小铁望了一眼旁边被震倒在地的两名****女人,摆手以示送客。

     “她们……本就是属于这个寨子的女人,既然无用,杀了罢。”

     巫思儿目中冷光一闪,也不见她如何出手,一道金光在房间中闪过,就要切过这两人的细颈,一招两命!

     “喝!”

     林小铁沉喝一声,手掌一翻,空中飞速凝聚起一片剑气,剑气如壁,将这一招凶狠的杀招挡了下来。

     “好快的杀招!”

     林小铁心中吃惊,刚才巫思儿这招快到极点,志在一击必杀,若非林小铁早就掌间运气,也是来不及救人的。

     那两名女子自然是吓得花容失色,躲到了离巫思儿最远的角落,不停地颤抖。

     林小铁召出铁剑,一挑床上被单,被单就裂成两半,分别覆盖在那两女的身上,然后淡淡地道:“你也说了,她们是这个寨子的女人,我虽不知道她们与你有什么联系,但生与死,林某说了算。”

     “咯咯,哦?不错哦。够汉子。”

     巫思儿倒也不生气,娇笑连连,玉指一点,身上也浮现了一套曼妙的白色狐毛绒衣,包裹着她美妙的玉体,露出半个高耸的胸脯,美妙之处,若隐若现,高贵中带着致命的热辣,诱惑力竟是不降反升。

     “今夜,怕是不得安宁了……”林小铁突然叹了口气道:“巫寨主什么时候走?林某还有客人等着招待的……”

     “看来你也发现了,他们实力可不差,你招待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巫思儿笑了。

     此言方毕,林小铁的房间中已无声地出现了四名黑衣人,他们的脸全部用黑布包了,身上赫然都是强大的七层脉海修为,手执寒锋,杀气逼人。

     “吃力就吃力点了,林某向来只管要他们满意……”

     林小铁手指一点,劫尘剑霸气而出,剑气回荡。

     但他却没有出手,因为,他惊讶的目光中,看到巫思儿轻笑之间,淡挥云袖,袖中竟浮现四张玄符,异光闪耀,光芒闪过后,这四名黑衣人哼都没哼一声,眼睛就瞪得老大,眼睛中竟有符片飞舞,充满了惊惧与害怕,不一会,无数符片从他们眼珠中飞出,堆满了整座屋子,似将他们整个大脑都掏空了,然后,他们就同时倒地气绝身亡,死前……眼皮还是睁开的,里面却是一个黑窟窿,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这下变故来得太突然,林小铁神色一凛,不禁重新打量着巫思儿。

     此女年纪约二十四、五岁,容貌极美,妩媚动人,身上的修为气息,竟与水舞箖箊相当,这已经足够震惊,因为水舞箖箊是叶寒的弟子,能有此造诣,并不奇怪,但此女……幽冥之地果然藏龙卧虎,无数优秀的弟子在这里蛰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