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91.第91章 稚女玄符舞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这天夜里,月光下,林小铁在自己的楼阁顶上备了酒,等了很久,侏九才依约前来。

     他们聊了很久,直到深夜,才方双双离去。

     他们的谈话,没有第三个人听到,只知道侏九回来的时候,曾经冰冷的眼神多了一丝温暖。

     而林小铁目送她离去,看着她畸形的身材,心中有惋惜,同时更有怒意。

     原来侏九竟是与他同龄。

     她并非天生畸形,相反,她很小的时候,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善良而好学,家规严,极守规矩,她从小喜欢玄符,而且有惊人的天赋。

     她的畸变发生在五岁的时候,整张脸开始变得扭曲,这种变化很快,半年内就扭曲得不成样子,甚至身体亦不再发育。

     而族中长老说,她是从娘胎中就被人下了术,被一名恶毒之人隔着母亲的肚皮在她身体中施了禁咒!

     但族中之人都十分惊恐,认为此女不详,是怪物。

     她的父母在族中地位甚高,眼见亲女儿变成了丑陋的怪物,亦惊惧非常,将她锁了起来,在一间黑暗的牢房中,一关就是十年之久。

     没有人知道,侏九是怎样在那间小黑屋里长大的,甚至,没有人关心过她。

     父母有时甚至会忘记给她送吃的,一饿就是半个月,所幸她独自修行,身负修为,倒也没有饿死。

     侏九十五岁那年,她的姐姐成功晋阶四层脉河,被誉为天才,族中的未来天骄,族中大摆筵席庆祝,她却被人遗忘,饿了近一个月。

     也是那一年,城里出现了瘟疫,死了很多人,族中之人认为,此瘟疫是怪物引来的,群情激愤之下,要将侏九活活烧死。

     她平静地看着这些要杀她的人群,平静地看着她的父母,看着他们看着自己厌恶的眼神,甚至连一句为她辩解的话都没有说,就将她交了出去。

     她被绑在木桩上,台下族人汹涌,脸色狰狞,望着这个似乎没有反抗能力的女孩,喊着要将她烧死,而大火烧起来的时候,火焰烧红了她的眼,也烧死了她的心。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她身上爆发出了脉海的修为,整座火台炸得四分五裂,她稚嫩的手伸出,台下所有族人怀中的玄符不由控制地飞出,为她所用。

     “丑八怪,别靠近我!!”众人惊恐地喊出声来。

     那一夜,她从人群中走过,看到他们望着自己怪物般的惊惧和唾弃的眼神。

     那三个恶毒的字如利刃般,印进了她的脑海中。

     她怒了,玄符飞舞,带出了漫天的鲜血。

     她不知道那一夜她杀了多少人,只知道族中长老震怒,派出了数名脉海的强者,誓要将她擒回族中斩杀示众,她几经恶斗,差点死掉,后来终于逃进了幽冥之地,在这里躲藏度日。

     林小铁感到,侏九还有些事情隐瞒,并没有告诉自己全部的实情,但这些已足够让他动怒。

     是怎样恶毒的人,会对未出生的婴儿动手?!

     是怎样扭曲的人生,让侏九在最美好的年华变成了不堪回首!

     他甚至有点理解了侏九杀人时的举动,因为扭曲的人生,不是死亡,就是疯狂。

     “有术必有解……无论是什么咒术,只要找到源头,都能将它连根拔起。”

     林小铁叹了口气,他现在的实力当然是无法做到的。

     “十五岁凭记忆中的典籍修行,不借外力,独自修行到脉海,她身上到底是什么天赋,怎有如此可能的修行速度?!”

     同时,林小铁对侏九身上的天赋亦感到震惊起来,他自问多年努力苦修,更借助了超级蕴凡果,在同龄中已经是修为强大,出类拔萃,但相比侏九,却又远远不如了。

     他感慨良久,这才转身回到了房中。

     第二天,铸剑大殿中,王简送回来了大量的材料。

     “你真的将它找到了?!”

     林小铁猛地抓住其中一块有如琥珀的白玉石头,其内有强烈的地属性气息。

     “为了找这东西,王某可费了好大的劲!”

     “也就只有你能找到了?”林小铁大喜地道。

     王简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突然眼中又闪过一丝忧色道:“林公子,最近我们所建客栈、刀剑行皆已运营,本来已有运矿弟子经过歇息,但那黑风寨却突然冒出来,劫了队矿车,有人认为我们是一伙的,开黑店,都不敢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黑风寨,你不提我倒忘了……”林小铁眼中闪过厉芒,他要在燹龙山脉立足开店,这黑风寨倒是不能留的。

     王简离开后,林小铁立即让名战找来了荒狮和侏九,缓缓道:“狮兄,侏队,击溃黑风寨,你们要多少人?”

     荒狮一愣,然后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自信地道:“黑风寨老子早就看他们不爽,我只带狮队前去,三天内就可以回来!”

     荒狮当然知道黑风寨袭击林小铁,被巫思儿辣手杀掉四名脉海高手的事,而这段时间狮队训练有素,正好作一次实战演练。

     “好。”林小铁淡淡一笑道:“狮队破寨,侏队为他们押阵罢,杀了其寨主,将头悬在燹龙山脉入口处,以儆效尤!”

     荒狮和侏九同时点头离去。

     时间还有半个月左右,诸事安排妥当,林小铁果断宣布闭关,将杂事丢给王简,开炉铸剑!

     众人以为他过几天就会出去,结果一晃十余天,铸剑炉中日夜有火光闪耀,林小铁吃饭睡觉都在里面,谁都不见,跟着了魔似的。

     “小铁,冰糖葫芦吃不吃?”

     这时候,铸剑炉旁却有张床,床上躺着个胖子,正一边翘着腿一边啃着冰糖葫芦,手中还抓着一串,石卫知道他和林小铁关系不一般,所以让他来去自如的。

     林小铁凝神盯着炉火,表情专注之极,对周遭的事物仿若未闻。

     胖子脸上有点不爽,这些天无论他怎么挑逗林小铁,林小铁都是一言不发的,让他极有挫败感。

     “真的很好吃哦?”

     胖子跑到林小铁面前,伸出舌头,从下而上地舔着冰糖葫芦,表情陶醉,销魂之极。

     林小铁右边眼皮跳了一下,似强忍住了什么,不去搭理胖子。

     “你不吃我真的吃了!!”

     胖子感到无趣,抓着冰糖葫芦,捅了下林小铁背脊恨恨地道。

     “靠你个死胖子,滚!”

     林小铁抓起火炉里的烧红的铁棍就追着胖子打。

     “靠你!滚就滚!还真打啊?喂喂,我靠,我屁股上的布被你烧掉了!啊痛,我肥白的屁股啊!”

     胖子嘶心惨叫的声音震天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