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94.第94章 大军进发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终于……可有联系到鬼杀?!”林小铁声音中带了一丝紧张地道,桂老的任务最是关键,若无鬼杀,如荒狮所言,他们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桂老白发飘动,挥手射出一个黑色的木盘,道:“桂老不负所托……他们虽然藏得隐秘,却也被我老头子找了出来,这叫鬼罗聚宝盘……提前一天放入相应的灵石,他们便会派脉海强者来执行任务。”

     “好!”林小铁沉喝一声,有了鬼杀,他便有了底气,这是他的底牌。

     林小铁略一盘算,他从连续吞并黑熊、狂龙、黑风三寨,夺得灵石合计三百余万,这半个月铸剑出售再得二百万灵石,除去大兴土木,还有维持铁尘寨运转的一百万,林小铁怀中共有四百万灵石之多的。

     林小铁收下鬼罗聚宝盘,桂老满脸疲惫,便要告退了。

     “寨主,还有一事,望寨主成全。”桂身突然又返回来道。

     “哦?何事?”

     “名战……此子与我投缘,我想收他为徒,留下后人,望寨主成全。”

     林小铁眼中有了笑意,知道名战的机缘到了。

     这少年处事礼貌,见桂老年纪大,处处搀扶,极是周到,竟是得到了桂老的青睐。

     “这是喜事,你自己处理即可。”林小铁当然是成全他们的。

     桂老亦知林小铁心思,淡笑拱手。

     “等等,那个……”林小铁面上突然浮现腼腆之色道。

     “哦?什么?”桂老不解地道,他可从没见过这个年轻人犹豫不决的。

     林小铁眨眼笑着道:“桂老,您是剑道前辈,能不能也教我两招。”

     桂老一愣,然后哑然失笑。

     “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紧要之事,无妨……的确,雨王早逝,想来你未遇明师的。”桂老点头道。

     林小铁大喜,看桂老这表情应该是要同意了。

     “寻常剑法……你不会缺,高阶剑法……你修习过哪些?”桂老缓缓道。

     “高阶剑法,我练过玄河舞、剑藤术、剑火术,还有一些剑阵和殒星斩。”

     林小铁一股脑儿地说道,剑阵与殒星斩他在黑熊寨都施展过,也没必要隐瞒了。

     “你的剑阵,极强,殒星斩同样是惊世之招,老朽无法指点……”桂老沉吟了一下又道:“但剑藤术与剑火术却不是脉河剑术的极致。”

     “哦?剑藤剑火之上,仍有剑术?”林小铁奇道。

     “没错。”桂老点头一笑,身上的庞大的脉力外涌,金光蜕变,变成了一条水桶粗的青翠藤条,藤条竟然张口怒吼,有如一条绿色的巨蟒一般,声势极是吓人。

     “寻常剑藤术,召出之剑藤太细小,只能作障眼法,无法伤敌,以剑藤术融入脉河,以脉河化蟒,此术,称为蟒木脉河。”桂老得意地道,这剑术是他研究多年而得,世上知道的人亦是不多的。

     “另外,剑火连河亦是同理。”桂老淡笑地道。

     林小铁仍在为这藤蟒的惊人威力震惊,想不到剑术运用,竟还有如此妙法。

     “玄河舞呢?”林小铁神色振奋地道。

     “玄河舞……没有更深层的剑决……”桂老摇头道:“但若用得熟练,就会出现大。玄河舞!”

     “什么叫大。玄河舞?”林小铁不解地道。

     “就是……呃,跟你也解释不通,你自己领悟吧。”桂老伸出手指,往自己额头一点,引出一丝光点,再点在林小铁的额头上。

     “年纪大,也就这只好处了,这玄河舞用的多,还会出现新的变化。”桂老自嘲自己年纪大,已经成了习惯。

     “神魂印记?!”林小铁再次震惊,这桂老年纪大,懂得的还真不少,刚才那个光点里面可是蕴含了桂老这百余年对玄河舞的领悟的,这是神魂之术。

     “另外,这里还有两本古籍,骨爪术与骨灵召唤术,皆是无比强大的剑术,骨爪术是以脉力化爪,骨灵召唤则是以铸气为媒介,召唤亡灵,此二门皆是幽冥门的秘术,你看完须立即交还给我。”桂老无比郑重地道。

     林小铁面色一凛,听这两个名字就知道,此二术皆是惊人的秘传剑术,他从未遇明师,都是自己苦研,今日受教,也算是桂老半个弟子了。

     他恭敬地将古籍将过。

     “你须记住,此为幽冥门赐予,今后一生,不准使用此术,对付幽冥门!”桂老目光严肃地道。

     “小铁谨记!”林小铁当然没听过什么幽冥门,但典籍当前,当然是答应了再说,他想了一下又说道:“桂老,小铁不习惯受人恩典,今后,你如有材料,小铁可为你铸一柄剑。”

     “可以啊……但我要铸的可是暗金器哦,还有至宝真莲之力,你答应过的,不要忘了。”桂老笑了,眼中竟有一丝调皮。

     林小铁面色一怔,没有答应,暗呼上当,他现在仅是一轮铸气修为,强行铸造暗金器,成功率极低,甚至,铸出一柄暗金器会将全身铸气全部消耗清光的,更会影响他的铸纹根基。

     “等你有二轮铸气以上修为再说吧哈。”桂老似乎看透了林小铁的心思,哈哈一笑道。

     “甚好。”林小铁松了一口气,同样微笑道。

     桂老挥袖告退,林小铁则是立在原地,心中百感交集。

     “若是没有雪谷血案……雨王府尚在,一家人团聚,还有苍烈、珑姨、羽缺师兄……自己会有很多人指导,习剑,练武,该是何等逍遥自在,而今只能自己学一点是一点了。”

     “父亲的惊世武学,只传给了羽缺大哥,只能等遇到他的时候再说了。”

     林小铁叹了口气,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游仙奇枕,时间紧迫,普通人肯定是来不及学习新剑术的,但他有游仙奇枕,一切皆有可能。

     次日,晨风初起,一片寒意,天色半亮。

     铁尘寨门口却已经整整齐齐站着两队人马,正是狮队与侏队。

     “地点都记住了吧,分开前往埋伏,以免引起别人注意。”大战将启,林小铁凛言道。

     “没问题,绝风崖见!”荒狮与侏九同时点头,剑光符光闪动,身形拔空而起,刷地一声消失了,他们身后整支队伍同时动作,剑光冲天,整齐划一,竟是训练有素的。

     林小铁满意地暗暗点头,荒狮和侏九都是带队的好手,两支精锐被他们训练得极有战斗力的。

     “我们也走吧,水舞姑娘,你确定要随我们一行?”林小铁询问道。

     水舞箖箊淡淡一笑道:“帮助你是我的任务,若有危险,我要离去,九层强者也拦我不得,且去看看。”

     这姑娘身为叶寒亲传弟子,肯定是有很多保命宝贝随身的。

     林小铁点头道:“那好,我们也出发吧。王简,记住,若寨子有难,立即发信号给我们。”

     铁尘寨新兴,强敌虎视眈眈,他现在要将主力全部抽调离开,虽尽量做得隐秘,但仍有极大可能被发现,周围强大的寨子不会放弃这个天赐的良机,如果进攻铁尘寨,寨中没有强手,只有原狂龙寨投降的胖灵师是脉海,他身上被荒狮下了禁制,不敢作乱,但也根本无力抵御的。

     “是,王简明白!铁尘新兴,这是天赐的基业,林公子务必早日回来。”

     王简同样异常严肃地拱手道。

     林小铁点头,就带着水舞箖箊、桂老、胖子御剑离开。

     鹰刺当然早就出发探路,而名战仅是脉池修为,当然是留在了寨中。

     铁尘寨众人望着各位首领离开,眼中皆是有不舍之意,只可惜自己修太低,帮不上忙,只能留下守寨,皆是心中不甘。

     -

     而林小铁等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在离铁尘寨数十里的一座高峰顶上,有一片丛林,一棵高树的梢顶上,有一名面色阴冷的青面中年男子,踏树而立,寒风凛冽,却吹不动他的衣衫,他静静站在那里,仿佛时空凝固,有一种奇怪的能量,遮住了他脸,看不清面容,青色的皮肤,有如恶鬼,仍能感受到他瞳孔中传来的森寒和杀气,他的肩膀上,赫然站着一只长着黄色羽毛的甲鹂。

     “可惜,竟是来迟一步……”

     “此子羽翼已丰,身边竟有九层圆满和八层的水族强者跟随……杀他……已是不易……”

     此人的声音沙哑而冰寒,说话极慢,有如来自深狱中一般,毫无生气,他身上的杀气和修为一样强大,赫然是九层的强者气息。

     “可……恶!!孤之羽缺,若不是你,一年之内,万里之遥,数场大战……我早就杀了此人,永绝后患!”

     “但无论如何,他……的下场,也必须是死!!”

     森寒的声音中,树梢一荡,这个青面中年人向着林小铁等人前进的方向一闪,就无声地消失了,似从未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