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90.第90章 血饮沉眠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这一撞,有如毁灭,林小铁身上无数鲜血射出,脸色苍白,血剑所在的大地如临末日,无数断壁残垣在雷光中被击成了粉末,甚至焦碳!

     但是,大地虽毁,却仍是屹立,而这一击过后,天变了,高空上的雷光漩涡终于四散,似乎,这一股毁灭的力量,在这最后一击后,终于耗尽了它所有的能量。

     云层飞速四散,大地重见青天。

     此刻的血饮剑,也恢复了原状,它的身上,有一种陌生的强大气息,在阳光下,散发着暗色的金属光泽,此光泽似乎都蕴含了锋芒,让人望了一眼,就感到双目有刺痛的感觉,即使是脉海强者,亦不例外,剑身似乎更长了一点,划过优美的弧度,似剑非剑,似刀非刀,剑刃上隐隐有血光流转,诡异非常。

     此剑虽然晋阶,但因伤势过重,剑灵陷入了沉眠之中。

     林小铁胸前满是血,终于松了口气,他伸手,想去抓住此剑。

     “啊!!”林小铁触手此剑,竟如遭电击!

     甚至,这种力量直逼他脉河,让脉河都翻滚难受,忍不住再喷一口血,林小铁倒退数步,连站也站不稳,直接盘膝坐了下来,纳气数刻后,才稳定了心脉,睁目,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的确是暗金器,虽然只是暗金器低阶,但已远非我的力量所能驱动……更何况剑灵已陷沉眠,我更无法指挥它了……”

     林小铁摇头苦笑,血饮剑可是他手上的最强宝剑,结果来了个提前晋阶,剑比人强,他反而用不了,真是得不偿失的。

     “此剑伤重,起码要沉睡数年,方可苏醒……罢了罢了……”

     林小铁摇头叹气,正想将此剑收起,突然,剑身上却冒出了一个狼头,此狼头,比之前长大了数倍,赤红色的毛发,有如火焰,再然后,一只强而有力的狼爪伸了出来,踏上大地,大地震动。

     “小血狼?不,这是大血狼了!”

     眼前的血狼已全部走了出来,有数尺长,站起来,刚好能趴到林小铁腰间,仰天发出震耳的嘶吼,狼目中战意滔天,嘴中有獠牙,发出锋寒的冷光,额上有一道深深的半圆月痕,瞳孔中,有血色的火焰在轻盈舞动。

     此血狼在血池中滋养,竟也达到了八层脉海的修为,它不是剑的灵,而是剑的魂,此魂,来自林小铁,故能被林小铁控制。

     “甚好!”

     林小铁轻轻拍着它的狼头,此狼虽然长大,但对他仍极是依恋,这段时日不见,这会一直蹭着林小铁的腿,不肯回到剑内。

     林小铁抚慰它好一会,才将它收进剑中,指尖一挑,眼前的血饮剑散出奇异光芒,没有射进他储物袋中,而是化成一束光,射进了林小铁的左手手腕上,化成了一道血饮剑纹,狭长冷光,栩栩如生。

     “听说暗金器可以附体,果然如此。”

     此间事情已了,林小铁站了起来,眼前却没有了荒狮和侏九的身影。

     “血饮剑已陷沉眠,赦龙浮生已与和融为一体,手中可用的顶阶宝剑,只余劫尘,但这剑使用太多,听怕已引起了程王宫的注意。”

     林小铁目中闪过一抹忧色,作为一个铸剑师,大战将至,他突然发现手上无剑可用,也是极是无奈的。

     “没有剑的铸剑师……不就等于老虎没了爪子么……”林小铁自嘲地笑了。

     正在此时,荒狮与侏九一同回来了。

     “寨主,狮队和侏队已将附近数十里封闭,无人进出……外面的人只能看到天象有异,而不知道发生何事的。”

     荒狮禀告道。

     “多谢你了。”

     林小铁淡淡笑道,他果然没有看错,这荒狮和侏九皆是将才,所谓将才,就是主帅将他们放到合适的位置,他们就能自主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刚才林小铁激战天劫,荒狮与侏九就马上意识到了,这是林小铁的剑,既然如此,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马上带领两队精锐,将附近封了起来,当然事实上并不是无人进出,那些执意要闯进来的人,自然都被他们拦下并斩杀了,这种细节,当然不需要告诉林小铁的。

     “寨主言重了,恭喜寨主得到至宝!”

     荒狮望向林小铁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敬佩的光芒,林小铁斩杀黑熊的时候,他未亲眼目睹,但今天与剑劫的惊天一战,却深深地烙印在他脑海中,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临月国内,铸剑师的地位如此之高,他们的铸剑能力甚至战斗力,都是强得可怕的。

     林小铁却是叹了口气道:“这暗金器,我根本无法驱动的。”

     荒狮想了一下,安慰他道:“暗金器的确要莲境强者,才能驱动,但也有异法,只要付出代价,亦可令脉海九层的剑士能驱动一二的。”

     “九层?!”林小铁摇头,淡淡一笑。

     荒狮亦知林小铁本身还是脉河修为,脉海都还要好几年,说九层确是太早了的。

     “小铁,你可感到身上铸气有所增长?”

     侏九突然出言道。

     “哦?没有?”

     侏九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道:“你是剑的主人,它晋阶的时候你当有一定概率提升铸气修为的,现在看来,是没有遇上。”

     林小铁本来不知道这回事,并无特别的感觉,这下听明白后心中立刻浮起了无尽的郁闷了。

     “啊,你别往心里去,这机率还是挺小的,没有提高也属正常。”侏九慌忙解释道。

     但林小铁的神情还是无精打彩的。

     “哎呀,是我多言了……”侏九的表情,很是内疚。

     “对啊,我可郁闷了,晚上陪我喝酒,谢罪……”林小铁轻声道。

     “行。”侏九当然是当头答应。

     “你一个人来。”林小铁突然面色一变,郁闷一扫而空,哈哈一笑,大步向铁尘寨的方向走了回去。

     “你故意的。”侏九这才知道自己上当,气得跺了一脚地面。

     这段时间,侏九老是躲着林小铁,甚至连沐悍等人也不说话,林小铁与沐悍等都有了担忧,想尽办法想和她聊聊,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哈哈!”

     荒狮豪爽一笑,甚觉好玩,同样大步跟着林小铁而去,原地只留下侏九在面色变幻,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