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13.第113章 本寨主已瞎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林小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住,捆在一张温暖宽松的大床上,身上缠满了纱布,隐约可见血印,应该是伤口都被处理过了。

     他身于一间宽敞的楼阁上,家具均为竹制,布置得极为清幽雅致。

     门外有八道强者的气息,均是八层的修为,不知道是保护他还是囚禁他的。

     他下意识地一摸腰间的储物袋,松了一下气。

     “储物袋还在,甚至我用来封住袋口的脉力也依然,她没动我的东西……”

     林小铁略一沉吟,心里反倒更加奇怪起来。

     “她明知道我是当初闯宫的人,现在又多了一重身份,是杀害四皇子的凶手,她救我的目的何在?”

     他想了好一会,依然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倒也懒得想了,弓着身体坐了起来,他被绑得很是宽松,移动身体没问题,逃跑倒是不可能了。

     床被精心铺过,躺着坐着都极为舒坦。

     “至少没有入狱,证明她有求于我,不会拿我怎样。”

     林小铁想通了这点,心中稍安。

     过了一会,两名老尼推门走了进来,替他将身上的纱布除去。

     “我睡了多久?”

     林小铁出言问道。

     “施主已昏迷三天了。”一名长脸老尼答道。

     “我能离去不?!”林小铁试探地道。

     “不能。”长脸老尼缓缓道:“你要离开,需要郡主的允许。”

     “若我非要走呢?”

     林小铁目中一凛,他心中挂念果儿和胖子安危,哪肯停留在此。

     “你走不了。”

     长脸老尼脸上浮出了一丝笑意,身上的气息缓缓上升,很快就达到了九层的强大境界。

     林小铁叹了一口气,他现在脉力和铸气都恢复不到一成,是不可能从这里硬闯出去的,但心里对程雪剑却是有了几分怒意。

     “郡主说了,你要找的两人一人被捉一人被救,详情听说。”

     老尼突然想起了程剑雪的吩咐,这才将当时程剑雪在飞舟残骸观察到的信息,详细地说给了林小铁知道。

     “雨王府的剑法,有人来救?”

     林小铁沉吟良久,还是猜不到这来人是谁,这青面的鬼捉人,虽不知道有什么图谋,但目的未达到之前,想必也不会杀人,想到这点,他心中稍安。

     他本以为程剑雪很快就会来跟他谈条件,但却失算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很快过去了十天之久,林小铁身上的伤已经全然恢复,铸气亦恢复了三成之多。

     “她明知道我急着去救人,还将我困在这里!”

     林小铁心中再次有了怒意。

     正当他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这天,竹门被推开,两名八层灵师推门进来,异常恭敬地俯首迎接,门外,白衣飘飞的程剑雪带着一名捧剑婢女,飘然而至。

     “醒了?”

     程剑雪摆了摆手,捧剑婢女会意,将手中捧的一柄透着青色玄光的三尺长剑恭敬地摆在林小铁床头边上的竹桌上。

     此剑,散发着青霖中阶的不凡气息。

     “其名幽霖,中阶的剑,够你暂时一用了。”

     程剑雪淡淡地道。

     “劫尘呢?”林小铁不客气地反问道。

     “此剑我已交给父王,回归宝库了。”程剑雪秀眉轻皱,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盗贼向原主追讨赃物,还问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还行,将就着用吧。”林小铁扫了一眼幽霖剑,露是勉强的神色点头道,他现在是左臂有暗金剑纹的人,如果正式将体内金脉提升至脉海,像桂老曾说过的,脉海还是有办法驱动暗金器几分威力的,自然对青霖中阶的剑有点看不上眼了。

     那捧剑婢女闻言倒是怒了,骂道:“此剑要是放到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拼命争夺呢,你别不知好歹。”

     “是吗?”林小铁嘴角露出微笑道:“有多宝贵的剑,便有多难的任务,不是吗?”

     林小铁淡淡望向了程剑雪。

     “多嘴,退下吧。”程剑雪俏脸一板淡淡斥道,那婢女立刻吓得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和那两名八层强者一起倒着走,恭敬地缓缓退出了门外,还将门也关了起来。

     “你怎知道我有事要你去办?”程剑雪美目颇感兴趣地望着他道。

     “以礼相待,还有别的解释吗?”林小铁平静地道,只是看到程剑雪绝美的容颜,闻着鼻间飘荡的淡淡女子清香,神思不由得一荡,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腹谤了一句:“难不成你是看本公子太帅,想绑本公子当情人?!”

     想到这点,林小铁眼中忍不住有了笑意。

     程剑雪看到林小铁眼睛突然放光,似乎猜到了他心中在想什么,想起之前两人在浴池中的艳遇经历,她俏脸上忍不起浮起了一片绯红,轻嗔道:“你在想什么,不准笑!”

     “我没笑啊!”林小铁看她白晳的俏脸上冒出红云,目光便忍不住在她美丽的身段上扫了几眼。

     “你!!”程剑雪气得手微微颤抖了,她温文儒雅,倒也不会骂人,只是恨恨地命令道:“闭上眼睛,不准看我。”

     “把劫尘剑还我,我就不看你了,永远不看!”

     林小铁的目光故意在她美妙到极点的修长双腿上转了一圈,嘿嘿笑道。

     “信不信本郡主刺瞎你。”程剑雪平日清冷高傲,颇有王家之风,那些追她的公子哥们看到她要么是神魂颠倒,要么是阿谀奉成,哪有人敢这样无礼地对过她,这时顿时气得抽出了冰雕长剑,长剑所指,青霖上阶的强大气息充满整座屋子。

     “信了,信了还不行吗?至于吗?”林小铁见她真的动了怒,淡淡一笑,轻轻闭上了双眼道:“这冰剑不错,冰铁寒铸,对淬火时机极是严格,铸剑的,一定是名高手。”

     “哼。”程剑雪见他终于闭上了眼睛,收回长剑,俏脸上忍不住出现了对自己恼怒的表情。

     “这家伙怎么老能惹我生气,不对,我是程王的郡主,我还救了他,他还是闯宫的贼子,怎么说也是我站在了道理这边。”

     程剑雪深吸了一口气,冰雪容颜恢复了平静。

     “来,跟你说个正事。”程剑雪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张闪着血光的古老契约,扔给了林小铁道:“看一看,没问题就书上自己的名字吧。”

     “本寨主已瞎,有事请日后再说。”林小铁似乎睡着了,闭着眼睛,淡淡飘过来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