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28.第128章 被赖上了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临月国的现状,必须得有所改变了!”

     林小铁久久沉默,却在心中坚定地道,半金人都活得如此凄惨,夜族的遭遇,更是犹如活在地狱一般了。

     旁边的树林中也有血渍,林小铁过去一看,有几条尸体被遗弃在里面,应该是吴轩这几天谋害的弟子。

     林小铁将他们身上的储物袋收起,然后召出剑火,火焰包围住现场所有的尸体,数息之间就将他们全部烧光了,只剩下几缕飞灰。

     “你既报了仇……还不肯逝去么……”

     林小铁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道,他的话,赫然是问那柄奇异的木禾剑的。

     他突然出掌,掌间有铸气禁印闪耀,赫然是镇剑道,镇剑道是针对宝物灵识之术,掌落木剑内发出一声惊心的尖声嘶鸣,刺耳之极,叫了数息后就消失不见了,犹如被强行抹去。

     “竟无法抹尽这股怨气。”

     林小铁沉吟了,当初吴轲应该是先借剑后杀人,用木禾剑杀了他的好友,现在,木禾报仇,又杀了吴轲,连杀两个主人,此剑已有魔性,强大的怨念暂时被林小铁压制,却是死都不肯消失。

     “罢了,它的魔性暂时也不会发作了,等我晋阶强大的三轮铸气的时候,一定能将它的魔性彻底抹去。”

     林小铁指尖一点,将木禾剑也收了起来,这可是上阶的宝物,比幽霖剑强大多了,他当然不会错过。

     不过此剑妨主,用之不详,倒是得谨慎使用的。

     “咦?”林小铁在吴轩的储物袋中翻找,里面有大量他从其它弟子那里掠夺过来的剑器和灵石,突然,有一个精致的锦盒出现在他面前,里面有一股强大而奇异的气息传了出来。

     他打开里面一看,眼中异芒一闪。

     锦盒中赫然出现了一条绿色的肥虫,长着膀大腰圆的头,头顶有一道银色玄纹,嘴中生了利勾,它的身体是一节一节的,腹部同样有银色环纹,在身体两侧有些玄色的小点,浑身滴着恶心的浓稠液体。

     锦盒中还有一张古老的黄色符纸,林小铁抓起来看了半天,面上又惊又喜。

     “原来此物正是太古百大奇虫中的应声虫,在奇虫榜上排行第七!”

     奇虫榜上皆是异虫,有各种强大得不可思议的能力,此虫能排行第七,实力可见一斑。

     “这虫应该是吴轲刚抢过来的,还不会用,便被我杀了。”林小铁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要是他晚数天遇到吴轩,吴轩炼化了此虫,那就真正有一场生死之战了。

     林小铁细心地将锦盒收进了储袋物中,吴轩的那些灵石加起来竟有数万,也算一笔意外之财,不知他杀了多少人才抢到这么多的灵石。

     接下来,当然是跳进白光冲天的传送阵中了。

     但林小铁站在里面呆了半响,传送阵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擦!传送阵不是跑进来就能传走了么?”

     林小铁这回有点瞪大了眼,满眼迷惑了。

     “难道还要什么口诀之类的?”林小铁围着传送阵转了数圈,苦苦思索良久,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有心找桂老询问,但这老头肉体被毁后就一直很虚弱,整天沉睡着。

     正当林小铁困在原地的时候,他背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笑声。

     “你干嘛跟着我?”林小铁转头无语地道。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面容俏丽的青衣女子,手持御雷珠,目中笑意盈盈地道。

     “我想来想去,我一个人不敢去魔狐巢穴!”

     林小铁直接对她翻了个白眼道:“那你是要赖上我了!”

     “没错!你跟不跟我过去!”

     念心晴淡淡一笑,手中的御雷珠电光四射,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不跟。”林小铁咬牙道,他还怕这姑娘威胁自己不行。

     “你不跟我就跟着你了!”念心晴咬牙道,林小铁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一年多年在绝谷的更为惊人,自己虽然雷电强大,但修为只有六层,大战魔狐这种事,还得靠林小铁的。

     “这都行……”林小铁突然发现念心晴耍赖的时候很可爱,也很令他无奈。

     念心晴有恃无恐地道:“我还听别人说,最近魔狐巢穴内有魔气冲天,魔丹应该就在里面!”

     “真的?”林小铁眼前一亮地道,他现在不会传送口诀,根本走不了,本来他也没有头绪打算随便逛逛的,还不如跟念心晴走一趟魔狐巢穴了。

     半响之后,他才缓缓道:“你将狐穴的情形再详细与我说说,记住,一丝都不可遗漏。”

     念心晴见此事有戏,当即大喜,便将数百年来家族对这狐穴的探查得到的资料,详细清楚地向林小铁讲述了一番。

     这一讲便是半日之久,上至魔狐女王之可怕,它手下更有三大狐将,亦晋级至了妖海修为;下至狐穴地理方位,作息气候,一草一木无一不详。

     这份资料,倒是详细异常,念家为了取回雷灵珠,每隔十年便派弟子强夺,这数百年怕是牺牲了不少人。

     然而数百年来的血的教训亦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情,此魔狐,脉海九层以下不可力敌!

     故此珠只能偷。

     “眼下狐地入夏,气候湿热,此妖狐必然离巢,往草原处大肆杀戮,这狐穴有除了山前大道,还有山后秘道,你我由秘道入狐穴,必能一举得手的。”念心晴自信满满地道。

     “魔狐即使离巢,狐穴还有三大狐将,我们过去亦是讨不了好。”林小铁摇了摇头道:“再者万一开战,魔狐由草原赶回,一日必至,到时你我更无生路。”

     念心晴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之意,半响才道:“我亦知此行艰难,但如有它法,我亦不愿如此冒进的。”

     “如果大牛兄还是决定要离开,那心晴也决不敢勉强的。”她美眸沉默地眨了数下,便坚定地道:“但这狐穴心晴是一定会去的。因为错过此次,今生无望!”

     林小铁没有说话,而是深思了起来。

     慎战!

     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念姑娘,麻烦你再将妖狐族资料与我一说。”

     林小铁心中隐隐感到,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东西,但又想不清楚是何事物。

     念心晴见林小铁未再次拔腿而走,眼中多了些异样的光芒,便再次将心中知道的狐族资料一五一十地说来。

     这次,她说得很快,林小铁遇到不重要的部件便直接让她跳过了。

     突然,林小铁开口打断了她。

     “等等,你说狐穴三大狐将,全是公狐?”林小铁眼中异光一闪。

     念心晴一愣,便道:“正是,这有何不对?”

     林小铁低头沉思片刻方道:“狐类、濛类多为母系聚居,其中母狐远比一般公狐来得强大,而这妖狐至少有数千年历史,其女儿众多,难道没有一个女儿踏入妖海境?”

     念心晴恍然,点头道:“这倒是有点怪异。”

     “除非?”林小铁若有所思,“小母狐长大成熟后均会另建立一个狐系家族,甚至,女儿挑战母狐权威,谋求篡位!这是狐濛天性,想必这六畜迷洞中也不例外。”

     “你是说?”念心晴仍一头雾水。

     “这种事情,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女儿成功驱逐母狐,统治全族,但根你所言,此妖狐女王数千年来均是同一只,那这种情况可以排除。”林小铁慢慢地分析道:“那只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女儿挑战母狐失败,那应该不是被杀就是被擒了。”

     念心晴脑中灵光一闪道:“我方才所说,那狐穴后山暗道深处,有一处漆黑潮湿之所,数百年来均传出狐类哀嚎之声,莫非那处是这狐穴的牢狱?”

     “然也。”林小铁眼中有一丝笑意,“这就是我们的一丝胜算所在了。”

     念心晴先是眼中大喜,但接着又玉容微愁地道:“念家曾先后十数次派谴弟子进入彼处搜寻哀嚎之声何来,但竟无一人生还,唯有一次一名优秀的脉河弟子拼着最后一口气撑着逃出,只留下一句话便即断气了。”

     “他说了什么?”

     “洞中有鬼!好可怕的无头鬼!”念心晴郑重地道。

     两人相对无言,各自思量这句话包含的可怕含义。

     半响后,林小铁才缓缓地道:“要我助你,需答应我一个条件,这狐穴中所得,除了雷灵珠,其它所得全归我所有。”

     “你那么贪心啊,也分我一点行不行?”念心晴不开心了。

     “不行!”林小铁板起了脸。

     念心晴亦是果断之人,很快便开口道:“大牛兄,我只要雷灵珠,别的宝贝给你好了。”

     林小铁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望向眼前古老苍桑的传送阵。

     “正事说完,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去那狐穴?”

     念心晴有点不解地道:“用这传送阵啊。”

     “这传送阵怎么用?”

     “。。”念心晴有点无语了,“在阵中念动传送咒决便可。”

     这传送咒决是临月国最基本的入门咒决之一,每个人入门的第一节授课都会学习的。

     “哦。。”林小铁淡淡地应了一声,半响之后,他口中又崩出一句:“你念与我听听。”

     这下子念心晴是彻底无语了。

     她美眸一转,立马想起林小铁是外门弟子出身,只怕是真没有人传授过他这些基本咒决的。

     想到这,她便笑吟吟地道:“想学啊,可以啊,交一百块灵石来当学费。”

     “这么贵?!”林小铁节俭惯了,不由得大感肉痛,忍不住开口道:“这费用能不能再商量一下?”

     “不行!”念心晴忍笑同样板起了俏脸。

     这下轮到林小铁一脸无语了。