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98.第98章 快意仇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林小铁走后不久,荒狮也拔出了九环大刀,怒声指天喝道:“鹰刺是铁尘寨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狮队的兄弟,谁愿与我并肩一战!”

     荒狮为人重义,豪气干云,在狮队甚至整个铁尘寨都甚有威望,此言一出,狮队中的汉子眼中精光绽放,争着跃了出来,为首者,正是石卫。

     “狮队,我们愿随你一战!”

     众人皆是群情激愤。

     “石卫,你带十人留下来。”荒狮突然沉声道,他义气不假,却也不傻,若有机会救,这些人就够,救不了去再多也是死,这些人是铁尘寨的全部精锐了,他得留下一点班底。

     石卫眼中犹有愤色,但荒狮已经决定,很快点名十人,随他御剑而去。

     “你也去么?”说话的是水舞,她正望着桂老。

     “我老了,打不动了,去看看罢,不动手。”桂老身形一晃,召出一柄柳叶剑飞走了。

     水舞箖箊冷哼一声,也踏出一步。

     “等等,你们都去了我也去。”说话的是胖子。

     “你这修为,去送死么。”水舞箖箊横了他一眼,也不理他,直接踏剑离开。

     胖子很委屈,因为他突然发现,他晋阶脉河后,偷了懒,现在还没学会御剑飞行的。

     赶日飞舟很快就在地表面急飞,飞出数十里后,才直冲云霄,然后全速飞离了这处乱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

     是夜,密林中,火把熊熊燃烧,一道黑影无声地潜伏进中军大帐内,出现在段雅的背后,抽出了锋利的短刀,正要一刀捅进那段雅的后心,这时,帐中那名闭目的长眉老者却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中军帐中传来一声巨响,鹰刺的身体便被轰了出来,他低头望着自己的胸口处,一只比常人大两倍的手印深深印下,碎了自己的胸骨,碎了自己的内脏,巨大的痛楚从胸口处传来。

     这九层强者的随手一击,竟是如此恐怖。

     他一愣的瞬间,背后便被数名赶到的护卫同时凶狠地挥掌击中后心,喷出一口鲜血,无力地晃了一下。

     “原来是你?离开皇城,私自远逃,居然被你逃过死劫,今夜偏偏又回来送死。”

     正在此时,段雅阴冷的脸出现,手中执着鹰刺准备用来行刺他的短刀,手一挥,一刀插进了鹰刺的心脏。

     “普天之下,皆是皇土,你的妻女,也属皇室,能被我享用,是她们的福气!懂不!”段雅脸上浮出了狰狞的笑意。

     鹰刺一时未断气,张口一喷,口中射出一道血箭,直取段雅脖子。

     “愚蠢!”白眉老者跨出一步,伸出手掌,他的手掌,赫然像只鸭掌,是常人的两倍大,可怖非常,一掌拍下,血箭立即溃散,这掌余势不减,向着鹰刺的额头拍下,声势惊人,这一掌拍下去,鹰刺势必会头颅碎裂而死。

     危急关头,天上明月如有异变,突然变得明亮了几分,密林中段雅等人正惊异间,只见一道凌厉的剑气自密林深处穿来,所往的方向,直指那白眉老者的巨掌。

     “又一个蠢辈!”白眉老者似毫不在意,他的巨掌散发出阵阵金属的光泽,直接抬起,似要硬撼这道剑气。

     “啊啊啊!!”一声惨绝的哀嚎声乍然在密林中惊天响起。

     白眉老者被自己的血溅了一脸,惊骇地抬起手掌,只见剑气斜斜地掠过他的指关节底部,将他手掌折掉了一半,四根手根跌落地下,浸满了血。

     好可怕的剑气!!

     “什么人?”白眉老者这会儿不敢轻敌了,嘶心吼叫,满含怒意,左手疾点储物袋,召出一面白色的小龟甲挡在身前。

     密林深处没有回答,而是再次有三道剑气纵横而至,目标直取段雅。

     白眉老者这回看得清楚,这剑气散发着青玉与金色的混合光泽,极是奇异,最可怕的是,这剑气是不连续的,在空气中前进一段距离会短暂消失,然后在数丈外飞快出现,剑气似划破了虚空,跟虚空切割,发出滋滋低不可闻的奇异声音。

     “虚空剑气,高手!!”白眉老者惊恐大喊,这时,有数名护卫挥剑欲挡剑气,却被剑气直接切了头颅,剑气其势不减,眼看就要将段雅诛杀。

     白眉老者身负护架重责,直接跃到段雅面前,大喝一声,手中的白色龟甲瞬间涨大,变成一面数丈大小的巨盾!

     剑气直破巨盾!

     白眉老者大吼一声,掌间金光刺目,竟是运起全身金脉去抵抗。

     三道剑气直接击透老者的另一只手掌,留下三个血洞。

     “本皇子的命,可不是那么容易取的!”段雅却是不惊,冷笑一声,身上突然浮现了一张玄符,玄符上咒文闪动,竟散发出一股强大至极的咒力,这咒力内,还含了一丝莲意。

     这是莲境强者亲自炼制的玄符,莲境强者,已领悟部分天地法则,有些天才之辈,甚至还能利用部分法则,炼制此符的强者正是其中一位,虚空亦在法则之中,竟被挡了下来。

     剑气与玄符的力量在空气中湮灭,发出了惊天的爆炸,白眉老者自然护住了段雅,未被波及。

     这剑气如此之可怕,似无法阻挡,众人的目光,均是又惊又惧盯着密林的方向,想知道里面究竟躲着什么人。

     “哪位前辈驾临,眉山泰斗在此护驾,还请出来一见!”白眉老人提气高声喊道,虚空剑气,是传说中之物,他这一生从未亲眼见过,自然想当然是认为,这是一位不出世的前辈来了。

     “恭迎前辈驾临,段雅若曾有得罪之处,这就给您陪礼了。”段雅突然眼珠一转,变脸道。

     既然是不出世的前辈,如果能为自己所用,跟大皇子段杰争斗可就更多了几分把握,段雅心中当然是打的如意算盘。

     地上的鹰刺未死,狠狠盯着段雅,抚着胸口,发出了痛苦的shen吟。

     密林中似传来了一声叹息,似遗憾似惋惜,刚才那几道剑气未能袭击杀死段雅,已经失去了杀他的最好时机。

     密林中的树木突然向两边炸开,一条背负长剑的人影缓缓走了出来。

     有护卫壮着胆子前去拦阻,那道身影微微斜肩,脚步不断,一道剑光闪起,散发青霖气息,直接将那几名前来拦阻的护卫穿心而过,倒地气绝。

     来者一再杀人,段雅皱了皱眉头,知道来者不善,有意试探,轻轻点了点头。

     白眉老者一挥手,大量的脉河巅峰的护卫冲了上去,挥剑就砍。

     来人脚步不停,身上再次飞起数柄宝剑,柄柄皆散发着青霖阶的强大气息,剑光飞舞,有如背剑修罗,剑剑皆是杀招,或一招封喉,或直接斩首,或腰斩而死,一步一杀,数十步过后,此人的鞋子已浸满了血,地上也留下了一地的尸体,触目惊心。

     “月光洁,人间铁,方且入梦相偎蝶;快意仇,剑在手,谁与一战定君侯!”

     伴着朗朗诗号,此人沉步向密林中心处走来,终于一步踏出了林子的阴影,大地无声一颤,尘土飞扬,他的脸也同时出现在皎洁的月色下。

     来人一身简洁的灰色长袖,背负一柄浑身散发着奇异玉石光泽的白色长剑,周身上下数柄青霖龙骨剑盘旋飞舞,寒风吹动他额前的几绺苍白的头发,白发下目光凌厉似剑,淡淡横扫全场,不怒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