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18.第118章 骨灵召唤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燹龙山脉入口,原来是一片平坦的低谷之地,宁静安逸,而今,这里却竖起了一座座高大的行军营帐,寨门高耸,守卫森严!!

     最令人感到可怖的是,这个寨门,并不一般,它竟是用人的尸骨砌起来的,森森的白骨闪着寒光,有尸气冲天,闻之不快,似有无数的咒灵在凄厉的嘶吼,诉说着它们的悲惨遭遇!

     仔细数来,这尸骨有二千余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竟都是被擒到这里集中处决,看到这如山年尸骨,能想像到当初此地血流成河,千人惨绝哀嚎的情景的地狱惨绝的一幕,他们是如此的无助,如此的无辜,只因一句诛连,就全部人头落地!

     所以这里的怨气冲天而起,像恶魔一样冲向高空,让这一带在白天的时候亦有无穷无尽的阴森可怖的感觉。

     这一座行军寨,是一座尸骨寨,是一座恐怖之寨!

     这时,晨光初起,路过燹龙山脉的人三五成群,他们都远远地绕过了这座尸寨,偶尔抬头望向寨子的目中,带着害怕与恐惧,可见段杰手下之人,是如此凶残,嗜杀的凶名广播,杀得没有人性,临月国内,无人不怕!

     尸寨之内,有两百余人,紫袍金袍猎猎,均是皇城之师,夹杂着两道强大的八层强者的气息。

     楼阁之外,有两道高挑的身影娉婷走了进去,她们身材火爆,玲珑有致,身上仅披着纱衣,一边走身上的纱衣就无声地滑了下来,露出她们娇嫩滑爽的肌肤,美丽的胴体一览无遗,相视一笑后柳腰轻扭,走进了两间最华丽的军帐中,里面很快就传来了两名大汉yin秽的笑声,震天响起。

     尸寨中央,有一座广场,广场正中,停着一辆囚车,囚车内,赫然用铁链锁着一名xing感到了极致的美丽女子,她身上带了一条细长的黄金链,****高耸,美臀鼓涨,一双浑圆美腿,身材婀娜美妙,衣物紧裹的下面饱满丰腴,似压抑不住她的美丽,黄金链披在她娇躯上,虽处于囚境,双眸秋波暗荡,不失一股久经人事的诱惑风情,只是此时,她的美目中,亦有一丝忧色暗现。

     此人赫然正是巫思儿。

     段杰既然觊觎燹龙山脉的王气,欲占据此地,她的寨子自然也被灭了,她的属下,都是美艳的年轻女子,自然被这支部队当作玩乐之物,留在寨中,终日玩乐,yin声不断。

     但巫思儿却是被囚禁了起来,甚至锁了她的符术,让她无法脱逃!

     段杰有言,留着她到六畜试炼之中,有极大的用途,至于是什么用途,那就无人知晓的了。

     “什么人,站住!”突然,尸寨大门上的脉河弟子厉声喝道。

     这个清晨,有点不寻常,雾气中,一名青年的身影径直向着尸寨的大门而去,他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脸上却是戴着一个恶鬼獠牙的面具,灰色的长袍罩住了头脸,额前有几绺白发随风飘动。

     “这个要干什么?想找死么?”

     不远处,数名路过的普通弟子惊讶地道,在他们看来,这尸寨就是鬼门关啊,这人想不开,非得一头撞进去。

     这青年的身影竟是不闻不管,缓步踏下,每一步踏出,身形都掠出数丈,身后留下一串鬼影森森,给人极其诡异的感觉。

     “是个找死的家伙哈哈哈!!”

     “来得好,老子好久没砍过人头了!!当初这二千颗人头老子起码砍了几百!”

     守寨门的几名灵师狰狞一笑,同时从寨门上跃下,召出漫天的金刀,向着鬼面青年当头斩落!

     “月光洁,人间铁,方且入梦相偎蝶;快意仇,剑在手,谁与一战定君侯!”

     鬼面青年不急不缓,轻吟着无名诗号,脚步缓落,踏地之际,从这数人的中央毫发无损地穿过,同时,天变了,变成了一片血海,血海澎湃,无边无际,将这几名脉河弟子瞬间吞噬进了里面,他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便再无任何声息传出来了。

     这凄厉的叫声,刺破了清晨的宁静,无数的灵师、剑师从里面蜂拥而来。

     其余的守门弟子见鬼面青年如此可怕,哪里还敢出来,马上紧闭寨门,不让他进来。

     鬼面青年如同没有看到一样,仍是缓步向前,只是右手双指随意一点,一柄透着青色玄光的三尺长剑飞舞而出,这剑在空中如受异力,瞬间迎风涨大,变得十余丈巨大,青年淡淡挥手,此剑气势如虹,直接斩落寨门之上,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眼前哪还有什么寨门,只有一个深坑,连那几名守门的灵师也一并斩死了!

     “哪个找死的家伙,敢毁我寨门!”一声如雷的巨喝响起,一条魁梧的光头大汉手持沉重巨大的狼牙棒从楼阁中走出,每一步踏下,都是大地震动。

     “旧骨已老,嘿嘿,寨中正缺新骨!”一个苍老的奸笑声响起,一个瘦小的老头被一名赤luo高挑的女子抱在怀里,嘿嘿笑着从楼阁中走出来,他的身边,有玄异的骨芒灵符闪耀,是一名玄符舞的弟子,修为到了八层的巅峰。

     烟尘滚滚中,鬼面青年缓步而来,并不说话,目中有冷冷的光芒射出,犹如恶鬼!

     “尸骨寨门,是本座最得意的作品,如此杰作……你竟敢毁去!!”

     魁梧光头大汉面上震怒,当初杀这二千余人,正是他动手执行,一刀一个,杀得畅快无比,满身是血的,这人嗜血,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不可轻敌,他身上有七层的气息。”瘦小老头嘿嘿一笑,猥琐的手肆意地抓在女子的身上。

     “哼,看本座一招之内,断他首级!”

     魁梧光头大汉一声狰狞冷哼,身上气势爆发,八层脉海滔天而起,同时,瘦小老头也冷笑一声,手一扬,数张强大的玄符飞上高空,有锋利的骨芒带着绝望般的尖啸声,绝杀而下!

     “死!!”现场围观的弟子看到两大八层强者出手,均是脸上露出狰狞笑意,似乎看到了这鬼面青年惨死在这两大强招之下的一幕。

     这鬼面青年却是淡然而立,毫无惧色,他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滴出了数滴鲜血,身边瞬间响起凄厉之声,仿佛来自地狱的阴魂厉鬼一般令人毛骨悚然,茅屋内冒出了丝丝阴森森的鬼气,整个尸寨都浸入一种邪异的氛围之中。

     他的鲜血滴落地面,地上形成一个用鲜血划成的诡异圆形图案,血色已变成暗黑色,显然是时日已久。

     鬼面青年双手在空中迅速划出奇怪的剑决,剑决在空中闪烁了一下,便纷纷化成一道黑色冲进了地下的血色图案中,这个图案渐渐开始蠕动起来,并且越动越快,竟像是要活过来一般。

     诡异图案的中心处像是沸腾了一般,像喷泉一般涌出了一波又一波狂暴的黑气,黑气迅速外散,染黑了鬼面、染黑了整座尸寨,整片山脉。同时,一声凄厉的鬼嚎之声从图案中心传了出来,此叫声越来越清晰,像是有东西正在从里面钻出来一般。

     那个图案突然发出了像骨头一样白森森的光芒,强烈的光芒射穿了天幕。

     此时,鬼面青年右手疾伸,向眉间一点,一缕白芒带着魂气在空中浮现,一头扎进了那个白森森的诡异图案中。

     魂气甫一接触那个图案,图案就像被什么力量击中一样,发出一声巨大的崩裂声,白森森的图案中央赫然裂开了一条缝,裂缝背后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强大的骨色白芒从裂缝中贯穿而进。

     紧接着,那片黑暗中发出了更为巨大的轰鸣声,里面像是发生了爆炸一般。

     那白森森的图案以中央的裂缝碎成了两边,突然这两边图案像两扇门一样,发出沉重的吱鸣声,缓缓打开,一把宽阔铁剑从里面伸了出来,接下来,是一袭腥红的战袍缓缓从图案下方升起,这战袍将此人头脸盖住,只露出手脚,它的手脚却都是几根粗壮异常的黑色骨头,从红袍缝隙看去,里面也赫然是一个人类头骨形状的骷髅,它的眼中发出冷酷无情的光芒,手执长剑,向鬼面青年微微一点头,像是等待他的命令一般。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在瞬间就已经完成。

     令人感到可怕的是,这头骨灵的身上竟散发着凡境八层巅峰的强大气息,令整座尸寨中所有的人均是如见恶鬼,面色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