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04.第104章 血债血偿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是你?”

     程剑雪看到林小铁的时候,不禁惊疑了一声,她用异术秘密潜回军账中,能感受到劫尘剑气息,却未看到林小铁样子的。

     说起来,两人初次见面,是在落雁孤城的奴市中,那时候林小铁为了夜奴与奴贩子动了手,还是程剑雪解的围,当时,林小铁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名脉池三层的剑师。

     只不过后来程剑雪不但没有嘉奖林小铁,反而罚了他一百灵石,这事后来传了开去,也有人议论她处事不公的。

     她为这事还头痛了几天,有派人去找过林小铁,不过却遍寻不见的。

     “是我……”林小铁难得地讪讪一笑,程剑雪既知道劫尘剑在他手上,也就知道他就是当初闯宫的贼人了。

     “是你!!”

     果然,程剑雪下一刻立刻反应过来,既然闯宫的是林小铁,那当初在程王宫浴池看到自己出浴一幕的年轻男子,也正是此人了,她忍不住娇斥一声,语气中饱含嗔怒!!

     “是我……”林小铁叹了口气,再次点头。

     这两人一问一答,倒将侏九等人听到困惑之极,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迷。

     “他怎会与容貌倾国倾城的程郡主相识,还颇有羁绊的样子……”侏九望向林小铁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异样的色彩,突然又轻轻叹了口气,似乎要将什么念头甩出心中一般。

     “程郡主,当初情景……实在是误会,那时……”林小铁再次叹气解释道,自己虽然不是有心的,但的确误闯佳人出浴,这梁子结得大了,真不好解释。

     “住口!!”

     程剑雪闻言连忙喝阻,怕林小铁将她的丑事抖出,雪白的脸上乍现一片绯红,竟有娇羞之意。

     周围的人再次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中俱见好奇,特别是程剑雪身后几名强者,他们心中的程郡主一直是恩威并重,行事果断,极有威望,什么时候见过她露出儿女情态,心中都大感新鲜。

     “可恶,受我一招!”

     程剑雪娇斥一声,玉掌缓缓提起,一股浑厚的冰雪脉力瞬间凝聚,沉重的八层巅峰的压力笼罩全场。

     她向着林小铁踏出一步,两形的气势形成飓风,吹向两旁。

     “小铁!”

     此时荒家兄弟重伤,鹰刺虚弱之极,眼下有一战之力的,只剩侏九了,她惊叫一声,就想上前助阵,却被这股飓风刮中,身不由己地倒飞而出。

     林小铁眉山凝重,但脸上却毫无惧色,他现在手中已无可用之剑,双掌运化间,脉河再次汹涌,一道血影突然扑进他的身体,竟是血狼感应到林小铁的危机,魂兽合体,林小铁身上的气势瞬间上升,稳稳推出一掌,与程剑雪玉掌相接,发出惊天巨响!

     密林中无数树木被掌风狂倒,甚至大地也震出了数道裂缝,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散去,林小铁稳稳站在原地,竟是不落下风!

     一掌之力,竟是如此惊人!

     “有趣,你的年纪不大,实力却是惊人。”程剑雪一掌不胜,眼中竟出现了欣赏的神色,望着林小铁额前的白发,若有所思地道:“看来为求速成,你也消耗了部分寿元的,但能接下我的一掌,你在整个临月国年轻一辈中,也算是顶尖的人物了。”

     “不敢,郡主既然要战,在下也只好奉陪了。”林小铁缓缓伸出手掌相邀,身上血光闪耀,已经是随时能化身半兽人的状态。

     “勇气……可嘉!”

     程剑雪绝美的容颜露出了微笑,她缓缓走出数步,步伐中带出无数的冰雪,林小铁感到严寒袭击而来,正要完全融合血狼变身,但正在此时,程剑雪的身形竟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林小铁吃了一惊,这时,他与程剑雪的距离极近,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清香,她柔软的嘴唇贴在自己耳边,但……却是没有杀气!

     这种距离,程剑雪若施展强招杀他,他不死也是重伤,但是,这时林小铁却感受不到一点的杀意。

     就在两人身形交错的一瞬间,程剑雪的软唇几乎是附在林小铁耳边低声而快速地说了一句话!

     “你死了可惜,若感觉到事情不对……要知道逃!”

     林小铁面色一变,正想追问她这句话的意思,程剑雪的身形已和他交错,飞快地闪身到了密林的边缘,回首淡淡望了一眼林小铁,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再什么,竟是转身飘然而去了,同时,她手下数名强者不知道何时,亦无声地消失在现场,追随程剑雪而去了。

     “程剑雪,你敢抛弃本皇子!”段雅看到这一幕,先是瞪大了眼,然后是惊吼出声,声音恼怒之极。

     “傲慢的四皇子……你自己的事,程王宫是不管咯,临月国皇者会不会责怪,怕你是没命看到了……”

     程剑雪冰冷的声音从远处缓缓飘来,已经是去得远了。

     强敌骤去,侏九等人俱是大喜过望,他们望向林小铁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敬意,是人都看得出,这程郡主与他相识,这突然离去极有可能就是因为林小铁的原因,因为他们实在是想不出其它解释。

     林小铁却是怔怔站在原地,目光中多了一丝凝重。

     “感到不妙……要知道逃?!”

     林小铁望向另一侧,密林的深处,那里一片漆黑,无边无际,没人知道到底隐藏了什么。

     他今夜一直有种不安的感觉,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始终是挥之不散的。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林小铁眼珠转动,侏九等人欢笑的时候,他心中突然冒出了非常不好的感觉,但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却是一时没有头绪的。

     “程剑雪不会无缘无故离去,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事情,是我没想到的?!”

     林小铁眼中凝重,他摊开自己的手掌,没有人留意到的是,程剑雪偷偷在他掌心中塞了两个玉瓶,一只瓶中传来熟悉的香味,他认得这香味,这是脉源灵液的香味,服下手,能让人的脉力快速恢复,而另一瓶同样有异香扑鼻,必同样是什么宝物。

     “她为什么要赠宝与我?”林小铁不解。

     这时,侏九等人却是无声地围住了段雅,而段雅则是左臂仍插着龙骨剑,满身是血,狼狈跌倒在地,不断地蹬脚后退着。

     “我辛苦守卫皇城,兢兢业业,从无懈怠,你为何要残害我的妻儿?!”鹰刺眼中的仇恨达到了极致。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天下之人,皆归皇权!!不过区区两个女子,你不要伤我,我回皇城赔你一百名美女!!”段雅惊恐而疯狂地喝道。

     但他话未说完,就发出了痛苦的喊声。

     “啊啊!啊啊啊!!”

     鹰刺俯身匕首挥动一下,就将这段雅左臂斩了下来。

     “贱民!!你父皇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段雅痛得几欲晕死过去,鹰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手中的匕首就插入了段雅的大腿中,直末至柄!

     段雅在剧痛中露出了怨毒的眼神,他流出来的血突然蠕动着,组成了一个血印,血印中有恶魔头颅,尖齿带血,带着说不尽的邪异气息。

     他笑了,笑得疯狂,因为这血印瞬间涨大,笼罩了整个密林。

     “血毒残身咒?!”

     另一侧,桂老面色大变地道:“此咒是莲境所施,伤害段雅的人,会遭受同样的伤害!!”

     他话音未落,鹰刺已经是痛得说不出话来,他的左臂竟在咒力之下无声地切断掉落,而他的大腿中同时出现了一个剑状血洞。

     血毒残身咒竟是如此可怕,咒力所及,任何对段雅的伤害都会附加到动手的人身上,任何人杀段雅,自己也得死!

     这是莲境施的咒力,凡境无人能解!

     “杀我?哈哈哈,你们杀不了本皇子!”段雅疯狂地笑了,这咒力是他师傅种在他身上的,是他最后的一道保命手段了。

     “玲珑,碧儿……”鹰刺喉咙间发出了嘶哑的声音,仰天凄吼:“你们在天有灵,看我为你们斩杀此贼!”

     侏九和荒狮暗道不妙,正想扑过去拉住鹰刺,只见鹰刺已经疯狂地扑到了段雅身上,他手中的匕首,直接插进段雅腹中,不是要害,段雅虽痛,却未断气,鹰刺同时感到剧痛出现在自己身上,却状若疯颠,拔出匕首,又是捅进段雅体内,后者发出了惊恐和痛苦的嚎叫,就这样,一刀又一刀,鹰刺已经疯了,他不知道捅了多少刀,直到段雅眼中惊恐和痛苦都放大到了极致!!

     两人的死亡,同时降临。

     段雅死了,死得惨不忍睹,鹰刺也死了,他身上同样血肉模糊,侏九和荒狮兄弟看在眼里,俱是有泪水留下。

     “谢谢你们……谢谢你,寨主……”鹰刺最后的一眼,望向了铁尘寨的兄弟,望向了林小铁,他的眼中,有无限的怀念和感激。

     风静了,笼罩密林的血咒之力也散去,风中带来了血腥味,想不到,这场战斗,竟是如此壮烈收场。

     正在此时,桂老的方向却是传来了一声深深的叹息,这声叹息里,竟是饱含了无奈和凄凉。

     -

     而密林之外,数刻之前,那名逃走的瘦高老者正在风沙中仓皇逃窜。

     突然,风沙中突然传来水蛇怒吼,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条巨大的水蛇大口吞了进去,然后再无声息。

     风沙中,水舞箖箊淡淡掐指撤去了水脉的力量。

     片刻后,一名白衣翩翩的女子带着数名脉海强者从远处走来。

     “参见主人!”水舞箖箊见到白衣女子竟是面色大凛,立即跪倒在地,双手都伏在地面,不敢动弹。

     “起来罢,我让你潜伏在叶寒身边,怎会到了此地?!”

     白衣女子正是程剑雪,她俏脸一板地道。

     “此事说来话,主人且听水舞说来。”水舞箖箊恭敬地叩拜礼毕,才敢站起身来,附到程剑雪耳边轻声解释了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