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89.第89章 剑劫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原黑熊寨四面环山,此刻,四面的大山竟然都像起了火,而且,这火焰中带了血色的光芒,群山中央,原黑熊寨旧址大地开裂,楼阁崩塌,焰火狂涨,无数血光从地下冲天而起,有如璀璨烟花。

     最惊人的是,有一股强悍得令人颤抖的气息正在地底下缓缓苏醒,它的每一次脉动,都令群山发出一声惊吟,山风回荡,有如战鼓旋律。

     原先留守黑熊寨的只有数十人,此刻当然是面无人色,抱头鼠窜,疯狂地奔到山脚下,回望高耸的黑熊寨,已全被这恐怖的血色包围了,劫后余生,大呼侥幸。

     但他们脸色尚未缓和过来,天下忽起惊雷,雷光中赫然含有无穷无尽般的剑意,雷,代表的是毁灭,剑,带来的是杀戮,两者现时降临,有如末日,将方圆十数里大地罩在其下,剑风起,万雷生,高空中,雷光照耀下,竟出现了一柄柄灵剑,这些剑,天地造化,乃是因规则而生,因劫数而存,此刻,万剑所指,正是黑熊山庄大地之下,那股正在脉动的剑息!

     “剑劫?!”

     林小铁带着荒狮和侏九赶到的时候,望着天下凝聚的恐怖万剑,皆是惊得面无人色,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何事。

     “难道……”林小铁双目突然掠过一阵异芒,他突然想起一事,他力斩黑熊后,血饮剑就消失了,沉入了大地,直奔黑熊寨下的血池而去,难道,此剑在血池中有了造化,竟要进阶了,造成了这惊人的剑劫天象。

     “黑熊寨下的血池,有多大?”林小铁突然向荒狮问道。

     “此血池是黑熊杀人、杀兽血而成,计其数,应该有数千之多。”荒狮想了下道:“难道血池有变?”

     荒狮脸上竟出现了恐惧之色,他对血池这等可怕之物,亦是畏惧之极。

     “竟有数千……难怪血饮剑会吸血晋阶了……苦也!!”

     林小铁眼中露出苦色,因为,他现在修为太低,这血饮剑晋阶了,他反而无法使用的,有如鸡肋。

     他思考的同时,天上数柄灵剑开始落下,带着无匹的气势,势要将地底下强大的新剑灭杀掉。

     轰隆隆隆!!

     数声巨大的炸响中,巨大的黑熊寨就在无数的雷光与血芒中被彻底毁灭,所有的楼阁皆被炸得粉碎,成了飞灰!

     这爆炸的气浪波及林小铁等人,他们身上同时金光闪耀,气势猛地提升,但仍是被这气息撞出数百丈之外,身上同时感觉血气翻滚,眼中皆有敬畏之意。

     单是这爆炸气浪就有如此惊人威力,那在中央处激烈对撞的灵剑和地底异剑,到底是何种恐怖的力量。

     “传说中,只有暗金器进阶,才会触发惊人的恐怖剑劫……难道,这地底下,有一柄暗金器进阶完成?!”

     荒狮与侏九皆不知道血饮剑之事,皆是面有忧色,因为,有剑就会有铸剑师,更会有争夺者,这些都会引来一些强大得不可思议的敌人,这是他们最不想面对的。

     林小铁却上脸上出现了奇异的神色,定定盯着这剑劫不言不语。

     “寨主?宝物即将现世,暗金器已经有极高灵性,必会逃走,此时该迅速调兵,包围此山,将此宝擒下!”

     侏九眼珠一闪立即建议道。

     “如此天劫,此宝怕是承受不住,一会它的主人必会出手相助,我们伺机袭击,将其重创!”

     荒狮更是目中露出狠色道:“此宝将是我们铁尘寨的镇寨之宝!”

     “就是此宝居然带了血气,只怕是柄邪兵,它的主人,怕也不是什么好人。”同时,侏九目中略有忧色,担忧地道。

     “这……呃……”林小铁面上出现了古怪的神色,讪讪一笑,并未答话。

     血饮剑吸人、兽血精华,的确邪异,此剑同时吸收了极月灵液和天血灵石,这两者都是举世罕见的珍稀材料,特别是后者,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此剑有资格晋阶暗金器,林小铁并不感到奇怪的。

     此时,天空中的灵剑密集地降落,像毁灭的剑雨一样,更是每一次都有十数柄灵剑射落,每一次都将黑熊寨中的断壁残桓再轰炸得粉碎一次,大地轰鸣,仿佛天雷灌进了地底中爆炸一样。

     片刻,高空上雷霆更怒,似因久久未能击溃血剑而不耐,巨响之后,高空中的剑群之剑刃上,瞬间有电光缠绕,灵剑化为雷剑,气势暴涨数倍不止!

     雷剑轰鸣,同时无声旋转,形成一个宏伟壮观的雷剑漩涡,下方大地底下的血剑感受到如此威力,亦不禁发出了颤抖的剑吟,天威浩荡,剑亦知敬畏,这雷剑漩涡范围竟达十数丈宽阔,隐隐将林小铁等人也压在了下方。

     “不妙。”

     “快退!”

     侏九与荒狮身形同时向远方急闪。

     “等等,寨主呢?”

     “什么?”

     侏九与荒狮同时回头,看到惊人的一幕,在雷剑漩涡的中心下方,林小铁感受到血剑的颤抖,身形竟不退反进,扑进了原黑熊寨中,大地上,他孤身站立,身上雷光、剑光闪耀,眉山之间,亦见凝重!

     “这剑……是他的?!”侏九与荒狮愣住了,对视一眼,眼中都满满的是不敢置信。

     地底下的血剑,似感受到了主人的气息,发出振奋的欢呼,它抵挡雷劫多时,气息早就萎靡,剑身上亦见细小的裂缝,已是强弩之末。

     “血饮,接印!”

     林小铁声动,额上同时铸纹光芒大盛,召出随身劫尘剑,划破自己手掌,鲜血流出,身上铸气同时滂湃涌出,混和着他的血,凝成了一个庞大的血道铸印。

     血饮剑发出一声畅快的剑吟,血印入体,它的剑体上的裂缝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它饮林小铁鲜血而生,剑之本质,就带着血,故能以血补剑。

     同时,林小铁身上铸气再次暴发,沉喝一声,手掌一翻,掌心上一个巨大的青色铸印随念而生。

     “怒剑印!”

     怒印入体,血剑气势猛地膨胀,只见地底下,一柄数十丈之巨的血剑冲破地表而出,耸立于大地之上,剑尖直指苍天,与高空中降临的雷剑漩涡争相轰鸣,有如嘶吼!

     两者很快相撞,巨大的轰鸣声将林小铁双耳震得耳膜剧痛,两行鲜血流出,同时,地面上飞沙走石,不见天日,大地震动,雷光乱闪,将巨石在空中劈得四分五裂。

     “寨主!”

     “小铁!”

     荒狮与侏九同时吓得面无人色,刚才这么一下,他们自问都未必能自保的。

     高空中,雷剑漩涡被血剑刺破了一个大洞,而血剑也极是凄惨,剑身上无数裂缝密布,而且还在不断扩大,已经是要崩塌之势。

     雷剑再次轰鸣,剑尖上同时发出刺目的白光,残剑所指,齐齐向着血饮剑轰去!

     “糟糕,这血剑承受不住了,此剑要毁!”

     荒狮惊呼出声。

     风沙之中,林小铁的身形跌撞而出,嘴角带血,见如此情形,一咬牙,他的铸气,只恢复了三成左右,怒剑印耗了一成,而此刻,他将身上的两成铸气,同时灌进了掌中,一个玄异的青玉色禁印从虚空中浮出,正是他修成的镇剑道。

     “雷剑亦剑,林某的铸道,是万剑臣服!!”

     一声喝,林小铁狂吼的声音惊天冲起,同时,他的身形如箭般踏着血饮剑,如踏绝壁,直冲云霄,站到了血饮剑的顶端,头顶,就是可怕的雷剑漩涡余威,林小铁却毫无惧色,身上的铸气爆发,形成了风暴,他手中玉青禁印瞬间涨大,覆盖了方圆数十里,高空中雷剑漩涡感到林小铁手中的洪荒气息,竟是万剑齐声嘶鸣,有如野兽拼命之声,无数震耳的的雷光中,漩涡与青玉禁印疯狂相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