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97.第97章 何惧一战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正在同时,崖下白石光罩的方向传来惊天巨响,一名白发飘飘的鬼面杀手挥手破罩而进,背后大刀寒光闪闪,他的背后,十余名黑袍分身同样沉默杀了进去。

     “有人中伏了?”

     陷阱旁边内有两名九层脉海老者正在窃窃私语。

     “不对劲,来人的气息极其相同,有可能是分身?再等等。”另一名老者冷静地道。

     正在此时,月七手中的大刀划出漫天优雅的月光,刀光快捷无比,将两名欲阻挡他的八层高手斩于刀下。

     同时,风沙中突然杀进数十名蒙面黑衣人,这些黑衣人都是脉河巅峰,但是训练有素,互相配合,在风沙中穿梭,将那些护矿的脉河弟子杀得惨叫四起,带队正是一名侏儒,正是侏队杀到了。

     “都来了,上!”

     帐篷内两名九层老者同时大喝,掌风猛运,同时扑出,向月七杀去。

     “有埋伏,退!”

     侏九早就知道埋伏,侏队一直游荡在边缘,立即抽身,迅速冲进了漫天风沙,向北方的荒凉戈壁火速撤退。

     月七只是带着一群土分身,与两名九层强者硬撼数招,假装不敌,掉头就向东方的丛林闪身而去。

     那两名九层老者见两名八层部下都被斩杀了,气极恼极,哪里肯放,闪身穷追不舍。

     这大群的人马被月七带着且战且退,向东直去。

     密林之内,青铜铃铛罩住的林果儿已被传送走,但青铜铃铛仍在。

     这铃铛撞破囚车,向着东北方向直飞而去,众多的皇城护卫当然是认为林果儿仍在铃铛之中,都大呼小叫地御剑直追。

     帐篷外,两排脉海强者散开,面色恭敬,帐篷帘幕打开,一名面色阴狠的俊美公子走了出来,正是四皇子段雅。

     “四皇子,敌人狡诈,以宝救人,现已破囚向东北而去,毒柱二老已经带人追杀而去,同时,我们设的陷阱也被触发,冯家二老正在追杀敌人。”

     一名长眉老者眼中闪着寒芒,低首禀告道。

     “终于来了吗,我的剑鞘……哈哈哈,我还担心那小子贪生怕死,不来救人呢?”段雅放声大笑,他刚喝过酒,用手帕擦了嘴,便顺手扔在一名夜奴的脸上。

     他此番前来,竟带了皇城中的冯家长老还有毒剑柱的两位长老,这种力量,已远远超过林小铁的预期,很明显,段雅一定及时收到了风声,林小铁建立了铁尘寨,才会如今如此强大的力量设伏。

     若非林小铁与桂老细心,此番中伏,铁尘寨必遭重创,甚至可能全军覆没。

     但这个消息是哪个有心人泄漏,却是不知道的。

     “现在敌人分为两队,我们人手不够,要追向哪个方向?”长眉老者淡淡地道。

     段雅目光闪动,显然亦在思索林小铁会在哪一处。

     “我们的人手不够,就借调程王宫的兵马,两处皆追杀到底!我的剑鞘不容有任何机率失去!”段雅面上突然露出了狠笑道:“皇权就是他们的天,他们该信奉的一切!这些藐视皇权之辈,都该全家抄斩,一个不留!”

     “是!”长眉老者一摆手,大批的部队分成两队,程王宫的部队尽数撤离,只剩下一个大帐,他们赶向月七的方向,围堵追杀,别一队段雅的精锐则是赶向青铜铃铛逃走的方向,誓要追杀到底。

     “天藐剑鞘,是我进入它里面的钥匙,至关重要。你一个无名小辈,竟也敢斩皇子之手,夺皇子宝物,我要你死,死得痛苦万分!”段雅面上闪过怨毒之色。

     此刻,离密林十数里处的一处山头上,林果儿惊魂未定之际,抬起苍白的小脸,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仍然是宠爱的眼神,心疼的目光,只是他额前的长发,不知何故,苍白了一片,青年白发,显得异样的苍桑。

     “哥!”林果儿终于忍不住,一声大喊,这一年多受的委屈都爆发了,噙着的眼泪也刷刷地流了下来,一头扑进了林小铁怀里。

     “你长高了。”林小铁疼惜的抚摸着她的黑发,林果儿的确长高了,她以前能挂在他大腿上,现在能够得着,将小头埋在林小铁肚子处,眼泪不断地流下来,湿了林小铁的衣服。

     “哥,我们要去哪里?”林果儿想起段雅,仍有些后怕地抬头道:“我们快跑,他们人好多。”

     林小铁心中轻叹,妹妹果然长大了,不再只知道哭,也知道轻重缓急了。

     “没错,是得尽快离开了。桂老,备舟。”

     林小铁手上劫尘剑剑光在林果儿周身一挽,数道铁光火星闪起,她身上的铁链就被斩断掉了下来。

     桂老连忙手一点,赶日飞舟再现,这舟经过了王简找工匠的改良,花了大量的灵石,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寨主,侏队也已经安全撤离了。”荒狮腰间突然有金珠闪烁,正是侏九的传讯。

     “甚好!”林小铁大喜,此战能如此顺利结束,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回到铁尘寨,众兄弟饮个三天三夜,好好庆祝一番!”

     林小铁大声笑道,狮队众人闻言齐声欢笑,人人面上都洋溢着喜气,心中都想着赶回铁尘寨,继续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了。

     “快上来。”桂老催促道。

     林小铁抱了林果儿率先跳上去,狮队、水舞和胖子等也鱼贯而进,赶日飞舟发出轻声的颤鸣,就要加速飞走。

     “等等,鹰刺呢?”荒狮突然惊道。

     林小铁同时面色一变,环顾船内四周,哪有鹰刺的影子。

     他和荒狮同时心中暗叫不妙,跑到船舷上望下去,船下的山头上一条清瘦的汉子挺立,眼中闪着诀别之意。

     “鹰刺一生为将,守卫皇城,守卫黑熊寨,今日,也守卫了铁尘寨……寨主,荒狮,鹰刺有幸,在人生的最后,遇到自己的归宿,铁尘三律,鹰刺从未想像过会出现在临月大地上,铁尘寨是鹰刺所遇,最有希望之所。”

     “此贼深居皇城,出则众多强者随行,”

     “原以为,我这一生,注定含恨终老,报不了妻女之仇。”

     “今日,此贼离开皇城进入冥地,他们强者均被调走……这是……鹰刺唯一的机会!”

     “鹰刺先杀贼,再与你们会合!”

     鹰刺话毕,凌空一跃,身体便落入了山头下滚滚的风沙中,不见的踪影。

     “寨主,他这是要去行刺四皇子!”荒狮大惊道。

     林小铁如何不知,他转头望向桂老。

     桂老修为强大,能感受到更多,他这会叹了口气摇头道:“有两道九层脉海的气息追我的铃铛去了,还有一人守护着段雅,另外,还有你父亲的遗体,还有程王宫的部队仍在……他……没有机会。”

     仍知道是送死,仍要一战,这就是鹰刺复仇的决心,以卵击石,并不所有时候都是愚笨,有时,这是一种呼喊,一种不屈的呼喊,即使碎了,也要让鲜血溅在仇人的身上,喷他一口唾沫。

     “寨主!”荒狮出了名的重义气,这会瞪着他,看着林小铁,正是等待他发号施令。

     “小铁……不能去啊……”桂老语重心长地道,但看到荒狮瞪他的眼神,下半句便说不出来了。

     林小铁皱着眉,他何尝不知道,这密林不能进,进了便有无数的腥风血雨,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会活着走出来。

     他心中诸念急转,一时竟是无法决断。

     眼看林小铁无法决定,荒狮目中闪过一丝傲色,就要私自跳下船去。

     “等等!”

     林小铁猛地拉住了荒狮,稳声道:“狮兄,我去看看,找个机会将他带回来。”

     “你!”荒狮闻言大喜,又为自己刚才的不敬懊恼。

     “哥……”林小铁正要下船,林果儿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果儿乖,你坐船先走,哥一会就回来。”林小铁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叹了口气,他这时候,是半步都不想离开林果儿的,但此番果儿得救,鹰刺当属首功,从情报到最后的施救,都是他一手完成的,此为恩,铁尘建寨,共诛狂龙,这是义气。

     恩义当头,林小铁此番若选择就手旁观,心中必存愧疚,有了愧疚,日后难成气侯。

     “嗯,果儿知道……”林果儿咬住了薄薄的嘴唇,也忍住了泪,懂事地点点头道:“是那人救我出来的吧,哥你快去救他吧,果儿等你回来。”

     “放心,我会平安回来的。”

     妹妹真的长大了,林小铁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感伤,最后摸摸她的头便挣脱了她的手。

     林小铁这话也并未欺骗林果儿,他身上有闪烁星域,万一情况危急,他还可以逃命!

     “仇人在前,何惧一战。”

     他低声,仿似自语,眼望下方密林,强手如云,他目中强烈的战意瞬间绽放!

     “段雅,你我恩怨,今日清算!”

     林小铁心中沉喝一声,他召出劫尘宝剑,纵身而下,踏剑向着密林方向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