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96.第96章 计中计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林小铁细问之下,才知道林子中竟有三名九层的强者,另外还有父亲的遗体傀儡,八层的强者,更是多达十名之多。

     幽冥战地,莲境不得进,这股战力,放到哪里都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了。

     “九层的强者,让鬼面杀者来对付,另外的人,就免不了一场血战了。”桂老叹了口气道。

     林小铁沉吟不语。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水舞箖箊开口了。

     “小铁,若我有办法,让你兵不刃血就救回妹妹,你与师尊的约定是否仍会算数?”

     众人一愣,都不明其意。

     “九天玄莲?”林小铁神色不变,郑重地道:“若能免去一场血战,那就是免去寨中兄弟的伤亡,林某当誓死取玄莲,以报叶使之恩。”

     “这是你说的哦?”水舞箖箊笑了,发出清脆的声音。

     她伸出白晳的手掌,手掌一摊,里面赫然有一个青铜铃铛缓缓涨大,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同时,一股强大的暗金威压笼罩全场。

     “暗金器?!”众人面色大变。

     “也不算,只算准暗金器……”水舞箖箊摇头道。

     众人细细感受,这才发现这青铜铃铛的气息与真正的暗金器还是存在差距的。

     “虽然只是准暗金器,但我的修为无法驱动,但是他可以。”水舞箖箊向着桂老呶了呶嘴。

     桂老脸上立刻浮现了被坑的表情,他年纪大,最不喜欢动手干活。

     “此宝怎么使用?”林小铁倒是感兴趣,细细问道。

     “此宝是一对,只要其中一只罩住你妹妹,就能将她传送回来另一只,也就是我们的手上,施法距离有限制,最远只能十里路!”

     水舞箖箊另一只手一翻,出现了另一只一模一样的青铜铃铛。

     “但问题是怎样将一只铃铛送进这密林中,还要刚好出现在你妹妹身边。”水舞箖箊皱眉道。

     “此法倒是可行,桂老,你的剑目之术,正好派上用场。”林小铁眼中精光一闪道,早前桂老就御着炽岩铁剑,暗中驱剑潜进狂龙寨,解救了荒狮的,他记忆犹新。

     “不行。”桂老却是摇头道,他一伸手,抓着一个古铜铃铛,脉力所至,铃铛上立刻睁开了一只眼睛,栩栩如生。

     “你们感受不到,但这剑目之术,需要动用脉力,八层以下感受不到,九层的强者触觉何等敏锐,一丝风吹草动都不会放过,更何况这里面有三名九层强者之多。”桂老为难地道。

     此法又陷入僵局,林小铁皱眉不语,重新考虑着强攻的方案了。

     “寨主,若是我能确定令妹的精确位置,桂老你是否能远距离御此铃铛潜进去?”旁边沉默的鹰刺突然插嘴道。

     “距离不是问题,若是有精确位置,连障碍物也清楚的话,我可以进入你的记忆中,御物飞行。”桂老一愣道。

     “这铃铛虽能缩小,也最多缩小至蚊子大小的。”水舞箖箊提了另一个问题。

     众人眼珠急转,都在思考这个方法的风险,蚊子大小的东西,仅凭鹰刺的记忆来飞,飞低了容易撞倒另的东西,飞高了容易被看到,倒是困难非常的。

     这时,沉吟中的林小铁却开口了。

     “铃铛给我!”

     他取过铃铛,右手一摊,赫然是一颗雾气濛濛的珠子。

     “雾隐珠?!”水舞箖箊认出这是水族的宝贝,惊呼出声。

     林小铁没有答她,掌间却出现了火,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火焰熊熊燃烧,只见雾隐珠化作了液体,缓缓附着在了青铜铃铛的表面,仿佛融合成了一体。

     林小铁心念一动,眼前的青铜铃铛就在众目睽睽下消失了。

     “雾隐相融?!”水舞箖箊瞪大了眼,忍不住骂了句:“水族的宝贝就这么被你毁了!”

     林小铁也暗叹一口气,这雾隐珠被毁虽然可惜,但能换来救得果儿的最大机会,他就会毫不犹豫的。

     一切商量妥当,鹰刺轻身跃起,潜进了密林中。

     荒狮望着鹰刺的背影,突然叹了口气道:“他也是个可怜的人……”

     “能说说他的故事么?”林小铁突然道,对部下越了解,他越是能掌控局面,故出言相问。

     荒狮不擅长说故事,只是声音中别有一股沧桑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他以前是诗意天城的一名普通守卫,老婆、女儿很漂亮,都死了,被奸杀,段雅干的。”

     他说完后,发现众人的目光都死死地望住了他的脸。

     他这话说得轻松,但众人听起来却是毛骨悚然。

     林小铁眼中亦闪过一丝震撼,难怪鹰刺对段雅的恨,如此之深。

     过了近半个时辰,鹰刺才回来,满头的大汗,没有发现众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怪怪的。

     “令妹在另一辆囚车上,我最接近的时候,到了一里的距离,应该都看清楚了。”鹰刺向林小铁点头,林小铁则是满眼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潜至如此近的距离,极易被九层强者发觉,他已经是用命去拼,鹰刺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好,坐下!”桂老盘膝而坐,鹰刺则是坐在他对面。

     桂老沉喝一声,缓缓伸出一指,指尖光芒闪动,按在鹰刺的额头上,鹰刺头脑上的画面,就逼真地出现在桂老的脑海中了,同时,蚊子大的青铜铃铛就飞了起来,在空中隐去了踪迹,向着密林中飞去。

     -

     密林中,大批的火把熊熊燃烧,大量的灵师、剑师部队守卫森严,比刚才的陷阱多了数倍人数不止,充满了皇子气派。

     林之中,两个大帐篷,一个写着段,一个写着程,里面都有九层脉海强者的气息。

     同样是帐篷之间,有一辆木制囚车,囚车中,有一名小女孩,年纪约八、九岁,苍白的小脸,没有血色,一头长发披肩,穿着白色的囚服,手脚都被铁链锁住,因锁的时候久了,有些部分甚至跟皮肤黏到了一起,正是林果儿。

     跟半年前林小铁在至亲血咒中所见相比,林果儿又长高了一些,若她站起来,也有亭亭玉立的感觉了,只是在囚车中,她只能坐着,这会儿,她的大眼睛中少了一些害怕,多了一些淡然,平静地看着这些守卫,他们正在大吃大喝,林果儿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但却没有人理会她。

     林果儿咬着薄薄的嘴唇,眨着眼睛,一会望着天空的星星,一会又平静地望着身边这些背着刀剑的人。

     “叫声哥哥,我就给你饭。”一名胡须拉渣的大汉走了过来,他刚吃完饭,用油腻的手抹了抹脸,猥琐地笑道。

     林果儿的目光扫了这人一眼,俏脸上有一种不屑,淡淡望着天上的星星道:“我只有一个哥哥,他叫林小铁。”

     “你不想吃饭了,老子饿死你!”那猥琐汉子大怒,将手中的饭团狠狠摔在地下。

     他已经饿了这丫头两天两夜了,想不到还是这么嘴硬。

     “他一定会来救我,到时他一剑就能砍死你……”林果儿并不害怕,她的眼睛定定望着天上的星星,有如梦呓般虚弱地轻声道。

     “老子这就剁了你!”猥琐汉子狰狞一笑,抽出了剑。

     “单老八,你别真把人饿死了,到时怎么跟皇子交代?”旁边有人轻飘飘说了一句。

     “哼!”那单老八冷哼一声,倒也不敢真的将林果儿饿死的,弯腰从地上捡起了脏了的饭团,恶狠狠地扔进了囚车中,转身离去。

     林果儿没有动,她袖子下却突然窜出了一团雪白绒毛,原来是一只兔子,一只断了一只腿的兔,林小铁曾送过一只给她,在逢村巨变的时候当然是丢了的。

     她在诗意天城无意间发现这只可怜的瘸足兔,忍不住将它收留,从此就跟它相依为命,每次看到它,她就会想起林小铁的。

     这时,这足瘸足兔自然是猛吃着饭团,林果儿轻抚着它雪白的绒毛,也仔细拾起一些米粒,送进小嘴中。

     正在此时,众人都没有察觉的是,一个奇怪而细小的东西无声出现在帐篷附近,这东西,肉眼不可见,没有脉力波动,只凭着强大的记忆和感应,稳稳地飞着,一丝一毫都不差地飞进了囚车中,落在了林果儿的黑发上。

     “有蚊子?”林果儿感到头上发痒,小手就要拍过去,正在此时,青铜色光芒一闪,一股强大力量瞬间浮现,将林果儿整个人罩住,下一刻,她的身形就在囚车中消失了。

     同时,两个大帐篷中传出了脉海强者的惊天怒吼。

     “准暗金的气息!!有强者潜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