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11.第111章 孤之羽缺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他,终于死了!!”段雍恨极怒极,捂着下体,痛得脸都扭曲了。

     “小铁……”方婕妤望着眼前的深坑,哪里还有半点林小铁的踪影,如此强烈的爆炸,血肉之躯,处在爆炸中央,肯定是已经炸成了粉碎了。

     想起从前雨王府中种种,她俏脸苍白了一下,一行眼泪无声淌了下来。

     这一日,幽冥之地上有两个重磅的消息,飞快地传播了开来,一者是林小铁斩杀了四皇子段雅,重伤新任钺王段雍,二者则是描述林小铁如何单人匹马,背后还背着一名幼童(其实是侏九),在段雍数百脉海的围攻下,面无惧色,杀了个八进八出,威风凛凛,最后还一掌斩掉了方家的一名九层强者,强不可撼,最后更是自爆宝剑,与敌共亡,悲壮之极!

     甚至,还有好事者挖出了逢村血案与段雅的关系,众人皆是感叹,原来林小铁是为村民和妹妹报仇,竟敢力敌皇权,威武不屈,幽冥之地的草野之士,人人都对林小铁树起了大拇指,虽然传说他已自爆身亡,但铁尘寨主之威名,却在一夜之间,成为了近年来不畏强权、硬撼皇权的风云人物!

     最后,更有人挖出了林小铁在黑熊寨的惊天一战中,展现出现的确千真万确是铸纹!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临月国都沸腾了,一名少年铸剑师,这可是千古不遇的奇迹!

     只是此人竟如璀璨的烟花,甫升上高空,惊艳无双便就陨落了,令临月国无数人嗟叹不已。

     此事惊动了临月皇城,诗意天城派来了数名铸剑老者,对现场细细排查后,得出的结论是,此人不但是一轮铸剑师,甚至的确拥有传说中的焚金异火,此事再次震动了整个幽冥之地,大家纷纷猜测林小铁有何奇遇,直到有人将林小铁的劫尘剑与程王宫联系了起来,对程王宫被盗一案的猜测也变得满城风雨了。

     程王宫当然不会承认林小铁从宫中盗走了洪荒吞兵诀,因为程王得到此宝,本就是用的不正当手段,亦是见不得光的。

     很快,此事便过去了数十天,又多了一条小道消息流传了出来,听说那新任的钺王被林小铁一招奇特的剑气所伤,直接切了命根子,最令人捧腹大笑的是,那段雍想用续肢膏重接肢体的时候却惊讶地发觉,被虚空剑气斩断之物,不可重接!

     这个消息很快再次传遍钺王城地界和幽冥之地,甚至连当初段雍陷害林小铁修炼夜术,才害逢村上下数千村民惨遭无情屠杀,害林小铁家破人亡的事,都被有心人传了出来,顿时民怨沸腾,甚至钺王城地界内,亦有暗流汹涌,对这新任的钺王愈加不满起来。

     林小铁仿佛真的死了,因为他后来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再次出现,他的名字成为了幽冥之地短暂而辉煌的一段传说,和无数的风流人物一样,被有心人记载进了幽冥之地的史册之中。

     数个月后,钺王城中,一片宁静。

     是夜,守卫森严的后宫中,点着烛台,锦缦屏风,极尽奢华,一名年轻妇人面带幽怨,凭窗而坐,她的身后,站着两名九层的强者,气息不凡。

     这妇人自然正是方婕妤。

     段雍负伤后,性情愈加暴躁,钺王城地界颇有民怨,她也为之极是苦恼的。

     突然,烛影摇曳,黑影一闪。

     “什么人?!”方婕妤忽然娇斥一声,转头就要取剑,但她转头的时候,却发现喉头已经顶着一柄奇特的剑,一柄很薄很薄的剑,有如冰片,剑未至,便有一种奇特的忧郁气息,涌进了她的身体中,让她神识为之萎顿。

     至于本来守卫着的两保九层脉海,此刻都是身体歪倒在地,生死不知。

     来人竟是无声无息之间,就摆平了两名九层强者,方婕妤的脸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

     “晓风郁剑,是你来了……大师兄……”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竟有一丝害怕。

     烛光下,出现了一条颀长的身影,他的头脸都藏在灰色的长袍内,只有黑色的头发,拢在他的前额,他的目光如剑,却又带了一种挥之不去的淡淡的忧郁,似在无声讲述他这一生的波折和坎坷。

     “背叛师门,何罪?”来人淡淡而平缓地道。

     “叛师,死罪!”方婕妤因太过害怕,俏丽的脸都微微颤抖起来,她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不住叩头,口中慌张地道:“师兄,婕妤知错了,我也不知道,原来,他一直是要置小铁于死地……”

     “师弟说了,你已被逐出雨王府,你今后,不可使用师尊教你之武学。”

     来人正是雨王座下大弟子,孤之羽缺,他叹了口气,淡淡地道。

     “是!”方婕妤听到有了活路,连忙点头答应,但话未说话,额上突然一痛!

     孤之羽缺伸出苍白的手指,直接点在她的额头上,从百会灌进,直冲四肢百骸,让方婕妤全身有如撕裂,但她不敢喊痛,片刻后,她浑身冒出白雾,升腾成一片。

     孤之羽缺举手之间,竟是废了她一身修为。

     “师尊武学,你若对外人提起一字,寿元便会减一年,你的命,等我找到师弟后,再作定夺。”

     孤之羽缺的声音幽幽传来。

     方婕妤一直跪在地上,不敢动弹,直到过去了好久,周围再无动静,她才敢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孤之羽缺的影子。

     “找到师弟?难道小铁还活着?!”

     方婕妤无力地坐倒在地上,修为尽废,但保住了命,她的脸上浮现了又幸运又羞愧的复杂神色。

     当王后,是她的梦想,为这个梦想,她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段雍,你必须给我振作起来!”

     方婕妤咬住了牙!

     -

     钺王城外,月光下,一条灰袍身影无声闪动,缓缓向着诗意天城的方向而去。

     “小铁,我还能感受到自己留在雨神碑上的气息,雨神碑既不碎,你应该就未死于那场爆炸的……”

     “眼下,你只能靠自己了,师兄要去对付一些可怕的人!”

     “我很可能,已经找到了当年师尊遇害的真相……你要更快地成长,助师兄一臂之力!”

     孤之羽缺眼中没有畏惧之色,身为雨王座下大弟子,他一身修为,堪称强悍,他的复杂经历,也让他对付那些可怕的人,更添了几分自信和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