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88.第88章 铁尘三律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请来再说,我并非轻易动怒之人。”林小铁笑道:“你放心,大不了再送他回去,我必不为难。”

     “那就好。”

     王简大喜,再和林小铁细细商谈各种细节问题,直到深夜,这才离去。

     “从今天开始,铁尘寨不再掠夺来往的矿队、狩猎小队,而是……邀请他们在此停留!”

     次日,林小铁的一句话,整个铁尘寨都沸腾了,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新寨主的目的,但在荒狮兄弟的大力支持下,众人依然按林小铁的意思,在来往矿队必经的主干道上大兴土木,修建客栈、食铺、刀剑行、药行等,整个燹龙山脉将因林小铁与王简的一次深夜密谈,而面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日,林小铁就让铁尘寨的弟子兴建铸剑大殿,搭剑炉,购置风柜等,甚至,还让荒狮、荒豹到附近查看,铸剑师肯定是遇不到了,遇到有经验、会铸剑的铸徒,全都抓回寨中来。

     这些人自然是诚惶诚恐,不知道要发生何事的。

     但最大的变化不是这些,而是林小铁看到铁尘寨中大量的夜族人,被锁链锁着干活,在寒风中衣不蔽体,每一顿都是吃的残羹冷饭,小小的屋子里住了几十名夜人,极是脏乱,有病者,无人医治,随意遗弃,直到病人痛苦shen吟至死,这些夜人有男有女,按规定皆不能修行,身为鱼肉,纵有反抗之心,又哪来的反抗的力量,纵偶尔有反抗者,也立即被寨众抓出来,打得半死。

     这一日,正是有一名夜族的少年,因望向寨众的目光不善,便被绑在木桩用皮鞭打了一个时辰,背后血肉模糊,面见是活不了了,寨众打完也不管他,直接就要离开吃饭喝酒。

     正好林小铁路过,当然是勃然大怒,问明缘由后,直接一剑将那打人的弟子两只耳朵都削了下来。

     王简怕事情闹大,拉住了林小铁,也立即派人将这名夜族少年紧急救治,最后还活了下来。

     林小铁目光沉吟,一日一夜后,他颁布了三条铁律。

     一者,夜人为劳不为奴,按劳支付灵石,重建住所,定时分派食物,提供医师;

     二者,寨内禁止私斗私刑,杀人者死;

     三者,取消斗擂制,鼓励杀敌,论功行赏,以战论位。

     这三条规定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新寨主疯了,不以为然,这山寨本就是鱼龙混杂之所,哪有不私斗不杀夜奴的,论功行赏更是扯淡,冷声一笑,不以为然,仍是自行其事。

     好像……新寨主也没什么反应……寨众更是肆无忌惮了。

     三日后,王简回报了一份名单,数名弟子彼此私斗杀人,还有十数名弟子,仍在肆意虐杀夜奴。

     林小铁一言不发,提剑出门,片刻后回返,剑上全是血,鲜红的液体仍在不断滴落地面。

     王简大惊,跑出去一看,寨门之上,近二十颗头颅整齐排布,俱是一剑断首,干净利落。

     寨门下众人弟子围观,俱觉胆寒,至此,才知道新寨主是要来真的。

     铁尘三律,自此名声大震,远近闻名!

     这几日,王简极是忙碌,几乎不休不眠地在建设新城,而夜人为自己兴建住宿之所,也极是积极,听到帮寨子建楼、挖矿还会有灵石回报,众人更是精神大振,干活效率提高了数倍不止。

     而胖子那没良心的整天都在黏着水舞,林小铁除了修炼铸气便是到处走走,观察下建设的进度。

     他没有发觉的是,自己已经被一个熟悉的敌人……发现了行踪。

     半个月后。

     这一日,林小铁正走在山间,他的身边,只有名战和数名护卫陪同,山路的另一侧,突然出现了四名灵师,为首一人,紫色长袍,一脸的阴狠和孤傲,指甲是黑色的,显然淬了剧毒,竟与林小铁记忆中的毒手夜枭有三分相像。

     来者看到林小铁的脸,立刻浮起了狰狞的笑容。

     “消息不假,你这小子果然躲在这里,竟敢谋害我毒手夜鸱的师弟……哈哈哈,你好大的胆子!”

     来者声到人到,身上的力量轰然运转,一股比毒手夜枭强大得多的力量压在整个山头上,竟到了七层的巅峰。

     “糟糕,是脉海的强者!!”名战与众护卫感到这惊人的压力,都是面色难看之极,毕竟在一名脉海的前面,他们加起来都不够死的。

     “姓林的小子,你的命,在你杀我师弟那一刻,已经注定,余众……我今天开一次恩,让尔等自尽,现在,动手罢。”此人淡淡扫了一眼林小铁等人,冷声宣判道。

     林小铁却是面色平静如常,同样淡淡地道:“原来,那人死前所说的师兄,就是你了。”

     他的语气中有些感慨,他当初对战夜枭,可谓是惨胜,更是畏惧他师兄的追杀,而在绝谷中躲了半年之久,不敢出来的。

     而今真正面对此人,已经时过境迁,境况大不相同了。

     “哈哈哈……”毒手夜鸱张狂大笑,脸上浮现狠辣之色道:“没错,夜枭杀人,总是太过仁慈,等一会你便有幸领教本座的杀人方法,绝对是你闻所未闻,哈哈哈!”

     另外三人听到此语,皆是放肆地笑了起来,似看到了林小铁被斩断四肢,痛苦哀嚎的情景。

     “闻所未闻……倒是真的闻不到了……”林小铁心中浮起扇儿惨死时的情景,眼中冷光渐盛。

     “你怎么不笑,难道不好笑么?!”

     毒手夜鸱倨傲的望着林小铁与名战等人,不可一世地道,在他眼中,林小铁这些只有脉河气息的人,都已经是死人。

     “给老子笑!”

     毒手夜鸱手一伸,空中浮现了一只巨大的黑色毒掌,就要向林小铁等人当头罩落。

     “笑……倒是没有……搞笑,倒是有一点……收拾了罢!”

     林小铁轻轻挥袖,面色从容。

     这时,只闻一声狂怒狮吼,震天而起,林小铁的背后,一条魁梧大汉怒目宽步而来,身上散发着八层的强大修为。

     “不过一名七层的家伙……害本姑娘白白跑这一遭……”

     同时,一声清脆声音在天下传来,一条巨大水蛇的头顶上,正是站着水舞箖箊,同样散发着八层的可怕气息。

     “什么?怎么回事?”

     毒手夜鸱的声音颤抖了,变得尖细,脸上浮现了极度的害怕,跟刚才的不可一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人,误会,误会啊!我错了,我错了啊!”

     对方居然有两大强者联手坐镇,毒手夜鸱此刻的畏惧深入脑海,连魂都在嘶声尖叫的感觉。

     名战等人见状,皆是又惊又喜,脸有笑意。

     “你们刚才不是很想笑么,现在怎么不笑?”名战气恼这些人对林小铁出言不敬,愤愤不平地道。

     “好笑,好笑。”毒手夜鸱此时四人皆是狼狈,本是狰狞的脸现在都装出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极是滑稽。

     “擒下。”

     林小铁淡声吩咐,不再耽误时间,带着名战转身向铁尘寨走去。

     “啊,我跟你们拼了。”

     毒手夜鸱发出嘶吼之声,背后传来数声巨响,不一会,石卫就跑上来禀告。

     “四人全都被制服,这是他们的储物袋。”

     这本来就是不同等阶的战斗,结束得这么快林小铁并不意外。

     林小铁长袖一挥,接过储物袋。

     “寨主,他们要怎么处理?”

     石卫犹豫了下,再次问道:“查过了,他们都是毒剑柱的人。”

     此事关系重大,石卫不敢擅自作主。

     “毒剑柱……有何可惧,林某迟早将它连根拔掉……”

     “将四人绑到后山,斩首。”

     林小铁话语中有点冰冷。

     “是。”见林小铁连毒剑柱的人都敢直接杀,石卫眼中出现了兴奋的光芒,领命而去。

     御剑阁的人高高在上,在幽冥之地横行霸道,即使被擒,也极少人敢将他们杀害,因为他们的背后,是强大的御剑阁和诗意天城势力。

     石卫早就对这些霸道之人感到痛恨之极,林小铁的决定,令他感到一阵畅快。

     林小铁回到铁尘寨的时候,石卫也将四个人头端了回来,林小铁摆手示意,他这才退了出去。

     “这石卫办事,有始有终,倒是谨慎……”

     林小铁虽然有点烦他,但亦有欣赏之意。

     他沉吟之间,突然名战跑了进来,气色有点慌张,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寨主,糟了,黑熊山的方向传来了可怕的爆炸声,整座山头都快被炸开了!”

     “什么?”

     林小铁霍地站了起来,原黑熊寨早已搬空,其名也就改成了黑熊山,怎么突然爆炸呢?

     他脸上一凛,大步向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